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另有隐情

章节字数:2528  更新时间:16-11-29 08: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林空雪被突然冒上来的陆非吓了一跳,怎么也想不出来他是通过什么方法摸到自己脚下的峭壁之上的,而自己的腰带又被他攥在手里,自己若是发力去攻击他的话,估计在把他干掉的同时,自己也得跟着做陪葬。

    林空雪心中着急,表面却没有丝毫的紧张,一双眼睛打量着陆非笑道:“今天是真巧啊,没想到区区一个南风楼的头牌,居然惊动了幽州王和他的贵客小湘王,也是难得!我倒要看看,你若是不松手的话,能把我怎样!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能和皇帝的亲弟弟死在一起,也会让人羡慕吧?”

    “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死呢!”

    陆非撇了撇嘴,道:“你浑身上下裹着裹尸布,连真面目也不敢示人,说不定是哪里来的妖怪也未可知,我难道要和一个妖怪死在一起吗?”

    “你说我是妖怪?”

    林空雪冷笑道,目光不经意的瞟了一旁的梁牧一眼,“你可知道,即便是妖怪,也是被逼无奈,才做了妖怪的!”

    “哦?那就是说,你原来不是妖怪啦?那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样子?怪吓人的?”

    陆非东拉西扯的和林空雪乱扯着话,他的目的是尽量拖延时间,好让从山下赶过来的行远等人能够抓住林空雪。

    接到梁牧的求助消息之后,幽州王还犹豫是不是要帮他,行远却打定主意,一定要去救璎珞,因为只有璎珞知道那副璎珞圈的真正来历!何况,他还记得是璎珞为他讨来了皇甫安时的救命药,才把他救活的,即便是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他也义不容辞!

    陆非听说他要去救璎珞,也嚷着要跟他一起去,行远不同意,陆非说不服行远,便不急不恼地跟在众人身后,一直到了凤凰台下,弄得行远也没了脾气,只好要他小心行事。

    陆非的身体里毕竟留着做警察的血,所以一到凤凰台,便很快观察出了地形的奥妙,他和行远合计,从山下一条非常险要的小路突袭到半山腰关押璎珞的地方,牵制住林空雪,而行远则从大路上上去,和先一步赶到的梁牧前后夹击,擒拿林空雪!

    行远见陆非所说那条上山之路十分狭窄崎岖,两旁又都是荆棘丛生,到了快接近半山腰的地方,路就变得更加陡峭,几乎是要垂直着上下,哪里能够供人行走?可他却不知道陆非曾经是攀岩高手,陆非知道行远不会同意他这样做,所以也不等行远点头,就直接上了那条小路,到了山势险峻之处,他便凭着手中一条飞抓,抓着身边的树枝树干,一步步的攀到了绝壁之上!

    在林空雪引诱璎珞跳崖之前,陆非刚刚爬到这里,正躲在一丛灌木后面歇息,恰巧看到了刚才那一幕,从林空雪和梁牧之间的对话,和他看梁牧的眼神中揣测,他应该和梁牧不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两人之间似乎还有点说不清楚的关系!

    “这个梁牧,看上去倒是一心一意对璎珞的样子,可是怎么总觉得他和林空雪又有些暧昧不清?到底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陆非也不管是不是在悬崖峭壁上,托着腮只顾琢磨上面三个人的关系,并且有些幸灾乐祸的暗自窃笑道:“哈哈,看来还是我家闷葫芦比较好,虽说总是拒绝我,但心里只喜欢我一个人也是没问题的,哪里像这个梁牧,无论多少人,都难摸清他心里到底对谁是真情?”

    正想到这里,忽见林空雪又要对璎珞不利,陆非估计此刻行远等人也快到了,就不愿再容林空雪胡来,急忙纵身扯住了林空雪的腰带,这样成了互相牵制之势,林空雪就算再有本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性命。

    “你想怎样?”

    “不想怎样,我就是想叫你放了璎珞!他和你也没有什么仇恨,你抓他干什么?”

    “抓他不抓他,放他不放他,是你说了算的事情吗?我喜欢抓谁就抓谁,没有道理可讲,若是真的需要我告诉你一个道理的话,那就是我喜欢!我喜欢这么做!看着不顺眼,我就要抓了他来折磨,怎么样?”

    陆非捂住脸:哎呦,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心理变态的人?

    “林空雪,你杀了我吧!但是你必须放了湘王殿下和——梁大人!”

    璎珞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倒令陆非和林空雪都是一愣。

    “用你一条命换两条命?我很划算吗?”

    林空雪在经过短暂的迟疑之后,冷冷反问道,“再说,你怎么知道我杀了你,就真的会放过他们?”

    “那你要怎样才能放过他们?”

    璎珞被林空雪控制在手心里,情知自己万难逃脱,便决定用牺牲自己来换回陆非和梁牧的性命,他没有去看梁牧的表情,他怕自己看到了,立刻就没有了舍生赴死的决心!

    “不行!璎珞,你要好好活着!必须好好活着!”

    梁牧不等林空雪作答,立即拦住璎珞的话,然后看向林空雪道:“你我之间的事,是你和我的问题,与璎珞毫无瓜葛,你放了他,我什么都依你!”

    “哦?是吗?我要你——永远也不许见他!你同意吗?”

    林空雪漆黑的双眸在纱巾后面闪了闪,仿佛两道利刃般一直插进梁牧的心里!

    “就算我违背了当年的约定!只要你放了璎珞,我随时可以听凭你的处置!”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陆非似懂非懂的瞧瞧梁牧,又看看林空雪,“你们如果喜欢让我们猜谜的话,我们最好下山去跟你们猜!”

    林空雪没理会陆非,掀开自己斗笠上的蒙面纱巾,望着璎珞道:“小师弟,这么多年,你都忘了我了吧?”

    林空雪的眼睛,是一种空灵的清澈,仿佛山间的清泉,不惹尘埃。

    那双眼睛使璎珞想起了自己记忆深处最难忘的一个人——他小的时候,那个人最喜欢牵着他的手,带他在昆仑山中穿梭,他为他采最新鲜的野果,为他捧最甘美的泉水,为他找最珍贵的山珍,为他摘最鲜艳的山花——在他五岁之前,那个人是他最贴心的朋友和兄弟。

    璎珞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掏出了一个洞似的难受,无法相信的喃喃道:“你是……雪云师兄?”

    林空雪凄然一笑,道:“不错!我是姚雪云!”

    玉虚宫“雪”字辈的师兄弟中,姚雪云是最得黎尚恩欢心的一个,十几年前,他曾经作为四大护法的接班人被委以重任——捉拿叛逃的玉虚宫弟子——但是在追踪的过程中,他却不慎落入一条湍急的河流,生死未卜。这些年,玉虚宫上下一直都认为姚雪云已经死了,若不然,他还能在哪里落脚?

    “雪云师兄,你,你没死?你怎么会到了这里?”

    璎珞又惊又喜,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有太多问题要问林空雪!

    “我为什么到了这里,你无须多问,你只要知道,我落水之后,是被梁牧救起来的,就行了!”

    林空雪虽然没看梁牧,但语气中却夹杂着太多欲说还休的爱恨!

    不过,就算他不说,陆非和璎珞也都能猜得出,这位看似“情圣”的梁牧,估计是千方百计的把林空雪哄上了手,又说服他别再为玉虚宫出力,而当时情迷心窍的林空雪既不愿意离开梁牧,也不愿意背叛师门,只好改名换姓,来到凤凰台做了强盗。凭他的功夫,在凤凰台混个山大王还不是绰绰有余?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和梁牧在一起呢?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