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幽州王的家事

章节字数:2903  更新时间:16-12-11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幽州王和陆非商量的结果,是暂时不要去跟侧王妃对质披帛的事情,这样做,一是幽州王认为即便披帛是侧王妃遗落在玲珑轩外的,也是她又发了疯病,神神鬼鬼的四处闲逛所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二来披帛已经找到,倘或她因为不见了披帛再闹起来,也已经有了交代,只要她别大吵大闹的到处给王府出丑,这件事也就可以过去不提了。

    两人议论已毕,陆非自然遵从幽州王对家事的安排,可是对于幽州王为什么要如此纵容侧王妃的骄横无理,在他的心里还是个大大的疑问,以前也曾试图询问,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如今见四下无人,幽州王又主动对自己提起家事来,陆非便鼓起勇气问道:“王爷的家事,小王本不该多问,只是小王实在不明白,王爷为何屡次容忍侧王妃的不端之举?”

    幽州王叹了口气,道:“殿下不知道,微臣的这位侧妃,虽说屡次无理取闹,可微臣与她倒有很多渊源,所以对她始终难以下狠心教训。”

    “哦?这其中又有什么缘故?王爷可否对小王细说一二?”

    “殿下可能不知道,我的先王妃,也是我的结发妻子,乃是我随父亲归顺汉室之前,在多伦部落娶的妻子,她是多伦部落的第一美人,也是我父亲结义兄弟的独生女儿,我和她青梅竹马,自小就定下了婚约。十八岁成亲之后,我们两人一直十分恩爱,后来我们被先帝战败,成了汉室的朝臣,她也随我来到了大汉的土地,辗转征战,始终不离我左右!

    “侧王妃十岁的时候就来到王妃身边做了丫鬟,她比王妃小着五六岁,可是性情乖巧,生得也算丫鬟之中的魁首,王妃待她仿佛同胞姐妹一般。我们成亲那年,侧王妃才十三岁,王妃舍不得她在别的主人面前受委屈,便把她也带进了王府,还一直撮合我将她收为侧室。我那时一心只在王妃身上,对侧王妃也只是兄妹之情、主仆之义,何况那时要追随先帝东挡西杀,根本没时间去管家中闲事,就这样迁延了大约五六年光景,侧王妃也长成了大姑娘,要寻亲事了,我才想起来。

    “可是王妃执意要把侧王妃留在身边,我也没办法,只好答应王妃,等战事平定之后,再收侧室。谁知——应该就是我叔父被赐死——”

    “什么?令叔父是被——赐死的?”

    陆非惊诧的问道,那样备受先帝宠爱的一位大将,居然会被先帝赐死?

    “没办法,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虽然我叔父知道自己是被人诬陷,可是为了表示忠心,为了堵住那些怀疑他的忠心的人的不实之词,他还是选择了遵旨!虽然先帝在赐了他毒酒之后,立刻反悔,又命使臣前去撤销旨意,可是我叔父已经饮下了那杯毒酒!”

    “可怜、可惜、可敬!”

    陆非扼腕叹息道:“为什么自古至今,永远是忠心耿耿的臣子备受怀疑和折磨?”

    幽州王无奈道:“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先帝纵然爱惜我叔父,可凭他一人之力,又怎能斗得过朝中那些党同伐异的臣僚?有时候,天子对某些事也无力回天!”

    陆非虽然知道政治是件很复杂,很伤脑筋的事情,可是如此近的接触和政治有关的话题——尽管是封建时代的东西——他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于是只好跟着幽州王叹息了一回,问道:“那——后来怎么样了?令尊没有受什么牵连吧?”

    幽州王道:“先帝已经后悔没有保护好我叔父了,对我父亲和我,又怎能再起杀机?只是苦了和我叔父相交甚密的那些朝臣,他们都是一心保家卫国的臣子,却因为跟着我叔父一起背上了反叛的罪名,轻则流放他乡,永世难返故土;重则株连九族,弄得家破人亡……”

    “先皇不是已经赦免尊叔父了么?还难为那些臣子干什么?”

    “殿下有所不知,那些乱臣为了不让我叔父的余党日后有翻身的机会,便拿出了很多假冒的反叛罪证,这些罪证言之凿凿,先帝派人彻查了好几回,都因为朝中无人敢查,只能依照原来的罪名宣判众人……哦,对了,云娟一家就是那时候获罪的……云娟的父亲身为监察御史,是唯一一个想为我叔父翻案的朝廷重臣,可惜的是,这样一个清官,却斗不过朝中佞臣,不仅没能扭转乾坤,还白白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这件事我倒听云娟姐姐说过,她说,当时自己被官卖,幸亏遇上了王妃,才躲过一劫,后来她就被王妃收为侍妾了,是吗?”

    “她当时也才十四五岁,若是我们不搭救她,她也难免变成官妓的下场,王妃那时似乎是被先王的喜怒无常和恩威不定给吓坏了,常常对我说:叔父如此忠心之臣,尚且难逃被赐死的命运,何况是我们这些同样是归顺的臣子?若稍有不慎,是不是也会像叔父一样衔冤而死,或者,终身受到被猜疑,被排挤的冷遇?”

    “真是飞鸟尽、良弓藏。像尊叔父这样的沙场勇将,可能只有在先王社稷受到威胁的时候,才能显示出他的用处,而一旦社稷稳定,国家兴盛,他就成了鸡肋之臣!再加上曾经功高盖主,又有哪位帝王不会怀疑?”

    “我原本也有这样的担忧,日夜不安,幸亏有韩管家给我出了一个主意,让我先发制人,上书先帝,以边塞重镇幽州无人看守为由,率兵远离了京城那块是非之地,又有京兆王做我的保人,替先帝在那群朝臣面前为我说话,我才暂时逃脱灾厄!这时候,我才觉得我父亲战死沙场是个多么好的结局!”

    陆非听得出幽州王心中对于往事的幽怨之情,便道:“尊叔父是王爷唯一的亲人了吧?”

    幽州王点点头,“直到如今,提起我叔父,我都会十分紧张,我都会莫名其妙的对别人说:我叔父是忠心耿耿的好臣子!只是,他太孤傲,太看不起那些所谓的权贵重臣了!他总觉得,他对先帝的忠诚,对国家的作为,是无人可比的,所以才落得那样的下场……”

    “可是……可是王妃她……为什么会出家呢?”

    幽州王苦笑道:“殿下问我么?若是我说我也不知道的话,殿下会不会以为我是在虚与委蛇?自从我叔父自尽之后,王妃便也十分忧虑了……。女人的心思,有时候我们真的猜不明白,我只记得她出家之前,曾经对我说,要想个好办法保佑我和全家不再受到朝中权臣的压制!后来,她便天天往城外的道观跑,还拜了道观的主持为师,起初只是隔三差五才在道观住上一段时间,后来竟起了出家修行之心,死活要离开王府!”

    “我想,王爷一定苦劝了王妃很久吧?”

    “岂止苦劝?我甚至说,为了不让她担惊受怕的过日子,我都可以辞官不做,我们还回到多伦部落,做我们的平民百姓!

    “但是王妃一句话就问住了我,她说,假如有一天,多伦部落和中原皇室再起争端,假如他们都要我参战的话,我怎么办?”

    陆非叹道:“没想到王妃一位女子,居然有这么长远的眼光,看来也是位出众的巾帼英雄了!”

    “我敬她、爱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不像凡俗的女子,只顾眼前,她看的往往比我还要远。所以她一问我这件事,我就有些犹豫,最后我说,大不了两边我都不帮!但是王妃说:即便如此,留着你这样一个谁也不帮的大将军,对双方也都是极大的威胁,到那时,你难免会成为中原和多伦部落都要除掉的障碍!”

    “此言不差,就算君王无此心意,他们的臣子中也会有人这么想,到时候,对你不放心的那些人,就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你这个心头大患!”

    “没想到,我曾经最引以为荣的一身本领,会成为我性命难保的最大威胁!我一时也就没了主张,王妃就趁此机会,游说我同意她去道观修行,以便诚心为我禳灾避祸!”

    “最后她还是说服了你?虽然你根本不相信每天念几段经文就会给你带来好运?”

    “王妃也是为我着想,我又能怎样?所以,我到底依从了她,还在道观内,为她精心挑选了一处宅院,让她潜心修行。她离开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侧王妃,所以就要求我在她离开王府之前,正式收留侧王妃,我无可奈何,也只好点头同意。”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