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忍辱漂泊

章节字数:2574  更新时间:16-11-04 0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玉虚宫少主被袭击凌辱,死伤十几位侍卫高手,按理说是瞒不过昆仑大主的耳目的,可是事情坏就坏在璎珞那天并没有住在玉虚宫中,而是住在了他母亲的旧居——远离玉虚宫的偏僻后山之上——这座“飞红倚翠”楼是黎尚恩二十年前成亲的时候,为自己的新婚妻子,也是璎珞的亲生母亲特意建造的,完全按照璎珞外婆家的风光设计。虽然自从璎珞的母亲去世之后,这套住宅一直空着,可每隔一段时间,黎尚恩都会派人打扫整理,而璎珞从两年前开始,也移居到了这里,因为他觉得这里更适合他喜欢弹琴下棋的天性。

    那天,也是昆仑山把守最松懈的一天,除了山下的要隘之外,后山这种位置隐蔽的地方几乎就没有什么侍卫的影子。

    最重要的是,那个袭击璎珞的人,做得太周密了,周密到当璎珞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做了个特别真实的噩梦!

    卧室里依然平静得如同月中的仙宫一般,珠帘被金钩重新挂起,床边的帷幕也没有丝毫损坏,烛光还是那样明亮,熏炉中的香烟还在默默缭绕,倒在地上的青翠盆景已经被重新扶正,连琴架旁的素馨花也如往常般绽放着莹白如玉的花朵,淡淡的花香依然宁静迷人。

    唯一不见的,是璎珞的母亲留给璎珞的一件遗物:七宝璎珞圈!

    璎珞想:一定是那个恶贼趁着黑夜离去的时候把璎珞圈拿走了。璎珞曾经想过要把自己所受的屈辱告诉父亲,他也相信,只要那个人还是江湖中人,就绝对逃不出玉虚宫的追杀!可是……除了那失踪的璎珞圈和浑身的疼痛之外,那个恶贼什么痕迹也没留下!璎珞只是在挣扎的时候,发现那个恶贼酷似行远的面貌,和披风之下的一袭僧衣!

    除此之外,那夜的一切都在黎明的旭日挣脱晓雾之前消失殆尽了。

    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跑去告诉父亲自己被一个和尚污辱了,这种话实在难以启齿!

    那天清晨,璎珞想了很久,直到皇甫安时进来发现了呆坐在床上的他。

    前一晚,皇甫安时受命守卫山下要隘之一,直到凌晨方回。他先去玉虚宫复命,是黎尚恩嗔怪璎珞日上三竿还不起床,命他来“飞红倚翠”楼叫璎珞的。

    其实皇甫安时心里也有些奇怪,因为璎珞是从来不赖床的,为何今日……莫非是昨晚玩耍得太厉害了?

    皇甫安时沿着连接玉虚宫与“飞红倚翠”楼之间的山路一路走去,两旁的风景依然如故。到了楼前,却连一个侍卫的影子也没看到,就是平日最尽职的侍女紫烟都不知去向了。皇甫安时隐约有些不安,疾步上楼来到璎珞的卧室前,门内鸦雀无声,他敲了敲门,也无人应答。

    皇甫安时一阵焦虑,赶紧推门进去,却见璎珞拥着厚厚的锦被,独自坐在巨大的雕花床上,脸色如霜雪般惨白。

    “少主,少主!”

    皇甫安时试探的扶住璎珞的肩膀,“出了什么事?”

    璎珞转向皇甫安时,凝滞的双眸略动了动,忽然跪倒在皇甫安时面前道:“皇甫叔叔,请帮我一个忙!”

    皇甫安时做了璎珞十年的师父,第一次看到璎珞如此失魂落魄,他赶忙伸手扶起璎珞,却看到,有两颗晶莹的泪珠从璎珞的眼中低落到了自己的手背上。

    “少主,到底怎么了?你慢慢说!”

    迄今为止,皇甫安时是唯一知道璎珞那晚遭遇的人,在璎珞的苦苦哀求之下,皇甫安时答应以“闯荡江湖,增广见闻”为由,带璎珞下山寻找那个恶贼。这个提议倒正中黎尚恩下怀,他早就有放璎珞出去长长见识的心意,如今璎珞自己提出来,他当然高兴,而且有皇甫安时保护,他也不担心璎珞下山后的安全。

    但是黎尚恩不知道,璎珞下山之后,就辞别了皇甫安时,独自四处漂泊去了。他相信,只要找到那个七宝璎珞圈,那个仇人也就不远了!

    几个月前,璎珞接到皇甫安时的消息,说在幽州发现了酷似那个恶贼的僧人,他才匆匆赶来,并且投在“南风楼”院中,伺机寻找仇人,报仇雪恨!然而到了幽州,皇甫安时却又说,他发现的那个很像恶贼的僧人已经走了,并且要璎珞留在幽州,和他一起寻访。

    如今想来,皇甫安时也对行远是不是那晚的恶贼心存疑惑,才不肯立刻告诉他实情的,而且果然天不遂人愿,只是第一次见面,璎珞便觉得,最像那个恶贼的行远给他的印象却最不应该是那个恶贼!

    想到此处,璎珞转而反问道:“皇甫叔叔不是也有所怀疑吗?”

    皇甫安时被璎珞说中心思,笑了笑,道“那少主要怎么办?”

    璎珞道:“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等行远伤势痊愈,我就去试探一下他,如果七宝璎珞圈在他的手中……”

    这个行远也真够倒霉的,若是这件事真是他干的,那前些年他在江湖上的美誉就全部付之一炬了。就算不是他干的,躲过了璎珞,估计薛蓬洲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皇甫安时暗暗想着,道:“少主,恕在下冒昧,假如行远真的是那夜的恶贼,少主要如何处置他呢?”

    如果是一天前,没见到行远的时候,璎珞会毫不犹豫的说“杀了他”!

    但是现在,璎珞犹豫了:那个行远,真的不像,不像是会干出这种事情的人,就算他是那夜的恶贼,也可能是中了什么……

    “我——我还没打定主意,还是等他伤好了之后,再说吧!我如今想的,是如何找个好机会,试探试探他!”

    “哦?少主想好主意了吗?”

    “叔叔,我们这样做好不好?”

    璎珞附在皇甫安时耳边低语了几句,皇甫安时点了点头,拱手道:“就依少主安排,我明日就去办。”

    禅房,孤灯,暗夜无眠;一坐,一卧,生死两难。

    更漏声声,如同行远的心跳,虽然微弱,却每一声都敲在了陆非的心上。

    已经三更时分,窗前的月光也不像初生时候那样的雪白明亮,罗汉榻上的行远却依然毫无动静,仿佛沉入了无底的深渊。

    一声突然响起的虫鸣惊醒了倚在榻前打瞌睡的陆非,他探身看了看行远,行远的面色好像有了些改善,但是生气尚弱,看来药效还没有完全发挥,陆非懊丧的重新坐回榻旁的三足圆凳上,暗暗祈祷神灵一定要让行远早点醒过来。

    以前,陆非是很少想到求告神灵来达到心愿的,但是也许真的是环境的影响,自从穿越之后,他却对自己以前的信仰产生了巨大的怀疑,也感到自己的力量是多么的渺小,他开始相信,在冥冥之中,真的有一位甚至是很多位世界的主宰者,在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掌控着整个世界的轮转和变化!

    就比如现在,自己眼看着行远陷入昏迷之中,很想做些努力让他快点睁开眼睛。可是,除了坐在这里守候之外,他一点主动的办法都没有!这时候,也许真的除了神灵之外,不可能再有谁能帮助他们了!

    自觉无能为力的陆非只好再次紧紧握住了行远的手,尽管知道这样做没什么用,可是,能握住他的手,也是一件令陆非觉得温暖的事情!

    突然,行远猛地从榻上坐起身来,犹自双目紧闭,却俯身将一大口暗红的污血喷到了榻前的铜盂之中,陆非正要起身扶他,他却又将身一翻,倒在了榻上。

    到五更时分,行远接连吐了三回污血,五更之后,才又沉沉睡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