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四章:愿为君赴死

章节字数:2044  更新时间:19-06-24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行远很早就起来,唤醒了陆非,和他一起离开了藏身的破庙。行远告诉陆非,他要带他去一个非常美的地方,他会在那里,告诉他一个惊天的秘密。

    陆非其实是没什么兴致听他说“惊天秘密”的,他的心思全在如何帮助行远化解这场不可避免的危机之上。但是行远却突然变得异常温柔,他似乎要把所有的柔情都用在这三天里,用在陆非的身上,所以他温言软语,百般劝慰,终于打动了陆非,同意与他一起去看看那个非常美丽的地方。

    两人走了半个多时辰,终于来到了行远所说的那个地方,令陆非感到惊奇的是,那个地方居然就藏在凤凰台中。

    那次为救璎珞,陆非曾经来过凤凰台,可是当时只顾了搭救璎珞,对于凤凰台周围的环境并没有过多留意,只觉这里山高路险,林木丰茂,山中既有清泉叮咚,又有野花遍地,虽说景致清雅,却也与那些灵山秀水没什么区别。

    可是这次,陆非却被行远引着,来到了凤凰台深处,这里的景色,与其它地方的山景相比,俨然不同,仿佛世外仙苑一般,令人抚掌叫绝。

    陆非一直觉得,美丽的景色与悦耳动听的音乐一样,都是能令人产生陶醉而又愉悦心情的存在,只是一个是自然的妙笔,一个是人工的拨弄,今天所到之处,一见那美好的风光,陆非的心便如听到绝妙的琴音一般,顿时神清气爽起来。

    这是一座隐藏在凤凰台深处的地方,近处是竹篱茅舍,远处是山水相依,一道银链般的瀑布从天而降,落到山下的小石潭中,宛如银龙入水,溅起一颗颗圆润明珠,四散于清幽澄澈的潭水之中,生生不息。

    潭边不远处,是一间小巧的凉亭,翠竹搭就,虽然简陋,却也能在其中听风赏雨,望月观雪,看春花秋草,冬日残阳,夏夜寒星,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行远领着陆非,穿过竹篱,进了茅舍,里面却又别有洞天:屋子不大,内外两间,勉强能容三四人日常居住,却都收拾得极为干净整齐,窗明几净。外面房中设着暖榻,应是会客所用,里面房中却是一间书房,窗下书案上,摆着文房四宝;身后一张宽大床帐,金钩垂流苏,玉炉焚香霭,床上铺着五色团龙锦被,绣龙枕,枕旁单放着一个锦匣,用一只玉锁锁着。

    再看墙上,三面书架,全都摆放着各种书籍,经史子集,一应俱全,其中尤以兵法为最。

    陆非看房中行住坐卧之物,全都绣着龙,不禁暗想道:这里满目雕龙绣凤,难不成竟是皇家的私宅?

    行远看出陆非心中纳闷,不觉笑道:“你即便猜对了一半,也猜不出这屋子的主人到底是谁!”

    “你。。。。。。就是要告诉我这个秘密吗?”

    行远望着陆非,点了点头,用很轻松的语调说道:“这是先皇特意赐给我父亲的私宅!”

    “可是。。。。。。”

    陆非想起听说过的关于行远的父亲罗青鸾与先皇的往事,虽然至今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极为肯定的,那就是罗青鸾享受到的皇家宠幸,绝非一般将相之家可比,罗青鸾的王府也必定富丽堂皇到极点。既然如此,先皇又为什么给罗青鸾在这样一个远离人烟的地方建造如此简陋的住宅呢?莫非。。。。。。

    莫非这里是两人私会的地方?

    陆非压住心头的疑问,只拿眼神询问着行远。

    行远没有先回答陆非的疑问,而是反问道:“你可知我为什么拼死也要保护当今万岁?又为何本已身在世外,却仍旧接受朝廷的诏令,为朝廷效命?”

    “不是因为你父亲和先皇是。。。。。。是莫逆之交么?”

    “是。”

    行远此时已不避讳对陆非说起父亲和先皇的往事,“这的确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但是还有一个缘故,比这个重要得多!”

    “那是什么原因?”

    行远望着陆非正欲开口,目光却在转瞬之间,正碰上陆非那双亮晶晶的眸子,那眸中眼波流转,宛如藏着两汪清澈见底的山泉,纯净无暇,又带着几缕深深的眷恋之情,仿佛要将这一刻,永远印在心中似的。

    行远见此情景,心中微微叹息一声,竟突然想道:我与他虽然相识不久,却已经历各种劫难,算得上生死之交,我若在武林大会之前将自己的身世和盘托出,他必然更加不许我插手此事,倒不如。。。。。。

    心念一动,便想刹住话头,不料陆非早已洞悉他心中所想,不禁笑道:“你若是不信我,大可不必再说!”

    “岂是不信?”

    行远道:“我是。。。。。。你叫我怎么说才是?”

    “若是不可说,我又怎能强迫你说?”

    陆非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全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道:“只是,有一件事你须知晓,不管你是谁,在我心中,永远只是你!你一心要与幽州王抗衡,我也只能依你,可要不要你独自担负这重担,也只能依我!”

    “你。。。。。。这又何苦?”

    行远听出陆非话中决绝之情,忙转过脸去不再看他的眼神,口中兀自喃喃道:“欠你这份情,我又如何还得起?”

    “不用你还!”

    陆非第一次正正经经的冲着行远打了个稽首,微笑道:“三世因果,若是我真的能为你做些什么,必是前缘已定,何必再说什么欠不欠,还不还的蠢话!”

    陆非说这话的时候,眼前忽然闪过当年他与陶瀛凯一起出生入死时的记忆片段,陶瀛凯为了他也会罔顾生死,他又何尝不会。。。。。。

    陆非的心中忽然升起一种欲望,一种愿意为行远去殉难的欲望,那欲望随着陆非越来越激动的心情,变得越来越强烈,就像一层层的汹涌波涛,不断地推动着他几乎就要失去的理智。

    假如幽州王在武林大会之前,突然暴病身亡了呢?

    陆非的眼睛猛地瞪大——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对!现在也不晚啊!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