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五章:侥幸逃脱

章节字数:2568  更新时间:17-02-08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进入这个房间,钟离潜立刻明白了璎珞的用意:这房间看上去只是简单的仿造了一片荒野,一间茅屋和几只牲畜,但其中的巧妙却瞒不过他的眼睛。

    璎珞把众人引到这里之后,伸手一指那座茅屋,大声道:“他从那里来!”

    说罢,便又晕倒在地。

    宁德郡王又急又气,反手便要给璎珞一剑,幸好剑锋被梁牧的软鞭绕住,竟无法脱身。相持不下之际,又有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凌倚澜紧跟着他们来到这座房间之后,神智突然清醒,袖中飞镖再次飞出,只是这次飞镖击中的不是梁牧或者钟离潜,而是宁德郡王!

    两只飞镖分左右,正好击中宁德郡王的两只手腕,宁德郡王疼得手腕一抖,手中长剑应声坠地!梁牧见状,立刻舞动手中软鞭,将宁德郡王的脖颈缠绕住了。

    “师弟,杀了他!”

    钟离潜恨死了这个花招不断的宁德郡王,几步上前就要动手,忽然,空中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朗声道:“钟离潜,且慢动手!”

    众人听那声音似乎就在身边,可左顾右盼,却未见一个人影,不觉惊愕万分,梁牧和钟离潜同时想起了师父对他们提起过的一门武功绝学——“千里传音”!

    据说千里传音之术非内功浑厚、天资绝佳之人不能学成,学成之人能将自己的声音传送到千里之外的可能性不大,但传出几十上百里,也非难事!

    宁德郡王一听那声音,脸色顿时大变,竟似被施了法术一般,匍匐在地,再也不敢抬头了!

    众人不知究竟,只好暂时住手,听那声音如何讲话。

    那声音沉稳老练,不急不躁的接着说道:“宁德郡王既是皇族贵胄,就不能轻易杀害,你们且放了他,我与你们做个交代也就是了!”

    “怎样交代?”

    梁牧听那声音似乎是从东北方传来的,便对着那个方向问道。

    “你们放了郡王,我不但给你们指一条逃出地牢的明路,还会把是谁杀死京兆郡王的实情告诉你们!”

    “哦?那你说说看!”

    梁牧对此倒格外关心,不禁追问起来。

    “无相即是有相!”

    那声音沉默片刻,才慢慢吐出这几个字,随后又说道:“茅屋之中,有一条通往郡王卧室的通道,你们且去自己寻找吧!至于郡王,需将他留在这里,听我处置!”

    “你说话算话?”

    梁牧不放心的问道,面对这个凭空冒出来的声音,他和钟离潜都不敢掉以轻心!

    “算!”

    那声音只答了这一个字,就再也没有了!

    不管是不是算数,事到如今,众人也只能拼死一试了!

    梁牧和钟离潜分别背起璎珞和林空雪,凌倚澜则随后跟着,一起进了那间茅屋。

    茅屋之中的布置虽说简陋,可每一个地方都合五行生克之法,布局紧凑严密,若非惯用此术之人,绝对不会想到这样的布阵方式。幸好钟离潜此前已经在开门之内领教过宁德郡王的奇门遁甲之术,自己又有造诣,倒也没有太费周折,竟根据外面所排的牲畜阵法,将屋中的阵法一一破解开来,终于在靠近桌旁的隐蔽所在找到了通往暗道的开关,那是一枚虎符大印形状的按钮,要打开暗门,却需要从外面找到另一半虎符,将两个相合,才能成功。

    钟离潜叫众人在屋中休息片刻,他只身来到门外,却发现宁德郡王不知何时已经没有踪影,一枚虎符大印正躺在那黄狗的嘴边,钟离潜顾不得细想,急忙捡起虎符,退回屋中,把两枚大印合二为一,瞬息之间,一道暗门便在众人眼前开启,门内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众人大喜,顺着暗门进入了走廊。

    待众人从宁德郡王的卧室出口钻出地面的时候,已经到了清晨时分,幸好宁德郡王的卧室离大门并不远,众人便趁着微明的晨曦,迅速离开了郡王府。

    侥幸逃离郡王的地牢之后,众人的心情却并不轻松,梁牧着急的是,不知璎珞和林空雪到底还有没有救,钟离潜想的却是,自此之后,崆峒派和宁德郡王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需要等稍晚些时候,亲自去向师父禀报此事,顺便将遇到那能够千里传音的怪人的事,也一并告知师父,请师父定夺。

    到了梁牧府中,梁牧想起凌倚澜乃是和他们一起逃出来的,便将凌倚澜交给明熙郡主照顾,自己却命人去请京城的名医来给璎珞和林空雪看病。

    明熙郡主听说梁牧不仅救回了璎珞,还连带着把璎珞的未婚妻凌倚澜也给领回来了,心中好奇,待见到凌倚澜,见她眉清目秀,甚是招人喜爱,便将她领回自己的房中稍事休息。

    这凌倚澜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地牢中呆滞的样子,先对明熙郡主施礼道谢,然后才起身坐下道:“今天侥幸脱险,还多亏了郡马和钟离先生舍死相救,他日若能安然返乡,小女子定要再备厚礼亲自相谢救命之恩。”

    “凌小姐客气了,只是不知道凌小姐怎么也会被我王兄带到地牢之中呢?”

    明熙郡主一点也不避讳自己和宁德郡王是亲生兄妹的关系,对凌倚澜道:“我听说,凌小姐不是因为不满与璎珞公子的婚事,才瞒着家中父母逃婚出来的吗?”

    “郡主快别说了,都是小女子——”

    凌倚澜说到此处,倒有些难以启齿了,又想到,若是不以实言相告,恐怕明熙郡主还不知道她的兄长究竟坏在哪里,便撇去羞惭之意,对明熙郡主道:“郡主有所不知,我就是为了郡王,才逃婚出来的!”

    “啊?这是什么缘故?”

    “郡主不知道,去年六月,我和爹爹正好押一趟镖来京城,我是第一次押镖,为了行走方便,就改换装束,扮成少年模样,到了京城之后,看到京城之景致,毕竟比别处不同,也是贪玩兴起,就瞒着爹爹独自出去闲逛,那天正好赶上大慈恩寺前有人摆擂台比武,说是招选天下功夫超群的英雄豪杰,我看那守擂的人,虽说也有几分功夫,但是和我们玉虚宫弟子比起来,还是逊色得多,眼见着很多人都被打下擂来,我心中不服,就登上擂台,去和那擂主比试——

    “我虽说功夫不是玉虚宫中最好的,可自恃也得了师父的真传,所以不过几十回合,便将擂主打翻在地,动弹不得!我正得意,却听旁边有人说,我闯了祸了!”

    听凌倚澜说到此处,明熙郡主也想起了那件事情:大慈恩寺前的比武擂台是宁德郡王摆下的,宁德郡王的本意也并非什么招揽天下英才,而是为了激怒行远来和他比试一番。

    对于行远的威名,宁德郡王身在京城,早有耳闻,虽然在进宫面圣的时候,他也见过行远几回,可是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那个看上去没啥稀奇,甚至遇事总会躲躲闪闪的僧人,怎么会在江湖上有这么大的名声?以至于江湖上的人遇到了解不开的仇恨,都会找他出面调停?还是他有什么深藏不露的绝世武功,能以一敌百,以一敌千?

    宁德郡王有个习惯,遇到想不通的事情,就必须想方设法的弄清楚,这一点,也是他与老王爷十分相像的地方。

    他先给行远下了好几次请柬,邀请行远到王府赴宴,顺带切磋武艺,可每次都被行远给委婉的拒绝了。可是行远越推脱,他越心里着急看看行远的真功夫,所以便想出了在大慈恩寺前摆下擂台,向行远挑衅的办法,想通过这个办法刺激行远的斗志,迫其出手!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