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七十三章:细说嫁妆有几何

章节字数:3086  更新时间:16-12-19 1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待沐云袖绞干长发,一个人上楼之后,九渊已经回书房休憩了。

    她躺在床上,开始每日的身体检查。

    ‘小八,今日毒素可有增加’

    【开启检查装置,今日宿主身体摄入的醉生梦死毒素量,是以前每日的三倍。】

    三倍?

    难道是要补上这三天没下上的量?

    看来前两日毒素没有增加,并不是害她之人放弃了,而是无法在凤渊王府行事。

    。。。。。。。。。。

    璃王府主院

    沐云瑞忍着胸前轻微的疼痛,柔声细语对坐在床边看书的白衣男子说:“夫君,该休息了。”

    风陌璃轻轻翻了一页,头也不抬的说:“今日沐云袖可有看到你的伤口?”

    沐云瑞扯着白衣袖口的的手顿了一下,娇声道:“看到了,哼!那个贱女人居然敢让我给她下跪行礼,简直是在做梦!”

    风陌璃抬手带出对方手中的衣袖,俊脸微沉:“本王不是跟你说了,这件事不能让外人知道。”

    被男人的动作伤了心,沐云瑞娇美的脸,瞬间有泪珠滑落。

    她抽泣着说:“臣妾也是没办法,依今日的情形,不看到伤口,她是不会罢休的。”

    风陌璃注满深情的凤眼,闪过一丝不耐。

    最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才放下书,上床躺在边上,倾身轻轻拥住她,安慰道:“莫哭了!为夫也是为你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给你下毒的凶手还没找到,万一打草惊蛇,被他们听到了你已经解了毒的风声,再用别的方法害你,怎么办?”

    沐云瑞偏头靠上男人宽阔的胸膛,红唇微扬:“有夫君在,臣妾才不怕呢!”

    风陌璃神情冰冷,语气却带无奈:“你呀!如此不乖,让为夫怎么安心处理公事!”

    沐云瑞轻轻动了一下腰,娇声道:“夫君,天色已晚。”

    风陌璃眼中闪过莫名的幽光,说:“今晚的汤药和伤药,都没放止疼的药材,爱妃的伤口疼吗?”

    沐云瑞点点头,疑惑的问:“很疼啊!为何不放止疼的药材了!”

    风陌璃神色不变的解释:“止疼药材用多了会伤身,为夫还想让爱妃健健康康的陪着我白头到老,便早早的吩咐了太医,回门之后就绝不能再用。”

    甜言蜜语谁都爱听,沐云瑞心中满是欢喜:“夫君说的对!臣妾会尽快养好身体,陪着夫君白头到老。”

    风陌璃抬手拍了拍怀中女子的手:“爱妃快些休息,为夫看着你睡着了,再去书房处理今日宫里人送来的折子。你若是哪里不舒服了,就吩咐丫鬟告诉为夫,为夫会立刻就过来陪你。”

    男人的工作,是女人最大的情敌。

    沐云瑞语带不满的撒娇:“夫君就陪着臣妾休息嘛!折子明日在处理吧!”

    风陌璃再开口,语气中带上了意思不耐,:“不行,折子在明日辰时之前,就得拿给父皇过目。今夜为夫就不在此处扰你安睡了。”

    沐云瑞一听此言,不甘心的闭上了眼睛,说:“那臣妾现在就休息,夫君你要注意身体,莫要累坏了。”

    风陌璃松了一口气,满意的说:“乖!快睡吧!”

    ……

    与此同时,凤都城内其中几座装饰不同的府邸中,不约而同的出现了,几乎相同的场景。

    城南装饰奢华的某处……

    “禀告主子,今日左相府回门宴,风渊王和凤渊王妃同坐一处,相距不足三尺!期间,风渊王还亲自给凤渊王妃夹菜。甚至……,眼神宠溺的看着对方吃下去。”

    。“胡说!南凤国谁人不知,九渊那个怪物是断袖,对女人更是极其厌恶,怎么可能会同坐一处。”

    “主子息怒,属下乃亲眼所见,前去参加回门宴的众人,也都看见了,属下不敢胡言。”

    “看来,沐云袖这个残花败柳,在九渊心中一定是占有极重的分量,来人!”

    “属下在!”

    “这几日,你带人盯紧沐云袖的行踪,找机会试探一番。”

    “属下遵命。”

    城北某个别院……

    “禀告主子,今日左相府回门宴,风渊王和凤渊王妃同坐一处,相距不足三尺!期间,风渊王还亲自给凤渊王妃夹菜。甚至……,眼神宠溺的看着对方吃下去。”

    “哦?既然如此,把那些盯梢的都撤了吧!”

    “属下遵命!”

    某个装饰极其奢华的书房……

    “禀告主子,今日左相府回门宴,风渊王和凤渊王妃同坐一处,相距不足三尺!期间,风渊王还亲自给凤渊王妃夹菜。甚至……,眼神宠溺的看着对方吃下去。”

    “传话给风渊王府暗处的人,再观察一些时日,莫要轻举妄动。”

    “属下遵命!”

    凤都城内,暗中行事的下属们,不时收到或相似的命令,动身执行。

    。。。。。。。。。

    一夜无话,第二日卯时,天还未亮,沐云袖便起身洗漱,开始锻炼身体。

    她本以为自己起的算早的,谁知书房休憩的九渊,已经不见踪影。

    据小槿说,男人五更天便出府进宫议事了。

    先慢跑半个时辰,休息一会再蹲马步半个时辰。

    再次在院中休息时,沐云袖想起一事,开口问相随在身边的青缎:“我的嫁妆是谁在打理?”

    青缎一看到账本,就脑袋打结,闻言赶紧回答:“红绸记性好,心又细,小姐的财物都是由她打理。”

    刚说完这话,就见头系红色绸带的丫鬟,双手捧着擦汗的布巾走了过来。

    待红绸靠近,沐云袖接过布巾,随意的擦了擦脑门上的细汗,问道:“我的嫁妆之中,都有哪些财物?”

    前身嫁给璃王的时候,嫁妆全部交给了璃王府的管家打理。

    沐云袖至今都不知道,她的嫁妆具体都有哪些!

    红绸自从到了云心苑,就直接接手了小姐的财务,对于那些东西,那是张口就来:“小姐带去璃王府的嫁妆,璃王府在小姐回相府后,便如数归还。小姐出嫁那天,左相大人把它们,全都加进了这次的嫁妆单子里。”

    想让小姐知道的清楚些,红绸说的更详细了:“其中房产包括凤都城内大大小小的铺子十二个,分别经营的是古董铺子,笔墨书肆、胭脂水粉店,茶叶行、丝绸布行、成衣鞋袜铺子、绣品行,玉器首饰铺子。这些都是百年以上的老铺子,每月减完各项开销,盈利加一块约有白银五千两。”

    每月什么都不用做就有这么多银子进账?

    听到这里,沐云袖眉头微挑,目露诧异之色:“这么多?”

    红绸点点头,接着说:“城外的六处田庄果园,加一块约有良田千亩。其中小部分田地由下人种植,以便供给相府和将军府的时令果蔬。大部分则租给了离开军队的伤残军户耕种,这些地每年能种两季,夏初和秋后时只收取当时粮产四成的佃租。因收成不定,再加上每年的粮价也略有差异,每季的租金亦是在三百到八百两白银之间。”

    铺子和田地收入的对比太过强烈了。

    沐云袖疑惑了一瞬,便继续听下去。

    “还有一些无法轻易挪动的大件木质家具,璃王府一律兑换成了现银,约有一万八千两。”红绸发现小姐开始对这些感兴趣了,恨不得把嫁妆清单上的东西都说出来。

    “嫁妆清单上其中摆设有,玉如意两柄,铜制腊扦一对,锡制油灯一架,绿意翠竹、石梅花盆景各一盆,大瓷掸瓶、粉彩茶叶罐各一对,白瓷、紫砂、木鱼石茶具各一套……,日用有黄杨木梳六匣,紫檀木梳妆匣一个……,布料衣物有,各色上等丝绸三十六匹,香云纱八匹,各色彩缎、织锦缎各二十匹,各色绢纱十八匹……”

    林林总总,太复杂了。

    沐云袖此时已经听的是耳鸣目涨,头晕眼花。

    她语气虚弱的问,似乎还没说完的红绸:“还有么?”

    红绸舔了舔唇,继续道:“金银首饰有,珊瑚、金银、蜜蜡、沉香朝珠各一盘。金银、青黄白玉各式配饰共计十八件。珍珠翡翠,珊瑚沉香手串各两串。翡翠、象牙、鹿鼓,牛角扳指各两件。赤金镶宝扣一对,白玉鸳鸯扣一对,攒珠累丝蜜蜡松石卦钮六副……。珍珠、白玉长簪……,金银玉镯……,金银珠玉耳环……,珊瑚、青金石坠角……,古玩字画……。”

    红绸一口气说了近五分钟,沐云袖听到这里,眼神已经呈呆滞状。

    “小姐,以上这些有三分之二是当年夫人嫁给相爷的陪嫁,其中三分之一是相爷添进去的。小姐如今的嫁妆总和,还要再加上姑爷送的,一百九十九万两白银,万顷良田,四国国都内两两之数的茶馆布庄,以及老妇人送的五处田庄,和将军府家传的方天画戟。”

    “十六间铺子的掌柜都有送信过来,说之前的账目已经清算完毕,一个月后会送上盈利的银两。因接手时间太短,每月的收益目前还不清楚。不过奴婢觉得,一定不会比嫁妆里的十二间铺子盈利少。五处田庄的收益,据将军府的人说,只能勉强维持庄上仆从的温饱。”

    待红绸说完,沐云袖才想起她问嫁妆的目的:“钱庄的存银有多少?府中现在有多少现银?”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