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落幕(六)

章节字数:2827  更新时间:19-07-10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幽州王被宏妙禅师收服,宁德郡王和陈皇后死了,随后而来的多伦哲丹与行远等人率军在幽州城外展开了一场大战,战事一直持续到新年前后才结束,多伦哲丹部落迫于中原兵力的威胁,终于决定退兵。京兆郡王和行远、梁牧代表朝廷与多伦部落签下了停战协议,多伦部落再次成为了中原的属地!

    昆仑大主和凌霄谷主分别拿到了属于他们的东西:原来先帝曾经在尚未登基的时候,对辅佐他的昆仑大主和凌霄谷主承诺过,若是他能如愿登基,就将收藏在香荫国的财宝分赏给昆仑和崆峒,作为两位有功之臣功成身退后的赏赐。谁知先皇登基后,却将这件事情丢到了脑后,再未提起,所以昆仑大主和凌霄谷主才决定铤而走险,准备借武林大会之机向当今万岁讨还这份封赏。

    好在当今万岁明白“父债子偿”的道理,也明白安抚两位曾经的朝中权臣对于他稳定朝纲的重要性,所以非常痛快的就把那份封赏还给了两人,两人本来就无意与朝廷作对,如今得了自己所需之物,乐得全身而退,各自回山去做逍遥神仙。

    所有的问题似乎都解决了,除了陆非和行远、梁牧和璎珞以及林玉轩和小湘王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陆非也渐渐明白了当初从林汐等人口中所说的那个关于公侯与小湘王之间的传闻真相:十有八九是行远一直在冒充幽州王的身份,和自己所爱之人终老百年了!

    但是,既然是自己的游魂穿越回了那个朝代,又与行远相识相爱,那历史上曾经真的与行远相守一生的那个人的游魂又去了哪里?

    陆非想:现在,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应该把行远还给真正爱他的那个人!

    但是行远并不想做什么幽州王,尽管京兆郡王私下里劝说他最好随遇而安,可他究竟对官场王权没有什么兴趣,于是便提出辞官归隐的请求。

    京兆王见他去意已决,不能挽留,只好对他说出了另一件事:为小湘王借魂那天,他其实也是在场的。

    行远根本无意再听这些无稽之谈,他知道,从认识陆非那天开始,自己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好了,他只要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行了,至于借魂,与他何干?

    但是陆非却对京兆王的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假若京兆王当时也在场的话,那他一定知道那个真正的游魂去了哪里!

    京兆王对于陆非提出的要找到另一个“自己”的想法感到十分奇怪。

    “你与行远历尽千辛万苦才得今日团聚,你又为何非要把他送回原来那人身边?”

    “因为我只是误闯入那人身体里的一缕幽魂而已,我不过是代替他在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如今我该离开了,自然要把他完整的归还给行远啊!”

    “你的意思是,要召回那个魂魄?”

    “对呀,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就不能——再赖着不走了——何况,我也有自己喜欢的人在等着我回去!”

    “若是我告诉你,那缕魂魄已经消散了,你当如何?”

    京兆郡王实在不愿把这个消息告诉陆非,可是若是不告诉他的话,他一旦离开现在的身体,这具躯壳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什么?什么意思?王爷,你的意思是——”

    陆非第一次感到自己好像犯下了杀人的罪过。

    “那次借魂并不是特别成功,借来的三魂七魄有一些到了小湘王身体里,还有一些留了下来,剩下的因为被你的魂魄占据了地方,就散落在了虚空之下,若是经过七七四十九天,仍旧没有找到落脚之身的话,就只能魂飞魄散了!”

    “就是说,如果我离开了,这个人必死无疑?”

    陆非心头一阵发紧,转过脸来看了看行远。

    此刻他们正坐在瑶池顶,这里有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在微风吹拂下泛起了点点金波,潭边的花草树木已经因为严冬的来临,被一场皑皑白雪遮盖住了往日热闹多彩的景致。

    我若离去,那人便只能死了,可我若不离去的话,沐凡岂不要等我到死?

    他觉得头脑中混乱异常:这不应该的,不应该的,如果我是在千年之后穿越回去与行远了结前缘的,那个传说又该怎样解释?

    沐凡,沐凡,你快点救救我,快点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佩,陆非,别忘了那玉佩!”

    恍惚之间,罗沐凡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起,虽然遥远,却清晰如常。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行远忽然起身,向着陆非和京兆王走来,他走得十分安稳,似乎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结局一般。

    “是你,把幻象当成了真的!”

    他终于走到了陆非面前,“你是假的,我也是假的,他们所有人,都是假的!”

    说着,行远抬手指了指那汪潭水,往日平静的潭水不知为什么突然起了很大的震动,行远低头看着那不断震动的水波,对陆非道:“这里的一切,都将被它淹没!”

    行远说着,将几枚玉佩一起投入潭水之中,陆非认得,那几枚玉佩,正是宁德郡王、小湘王和昆仑大主手中的玉佩,还有一枚——竟然是在京兆王手中出现的!

    “这是开启潭水的钥匙!”

    京兆王终于说了实话:“我朝自开创基业以来,历代帝王为了巩固帝业,都有在昆仑、崆峒、翠云峰、孔雀台祭祀天地的习俗,玉虚宫中玉,凌霄谷底精,还有这‘闲是闲非’玉佩,则是镇守几座山峰的宝物!昆仑、崆峒不离不弃,所以才锻造了那副璎珞圈,联结的是崆峒与昆仑的血脉!这就是为什么昆仑大主和凌霄谷主不阻拦梁牧大人和璎珞在一起的原因!而那玉佩,本是四枚,其中两枚在行远的父亲和小湘王手中,另两枚则在我和宏妙禅师手中!

    “若有一天,四枚玉佩齐聚瑶池顶,就是潭水开门的时候!从此以后,天下便战乱不断,永无宁日!”

    “这,这是占卜?还是命中注定?”

    陆非喃喃问道,行远偏过头来望了他一眼,忽然笑起来,这是陆非第一次看到他笑的如此开心和快乐。

    “陆非,我们能穿越千年,相识一场,着实不易。可是,你终究不能久居此地,你我之缘,也早已明了,所以,该是你回去的时候了!”

    “那么你呢?行远,你又该如何?”

    陆非不知为什么,对千年之前的罗沐凡也有了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意,他和千年之后的罗沐凡似乎重叠在了一起,都成为了陆非最依恋的人!

    “你可知道,师父为何不许我遁入空门,却又收我为弟子?”

    行远又看了那震动得越来越厉害的潭水一眼,轻声道:“那是因为,我在舍去身命之前,必须要用佛法伏住心中的嗜血执念!只有伏住嗜血执念,我才能以此身命祭奠潭水,以使天下安宁!”

    “我不相信!”陆非摇头道:“活祭我倒是听说过,但是。。。。。。”

    “陆非,能与你了却前缘,我甚是欢喜,能看到你安然无恙,我也心满意足了!只是,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忘了我!”

    行远说罢,几步上前,纵身跃入了水中!

    “行远——”

    陆非挣脱京兆王拽住他的双手,扑到潭边,大吼道:“你以为你编了一个狗屁理由我就相信了吗?我不信!你赶快给我上来!要不然,我也——”

    “陆非!休要辜负了行远一片苦心!”

    京兆王奔上前来再次扯住陆非的衣襟,“若不如此,你和小湘王还会因为他生生世世纠缠不休!”

    “那就让他来纠缠吧!行远死了,我岂能独自离开?何况千年之后,我还能和他聚首!”

    陆非用力推开京兆王,跟着行远也跳入了潭水之中。

    “行远,千年之前,就让我陪着你生死与共吧!”

    潭水忽然间平复如常,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宁静,陆非眼前的景物逐渐消失,先是远处的群山,然后是山间的白雪,最后,连眼前的潭水都不见了。。。。。。

    迷迷糊糊的,陆非好像呛了一口水,剧烈的咳嗽起来。。。。。。

    “陆非!你醒了?”

    是他!陆非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与千年前毫无区别的声音!心头生起难以言喻的狂喜!他微睁双眼,看到了行远——罗沐凡——活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作者闲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