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往事难提

章节字数:2469  更新时间:16-11-19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陆非拉着行远,笑嘻嘻道:“这会儿可以陪我去禅院里转一圈了吧?”

    行远还有心事,本欲拒绝,陆非却不容他说话,也不理会幽州王怀疑的眼神,拽着行远的手就走出了禅房。

    幽州王望着陆非和行远的背影,烦恼的摇了摇头。

    陆非对行远的态度,就是傻子也能看出点眉目来——那么,我要怎样才能阻止他们呢——也许是到了该把真相告诉行远的时候了!

    行远俗家的名字叫罗沐凡,而刚才提到的那个大将军罗青鸾,就是行远的亲生父亲,也是幽州王的亲叔叔!行远对于先皇的印象虽不深刻,却也记得一些,他知道父亲是先皇最信任的大臣,也知道父亲为了先皇,就算是战死沙场,也在所不辞!可是,还有些事情,是他所不知道的。

    从十六岁开始,罗青鸾就跟着先皇东挡西杀,先皇脾气急躁,而罗青鸾,是唯一一个能让先皇消了火气,静静听他说话的人!二十岁的时候,先皇把自己的亲妹妹赐婚给罗青鸾,那位公主,给罗青鸾生下行远之后,就遁入了空门。这件事,曾一时轰动京城,因为没有女人能理解,在嫁给那样优秀的青年之后,公主居然会出家!罗青鸾后来没有再娶,直到三十岁暴病而亡,他身边,除了行远之外,最亲近的人就是皇帝了。

    皇帝三十五岁遇到了陆太妃,他宠爱陆太妃一是因为陆太妃聪明伶俐,更重要的一点是,陆太妃的容貌竟和罗青鸾有几分相似,而陆非的容貌,则与罗青鸾更加相像!

    当时皇宫内外,,没有人不知道皇帝宠信罗青鸾的,按理说皇帝和大将军和睦相处,本来是国家的好事,说明君臣和谐,但是皇帝对罗青鸾的宠爱却引起了很多人的嫉妒,其中既有朝廷重臣,也有后宫妃嫔,他们每天看着皇帝只和罗青鸾混在一起,国家大事也多与罗青鸾商量,心中要么不服气,要么担心失宠,因此对罗青鸾颇有微词!

    偏偏先皇又是个任性惯了的脾气,从来不会在众人面前掩盖他对罗青鸾的宠爱,有时就连罗青鸾自己都觉得皇帝对他的宠爱有些过火了,不时提醒皇帝几句,可是皇帝总是答应得好好的,要在群臣面前注意自己的言行,可一转身,他就忘了,照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但是他没想到,自己对罗青鸾的无度宠爱,竟成了刺向罗青鸾的一支暗箭,结果就是导致了罗青鸾的遇害身亡!

    那是他们出城狩猎的时候,罗青鸾被树丛中射出的一支淬了毒的冷箭射中后背,三日后便毒发身亡了!

    皇帝发了疯似的缉拿那个凶手,可是天地茫茫,哪里能找得到?

    罗青鸾死了,皇帝的心也跟着死了,剩下的日子,就只有厮杀征战,血染征袍,走到哪里,那块玉佩也始终没有离开过他。虽然后来有了陆太妃,皇帝却还是无法忘记罗青鸾,而他为陆非取名一个“非”字,也是对罗青鸾的思念表达。

    叔父罗青鸾去世那年,罗翛然已经二十几岁了,他清楚的记得,先皇在叔父的灵前守候了很久很久,先皇还抚着叔父的棺木连声低语:“我是不会让你死的!青鸾,我绝不会让你死!”

    罗青鸾去世之后,罗沐凡便被宏妙禅师收为弟子,在大慈恩寺出家修行,而先帝也曾经几次去大慈恩寺探望过罗沐凡,直到后来身染重病,不能行动,还念念不忘罗沐凡,并且留下一道口谕,他死之后,谁也不许为难罗沐凡!这也是他不遗余力提拔罗翛然的原因之一:他希望罗翛然能承担起保护罗沐凡的重任!

    想起先皇去世之前,把自己叫到御榻之侧,叮咛他一定要好好培养罗沐凡,不要让罗沐凡再落得和父亲罗青鸾一样下场的那份真情,幽州王也有些伤心难耐,想想当日自己对先皇的承诺,再看看如今行远被陆非纠缠不休的窘境,幽州王不由长叹一声,自语道:“叔父呀叔父,难道你和先皇,就真的是一对难舍难分的冤家不成?”

    不行!若是听之任之的话,我将来该向先皇如何交待?难道要我对先皇说:陛下,您的皇子和我叔父的儿子又难舍难分了不成?

    罗翛然打了个冷战,连连摇头:不行!一定要在行远被殿下迷惑之前把他们分开!可是,如今玉虚宫和凌霄谷的很多事情都还需要行远师弟帮助,他若离开,谁能担此重任呢?

    罗翛然前思后想,左右为难,禁不住埋怨道:叔父呀叔父,你不好好做你的大将军,和先皇搞出这样难办的事情来,可苦了小侄了!

    正在禅院中和行远漫步的陆非可不知道罗翛然的想法,他现在最开心的就是,行远没有出危险!

    “你知不知道,昨晚你说今天和钟离潜见面会有危险,吓得我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你看,我是不是脸色很难看?”

    说着,就把脸颊凑到了行远的眼前,行远别过脸,道:“我所说的是最坏的打算!”

    “就是吓唬我啦?不行,你不能白吓唬我!”

    “殿下要怎样?”

    陆非停住脚步,想了想,道:“今晚陪我去放河灯!”

    “不行!我还有重要的事情——”

    “你骗人!今天没有拿到玉佩,你就暂时没有什么可做的,就算梁牧的那个计划成立,你也要等上一个月才能与那个陷害你的人碰面,还有什么重要的事?”

    “我没骗你,我今晚,想去探探秦将军的口风,问问他是不是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玉佩怎么会在他手上?”

    行远看着陆非,迟疑片刻,道:“也要问!”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

    “你要是知道的话,还用我问你吗?你岂不早就告诉我了?”

    “如果我说,那块玉佩是我亲手送给秦将军的,你会相信吗?”

    陆非是想逗逗行远,看他会不会因为自己的东西在秦玉轩身上而感到不舒服,可行远却是个倔脾气,明知陆非说的不是真话,却像是故意要气他似的,点头道:“我信!”

    “你!”

    陆非气得直翻白眼,狠狠道:“你既然这么说,我今晚就和秦将军一起去放河灯,看你去不去!反正你要是不去,我就和秦将军在河边坐一晚上,让你在你的破禅房里白等一夜!”

    “你们去放河灯……有何不可?”

    行远不当回事的答道:“秦将军少年英雄,和殿下年貌相当,你们若是结为挚友,岂不是天作之合?”

    “是吗?照你这么说,如果我不和秦将军好的话,真是天理不容啦?那么,你说,我要是和秦将军好到一定程度的话,是不是可以一辈子不离不弃?是不是可以——忘了你?”

    “忘了就是记住!”

    行远躲开陆非的视线,勉强笑道:“到时候,贫僧就为二位多念——”

    “多念几遍祈福的经文!是不是?行远,你是个傻瓜吗?还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我,故意气我?我告诉你,除了你,我谁也不喜欢!”

    “秦将军很好!”

    “他是你吗?”

    “为什么非要是我?”

    “行远——你今晚来和我放河灯的话,我就告诉你,为什么非要是你——我还要告诉你,为什么我一见到你,就喜欢你!”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