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四章:殊死之战

章节字数:2732  更新时间:17-02-07 11:5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凌倚澜不是逃婚了吗?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难道她也是被宁德郡王骗进地牢的?

    梁牧心中疑惑,却听宁德郡王问凌倚澜道:“凌大小姐,你认识这两个人么?”

    凌倚澜的目光呆滞,听到宁德郡王的问话才机械的把眼神投向梁牧和钟离潜,并且摇头道:“我不知道!”

    “那好,我就告诉你,他们就是刚才要杀你的师兄林空雪和璎珞的凶手!他们一个叫梁牧,一个叫钟离潜,都是你玉虚宫的死对头凌霄谷的门下!”

    “你们是——凌霄谷门下?”

    凌倚澜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一双眼中透出重重杀机,冷笑道:“你们竟然杀死了我的师兄,我要找你们报仇!”

    说着忽然抬手,从袖中甩出两柄飞镖,直刺梁牧和钟离潜的咽喉。

    梁牧和钟离潜千没想到、万没想到,没想到凌勇和凌倚澜都是玉虚宫的门下,这回是人赃并获,要说不是他们杀了璎珞和林空雪,就是连他们自己也都不相信了!但是那两柄飞镖可不容他们迟疑,如两道银光般转眼就到了两人眼前。

    梁牧和钟离潜见势不可挡,急忙翻身做了个“金刚铁板桥”,将飞镖让过,随即原地跃起,分左右向宁德郡王进攻而来。他们没有去进攻凌倚澜,是因为他们已经看出,宁德郡王才是真正控制凌倚澜的那只黑手,凌倚澜估计已经中了宁德郡王的什么迷魂之术,根本就不能分辨任何事情的真伪了,只要宁德郡王一句话,她就可以向任何人痛下杀手!

    宁德郡王也料到两人一定会看破凌倚澜,而对他进行攻击,所以早做好了准备,抽出腰间长剑,就和梁牧、钟离潜斗在了一起。

    宁德郡王的师父是谁,又学了多少武艺,梁牧和钟离潜都不知道,但是宁德郡王却对凌霄谷的功夫了如指掌。他知道梁牧最擅长的就是九节鞭,而钟离潜最擅长的则是“无极掌”,如果他两人一起与他相斗的话,以两人的功夫,他绝对没有获胜的把握。但是他还知道,若有璎珞和林空雪在旁的话,两人的心思必然会被牵扯一半,这样的话,他就有很多回旋的余地了。

    宁德郡王开始并不想出手,他隐身在房间的一个暗室之中,一直透过一张很小的窗口窥探着开门之中的一切,待看到梁牧和钟离潜运用“凌空点穴”的手法击倒了林空雪和璎珞的时候,他心中也是一惊,因为他只在一些武学秘籍中看到过“凌空点穴”,但是因为此法需要消耗的功力和时间太多、太长,所以师父一直不允许他去学习,如今看来,这“凌空点穴”倒真是厉害至极。惊讶之余,宁德郡王心中又是一动:这“凌空点穴”乃是十分消耗功力的一种功夫,不是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使用出来的,可见现在他们的内力和武功都已经消耗了不少,若是我此时出手,再有凌倚澜的相助,说不定真的可以将这凌霄谷的两大弟子置于死地!到时候,我只说是两派误入我的地牢,发生争斗,也是没人能够反驳的!

    对于凌倚澜的功夫,宁德郡王也曾经试过,这位出身镖局世家的少女果然功夫非凡,又有玉虚宫四大护法之一的“玉虎星君”贺梅枝的亲传技艺傍身,一套“折梅手”使得甚是了得,宁德郡王心中便有了爱才之意,只是空口白牙的,竟然说服不动这倔强的小女子。

    宁德郡王也知道凌倚澜和璎珞之间有婚约在先,于是便以让凌倚澜和璎珞见面为由,哄骗凌倚澜喝下了能够迷失本性的“迷魂草”汤,令她心意迷惑,完全忘却了自己到底是谁,只知听命于宁德郡王本人!

    今日宁德郡王要凌倚澜现身,也不过是为了对梁牧和钟离潜加强一些威胁而已,于是在双方动手的时候,宁德郡王明知梁牧和钟离潜心思已乱,不是他的对手,却因为还有些话没有说出,手下竟然也留了几分情面。

    双方各怀心事之下,竟然激战了百余回合不分输赢!

    梁牧和钟离潜见久攻不下,心中越发着急,再看凌倚澜,仍旧呆呆的站在一旁,也不参加战斗,也不离开,竟如傻子一般,梁牧不觉心中一动,暗道:这凌小姐既然已经迷失了本性,我何不利用她救出璎珞和空雪,到时候即便是我没办法生还,只要他二人能够脱险,我也死而无憾了!

    宁德郡王是何等聪明机敏之人,梁牧眼光一转,在凌倚澜身上稍作停留,他就已经猜出了梁牧的用心,不觉暗笑,忽然虚晃一招,摆脱了两人的纠缠,倒退数步,横剑当胸,对两人说道:“且慢!我还有话说!”

    梁牧和钟离潜此时也已经有些乏累,听宁德郡王这样说,便就势停住进攻,略作喘息。

    “两位也是凌霄谷主的高足,何苦为了仇敌的弟子非要和朝廷分个你死我活呢?更何况,梁牧你还是我的亲妹夫,此事若是传扬到江湖之中的话,你们就不怕被同门记恨,被他人嗤笑么?”

    “救人之事乃是我恳求师兄所为,与师兄并无相干!郡王,你明知昆仑、崆峒两派素来不睦,却又出此挑拨离间之计,到底意欲何为?”

    梁牧听出宁德郡王有恐吓之意,忙接过了他的话头,帮钟离潜撇清了干系。

    宁德郡王依旧笑道:“你和我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璎珞公子私藏王府逃奔的侍女,我还没治他的罪呢!话说回来,你两派若是毫无罅隙的话,还怕我挑拨什么是非?我知道你二人都有超群的本领,心中十分爱惜,你两人若是能够为我所用,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们!只要你们答应辅佐我,我不但会立刻放了璎珞和林空雪,还会把凌大小姐的迷魂草之毒解开,让她安然返回家乡,怎么样?这个条件划得来吧?”

    这个条件的确很具有诱惑力,因为梁牧和钟离潜几次冒险闯进地牢,无非就是为了搭救陷入其中的璎珞,还有不知什么时候也被宁德郡王俘获的林空雪。对于这两个人,梁牧一个也舍不得丢弃,而这两个人,又是他觉得最对不起的两个人!只要接受了宁德郡王的条件,一切困境都可迎刃而解,这岂不是转危为安的最好时机?

    梁牧和钟离潜互相看了一眼,似乎正在商量着到底答不答应这个条件。

    宁德郡王也不着急,虽然他知道此时已经到了四更时分,马上就要天亮了,可是这是在他的地盘上,他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人发现自己在做什么。

    他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在他看来,这个条件虽说有趁人之危的嫌疑,却足以使梁牧和钟离潜成为他的部下,又有何不妥呢?

    犹豫之间,昏迷在一旁的璎珞却在这时候醒了过来,他虽然中了宁德郡王的幻术,此时却已经清醒过来,迷迷糊糊之中,他好像听见了梁牧和宁德郡王说话的声音,再仔细一听,居然是宁德郡王要利用他和林空雪使梁牧就范!

    不行!即便是死,也不能让宁德郡王的诡计得逞!

    璎珞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一面听宁德郡王和梁牧说话,一面在脑子里飞快的寻找着逃出去的办法。

    他记得那天在那座大房子里,宁德郡王曾经提起过,有一条通往外面的通道就在那座房子里,而那座房子此刻就与他们仅仅隔着一道墙!璎珞知道,这里的每间屋子都是彼此想通的,所以从这间房间肯定能进入那个房间!

    可是,要怎么样才能把梁牧和钟离潜带到那个房间呢?

    除了站起身逃跑,没有别的办法!

    璎珞动了动身体,立刻就有疼痛从身体的四面八方冲击而来。

    我若是就此放弃,梁牧和钟离潜就再也没机会逃出去了!

    璎珞想着,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挺身站起,飞快地跑向了隔壁的房间!

    宁德郡王一愣,大概是没想到璎珞身受重伤竟然还有奔跑的力气,本能的抽身追去,梁牧和钟离潜也一前一后跟着璎珞来到了隔壁的房间!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