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八七章:夜会幽州王

章节字数:2834  更新时间:19-06-26 08: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爷,小湘王求见。”

    侍卫拿着拜帖站在幽州王的书房门口,并不敢抬头向灯火通明的书房里张望。

    幽州王正在书案上写着什么,听到回禀,手中的毛笔笔端一顿,似乎是没想到小湘王会在这夜色深沉的时候来拜会他。少顷,他放下笔,一边起身一边道:“有请。”

    说着话,披起搭在门口的一领披风,便走出门去,立在天井之下静静等候。

    他已约略猜测出小湘王此次拜访的目的,不觉好笑的想:这小湘王也忒天真了些,莫非他还以为凭借他皇亲国戚的身份,能让我放行远一马么?

    不待他细想,小湘王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院落之中。

    陆非今天穿了一件青布薄棉袍,外面裹着青布的披风,站在夜色之中,一动不动的,好像已经和夜色混为了一体。

    幽州王打发侍卫下去沏茶,然后拱手道:“殿下一向安好?”

    陆非扫了幽州王一眼,微笑还礼道:“有劳王爷动问,小王还好。只是回来之后,杂事甚多,今晚才得空拜见王爷,请恕小王失礼。”

    “该是微臣去拜见殿下才对,殿下如此说法,难不成是埋怨微臣未尽地主之谊么?”

    “岂敢岂敢。”

    陆非继续保持着甜美的微笑,道“逢此多事之秋,王爷为国家社稷,日夜操劳,小王只恨无力相助,又怎敢挑剔王爷?”

    幽州王笑而不语,伸手携住陆非的手腕,将他让进了书房道:“你我虽名为君臣,实在如同手足相仿,殿下何必如此客套。”

    他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滑过陆非的衣袖,差点摸到陆非藏在袖中的匕首,吓得陆非连忙一撤胳膊,道:“王爷请。”

    幽州王暗暗冷笑一声,再次抓住陆非的手腕,“殿下请——”

    书房中虽然灯火明亮,却空荡荡的,除了幽州王自己,再无旁人,陆非一见,心中顿时喜不自禁:看来这个机会是最好的了!

    “殿下,你夤夜前来,恐怕不只是为了和我报个平安吧?”

    幽州王掩上书房门,回身盯住陆非的眼神忽然变了,变得就像一只看着猎物逐渐靠近自己的恶狼一样,既刁钻又险恶,不容陆非有丝毫的退守之机。

    陆非心中一凛,反问道:“那王爷认为我是为什么而来?”

    “殿下的心思,微臣不敢妄自猜测,不过只有一件,若是殿下是为了行远之事而来,恐怕就要失望了!”

    幽州王单刀直入的把陆非还没张开的嘴给堵上了,陆非倒也不觉得意外,在幽州王府住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对幽州王的性格已经非常了解,幽州王虽然平日看上去温文尔雅,可一旦认真起来,那种狠毒强硬的态度也是无人能匹敌的。

    在这一点上,陆非觉得他和行远倒真是相像,只不过行远往往能将心中的狠毒强硬压制下去,不令自己失去理智,而幽州王却有种既然“疯了”,就干脆“疯”到底的偏执。

    “哎呀!这就不凑巧了——”

    陆非故意装作很无奈的样子,神情中却透着“既然你都猜到了,我也懒得和你绕圈子”的轻佻之色,似乎他面对的不是心狠手辣的幽州王,而是猫爪下的一只小老鼠——成心要惹怒幽州王——那种轻蔑与慵懒足以引起幽州王的厌恶,“可我偏偏就是因为行远才来的。”

    “不可能!”

    幽州王的嘴角撇了一下,讥诮之情溢于言表,“我若是想放过他,又何须费这么大的力气套住他?我和先父苦心经营几十年,为的就是有朝一日为我的族人报仇雪恨!”

    “那和行远有什么关系?”

    “有行远在,会牵制住我!我不想功亏一篑!”

    “你知道无论怎样行远也不会离开中原的。”

    “所以我才要他成为中原武林的众矢之的!我满可以趁他不备的时候,把他绑回我的部落,可是那样的话,他还是会回来跟我捣乱,只有让他在中原无处存身,他才会乖乖的待在多伦部落。我这也是为了他着想。”

    “中原皇室对你父子兄弟素来不薄,你为何如此薄情寡义?”

    “哼!要是一个入侵者把你的家乡,把你的族人,把你最爱的一切都毁掉了,他就算又把无限的荣耀放到你面前,能扑灭你内心的仇恨之火吗?”

    “你说什么?”

    “你不知道!行远也不知道,甚至是当今皇帝都不知道,当年多伦部落与中原一战,多伦部落到底经受了多少血雨腥风!十二个部落的首领全部战死沙场,十二个部落的族人死伤得只剩下几百人!他们抢走了我们的一切,还放火烧毁了所有部落!可是,可是你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吗?”

    幽州王说到此处,已是咬牙切齿,“就为了得到我的叔父罗青鸾!”

    “什么?什么?”

    陆非以为自己没听清楚,连声问道:“为了行远的父亲?”

    “怎么?行远没有对你说过这件事吗?看来,他是不想让你掺和这些陈年烂事啊!”

    幽州王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你还记得我曾经对你说过,我叔父是被先皇赐死的往事么?”

    陆非点了点头,“难道其中另有隐情?”

    “对!我的叔父其实并不是多伦部落的人!”

    “啊?”

    “他是——先皇的——亲兄弟!”

    陆非险些坐到地上,这突如其来的爆料让他直愣愣的呆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道:“到底,到底哪个版本是真的?”

    “这次是真的!”

    行远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随着声音,行远推开书房门,稳稳地走了进来。

    “行远!你。。。。。。我怎么也没瞒过你!”

    陆非小声嘀咕道,幽州王却一副安之若素的表情,似乎行远没有跟踪陆非他才惊讶似的。

    “几十年前,中原曾经和多伦部落有过一场大战,那次,中原大败,随同皇帝撤退的还有很多妃嫔,其中就有我叔父的母亲,她当时是中原皇帝最宠爱的妃子。在乱军中,她和护驾的侍卫走散,被多伦部落抓到,后来,因为容貌出众,人又很柔顺,便被赏赐给了我叔父的父亲,我的四叔祖做侍妾。那时候,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又怀了中原皇帝的骨肉,我叔父降生的时候,我的四叔祖见他品貌出众,还很开心,对叔父格外疼爱。他给我叔父找了很多出色的老师,教他文韬武略,我叔父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是多伦部落闻名的勇士了。

    “后来,时为皇子的先皇为了报仇,率领大军再次攻打多伦部落,那一次,在战场上,他领教了我叔父的厉害,对我叔父赞叹不已,而跟随他的几位老臣却说,我叔父不像多伦部落的人,倒像在乱军中失散的先皇的母亲俞贵妃。俞贵妃本是先皇的亲生母亲,这样一来,先皇自然要用尽心机打听我叔父的各种来历,直到他得知我叔父的母亲就是俞贵妃,他也终于明白了,我叔父本是中原人,而且是他的同胞兄弟。

    “他劝我叔父回到中原,可我叔父难忘多伦部落的养育之恩,始终不愿答应,直到先皇设计把我们父子和我叔父围困起来,又攻占了多伦部落,威逼我们投降,我们才不得不答应!当时,我和父亲本想自刎殉国,可是叔父说,多伦部落已经损失惨重,若是我们再死去,估计就再也没人能复兴多伦部落了。

    “所以我们就定下了‘卧薪尝胆’之计,暂且委曲求全,投降中原,然后——”

    “原来这个计划你们已经筹谋了这么久?但是,先皇确实对你父子叔侄宠爱有加呀!”

    “那又怎样?该还的总是要还的,我多伦十二个部落的生灵难道就白死了吗?”

    “杀了报仇,报仇再杀,然后再报。。。。。。师兄,这生死循环,杀生酬业,就不能到你我为止么?”

    行远直到此时,仍旧对幽州王抱有一线希望,他希望幽州王摒弃前嫌,再不要挑起战乱了。

    “你明知战乱一起,必定生灵涂炭,不管是多伦部落,还是中原,都要再受劫难,却为何还是一意孤行?”

    “你还用问我么?”

    幽州王目光如刃,直刺行远的双眸,“我父亲和我当年对着多伦部落的列祖列宗发过重誓:不扫灭中原,为多伦部落报仇,誓不为人!再说,你的父亲,我的叔父也没有忘记过这个誓言,要不是。。。。。。”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