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雨中奇遇

章节字数:2478  更新时间:16-12-12 0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幽州王说到这里,一脸的无可奈何,“谁知侧王妃也没有心思做我的王妃,她和我虽有夫妻之名,却绝无夫妻之实!从王妃修行之时起,侧王妃就立誓,以后除非王妃重回王府,否则,她绝不会再以侍妾的身份和我相处!这些年,她也只是照料罗谅,罗谅成亲之后,她也就不再和罗谅来往,只是把自己幽闭在花园中……哦,还有一件事我没有跟殿下明言,那玲珑轩过去乃是王妃的住处,所以侧王妃……”

    陆非笑道:“这却不妨事,反正我是客,住在哪里,自然是客随主便。”

    幽州王点点头,觉得小湘王这次来到幽州之后,改变的真是不少,尤其是他的性格,忽然间就从任性骄纵,变得温和体贴起来,也难怪行远有动摇之心。

    陆非哪里知道幽州王在想什么,他捧起桌上已经有些凉的茶水,啜了一口,道:“听王爷这么说,王妃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只是遁入空门,实在可惜!”

    “唉!既然我与她缘分至此,也不能强求,只好每隔些日子,就去看望她一回,聊表我思念之情罢了。”

    “王妃在哪座道观修行?”

    “殿下是想见一见王妃吗?恐怕殿下之念难以成行。我那王妃就算是我去了,也是避而不见。”

    “王妃性情如此古怪?”

    陆非小声嘀咕着,想象着一个徐娘半老的贵妇每天坐在空寂无人的道观之内诵经度日,那种生活,该有多无聊啊!

    可是既然幽州王也说了这样的话,陆非就不好再坚持了,只好装作无心的样子,又举起茶盏喝了一口。

    众人以为侧王妃遗落了那条披帛,一定又要大吵大闹一场,谁知这次侧王妃竟然毫无动静,只是推说身体不舒服,每天只让贴身的侍女把三餐送到她的房中,竟接连好几日不见她在花园中晃悠了。

    天气已经持续闷热了很长时间,所有人都盼着能痛快的下上一次大雨,好洗刷洗刷沉闷的空气。

    闷热的天气把陆非的心情也搞得沉郁异常,每天在玲珑轩中,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越烦,想的烦心事也越多,每每惦念起不知身在何处的行远,他心中的烦闷就会像那天上的乌云一般,厚重而凝滞,直到凝结成一坨令人恶心的“翔”。

    午后的天气越来越闷热,只在床上打了个盹儿,陆非身上就被汗水浸得潮乎乎的了,陆非索性起身,刚要唤暖阁中的云娟给自己找件干净清爽的衣服,却从房间的镜中瞥见云娟正伏在榻上午睡,另有两个小丫鬟也已经或歪或倒的睡着了。

    陆非想到她们素常很早就要起床伺候主人,很晚才休息,每日又要忙里忙外照顾玲珑轩中的所有家务,不觉动了怜惜之心,便轻手轻脚的从衣橱里捡出一件薄绢交领汗衫换上,外面也没有穿长衣,只是搭了一件素纱夏衣,随便束了一条腰带,便蹑手蹑脚的走出了玲珑轩。

    一出玲珑轩的房门,立刻就有一股小小的凉风从院中的竹林树梢上吹了过来,清爽的凉意一直从陆非的头发梢传递到脚心,顿时令他感到惬意无比。

    陆非本来只是心中烦躁,想闲逛一回打发时间,此刻想了想,觉得还是莲花湖上最凉快,于是走出院门,东张西望的顺着通往湖边的小路走了过去。

    玲珑轩到莲花湖的路边,都种满了各种花草树木,浓荫蔽日,花香弥漫,只是那花香似乎也被沉闷的天气束缚住了,变得木呆呆的令人喘不上气来。

    陆非边走边看,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湖上浣花亭中。

    这浣花亭就是那日云娟坐在那里绣花的地方,是一座四周有雕花窗遮蔽的小小八角亭,推开门,里面地方不甚大,却干净雅致,挨着窗户是供人坐卧的长条木椅,当中摆一张红漆木桌,奇怪的是,桌上竟然还有一盘时令果品和两碟点心,又有一壶清茶和两盏茶盅,其中一个茶盅里还有小半杯残茶。

    陆非摸了摸茶壶,仍有余温,看来喝茶的人不久之前还坐在这里。但是他到这里来干什么?

    陆非想,若能在王府后花园中来去自由,又能被留下用茶点的,必然是王爷器重的客人,但此人并未被王爷引荐给自己,说明他又不是朝廷中熟悉的人,如此说来,这人应该是个和王爷有深厚交往的江湖中人了!

    陆非一面思索,一面转到摆放茶盏的位置,抬头顺着视线向前瞧了瞧,目光一下子就落到了那扇虚掩的花窗上——有人在此偷窥什么——心中一动,陆非立刻贴近花窗,顺着花窗的缝隙向外张望起来。

    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湖畔往来的所有人!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又是哪个丫头一边做针线,一边看外面的风景人物解闷?

    陆非正自思想,忽听天边响起了“轰隆隆”的雷声,旋即,豆大的雨点由疏到密,瞬间变成雨帘瓢泼而下。

    那雨来势甚急,把地上的灰尘砸起来,在天地间形成了一道灰色的帘幕。花草树木被这阵急雨砸得惊慌失措,都要透不过气来,只顾低头随着雨中的风势摇晃。转眼间,暴雨便如强盗般掌握了所有的空间。

    陆非被暴雨震得往后退了两步,略缓了缓精神,才又来到窗前,他想知道,在亭中喝茶的人是不是也会被暴雨淋得跑回来。

    但是外面除了扑天盖地的雨水之外,什么也没有。

    突然,从湖岸左边的树丛中闪出一条人影,虽然雨势很大,可是因为距离比较近,陆非还是从人影身上所穿的淡红色衣裙上判断出那是一位年轻的女子。

    那女子冒着这么大的雨,跑到湖边来干什么?

    陆非想,是不是有丫鬟受了委屈想不开,要……

    他还没想完,就见那女子纵身一跃,便跳入了水中。

    啊!真是要跳河自尽呀?

    陆非不及细想,正要出去搭救,眼前的一幕却把他惊呆了!

    那女子在水中并没有沉没,而是奋起双臂,向着湖心位置拼命游去!那游泳的身手,简直能敌得过孙杨了!陆非看傻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不应该去充一回英雄了!、

    接下来的事情,更令他想不到。那女子到了湖中心,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半天不见上来,陆非提心吊胆的等着,深怕那女子溺水。就在他等的不耐烦,又想出去看个仔细的同时,那女子竟然如同一只出水的天鹅般,在大雨中冒出水面,手里还抓着一把青绿色的水草!

    陆非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但是就在他刚喘过气来的时候,蓦地又听到一声惊叫,把他吓得蹭的一下又蹦了起来!

    湖中的女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住了腿,正在不停的挣扎!那东西十分厉害,竟然怎么也甩不脱!陆非再也顾不得多想,奔进雨中“扑通”一下跳入了湖里,奋力向着女子的方向游去。

    他快接近女子的时候,那咬住女子的东西猛然扬起巨大的嘴巴,露出了一嘴獠牙!

    陆非当时就觉得浑身都僵住了——那是一条鳄鱼——真正的水中霸王鳄鱼——陆非的脑袋一下子胀大——对付鳄鱼,他可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真正的千钧一发之际,一支劲道十足的弓箭刺破重重雨幕,狠狠的射中了鳄鱼!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