第四卷 花落花开年复年  第十二章 悲欢离合总无情①(一)

章节字数:2437  更新时间:17-06-12 2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太医院的精心照料下,黎婉若的身子逐渐好转。只是,腿疾依旧,每每睡到下半夜,便会疼醒,辗转反侧到天明。

    黎婉若却并未放在心上,因为身体上的疼痛难熬,方能让她遗忘内心深处那道看不见的伤疤。

    不用当差的这些日子,整日闲得心慌。待在屋中无聊度日,闲时摸上几本书打发日子,却越发觉得人生了无乐趣。

    这日,正自唉声叹气,却听屋外传来轩沂大喇喇的嗓音。

    “养病反倒苦闷,果不其然。”

    黎婉若放下书籍,起身冲着门前笑道,“王爷驾到,奴婢有失远迎。”

    轩沂进了屋,上上下下打量她,“怎么养了这么多日,脸色依然这般苍白?”

    “奴婢本来就肤白。”

    轩沂呵呵笑道,“还好,人没病傻,有得治。”

    “王爷原来是位大国手,竟然还会看病。”她顿了顿,“只是不知,王爷打算怎么医治奴婢。”

    他上前牵过她的手,“走,带你去个地方,保你药到病除,容光焕发。”

    “去哪儿?”

    他取过斗篷为她披上,“去了你便知。”

    话说着,人已牵着她出了屋子。

    只见他穿过悠长宫道,七拐八弯地把她带出了冬月宫的地界。出了行宫,拐进一条小道,那时,四周景致已无冬月宫中奢华的景象,全是一副未经人工雕琢的自然风光。

    他们携手穿过林子,紧挨着又是一段陡峭山坡。山道未经修筑,仍保留着原始梯道,爬上去甚是不便。

    两人相互扶持,缓缓爬过坡道。

    此时,眼前霍然开朗,映入眼帘的好似一幅波澜壮阔的山河图。皑皑白雪,漫天遍野,不由让人叹为观止。

    “可美?”

    “美极。”她浅笑,“这里,可是王爷曾提起的地方?”

    “正是。”他细细审视她侧颜,心头莫名激荡。那层层叠叠一望无际的山峦,被圣洁的白雪遮覆,宛若一副画布,衬出她的绝艳。

    谁不知,他为她神魂颠倒,为她牵肠挂肚,愿倾尽所有予她幸福予她自由。然而现实总是事与愿违,她再不似初入宫时,那般自在快乐。他总能从她低眉的姿态里,一览无余她的苦痛,好像沙场上敌人的剑枪,令他万般无奈又万般痛恨。

    她明明如此厌恶这座皇城,却为何偏偏要留在其中,任由阴谋诡计明争暗斗将自己毁得千疮百孔?

    “婉婉,这些年你可快乐?”

    被他突然这么一问,她不禁怔忪,回首望他。

    “王爷觉得奴婢不快乐?”

    “是。”他回得斩钉截铁,“这些年,未曾见你开怀畅笑。有时,你似乎满面笑容,却并非出自真心。倒是先前,你才算是真正的在笑,暖到我的骨子里。”

    “试问,宫里的人哪个真心笑过?”

    轩沂苦笑,“你也说得没错。”

    两人并肩而立,默默无言,实在因这壮丽景色,无需太多言语修饰。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开口,“婉婉,达陵城里我说过的话,依然对你有效。如今,你是否再考虑考虑?”

    黎婉若自然明白他所说何事,却故意装作不知,说道,“已经过去许久,奴婢有些遗忘了。”

    他扯过她肩,再一次郑重其事地说道,“那好,那我便再说一遍。若是你如今有过要离开天曌城的念头,我可以向父皇请旨,把你送出宫外。”

    她默不出声,定定地望着他。

    “你若是不喜欢留在曌都,我可以打点妥当,任你自在遨游南疆大陆。”他停顿片刻,“又或者……你愿意留在我身边,那你不但是我轩沂的王妃,我更会给你想要的一切。哪怕,你要上青天揽明月,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定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说得字字真心,句句肺腑,又怎不令人动容。只是,纵然动容,却终非她一心所求。

    “奴婢……初心不改。”

    他皱着眉,问,“宫里究竟有什么,令你如此固执着迷,偏要把自己囚禁于此,不肯罢休?”

    她淡淡说道,“奴婢有苦衷。”

    “难道……你家中施压于你,非要让你在宫中出人头地不可?”他转而说道,“你不用担心,他们想要什么,无非是权,无非是财,我都能给。”

    她摇摇头,“并非如此。”

    “那我更不懂了。你究竟求的什么?”他万般不解,突然想到了什么,急道,“难道,是因为轩泽?难道,你还对他有情?”

    轩泽这个名字就好像用过的笔尖上的青墨,缓缓溶于水中再无痕迹。他们曾经亲密无间,他们曾经承诺盟誓,可如今却虚幻无定地如同一场梦,就这么不知不觉地醒来。

    一年前,轩泽奉诏携家眷前往窿曌国南部,出任黎州总督。此去经年,情已非情。

    “奴婢对十殿下并无半分留恋。”

    他激动地问道,“告诉我,你要什么,你要怎样才肯放过你自己?”

    “奴婢不会离开的。”

    “婉婉,这些年,我的心思你不会不懂。我为你神魂颠倒,茶饭不思,从未盼过你我携手共度,也从未盼过任何欲求,我心里唯一盼的是你幸福便好。只是,我不懂你,不知你要什么。到底要怎样,才肯放下你心中那不为人知的所求。”他苦涩笑道,“其实,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舍掉天曌城里我所拥有的的一切。只要你愿意,我愿意陪你去天涯海角,去任何一个不再有纷争的地方。”

    “王爷,您的情意,我怕是注定要辜负了的。盼将来,您能找到一个真心待您的人,只是那个人……绝不会是我。”

    他出神地盯着她,不确定地问,“你有别的……心上人?”

    她怔楞了许久,连自己也不确定那个他究竟算不算她的心上人。

    摇头,苦涩地回道,“没有。”

    轩沂不禁怒火攻心道,“你既没有心上人,也未受到任何压力,为何还要这般的固执?”

    “王爷……”

    “你究竟意欲为何……”抑制不住胸口澎湃的情绪,猛地扯她入怀,强行吻了她。

    她猛然一惊,奋力挣扎,可他的力道巨大到吓人。情急之下,她猛地咬向他的唇。

    只听他闷哼了一声,突然松开了怀抱。

    她捂着心口,急退了几步。

    轩沂这才清醒过来,急道,“婉婉,我……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情不自禁。”

    他上前一步,黎婉若又急退一步,惊叫道,“不要过来,我……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转身奔逃,仿佛身后有猛兽追击。

    她太震惊了,震惊到不可自已。她本能地抗拒他的亲近,因为,在他吻她的那一刻,脑海中唯一闪过的竟然是另一个他。那个与她纠缠至今,爱恨不明的他。

    轩沂并没有错,错的是她。是她利用了他的深情,利用了他不该的期许,一切都是因为她在纷乱的时局里害怕了孤单。

    从头到尾,谁也没有错,错的一直是她。

    狂奔出林子,突然身侧伸来一双大手,把她牢牢箍在怀中。

    她全然没有反抗,因为,她早早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令她整日魂牵梦萦的香味。

    *******************************************

    ①南宋词人蒋捷【虞美人。听雨】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