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一见钟情

章节字数:2270  更新时间:16-11-08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说对于璎珞的身份,很多人都觉得不齿,但能在荒野之上一睹芳容,也是诸多喜好风月之人的幸事,所以那随从立刻叫道:“哎呦!璎珞公子,真是幸会呀!”

    “璎珞?这位公子的名字吗?”

    中年男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收回凝视璎珞的目光,转头问刚才说话的那个随从。

    “大人,您初到幽州城,还没听说过璎珞公子的大名吧?”

    几个随从心领神会的挤眉弄眼,神态中充满了狎昵之色。

    璎珞也不见怪,也不羞惭,冷然瞥了那几个随从一眼,对中年男子躬身施礼道:“南风楼璎珞拜见官人!”

    听璎珞自报了家门,毫无羞涩之态,几个随从也觉无趣,只好闭住了嘴。中年男子眼光灼灼,扶起璎珞道:“公子少礼,梁牧得罪了!”

    “梁牧,你就是新任的幽州刺史梁牧?”

    这下,轮到璎珞意外了。

    关于梁牧这个名字,璎珞只听说过两次。一次是在和皇甫安时闲聊的时候,提到玉虚宫的老对手凌霄谷,皇甫安时历数凌霄谷主的得意门生,梁牧是其中之一;另一次,是在议论当朝太后论证的时候,得知梁牧是太后的内侄。

    实在说,璎珞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想象中的梁牧和面前这位翩翩风采的男子联系在一起,更何况,他从梁牧的眼中又读到了令他心神不宁、怦然心动的东西。

    听到璎珞惊讶的疑问,梁牧脸上的笑意更深,眼中的柔情更浓,反问道:“我这个刺史不会是让你失望了吧?”

    “不是失望,只是没想到。”

    璎珞低头,不敢去看梁牧凝视的双眸,重新施礼道:“小民见过刺史大人。”

    才要躬身,却被梁牧扶住双臂,道:“公子无需多礼,如蒙公子不弃,梁某倒愿意去公子府上小酌几杯,为公子压惊,公子以为如何?”

    “璎珞公子好大的面子,竟然能请动咱们的刺史大人!”

    “是呀是呀,不知我们几个能否跟刺史大人一起沾光呀!”

    几个随从早从梁牧的眼中看出他对璎珞的欣赏之情,跟着起哄道。

    “这——以大人现在的身份,出入璎珞的住处恐怕不妥——不过,”璎珞在梁牧失望之前接着说道:“明日午后,璎珞倒愿意去府上拜望大人。”

    从离开玉虚宫之日算起,璎珞也在江湖上游走了一年多的时间,此间也遇到过无数号称江湖侠士的男子,特别是踏入南风楼的大门之后,每日熙来攘往,气质不俗的恩客也见过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像梁牧这样,一见面就莫名其妙的打动了璎珞的心,想来不管是良缘还是孽缘,都是一个“缘”字作怪!

    连璎珞自己都不相信,他会主动提出要和梁牧——这个才见面的男子——约好再次相会的时间,而且是去梁牧的府上。

    璎珞自己也觉得略显羞涩,可是话已出口,无法收回,璎珞只好惴惴的低头等待梁牧的回音,也许真的是心有灵犀,梁牧想也没想,便抚掌道:“如此更好,明日午时,我便派人去接公子!”

    璎珞心中一喜,忙匆匆施了一礼,乘车而去。

    目送璎珞的马车远去,梁牧似乎还有些依依不舍,连跟随他多年的一个随从都诧异道:“大人,人影都不见了,您还看什么?”

    梁牧听他取笑,也不恼怒,只是用深不可测的目光扫视了那随从一眼,唇边泛起柔和的笑容,道:“如此妙人,我也算有福分的了!”

    “可是大人——”

    另一个随从想必很了解南风楼和璎珞的底细,说道:“这位璎珞公子的脾气古怪的很,说不定今日他高兴应了你,明日不高兴,他就又推掉前约,扫了大人的兴致,我看大人您还是不要太把这种人的承诺当真才是。”

    “劳你叮嘱,当不当真,我心中有数。”

    梁牧说罢,调转马头,打个唿哨,叫上俯卧在马旁的那只猎犬,朝着远处的密林奔去。

    梁牧的私宅和刺史府并不在一起,而是坐落在与刺史府相隔两条街的“连枝巷”里,这是一条宽敞悠长的巷子,其中多是幽州城中的官宦富绅人家。

    梁牧原来在幽州城并无房产,只是因为不愿常住刺史府,才在上任之前,从一个富商手里买下了这处院落。

    这所院落不是“连枝巷”里最大的院落,但却是最符合梁牧心意的院落。

    院中正房轩敞明亮,前有影壁,后有花园,东西跨院各有厢房,尤其是西跨院的厢房下面,还有地下空间,梁牧便将书房设在了此处,平日除了去刺史府处理公务之外,所有时间便在书房和花园中度过了。

    次日午后,梁牧正在书房的榻上小憩,忽听门外侍卫禀报:璎珞依约而至,已经到了府门外了。

    梁牧一面着人请璎珞进书房,一面命人烹茶,忙碌中却听脚步声响,璎珞已经站在了书房门口。

    “梁大人,大人若是还在休息,璎珞可以先等一等。”

    “既进了我的门,你还是听我的安排吧。”

    梁牧笑着拉住璎珞的手腕和他一起坐到了榻上,又道:“梁某还在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是不是昨天听错了,担心公子会不会爽约,担心我的陋室公子会不会喜欢,更担心,昨天和公子的相遇,本来就是个梦——”

    梁牧这一连串意味深长的“担心”,令璎珞不觉脸上一红道:“梁大人是说,璎珞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吗?”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梁牧握住璎珞的手,脸贴近璎珞的脸,盯着那双清澈明媚的眼睛,低声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令人销魂的公子——你是不是来勾我魂魄的小妖精——我担心,一旦魂魄被你勾走的话,我就会立刻死掉——”

    “大人!”

    这样毫不遮掩的挑逗之词,令璎珞也听得面红耳赤,“大人言重了!”

    “叫我养坤——养坤是我的字——我身边的人,只知道我的名字叫梁牧,他们都称呼我为梁大人,只有你,可以叫我养坤!养坤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叫!”

    “这样称呼大人,未免失礼……”

    “哦?是吗?那好,那你不如就称呼我‘夫君’如何?”

    “大人!”

    梁牧截住璎珞的话,坚定的说:“璎珞,不出三个月,我定要为你赎身,我不怕别人说我贪慕你的美色,因为你就是为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赎身?”

    璎珞吓了一跳,想想逼着南风楼的老鸨答应自己,一定要在南风楼落脚的情景,再看看梁牧一脸的真诚,他禁不住笑了,“大人——养坤——我不能赎身!”

    “为什么?”梁牧奇怪的望着璎珞,“你喜欢这种生活?”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