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二章:世事无常意外生(三)

章节字数:3011  更新时间:16-12-28 19: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眼看自家小姐就要失去意识昏倒在地,红绸赶紧伸手相扶,口中惊声叫道:“小姐!”

    一阵风吹过,近在咫尺的小姐不见了,红绸吓了一跳,正欲大喊出声,门外却传来一道越来越远的吩咐声。

    “青冥,请太医!”

    红绸急忙追出门外,看到姑爷抱着小姐消失在长廊拐角身影,松了一口气,快步跟上。

    沐云袖恢复意识时,只觉口干舌燥,浑身的酸疼难忍,仿佛全身被重物碾了一遍。

    费尽力气睁开双眼,她看着烛光晃动下,陌生又带着点熟悉的粉色床顶,精神有些恍惚,在心中发问:‘小八,我怎么了?’

    【宿主悲伤过度,严重降低了身体的免疫力,生病了。】

    沐云袖:‘什么病?’

    【高烧九个时辰。】

    十八个小时?

    一个月好吃好喝的养着,她还以为这个身体,已经彻底恢复了健康,

    没想到病来比来如山倒,发个烧就痛苦的像是又死了一回。

    沐云袖轻轻动了一下手指,想要找回身体的控制权。

    准备给她换凉布巾的红绸,发现她醒来惊喜道:“小姐,您总算醒了。”

    沐云袖转了转眼珠子,动了动唇,却因为嗓子太过干渴,没办法发出声音来。

    她感觉脑门一凉,红绸换完布巾便转身,向着门口边走边说:“太医说您醒来就得用药,奴婢这就去取。”

    沐云袖用尽全力抬起手臂,看着红绸的背影,无语凝噎:“……”

    脚步声越来越远,口渴难耐的她,一下从脑袋瓜子凉到了心里。

    红绸踏出寝房,对着外间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男人福了福身,轻声道:“姑爷,小姐醒了,奴婢要去取药,可否劳烦姑爷照看片刻?”

    九渊长睫微掀,露出血色的双眸,视线瞟过眼神闪躲的丫鬟,微微点头。

    红绸如蒙大赦,福了福身,快步离去。

    门外青缎问:“你怎么出来了?小姐醒了?”

    红绸点点头,一把拉住青缎往厨房走,口中小声说道:“是啊!你先跟我来。”

    两人走出寝房一段距离,青缎反应过来抽出手臂,转身想要回去:“小姐身边不能离人,你拉我做什么?”

    红绸急忙说:“你别回去,小姐身边有姑爷在呢!”

    青缎转回身,疑惑的问:“我回不回去跟姑爷在不在有什么关系?”

    红绸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个死脑筋!我们得多多的让小姐和姑爷单独相处,才能培养感情啊!”

    青缎似有所悟,却还是有点担心,问道:“我们这样不好吧!小姐会不会生气?”

    红绸一愣,有些不确定的说:“小姐脾气一直挺好的,应该不会生气吧!”

    青缎一针见血道:“小姐脾气是好,那也因为我们没有触及到她的底线啊!”

    红绸看了看四周,目之所及没发现其他人,才凑近青缎小声说:“姑爷都守了小姐近一天一夜了,才等到小姐醒来,说明姑爷对小姐并不是一点情谊也没有。只是姑爷是断袖,我听说他对府中最喜欢的男宠,也最多只有三个月的热度,不是一个长情的男人。”

    青缎皱眉:“这种事你以后还是不要打听了,妄议主子是非是重罪。”

    红绸满不在乎的点点头,没放在心上,接着道:“小姐是姑爷第一个接触的女人,他对女人的热度会维持多久更加不可预计。我这样做也是希望小姐趁着姑爷的新鲜劲没过,能和姑爷的关系更亲近一点,早日生下姑爷的继承人,这样,以后就算姑爷发现自己更喜欢男人,或是喜新厌旧了,小姐在王府中的地位都不会受到威胁。”

    青缎摇了摇通,一脸不赞成:“小姐若是想和姑爷独处,自会吩咐我们回避,主子的事以后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插手了。”

    红绸拉着青缎的手臂晃了晃,说:“你就跟我去取药吧!小姐若是问起,我们就说护国公府现在空荡荡,三更半夜一个人去厨房有些害怕,两个人结伴一块前往可以壮胆。”

    青缎思索片刻,无奈的点头。

    。。。。。。。。。。

    九渊站起身,长腿跨出,几步就踏入內间寝房。

    一抬头他便看见床上躺着的小女人,伸出了粉嫩的舌尖,舔着有些起皮的双唇。

    脚步一转,他行至桌边倒了一杯水,端了过去。

    沐云袖听到声响,费力的偏了偏头,瞅见男人手上的水杯,眼珠子都转不动了。

    谁知九渊竟无视了小女人看着水杯的炙热目光,径自喝了起来。

    沐云袖失望的收回目光,咽了咽口中的口水。

    血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笑意,九渊抬了抬端杯的手,软语中带着戏虐的问:“想要?”

    要还是不要!这是个问题!

    要吧!目前房中只有两人,喝水就要坐起身,沐云袖现在一丝力气也无,想要喝到那杯水,就需要对方先把她扶起才行。

    不要吧!这种口干到话都说不出来的感觉,实在是让她难以忍受。

    沐云袖纠结半天,口中干渴的感觉战胜了心理上对男人的排斥感。

    看到小女人眼神中的渴望,九渊回身重新倒了一杯来到床边。

    苍白如纸的小脸,几近透明,仿佛一碰就碎的瓷娃娃。一双漆黑的的大眼,透着深深地渴望。

    九渊虽然知道小女人渴望的是他手中的水,可心内还是不由自主的荡起了一抹涟漪。

    他站在床头俯身,伸手放在沐云袖的肩膀上,顿了一下,将她的上半身轻轻扶起,侧身坐在她背后。

    沐云袖后背倚在男人的胸膛上的那一刻,只想狠狠地扇自己一耳光,她后悔了。

    想动一下都不能够,她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想要冲出身体的束缚。

    肌肉痉挛,手脚都在不停地抽动,恶心反胃想吐,冷汗一阵阵往外冒。

    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因素,导致沐云袖此时的情绪特别暴躁,心里极度想要杀了背后的男人。

    这个男人只是在喂你喝水!

    她紧紧地闭上眼双眼,在脑中一遍一遍重复。

    随着温度适宜的水,喝入干渴的口中,顺着喉咙流进身体,她恶劣的情绪得到少许的安抚

    一杯水很快就没了,九渊问:“还要么?”

    沐云袖极力压下心中呕吐的感觉,轻轻摇头。

    九渊起身,轻手将她的身体放回床上躺好。

    沐云袖睁开眼,感激的看了一眼床边的男人,紧抿着的嘴,一个谢字都不敢说。

    她怕她一张嘴,好不容易喝到肚子里的水会被吐出来。

    九渊挑眉不语,转身将茶杯放回桌上,慢步走到床前的榻椅边坐下。

    等到胃中的呕吐感不再难么明显了,沐云袖哑着嗓子轻声开口:“这是哪?外祖母的行丧事宜办的如何了?”

    耳中听到这几不可闻问话,九渊慢声细语的开口:“这里是护国公府你原来的闺房,老夫人已经下葬,前来吊唁的宾客已经在昨晚全部送回。”

    怪不得会感觉眼前装饰物入目皆粉的房间,既陌生又熟悉,原来是前身以前住过的地方。

    虽然只见过一次,但是她能感觉到,外祖母对她是发自内心的疼爱。

    血浓于水,沐云袖不是冷血之人。

    前世父母早逝,又是为救她而死,让她对亲情有着与常人不一样的执着。

    她渴望与亲人间的相处、被亲人疼爱的感觉。

    她想要和这个身体的亲爹多多相处,却因为身体中的毒素来源不明,必须要离开相府。

    她羡慕前身有一个用心疼爱她的外祖母,现在却又彻底失去了外祖母这个亲人。

    忆起以前的事,一阵难以抵挡的悲痛,揉断了她的心肠。

    眼前本就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变得更苍白了,隐隐有着发青的趋势。

    九渊伸手摸了摸近在咫尺的小脸,有些担心的问:“热度比之前低了,你的身体是不是还有不适的地方?”

    沐云袖眼神恍惚的看着眼前的毛手毛脚的男人,想伸手打开对方的动作,却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

    注意力被转移,悲伤的心情被缓解,沐云袖有些不着边际的想:不是说这个男人对女人冷酷无情,近身三尺非死即伤么?现在怎么还在这?

    坐得那么近不说,还对心理上极度排斥男人碰触的她动手动脚!简直神烦!

    身体病重,却还挂心娶她的究竟是谁的外祖母。

    为什么最后想要以死阻止她不幸福的想法,在知道娶她之人是九渊后消失了?

    不但没有阻止,还挨着病痛的折磨,硬是坚持到了她拜堂之后咽下最后一口气。

    外祖母不会不知道,外界关于九渊的传闻。

    外祖母为何会觉得她嫁给九渊就会幸福,宁愿隐瞒亡事,也不愿耽搁他们成亲的时日?

    想起余嬷嬷说过的话,她无视了男人的问题,反而问道:“你认识我外祖父?”

    手下的肌肤顺滑柔嫩,九渊轻轻捏了一下指间的软肉,说:“端木将军用兵如神,乃奇人也。小时候有幸在宫内见过几次,还曾一起探讨过兵法谋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