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七十九章:西街之行有收获(四)

章节字数:3012  更新时间:16-12-25 1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伶香任由自己的思绪,完全沉浸在那天晚上的情景里,想了一下说:“奴婢当时只隐约闻到一股清清淡淡的芬香,夹杂在冷风中。以前和您到青城的时候,奴婢似乎闻到过,感觉有些熟悉,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味道。”

    青城?

    沐云袖挑了挑眉,说:“之后呢?”

    伶香继续诉说那晚的情形:“醒来后,奴婢看见床上的小姐满脸绯红,脑门上全是汗。奴婢给您擦汗的时候,才发现小姐脖子遍布吻痕,床尾和里侧有很多衣物碎片,奴婢捡起来看了一下,都是小姐中衣的颜色料子。您自己却全身光裸的躺在被子里,并且,床单上有落红。”

    衣物碎片?

    落红?

    沐云袖黑线,前身到底睡得是有多死,这么大动静都没醒!

    随即想到一事,她问:“为何我醒来的时候,璃王在!”

    伶香扯了一下嘴角,仿佛是想要苦笑,却半途放弃了,说:“小姐当时很爱璃王吧?”

    当时?

    沐云袖想起脑中的记忆,无法否认:“很爱!”

    伶香依然闭着眼,语气苦涩的说:“奴婢也知道。璃王是奴婢从书房叫来的,奴婢告诉了璃王,小姐对他的感情,求璃王瞒下此事,不要伤了小姐的心。”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发生了这种事,璃王就那么答应你了?”沐云袖听着总觉得有问题,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伶香睫毛微动,似是想要睁开,却又放弃了,哑着嗓子说:“不,是个男人都不会轻易接受此事。是奴婢威胁璃王,奴婢已经把小姐收拾干净了,此事只有奴婢知道,他若是不答应,奴婢就赌上小姐的名声不要,请将军府和相府出面,查出潜入璃王府那人是谁。璃王担心自己的名声受损,这才答应了。奴婢事后想了想,璃王应该是爱着小姐的。他若是真的不愿意,其实可以杀了奴婢,就再也不用担心此事会传出去了。”

    沐云袖一时间默然无语,璃王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

    爱着璃王的‘沐云袖’已经死了!

    她璃王没兴趣,对那个偷走前身第一次的男人,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想通之后,沐云袖神色不变的冷声说:“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伶香没想到,现在的小姐,连这些事都不在意了。

    她睁开眼定定的看着沐云袖,一字一句的说:“小姐还记得您生产那天早上,喝的那碗保胎药吗?”

    终于到正题了?沐云袖点点头,说:“记得!”

    伶香神色坚定,语气平静的说:“是奴婢失职,那个送药的人,不是奴婢。”

    什么?

    沐云袖眼中闪过意思不信:“不是你?怎么可能!”

    伶香轻轻摇了摇头:“真的不是奴婢!奴婢那时孕期反应太过强烈,身体虚弱,功力倒退的很厉害。一时不察,煎药的时候被打晕了。醒来时发现嘴被堵住了,奴婢身上只着中衣,被绑住手脚放在了柴堆里。从缝隙里亲眼看到,那人倒了一包药粉在小姐的保胎药里,穿上了奴婢的衣服。之后不知过了多久,奴婢又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被废去武功,身在出了凤都城的马车上。奴婢想回去找小姐,逃走的时候碰上了山匪。”

    沐云袖想了一下,摇了摇头,慢条斯理的说:“你知道我认不清人脸,如今你到底是不是伶香,我都不能确定,又怎么能判断你说的,是否是事实。”

    伶香之后说出的话,更加不可思议。

    “奴婢八岁的的时候,就开始学着照顾刚出生的婴孩,半年之后,跟随怀着小姐九个月的夫人回相府,等待小姐出生,奴婢是护国公府的人。”

    沐云袖这次真的被惊到了,僵硬的表情差点破功,嗓音直接高了八度:“你说什么?你是护国公府的人?”

    “对!”伶香轻轻点头,紧接着话音一转,说:“小姐怀上孩子之后,很幸福吧?”

    沐云袖默然,她无法违心的说,前身那段时间过得不幸福。

    伶香并不需要她的回答,自顾自的说:“护国公府得到你怀孕的消息之后,老夫人告诉奴婢,小姐的孩子,就是端木家最后的香火,一定不能出任何差错。可是,南凤国皇室血脉,出生之后,身上都有凤形胎记。这个孩子在皇室的眼皮子底下出生,一旦被发现没有胎记,就是混淆皇室血面的杀头之罪,到那时小姐或许罪不至死,小公子却必死无疑。”

    哈!

    这些人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她?

    一个个已知的结论被推翻。

    沐云袖觉得,她此时此刻正置身在一个噩梦中。

    随着伶香的诉说,去揭开掩藏在‘沐云袖’幸福的表象之下,那些触目惊心的事实。

    伶香看着眼神空茫的沐云袖,说:“最后我们想出了一招‘偷龙换凤’。奴婢找机会给璃王下药,以便在小姐生产之前,怀上带有皇室血脉的孩子。再将小姐骗出王府,躲藏起来一两年,等两个孩子长得差不多大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调换。这时小姐再带着孩子出现在众人眼中,小公子就安全了。”

    沐云袖脑子一抽,质问出口:“在你们的计划里,是准备瞒我一辈子么?”

    伶香垂下视线,轻声说:“小姐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过得很幸福!不是么?”

    异想天开!

    编织出来的幸福,真的能长久么?

    沐云袖嗤笑一声,反驳道:“你们真的都觉得,偷偷换了我的孩子,我会不知道?”

    伶香叹息一声,说:“小姐曾和夫人日夜相处,三年不曾有一刻分离,却一次都没把变换了发饰衣物的夫人认出来。小姐和奴婢同吃同睡十几年,奴婢每次换了衣物发饰,小姐同样认不出来。”

    ‘沐云袖’是有多笨?

    记不住脸,还可以记其他特征啊!

    难道脸盲症注定要过着受人摆布,却还不自知的生活?

    她心中突然升起一股郁气,莫名不爽,挑刺似地说:“声音!还有声音!我自己孩子的声音,我一定会记得很清楚。”

    伶香抬起头,眼含深意的看了沐云袖一眼,说:“小姐,伤寒、咳嗽、卡鱼刺或者突然几日发不出声音等等……,都是改变嗓音的借口。”

    沐云袖顿时满头黑线,没想到她们居然想的这么周到。

    她有些言不由衷的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还是即将产子的身体。南凤国就这么大,能藏到那里去?”

    伶香沉默片刻,说出一句听起来很有神棍色彩的话:“总有一些地方,是任由天下人费尽心思,也寻不到的。”

    沐云袖忍不住嘲讽道:“看来你们把所有的后路都安排好了,对么?”

    伶香并不在意她阴晴不定的语气,哑着嗓子轻声说:“是啊!所有的一切的准备好了,只等午时奴婢将小姐带出璃王府,小姐和小公子就彻底安全了。却万万没想到……”

    沐云袖默然,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若是她们的计划成功的话,‘沐云袖’一定还活得好好地吧!

    她也不用再经历,‘穿越古代还外加合魂’这种玄幻的奇事了。

    两人各自沉默了一会,伶香放空脸上的表情,嗓音缥缈的说:“小姐,奴婢把知道的事都说了,您现在杀了奴婢吧!”

    沐云袖暗自翻了个白眼,再开口语气变得柔和:“你跟我回护国公府,到外祖母面前对峙,外祖母承认了,我才能相信你。”

    不知哪一句话,触碰到了女子敏感脆弱的神经。

    伶香眼中的泪水,汹涌而出,顺着脸庞滴滴滑落。

    “哎!你别哭啊!”沐云袖实在是不会安慰哭泣的人,看到伶香的泪水她无奈的发现,她似乎有些相信了伶香的话。

    “小姐不用相信奴婢,您走吧!奴婢没有照顾好小姐,如今武功被废,又身染恶疾,已经没用了,是不会同您回护国公府的。”伶香说完又变成了初见时的模样。

    倚墙瘫坐的女子,双目无神的盯着虚空某处,仿若一具人形木偶。

    “不确定你说的是否属实,我是不会杀你的……”

    “你不去护国公府也行,我安排你去别的地方……”

    沐云袖蹲下身,好说歹说,对方都一点反应也无。

    她无奈之下,出手如电,一掌打昏伶香。抬臂朝两个侍卫的方向,招了招手,

    等到两个侍卫靠近,她看着古铜色肌肤的侍卫,吩咐道:“你先将伶香放进马车,通知车夫把车赶到巷口。”

    “属下遵命!”那侍卫行礼领命之后,一把扛起伶香,便施展轻功,飞驰而去。

    红绸见小姐事情处理完了,开口问:“小姐,我们接下来去哪?”

    沐云袖整理了一下微乱的裙摆,起身抬脚往外边走边说:“去护国公府。”

    弯弯绕绕的小巷中,三人走的不快不慢。

    往日热闹非凡巷口宽广的街道上,本应车来人往,热闹非凡。

    此时却变得寂静无声,人车皆无。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