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花朝旧案

章节字数:2479  更新时间:16-11-03 08: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既知他是你的仇人,为何还不忍心杀之而后快?”

    皇甫安时唇齿未动,却有一个明朗的声音从胸中发了出来,原来他竟然练成了“腹语”的功夫,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从未外露过罢了。

    “我怕……皇甫叔叔,我怕……错杀无辜。”

    璎珞从袖中抻出一方罗帕,轻轻拭干泪痕,低声道:“我听叔叔那样说的时候,也以为他一定就是去年花朝节的那个恶贼,我就想,同着那两人前去辨认,若果然是那个恶贼,我也不等他到毒发身亡,立刻就将他千刀万剐!纵然我不能逃出王府,也死而无憾!可是——

    “不知为什么,我一见到行远,却又觉得他和那晚的恶贼大不相同——虽然两人面貌酷似,但两人的气质却……尤其令我疑惑的是,那位小湘王似乎和行远两情相悦,行远怎么会背着自己的心上人,去做那等肮脏龌龊之事呢?”

    “你怎么知道他们两情相悦?再者,纵然行远喜欢小湘王,可他若是生性风流的话,小湘王不在身边之时,也难保他不见异思迁啊!”

    “可是叔叔难道忘了?当日我们在昆仑的时候,曾听父亲提起过当今武林中他最佩服的几个人,其中之一就是京城大慈恩寺的行远师父。我还从未听父亲像赞赏行远师父似的赞赏过任何人。我想,父亲是不会平白无故的去替一个他素未谋面的和尚吹嘘什么吧?”

    “这也是为什么我查出行远是花朝节那件事情的嫌疑之后,迟迟不愿告诉你的原因。至于大主那边,半个月前才差人来问过你的行踪,你又做何打算?”

    “不抓住侮辱我的真凶,我是不会回去的!”

    璎珞倔强的答道:“我只恨自己那晚技不如人,不然,也不会遭此奇耻大辱!”

    “其实,少主你只需住在我的医馆之中,我自会派人四处寻访那个恶贼替少主报仇!少主又何必委身于南风楼这样的地方,自轻自贱呢?”

    “皇甫叔叔,你素日自诩洞察人心,怎么连我这点心思都看不出?我想那个恶贼既然喜好男色,每到一处,这种地方一定是必游之地,况且叔叔不是也得到通报,曾经在幽州城发现过酷似行远的僧人吗?这一年多来,我从昆仑山一直流落到幽州城,为的就是寻找那个恶贼!如今恶贼身份渐明,我若此时表明身份,只恐功亏一篑呀!”

    “那么行远呢?需不需要我派人去盯住他的行踪,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和花朝节那件事有牵连?”

    “不必了,行远那里——我自己去试探就行了——叔叔您只需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便可。”

    “这么说,少主是不是断定行远是被冤枉的?”

    皇甫安时目光炯炯的望着璎珞,认真的观察着他的表情。

    皇甫安时的心里,对这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年始终有种父亲般的疼爱。璎珞从小聪明伶俐,生得也乖巧可人,因为是昆仑大主黎尚恩的独生子,璎珞一直备受大主和玉虚宫诸位高手的疼爱。黎尚恩的本意,是将平生本领全部传授给璎珞,让璎珞能在他百年之后踏踏实实的继承昆仑大主的地位。可璎珞却始终对舞刀弄剑不感兴趣,倒是更喜欢诗词歌赋,因此到了十五六岁上,身上的功夫也还是只是三脚猫的水平。

    璎珞不好习武,黎尚恩也未多加管教,而身为璎珞众多师父中的一位,皇甫安时似乎更关注璎珞的人格培养,对璎珞是不是习武,他也不在乎。反正多年以后,不管璎珞会不会武功,都是昆仑山玉虚宫独一无二的继承人,只要他人品贤德,玉虚宫的老部下照样会对他尽忠职守。

    璎珞就是在众人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十六个春秋!

    每年的二月十五日花朝节,玉虚宫都会大张旗鼓的庆贺一番,这一天不仅是花神的生日,也是璎珞的生日。

    或许真的是受了百花仙子的眷顾,年满十六岁的璎珞不仅聪慧过人,生得更是妩媚风流,那一年的花神社戏上,璎珞更是粉墨登场,亲自扮演花神为父亲和前来为他庆贺生日的客人助兴。

    所有看过那天璎珞扮相的客人都说,他是他们见过的最美的花神!

    当时,便有数位玉虚宫的故交友人,或者延请媒人,或者亲自登门,向昆仑大主提亲,要把他们的女儿许配给璎珞为妻。

    璎珞完全没把提亲的事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年未弱冠,父亲是不会这么早就为他订下终身大事的。再说,将来要和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璎珞还没有明确的目标,他只觉得现在这样的日子挺好,至于以后怎么样,他根本不想过多考虑。

    于是扮演完花神之后,他便回到自己的卧室,卸下花神装扮,想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休息一下,因为第二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璎珞的住处名叫“飞红倚翠”楼,建造得十分华美,推窗便可远眺昆仑诸峰,俯视就是满目花草葱茏。花园之外,是一条下山的小路,平时园门紧闭,少有人迹。

    璎珞那日回房的时候,已过了初更时分,整个房间中弥漫着璎珞最喜欢的玉簪花香味,那是侍女在他回来之前就在熏炉中放好的。一个香木浴桶中,也漂浮着雪白的玉簪花瓣,那香气伴着氤氲的水汽迅速蒸腾起来,笼罩住了整个房间。

    璎珞待侍女出了房间关好房门,才解衣宽带,将全身浸入了水中。

    四周一片寂静,高燃的烛火映照着璎珞含笑的面庞,温暖如春的水雾仿佛要把他身上的一切疲倦都融化进水中。

    在一阵清风扑灭房中的烛火之前,一切如常!

    烛火是被推开的房门外刮进来的一股狂风吹灭的,那风借着春寒料峭的冷漠气势,被一个头戴斗笠,浑身包裹在黑色披风之中的陌生人带进了璎珞的卧室。

    “是谁?”

    璎珞察觉到了那风的不同寻常,急忙披起挂在一旁的雪白长衣,眼光落到那个慢慢走近他的高大男人脸上。

    “你是谁?紫烟呢?”

    璎珞问的是守候在卧室门外的侍女,那个侍女的武功虽然不是很高,可阻挡几个不知深浅的毛贼还是绰绰有余的,可是为什么刚才连打斗之声都没有,这个男人就闯进来了?

    “你的侍女吗?她在这儿!”

    男人一抬手,血淋淋的一颗人头递到了璎珞眼前,正是紫烟!

    “你竟敢在玉虚宫门前胡乱杀人?”

    璎珞的口气中有威吓之意,他想让男人知道,玉虚宫是不容任何人随便来去的!

    “哈哈哈!”

    男人笑了几声,似乎是在嘲弄璎珞的自欺欺人,旋即上步一把揪住璎珞的胳膊,把他拦腰抱出了浴桶!

    “只可惜,那些高手现在都在前面和你的父亲喝酒呢!没有人会听见你卧室里的动静!”

    “侍卫呢?那些侍卫呢?”

    璎珞被男人拖到床前,心中还在指望有侍卫经过自己的卧室门口,能发现这个不速之客。

    “那群酒囊饭袋,除了偷懒之外,还能干什么?不偷懒的,也都被我的手下制服了,你还能怎样?”

    “我还可以——”

    璎珞想:看来只有大喊“救命”才有机会脱险了,可是还没等他喊出声来,那男人便重重点住了他的哑穴,使他一声也发不出来了!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