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花落花开年复年  第十五章 悲欢离合总无情(四)

章节字数:2178  更新时间:17-10-08 15: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看着日子马上踏入新岁,各司局正忙着准备宫中的各项年货。这份差事虽看似简单,却是各司局掌事最最头疼的事情。

    哪个宫里的娘娘正得宠,哪个宫里的主子不可得罪或是无需理睬,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无不是门学问。

    全国各地的官府要员在正月之前,皆要入帝都向朝廷呈报当年地方要务。这两日,进出大昭殿的地方官员,曌帝是应接不暇。

    有些非常出名的地方官,或是些有出色政绩的官员,一般情况下曌帝都会留他们用膳。以至于各司局在准备年货物资的同时,还要应付接待这些体面的大人物。

    每年往来的面孔大同小异,就算是换了官职属地,基本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除了极少个别被革职的,大都每年能见上一回。

    这些年应付惯了,黎婉若倒也处之泰然,分寸有度。朝廷大官见的多了,心怯也就跟着少了,加之在曌帝身边当差多年,气度已非当年年少懵懂的时候。

    像往常一样,黎婉若按着惯例奉茶入殿。殿内除了曌帝之外,只有一名官员在场,而黎婉若并不识得这名官员。

    若是曌都本地的官员倒也说得过去,却偏偏是个外地朝臣,此事便极为罕见。

    黎婉若心里虽然狐疑,面上并未露出任何神色。

    先为曌帝奉了茶和糕点,眸光不经意地扫过,发现曌帝神色严峻,双唇紧抿,情绪似乎有些不高兴。黎婉若退到一侧,为那位陌生官员奉茶点。

    放茶盏时,偷偷瞄过此人,竟发现他有些面善,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地见过。黎婉若自入大昭殿当差以来,可以确定并未见过此人。

    端着茶盘,满怀疑惑地离开,脑海中却盘旋不去那张陌生且熟悉的脸。

    外头,洪上奉正在教训虎子,好似在说他方才御前失仪。见到黎婉若出来,才住了口放过了他。虎子感恩地冲她一笑,急吼吼地走了。

    “上奉这是发什么火呢?”

    “别提了,这冒失鬼总不让人安生。”

    黎婉若微微一笑,旋而问道,“今日可是奇怪,曌帝怎么只召见了一位官员。”

    洪上奉压低嗓子,“是陈州总督的副令官徐岩堂,今日未时递的折子入宫。说来也奇怪,曌帝接了折子便让他进了殿,一直聊到现在。你先前进去,可有察觉什么。”

    黎婉若与洪进忠是曌帝身边的人,最熟悉曌帝的私隐,平时也经常互相提点,之间说话也是从不打弯。

    她摇摇头,“进去的时候,他们并未交谈,只是觉得曌帝情绪不佳,今日当差可得仔细着些。”

    洪上奉颌首应道,“明白了。你去忙你的。”

    徐岩堂与曌帝在大昭殿内聊了两个时辰,曌帝并未留他在宫中用晚膳。据说他离开后,曌帝只是简单的用了一碗小米粥,便歇息安置了。

    整整一晚上,黎婉若的脑海里全是这张脸。徐岩堂就好像突然进驻到她心里的一头猛兽,搅得她整晚辗转难眠。

    迷迷糊糊中,她陷入混沌梦境,一会儿回到爹娘遇难之时,一会儿又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

    南淮总督府依然是她充满欢乐的家园,亭台楼阁一如从前。爹爹在园中舞剑,娘亲作陪一旁煮水烹茶,而姨娘弹的曲子优美动人。

    爹爹为人热忱,府里客人总是络绎不绝。往来之人皆是文人墨客,喜谈诗词书画,不谈朝堂政事。

    她自小长得漂亮可爱,爹爹也总爱抱着她在朋友面前炫耀,所以爹爹认识的人,她也大都认得。在她五岁的时候,爹爹有位挚友经常出入府邸,与爹爹探讨诗词。

    热火的时候,竟是一夜无眠,相谈到天明。

    别说娘亲,就连她都不免吃味,总是跑到爹爹的书房吵闹,非要让他作陪。

    爹爹便老是抱着她,说,“哎呦,我的小闺女不高兴了。墨然兄,可不要见怪,我就这么个独生女。”

    那时,她就会歪着脑袋,打量着这位被爹爹尊称为墨然兄的叔叔。那张脸,印刻在她脑海里,随着时间的迁移逐渐转淡。

    如今,却突又回到眼前,与某个影像重叠一起。

    她猛然惊醒,喘着粗气,全身汗如雨出。

    爹爹的挚友,南淮总督副令官徐岩堂,字墨然。

    梦醒来,击碎现实,让所有的记忆支离破碎的展现在面前。

    他是爹爹的挚友,夏家落难时,他并未伸出援手。如今,他又成了陈州总督的副令官,回到曌都面见曌帝。

    当年,他不仅是挚友,更是爹爹的副手。如果爹爹当年真的被冤屈获罪,那么徐岩堂必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作为爹爹的挚友,他不可能选择沉默,任由爹爹被打成贪赃枉法的罪人。

    那么,爹爹最终获罪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徐岩堂指证了爹爹的罪行。

    他有什么理由,要把自己的挚友逼到满门抄斩的境地?

    话说他成功检举罪行,本应是莫大的功臣。为何曌帝却打发他待在陈州这种小地方,依然做个小小的副令官?

    为何一个小小的副令官,曌帝竟然会郑重其事地召见他单独会面?

    究竟为了什么?

    好不容易记起他的身份,却丝毫没有帮她遣除怀疑,反而让她的思绪越发混乱如麻。

    突然,有人猛拍她肩膀,把呆坐在湖边的她惊得一身冷汗。

    “王爷,您吓死奴婢了。”

    轩沂哈哈大笑,“做什么亏心事了,吓得脸泛白。”

    “奴婢哪有做什么亏心事,不过呆坐在这里讨个悠闲。哪有人像您这样,猛地跑过来吓人。”

    “好好,是我的错。”他忙不迭地赔不是,“宫里头都忙成那样了,你还有空偷闲,真是该打。”

    “这不是要过年了,奴婢心里正在草拟,该去给哪些高枝拜码头。”

    轩沂扑哧一笑,“你可是大昭殿的上典,人家来给你拜码头才是。”

    她做了个鬼脸,“说得有道理。”

    轩沂解开大氅,为她披上,“大冷天的,也不晓得披件厚褂子。”

    她拉紧大氅,“往年这时候,曌都向来都是漫天大雪的。今年可奇了怪,都腊月了,天却不似往年那般冷。”

    “冬月宫的雪,你还没赏够?”

    提起冬月宫,她不免神色恍惚,便转移话题问道,“对了,王爷可认识陈州总督的副令官?”

    轩沂歪着脑袋想了想,“不认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昨日,那位副令官入宫觐见曌帝。奴婢从未见过他,只是有些好奇便随口一问。”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