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悬崖对决

章节字数:2500  更新时间:16-11-28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璎珞的眼神变得迷茫,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林空雪的声音徐徐走出房门,眼前豁然开朗!

    那里,前面是满园春色,繁花似锦,空气中荡漾着柔美的素馨花香味,一片片彩云浮动在鲜花之上,如同五彩的霓裳,花园中,梁牧正静静的伫立在鲜花丛中,他的背后,是霞光万丈……

    “去吧……他在那里等你好久了……”

    林空雪的声音变得更加虚无缥缈,如同在璎珞的心上蒙了一层淡淡的迷雾,雾气逐渐升腾,浓烈,最后把璎珞的全部心思都笼罩住了,璎珞便跟随着那声音的指点,慢慢地向梁牧所在的花园中心走去……

    蓦地,一阵清脆的铃声从空中传来,震得璎珞眼前的浓雾瞬间消散,那雾中的花园也如梦境般破碎了!璎珞迷惑的低头看去,大惊失色:自己即将踏上的,哪里是什么花园步道,根本就是万丈悬崖!

    原来林空雪的这座房间,正建在半山腰的悬崖之上,门口距悬崖只有十几步远,悬崖边上,除了几条铁链之外,并无其它遮拦,方才若不是那铃声惊醒了璎珞,他就算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这个林空雪竟然如此歹毒?他是不是对每一个不合心意的俘虏都是这么处置的?

    璎珞正惊诧之时,却见梁牧的身影出现在了悬崖之上!

    梁牧单枪匹马的来救他了!

    璎珞的心没有感到一丝兴奋和激动,他想到的只是:林空雪如此狠毒,梁牧若是也中了他的摄魂之术,岂不要和自己同归于尽?梁牧这么做,太不值得了!不行,绝不能让梁牧受自己的牵连!

    “你——你想怎样?”

    林空雪的声音微微发颤,不知是没想到梁牧会破了自己的摄魂术而恼火,还是因为梁牧居然敢为了璎珞独闯凤凰台而惊讶!

    “我要救璎珞!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剿灭凤凰台,为民除害!”

    梁牧的声音稳稳当当,全没把林空雪放在眼中。

    “你就是梁牧?”

    “是!我知道凤凰台非常危险,就是再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独自前来,所以,我就把玉虚宫在幽州城中的手下全叫来了。我想,你一定听说过皇甫安时和薛蓬洲的名字,也一定知道他们身边,有多少帮手吧?他们已经将凤凰台的所有出路封锁住了!哦,对了,还有行远师父和幽州王的部队,都在山下听令!我想,你区区五千人马,是逃不出我和幽州王的手心的吧?”

    “就为了救他——”

    林空雪甩脸看向璎珞,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可璎珞还是从他恶狠狠的声音中听出了无限的仇恨和……嫉妒!

    “是!也不是!”

    梁牧慢慢走近林空雪,在他面前不远处站住,道:“凤凰台上最厉害的是什么,‘荧惑星’林空雪最喜欢的是什么,幽州城中的百姓比谁都清楚!若是不剿灭凤凰台的话,我这个新上任的太守还怎么治理幽州城?还怎么让百姓放心的跟随我安居乐业?”

    “所以……”

    “不怪我,林空雪,是你给我制造了这个机会,假如你别把璎珞劫上山来的话,我或许还能晚些时候对凤凰台下手,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在这时候做这件事呢?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自讨苦吃?你觉得,我会等着你把璎珞扔进炼丹炉之后,才慢悠悠的过来吗?”

    “璎珞他根本就不配进我的炼丹炉!”

    林空雪冷笑道:“既然你这么心疼他,你就和他一起去死吧!”

    林空雪的话音随着他的长剑一起刺向梁牧。

    梁牧的武器是一条九节软鞭,这种武器最适合近身战,而且与林空雪的长剑相比,有以柔克刚的优势,所以林空雪进攻的时候,时刻都要提防会被梁牧的软鞭缠绕住剑锋,他进攻的速度也就不得不减慢下来。

    璎珞是第一次观看到凌霄谷的武功,一直以来,因为凌霄谷和玉虚宫关系不睦,他都没亲眼见过凌霄谷的真实功夫。上次在宝相寺梁牧为了保护他曾经露过几手,但也仅限于防护,而进攻的招数,梁牧却始终没有在他面前显露过。这次,天赐良机,使璎珞有了仔细观察凌霄谷武功的机会,璎珞顿时忘了自己身在悬崖之上,只顾盯住梁牧和林空雪对阵,那些在外人看来眼花缭乱的招式,到了他的眼中,都成了一幅幅可以用笔墨书写下来的画,每幅画中,就蕴含着这一招式的最精髓之处!

    璎珞从小就不喜欢练武,但是他却有一个极不寻常的爱好,喜欢在别人练功的时候,把那些武功的招式一笔笔描画下来,等那人练完了,一副连续不断的武功图也呼之欲出了。从七岁学艺开始,到他离开玉虚宫之前,他已经将玉虚宫中所有著名的武功都画了出来!这些武功不仅被他画到了画中,也深深的印在了脑子里,因此只要是别人一出手,他就能翻出脑中的那副武功画册,将其分门别类,同时清晰的找到其中的制胜点和弱点!

    此刻,根据梁牧出手的进退,璎珞已经对凌霄谷的独门鞭法了然于胸,只要给他准备好笔墨,他就能丝毫不差的将其全部画出来!

    璎珞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梁牧,心中迅速记忆着这些鞭法。

    梁牧和林空雪战斗正酣,哪里能注意到璎珞心中所想,梁牧见林空雪剑法玄妙,寸步不让,俨然是要将自己致死于凤凰台上的劲头,不觉暗道:“他如此进攻,我必然一时难以取胜,况且还有璎珞在旁,我不能完全施展,不如将他诱下山去,再做道理!”

    想到此处,手中软鞭一抖,晃过林空雪的剑锋,转身向林空雪背后一绕,借着林空雪近身的时候,对他低声道:“放了璎珞,我什么都答应你!”

    “为什么?”

    林空雪不为所动,长剑一扫,剑尖划过梁牧的肩膀。

    梁牧不得不向后跃出几步,道:“璎珞既然不能进你的炼丹炉,你放了他又能如何?”

    “你怎么知道他进不得我的炼丹炉?就凭我说了那句气话?还是你知道他根本就不是我需要的那种丹引!”

    林空雪的话暗藏讥讽,令梁牧和璎珞的脸上都是一红,梁牧却还是忍住气,道:“若不然,你怎样才放了他?”

    “你的心里不知道吗?”

    林空雪突然撤身,将长剑架到了璎珞的脖子上,冷笑道:“我原来只想耍耍他玩儿,但是现在,我要他死!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了他,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梁牧没想到林空雪会出手袭击璎珞,又见离璎珞和林空雪不远的地方就是悬崖峭壁,生怕自己一味强逼的话,林空雪会把璎珞推下悬崖,无奈之下只得站在原地,见机行事。

    林空雪见梁牧没了主意,更加得意,用剑轻轻刮了刮璎珞的下巴,笑道:“你说,如果你真的被我刮花了脸,梁牧会不会还像现在一样心疼你呢?”

    “林空雪!我在这里——”

    林空雪的脚下,突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梁牧和璎珞听出那是小湘王——陆非——的声音,梁牧大惊道:“殿下,你不是答应行远师父不来的吗?”

    陆非正趴在悬崖边上,他没理会梁牧,却一手拽着林空雪垂落到地上的腰带,一手托着腮,笑眯眯的望着林空雪道:“你说,是不是我们三个一起掉下去比较好?”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