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章:世事无常意外生(一)

章节字数:3013  更新时间:16-12-26 19: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巷口街道上,两架带有风渊王府标志的马车,似是已经等候多时。

    两车之后,各有一队骑着高头大马的侍卫,守在原地。

    刚走出巷口的沐云袖停下脚步,仔细看了一眼。

    前面这架马车和昨日归宁乘坐的一模一样。

    那架车的车夫,手脚利索的跳下车架,摆好脚踏,小跑过来俯身行礼后,说:“夫人,主子在车内等您。”

    九渊?

    他怎么来了?

    沐云袖楞了一下,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她行至车前,踩着脚踏上车。

    掀开车帘,便见车内的长塌中间,放了一个小桌。

    身穿绯红色长袍,脸带面具的男子,侧坐在一边端茶品茗。

    沐云袖靠近之后,坐在小桌的另一边,端起桌上倒好的茶水,抿了一口。

    感觉嗓音没那么干渴了,她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男人偏头,赤红的双眸微眯,冷眼斜看了一眼对面的小女人。

    白皙修长的手指,放下茶杯,在体积小巧的茶桌上轻轻点了几下。

    “准备去护国公府?”男人樱红水润的双唇开启,似男非女的软语轻诺带着冷意。

    “恩,你找我有事?”说话间,沐云袖自行添了一杯茶。

    男人白玉面具下的眉心微皱,开口,缠绵悱恻的嗓音微微上扬:“堂堂凤渊王妃,成亲后第一次去长辈府上,你就打算一个人?”

    沐云袖小嘴抿了抿,白皙的脸蛋微红,有些尴尬的解释:“昨日没见着外祖母,我有些担心她的身体。今早出门时,突然决定去护国公府看一看她。那时你已经进宫了,我便想着等你哪日有时间了,再同你一起前去拜访。”

    闻言,男人眸中的冷意稍减,嘴角勾起现出一抹笑弧,惑人的嗓音带着戏虐:“爷现在回来了,可否一起同去?”

    沐云袖识相的点头,开口答道:“当然可以!”

    男人满意的收回视线,看着车门,轻声吩咐:“小徐子,去护国公府。”

    似男非女的软语轻诺,声带中似乎带着挑逗,听着像有人在耳边吹了一口气,让人浑身酥麻一片,缠绵悱恻的飘入心底最深处。

    主子心情好的时候,才会用他惑人的嗓音喊出他们的别名。

    门外的车夫小余子松了一口气,语气恭敬的回答:“是!”

    赤色双瞳中的冷意彻底散去,九渊放松身体,侧身斜靠在背后的软垫上,想要闭目养神。

    沐云袖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会男人脸上的白玉面具。

    想起那日在玉兰林中看到他面具下的那张脸,似乎只比别人眉间多了一朵花,肤质更加白皙凝玉了些,同样是一个鼻子两只眼,其他并无不同。

    内心突然升起一丝疑惑,她一时间忽略了自己脸盲的事,清越的嗓音脱口而出,问道:“我觉得你长得不丑啊!为何要时时带着面具?”

    就你那眼神,能看出什么来!

    九渊长睫微掀,瞟了小女人一眼,嗓音慵懒的开口:“爷喜欢~”

    粉嫩的指尖轻轻抖了一下,沐云袖抬臂摸了摸耳朵,默然。

    好奇心要不得!

    这货的声音有毒,听多了,绝对会病入膏肓。

    一路无话,护国公府遥遥在望。

    下了马车,一看到护国公府大门前的布置,沐云袖的心咯噔一声,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护国公府如今虽然无人可承,却还有护国夫人这个一品诰命加身的当家主母坐镇。

    老将军和少将军为南凤国而死,皇家就算只是做做样子,也不会怠慢护国公府的遗孀。

    在‘沐云袖’得记忆中,护国公府在三年前还与以往相比并未有太大改变。

    往日就算不是门庭若市,也绝会不像现在这样。

    眼前的大门紧闭,守卫一个也没有,枯枝落叶散落一地,一看就是有几天没人打扫了。

    门口街道之上的百姓,个个来去匆匆,仿佛眼前的大门内藏有什么洪水猛兽,脸上皆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

    沐云袖此时顾不上车内未下的男人,几步跑到门前拍门。

    嘭嘭嘭!

    后方马车下来的红绸,眼见情况不对,急忙上前一起同拍。

    嘭嘭嘭!

    “护国公府闭门谢客,还望诸位自行回返!”好半响,门内传来了一声老妇人的声音。

    听出是熟悉的声音,红绸双目一亮,扬声道:“余嬷嬷,小姐带表姑爷回来看老夫人了!”

    没想到,门内的余嬷嬷听了这话反而一阵沉默。

    沐云袖和红绸相视一眼,两人便面相觑,心中不好的预感的更甚。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门内响起了取闩的声音。

    余嬷嬷打开大门并未出府迎接,只站在门边垂首轻言:“袖姐儿……”

    开门之人的衣着打扮映入眼帘的那一瞬间,沐云袖只觉自己的心肝疼的发抖。

    她厉声道:“快说!你这一身穿着打扮是怎么回事?”

    余嬷嬷眼中带泪,朝她身后看了看,说:“还请袖姐儿先带表少姑爷进府,老奴再行禀告。”

    姗姗来迟的九渊,看到门内老妇身上的打扮,正要踏上正门台阶的脚步一顿,收回站定。

    “青冥~”一声轻唤,抬手间,他便拉开了身上绯红色外袍的腰带。

    突然出现的黑衣人不言不语,只单膝跪地双手平举,恭敬地接过主子脱下的绯色外袍及发带,便又闪身消失在众人视线内。

    “进去吧!”九渊眼含深意的看了目光呆滞的小女人一眼,抬脚身着雪白色中衣,长发未束一步一步往里走。

    三人方一进入将军府,余嬷嬷就再次把大门关上,插上门闩。

    老妇人是在外祖母身边伺候的老人。

    在如今的将军府,出事后有资格让她穿麻戴孝的人只有一个。

    沐云袖看着老妇人披麻戴孝的打扮,身体里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烤着心肝,疼的一步也走不下去。

    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呼出,压下内心的恐慌,沉声道:“说吧!”

    余嬷嬷跪地俯身,悲痛欲绝道:“袖姐儿,老夫人去了……”

    沐云袖只觉眼前一黑,记忆里,前身和外祖母相处的情景,纷纷在脑中浮现。

    “袖儿,来让姥姥抱抱,几日未见,想姥姥了没?姥姥可是天天都在想你呦!……”

    “袖儿啊!今后端木家就只剩我们祖孙俩相依为命了!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长大啊!……”

    “袖儿莫要怪姥姥心狠,姥姥知道教你习武,会让你一个女儿身吃尽苦头。可是咱们端木家代代单传,这一代好不容易儿女成双,多了你母亲这个女儿,如今却又剩了你一根独苗苗,方天画戟除你之外已经无人可传。姥姥实在是不能依着自己心疼你的私心,置端木家百年传承而不顾啊!……”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袖儿就要嫁人了,姥姥也老了。……”

    “什么?三年不能相见?你怎地如此糊涂,竟然答应你爹这种事情?姥姥绝不同意!……”

    “袖儿莫哭了,姥姥答应不见你了。不过,你得答应姥姥,这三年你若是受了什么委屈,一定得回来告诉姥姥。姥姥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会帮你出气的!……”

    ……

    【警告!警告!宿主情绪异常,请及时调整。】

    语调没有起伏的的男音,在脑中声声作响,换回了沐云袖涣散的神智。

    她狠狠的摇了摇头,想要甩去脑中那些还在不断浮现的回忆。

    就算心内已经有了猜测,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余嬷嬷说的话。

    一个月前还好好地一个人,怎么会一点预兆都没有,说没就没了呢!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顾不上一同前来的男人,沐云袖一把甩开身边搀扶的红绸,抬脚就往将军府内跑。

    穿过的前门三间厅,正院内的景象刺痛了她的双眼。

    诺大的将军府,屋院行廊众多,却寂静无声,仿若空无一人。

    亭台花木上,都系了一条长短不一的白色䘮布。

    正厅的主厅门大开,被布置成了灵堂,白幡丧幔横挂竖立,入目皆白。

    厅内正中央,只摆放了一口没上棺盖的金丝楠木棺。

    沐云袖脚步不停,跑向正房主寝内。

    进门之后,帷帐之后的主寝南窗下,床上躺着一个身着寿衣的华发妇人。

    四周一盆盆冰块随地摆放,初秋的天气,室内一片冰凉。

    沐云袖头皮一阵发炸,快跑两步扑倒床前查看。

    她仔细的看了床上像是睡着了的人好一会,还是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月前见过的外祖母。

    “老夫人……,你怎么能忍心抛下小姐啊!”在她身后紧紧相随的红绸,看过之后顿时泪如雨下,忍不住跪地失声痛哭。

    沐云袖的思绪停滞了一瞬,慢慢伸出颤抖的双手,拉开床上之人合拢的双手。

    她一手握住那只冰冷的右手,缓缓地抬起,一手轻轻捋下的臂上的衣袖。

    雪白的寿衣衣袖被她往下推,一直到露出肌肤松弛的小臂关节之上。

    没有一丝血色的肘关节之上,赫然有一条约一指长的伤疤。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