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三章:世事无常意外生(四)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16-12-29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外祖父活着的时候他才几岁吧?

    感觉到脸被捏了一下,沐云袖暗自翻了个白眼,费力的偏头躲开,问:“你那时多大年纪?”

    九渊收回手,随口道:“六岁!”

    六岁就能和坐上将军之位的人物探讨兵法!

    一边说话,一边全力抵抗着身体上和心理上双重的排斥反应,沐云袖感觉自己快虚脱了。

    她有气无力道:“三更半夜,你怎么会在这里?”

    “爷不想知道你当初为何让爷假娶,亦不管你何时离开。你如今也该明白,爷的身份敏感。如今外人皆知我们是夫妻,你就要在外人眼中在做好一个妻子的本份。当然,爷也会做好为一个夫君该做的事。”九渊修长的身体站的挺直,居高临下的看着沐云袖,铺垫了一长串才语意委婉的回答了她的问题:“妻子病倒了,做夫君的理应相守在她身边。”

    沐云袖默然,这假夫妻的戏码真难把握尺度,前天这货还诬陷她勾引他,今天他倒是演上瘾了!

    一阵热意从下体流出,沐云袖脸色一白,转了转黝黑的眼珠,说:“我现在醒了,你可以离开了?”

    察觉到她的脸色又有异样,空气中隐隐有血腥味飘荡,九渊对着外间说:“青冥,叫太医过来。”

    青冥:“属下遵命。”

    “不……要……!”沐云袖用尽力气出声反对,也没能阻止得了暗处之人领命而去。

    男人赤红的瞳孔内透着一丝担心,口中说道:“身体有何不适就要及时治疗,怎可讳疾忌医!”

    沐云袖急忙接口:“我没事,你叫红绸和青缎过来就好。”

    九渊还未接话,房外便响起年轻男子的声音:“哎呀!是你家主子出事了么?你再急也得让我穿好衣服吧!”

    青冥的声音隐约响起:“主子无事,是夫人!”

    年轻男子语带诧异道:“我不是说过了嘛!只要她天亮之前醒来,便无事了。”

    推门而入的声音传来,沐云袖没有表情的脸更僵硬了,黑白分明的双目中装着满满的羞愤。

    她眼中满是羞意的瞪了男人一眼,偏头移开视线,眼不见为净。

    九渊心头一颤,眯眼看着床上的小女人,赤色的双眸中满是兴味,不知为什么,每次在小女人表情不变脸上,发现隐藏在其中细微的情绪时,他都会感觉到一丝满足。

    明明有两个声音,进入房内的男人却只有一个。

    年轻男人抬脚跨进内室,头也不抬张嘴就问:“王爷大人!你家夫人出了什么事?居然劳烦你三更半夜不睡觉,还派人把我弄醒。”

    九渊快速的放下两头床框上挂着的纱幔,遮住床内的小女人,满眼杀气的看着衣衫不整进入内室的年轻男子,冷声道:“爷要是知道,还要你做什么?”

    正在低头整理衣物的年轻男子,察觉到九渊不同以往的态度,双手微微停顿,抬头看着九渊问:“你怎么了?”

    九渊眯眼,赤红的双目中血色翻滚,一字一顿咬牙切齿道:“裴君寰!”

    “陪君还?陪君欢?呸呸呸!”裴君寰先是疑惑的嘀咕,反应过来哀嚎一声:“王爷大人!算我求你,别叫我的全名!”

    他顺着九渊看过来的视线,目光落在身上停下的双手上,电光火石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两手一阵急动,快速的将外衣拉好,系上腰带。

    听着他们的对话,沐云袖神色不变,眼中荡起一丝笑痕,随即想到即将发生的事,又赶紧闭上眼装睡,以期逃过一劫。

    待到对方衣物穿戴整齐,九渊抬手掀起一角床幔,拉出沐云袖的手臂后放下。

    手臂被男人触碰,沐云袖心中的第一反应就是甩开,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她现在的力气做出的动作,在男人看来,只是眼前肤若凝脂、葱白纤长的手指在间歇性的轻轻弹动。

    “别怕!太医要给你诊脉。”以为她在害怕,九渊轻声安抚,

    哈!

    诊脉?

    对方的手要放在她手腕上半天的那种?

    光是想想,沐云袖脑子就轰的一声像是要爆炸了,全身的细胞开始颤动,肌肉陷入痉挛,露在外面的手臂直接僵硬了。

    握在手中的手臂不再颤抖,九渊满意的转头,看着呆住的男人道:“诊丝!”

    “哦!”裴君寰呆了一下,脸色僵硬的抬手,从袖中甩出一条的红色丝线。

    九渊抬手捏住朝他飞来的丝线一头,将沐云袖的雪白衣袖往上拉起些许,在她露出的一截白皙纤细的皓腕上,缠了一圈手中的红色丝线,系紧之后放开手。

    听到他们的对话,感觉到腕上的动作,沐云袖松了一口气,心中对九渊此时的触碰减少了些许排斥。

    “你……!”裴君寰愣愣的看着九渊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想说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九渊挪动脚步,空出床边的位置,瞟了一眼还在发愣的男人,冷声说:“你就在那里诊吧!”

    裴君寰脑中发懵,伸出三指搭在红线上,机械性的闭眼诊脉。

    脉多显滑象,微有沉细,细细的感觉丝线上反馈的脉象,片刻后,裴君寰睁开眼,说:“伤寒已无大碍,夫人身体本就天葵将至,想必现下天葵以至。体质偏寒的女子天葵临身,腹痛腰酸在所难免,我等回避,叫丫鬟进来便可。”

    九渊疑惑的问:“天葵是什么?”

    完了!沐云袖羞意顿起,生无可恋的看着床顶。

    他居然不知道这个!裴君寰神情呆滞的说:“女人家的月事。”

    话音刚落,红绸推门而入,边走边说:“姑爷,小姐,奴婢将药取来了。”

    九渊自是相信裴君寰的医术,耳尖发红的点点头,弯腰解开沐云袖手腕上的红线。

    裴君寰手一抖,丝线再次收回袖中。

    看到两人,红绸领着青缎准备踏入内室的脚步一顿,侧身让开门路,忙问道:“姑爷,裴太医,小姐是否有碍?”

    走在前方的九渊丝毫见赧色,脚步不停,接口道:“无碍!”

    后方的裴君寰眯眼看着白玉面具后通红的耳朵,抿紧双唇,憋住快要溢出的笑声摇了摇头,紧跟着九渊走出寝房。

    红绸抬首示意青缎关上门,转身快步进入内室,边拉开床上的纱幔,边说:“小姐,该喝药了。”

    沐云袖满头冷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进入内室的青缎看到小姐的面色,吓了一跳,扑过来慌张的问:“小姐,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沐云袖虚弱的动了动嘴,却发不出声音。

    “沐浴?”红绸看着她的唇形,念出这两个字。

    红绸并不知沐云袖的本意,却猛然间想起一事。她抬手一把掀开沐云袖身上的薄被,翻动了一下小姐的腰身。

    果不其然,浅粉色的床单上一抹殷红十分显眼。

    红绸神色为难的说:“小姐,您本就大病未愈,又赶上来月事初临,此时沐浴会伤身体的。”

    沐云袖不为所动,想想伶香和外祖母的作为,再想想每次九渊在时红绸的做法,忍不住心中发寒。

    是不是身边的每个人,只要打着为她好的旗帜,就可以不顾她的意愿擅自决定她的事?

    她眼中带着凉意的看着床边的两人,目光越来越冷。

    青缎首先反应过来,忙说:“奴婢这就去备水。”

    想起小姐以前说过的话,红绸心里一紧,双膝跪地:“小姐息怒,奴婢下次绝不再犯!”

    这一方主仆关系被蒙上一层阴影,暂且不提。

    另一边,裴君寰跟着九渊走进客房,便再也忍不住,一连串嗓音爽朗的大笑声脱口而出:“哈哈哈哈哈……!你居然不知……”

    九渊无视这个总是间歇性犯病的男人,径自走到桌旁木椅边坐下,侧身倒水品茶。

    “哈哈哈哈哈……!”虽然被笑的人也一丝反应也无,裴君寰笑的肚子都抽痛了,还是止不住口中笑声连连发出。

    耳边的噪音扰人心烦,九渊语气不耐道:“爷身边只有男人!”

    裴君寰笑声一顿,哽住了,眼珠子一转恍然大悟道:“也是,大多数女人离你近点,你都会起杀念,不知也正常。”

    提起这茬,九渊疑惑的问:“为什么爷碰了那个女人,不会想杀她?”

    裴君寰闻言抬脚走到九渊对面坐下,唇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挺拔的鼻梁,星剑的眉,看似柔弱的身体却为他增了几分书生气息。

    一双透澈明亮的双眸,此时散发出异样的光芒,他问道:“你说的是沐云袖么?你过碰她几次了?”

    九渊目光闪动,想了一会,嗓音缥缈的说:“四次,小时候那次和刚成亲那次,爷以为是偶然。昨日她昏倒,爷从灵堂将她一路抱回寝房,都没起半点杀念。今日特意又试验了一次,摸了她的脸还捏了捏,才确定爷心中是真的没有一丝想要杀她的欲望。”

    裴君寰深知九渊的避讳,闻言兴致大起,沉思了片刻道:“算上刚才系上红线就是五次咯?近距离接触之下她和别的女人相比,给你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