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四七章:宁德郡王的心思谁能猜得出来

章节字数:2763  更新时间:17-02-10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明熙郡主听凌倚澜这么问自己,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虽说她对自己王兄的脾性十分了解,可是王兄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却又那么令人匪夷所思:他建造地牢仅仅是为了取乐吗?他没有对凌倚澜痛下杀手是因为凌倚澜是个女中才俊吗?他引诱梁牧和钟离潜冒死营救璎珞和林空雪,也只是因为他讨厌他们,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吗?

    这些疑问,在明熙郡主脑子里盘桓良久,却没有任何答案!

    无奈的明熙郡主只好答道:“我王兄从下便与别的孩子极不相同,他不喜欢规规矩矩的做什么世子,却悄悄跟随着一个不知来历的师父学了很多奇怪的功法,据他说,那位师父都是每当夜半时分才来到他的房中传授技艺,而且一旦有人惊动,那位师父就会立刻离开,从我王兄学艺到现在,我们王府中,包括我去世的父王和母妃,都没有见过王兄的师父一面!

    “我父王也曾经派人监视过王兄的房间,想看看那位师父的真面目,可那些监视的仆人却说,每当王兄的师父来到之时,他们都会莫名困倦,不能自持,必要倒头睡到那位师父离去方能醒转过来。我父王开始还担心王兄学了是什么邪魔外道的功法,后来却见他武功内力一日高过一日,才放下心来,也就不再管束他们师徒的来往了。至今,我王兄的师父都没有在我们任何人面前露过面!”

    凌倚澜想起离开地牢前,碰到的那位能“千里传音”的高人,便问道:“郡王的师父是不是会千里传音的功夫?”

    明熙郡主愣了愣,迷惑的说道:“这个,我真的没听说过。”

    凌倚澜知道明熙郡主已经把自己该说的都说了,只好失望的叹了口气,随即自语道:“也不知道梁大人请来的医生能不能把少主和林师兄救过来,要是我师父和皇甫先生在这里就好了,他们一定有办法救活少主和林师兄。”

    梁牧的卧室里,璎珞和林空雪双双躺在宽大的床榻之上,却都还是昏迷不醒。

    钟离潜从门外进来的时候,看到梁牧正盘坐在窗前的蒲团之上,闭目凝神思索着什么。

    听到钟离潜的脚步声,梁牧睁开双眼,长长吐出一口气来,道:“师兄,你的药丸竟起了作用,他们服下之后,体内的血脉已经运行得和缓许多了。若是明日皇甫先生能赶来的话,他们的伤势应该还有完全康复的可能!”

    “你只记着这两个人的死活吗?”

    钟离潜很不高兴的瞥了梁牧一眼,道:“依我说,他们此时死了倒也干净!免得师父知道事情的原委,不但你逃不掉门规处罚,还连累我!”

    梁牧知道师兄说的是气话,便起身笑嘻嘻的道:“师兄,到时候小弟一定把所有责任担在自己肩上,绝不会连累师兄受罚的!”

    “哼!多谢你的好意!你以为师父会给你这么大面子么?”

    钟离潜嘴里说着不屑一顾的责备话,身体却朝床榻凑过去,细心的查看起璎珞和林空雪的伤势来,道:“这两个也是冤孽,怎么竟惹到宁德郡王头上去了?今日能从他的地牢中逃出来,也当真算我们命大得很了!换做旁人,恐怕早就死在里面了!”

    “师兄,你在和宁德郡王交手的时候,认得出他师出哪门哪派吗?”

    钟离潜听梁牧这样问,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严肃,眉头锁在一起道:“这个为兄倒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宁德郡王出手十分怪异,很多招数似乎都不是中原武功的套路,既有西域的风范,又有塞外的痕迹,可是宗法却又与武当极为相似,说是包罗万象,有些牵强,但的确与众不同!”

    “还有那‘千里传音’,为郡王求情的神秘人,他和郡王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也不知道!”

    “那个人,内功如此深厚,会不会是郡王的师父?”

    钟离潜在心里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内功造诣很深的前辈们数了一遍,却还是和那个神秘的声音对不上号,不由摇头道:“我听说过,或者见识过的前辈,能有如此深厚功力的,屈指可数,但都和咱们在地牢中听到的那个声音不一样!难道宁德郡王的师父乃是一位久居世外的隐士高人?”

    “若果真如此的话,战胜宁德郡王就更加困难了!”

    梁牧听出钟离潜的弦外之音,也很是苦恼,接着道:“我还有一点担心的是,那人若真是宁德郡王的师父,那么宁德郡王所设的这些陷阱机关,一定也是得到了他的指点,他的心思是不是比宁德郡王还要歹毒?他们还会设下什么样的圈套对付我们?”

    “你觉得他们就是针对我们?”

    “我刚才细想了想昨夜的经过,就有此觉察!师兄你看,如今江湖上最出类拔萃,而又与朝廷有很深渊源的,只有昆仑、崆峒两大门派!这两大门派又是势不两立的仇家,只要有人能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挑起这两大门派的争斗!

    “到时候,两大门派先斗个你死我活,支持朝廷的势力必然大减,而当今万岁——说得轻薄点,也不是什么真正有威势的君王——他能坐上皇位,无非是靠着先帝当年打下的基业,和朝中那些忠心耿耿的老臣们的支持。这些臣子中,就有昆仑和崆峒中人,必然唯两派掌门之命是从!如此一来,两派内讧,一定会引起朝廷内乱,到时候,就有人会站出来,以清君侧为名,狠狠的铲除两派的势力,培植他们自己的党羽,接着,他们就会架空皇帝,然后——师兄也应该明白,昆仑、崆峒两派建立非是易事,可要是拆起台来,就很简单了!”

    “师弟所言极是!我们两派乱了阵脚,朝中自然会跟着乱起来,有人浑水摸鱼,坐收渔翁之利,是必然的事情!昨晚在宁德郡王的府中,我也仔细看过地牢的布置——那草庐之类的布置,分明是有所指——宅院在卦为震,以正东为正位——可是却建在西南坤位之上,坤位在地理上却是宫阙、郡国所属,坤为土,当以离位为旺相之位,却偏偏震木临之,就有以木克土之嫌,宁德郡王想要夺嗣之心,昭然若揭!”

    “那卧牛、睡犬和觅食之锦鸡,又做何解释?”

    “呵呵,牛在五行之中,亦属坤位,但在示意之上,却又有迟滞之说,卧牛即是图谋心腹之事不可操之过急的意思,身处西南正位,却是正逢其时!犬本守卫门户之类,如今却睡卧不起,可见门前空虚,正是趁虚而入之机,其中所指,定是说当今万岁虽然位及九五之尊,身边却没有一个可以托付大事的忠心臣子!至于那锦鸡么——”

    钟离潜略略迟疑了一下,才道:“似乎是说……这个我还没有参透!师弟,你说,这和宁德郡王曾经随父母被贬出京城的事情有没有牵扯?”

    “那件事么?我也听父亲提起过,可是当年先帝已是手下留情,若是按照我朝惯例,宁德郡王的反叛之罪,需要满门抄斩的!先帝怜悯他们父子一时糊涂,法外开恩,只是将郡王贬到了千里之外的塞外,但也只是让他们苦熬了十年而已!十年之后,先帝就重新把他们召回京城,赐还封号了,这不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吗?”

    梁牧停了一停,又说道:“如今想来,那几个失踪的王府仆人,一定是宁德郡王建成地牢之后,为了验证地牢的效果,而故意为之的失踪案件。他就是想试一试,自己的设计到底有没有用!”

    “的确如此!”

    钟离潜点了点头,“而且我还听说,宁德郡王曾经派使臣去给玉虚宫和凌霄谷下过请帖,想拉拢昆仑大主和我们的师父为他效力,但是都被拒绝了!这可能就是他为什么要设计挑起两派争斗的最大原因:有我们两派辅佐朝廷,他争夺帝位的计划就会延迟!”

    “他之所以留着凌小姐,也是为了让凌小姐给两派带个口信——凌霄谷的弟子杀了玉虚宫的弟子,而且是玉虚宫的少主——这个仇,昆仑大主怎能不报?”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