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八十四章:世事无常意外生(五)

章节字数:3025  更新时间:16-12-29 19: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对于自己的好友兼大夫,九渊一般情况下,都是将心中的感觉和身体反应直言相告。

    他续了一杯茶水端起,轻抿一口,放松身体轻轻靠上在身后木椅的靠背,热气升腾间,深邃的目光藏在袅袅升起的烟气中,不知所踪。

    回忆起和小女人相处的场景,九渊嘴角勾起一抹笑弧,软语轻诺脱口而出:“第一次见面时,她看见爷就会笑的像个傻瓜,眼神却很是懵懂无知。第二次见面,她知道了爷的的身份后,不仅没有恐慌惧怕,厌恶鄙夷。就连看见爷的真面目,眸中依然没有恐惧、惊艳、倾慕、占有、淫欲等等之色,还是一如未知时的懵懂无辜。在她眼里,爷不是‘仙神’鬼面军师凤渊王,亦不是残忍嗜杀,面目异常还断袖的‘妖魔’。爷只是爷自己,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

    一袭纯白色熟布麻衣,遮挡不住男人骨子透出里的优雅尊贵,长及腰部的黑发,松散的拢起一把,放用一根麻绳束缚放在脑后,额前两边,轮廓分明的白玉面具上,两缕逃过一劫的发丝,在长而卷的睫毛前随风轻荡,

    异于常人血色翻滚的双眸,本该让人看着心生惧意,却因为赤色瞳孔中闪现的丝丝柔情,如秋水般荡漾,淡化了双目中的凶戾之气,透出勾人心魂的光芒。如玫瑰花瓣般柔嫩的双唇,嘴角挑起的那一抹弧度,明显带着宠溺之色

    裴君寰看的心中一惊,张口想要调笑一句: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却不忍出声打断难得吐露一次心声的好友。

    九渊本就缥缈的嗓音,因心情放松显得更加惑人心神,他微微停顿了一下,总结道:“她看着爷的目光很纯净,没有半点杂念,身上也没有一丝难以忍受的胭脂水粉味,亦没有气味怪异的体味。反而有一种清淡的玉兰花香,掺杂着一丝优钵昙的花香,闻起来很舒服。看着她时,爷在某个瞬间,还会升起一股难以自制的冲动!”

    裴君寰定了定荡漾的心神,散去脑中的杂念,细细思量。

    两人初见时,他一口咬定九渊碰不得女人是病症,还曾找了一些乔装过得男女试验过。

    那时扮成女人的男人,全部被九渊识破,所有的女人都以失败告终。

    得出的结论是,九渊心思太过敏感,容不得近身的女人有半点杂念,嗅觉异于常人,闻不得她们身上的体味,和半丝胭脂水粉味。

    男人身上若是什么都没有擦抹,九渊倒是不会轻易对他们生出杀念。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本着医者仁心,裴君寰曾问过九渊,就算那些女人近身不得,他避开就行,何必伤人身体和性命。

    九渊的回答是,她们看向他的目光太过肮脏,身上的味道还极度刺鼻,让人不能容忍。

    女子本就的身体柔弱,他心烦意乱之下出手,力道无法控制便有了偏差,出现死伤在所难免。

    裴君寰看着靠椅而坐,身姿冰壶玉衡,气质莫名尊贵的男人,一时无法断言。

    究竟是因为沐云袖从容待人的生活态度,和粉黛不施的生活习惯,刚刚好避开了九渊厌恶之处。

    还是九渊对沐云袖动了心,情人眼里出西施,以至于让九渊在面对沐云袖时,忽略了他对女人的种种厌恶。

    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了,不管是哪种情况,未来沐云袖和九渊的牵绊,只会越来越深。

    裴君寰想到这里,突然觉得一些事,他有必要事先提醒一下好友。

    他抿了抿唇说:“沐云袖身中醉生梦死一事,你是知道的吧?”

    沉浸在回忆里的九渊闻言回神,点了点头说:“爷知道!”睁开眼的一瞬间,赤红的双眸中极快的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

    在男人眼中很难捕捉到他的情绪,裴君寰并未在意,接着说:“那你可知她曾身中寒毒之事?”

    九渊眸色一凝,语带疑惑的说:“寒毒?哪一种?”

    裴君寰神色凝重的说:“不是一种,应是两种!”

    九渊目带诧异道:“你都不能确定?”

    裴君寰点了点头,说:“她中的寒毒,在约两个月内被解。依脉象上的反应,她有体内极少数残余毒素,无法分辨是一种还是两种。”

    九渊点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

    裴君寰接着说道:“按理说,不管她中的是一种还是两种,在没解毒之前她都不可能怀上孩子。”

    九渊眉头轻挑,同样察觉到可疑之处。

    裴君寰略带惊叹的说:“但是她却在一个月前产下一子!若是她体质特殊,又中的是两种相克的寒毒,倒是有极小、极小的可能受孕。”

    九渊抬手端茶轻抿,作倾听状。

    裴君寰遗憾的摇了摇头:“可惜,十月怀胎本就辛苦,孕期母体带毒,胎儿一定会吸收大半毒素。产出之后胎儿体弱,就算及时解毒,也一定会夭折。”

    察觉到好友语中的未尽之意,九渊放下茶杯,直言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裴君寰目带怜悯的看了好友一眼,遗憾的说:“沐云袖体内的寒毒虽解,却多多少少伤了她的根本,再加上残余毒素无法清除,致使沐云袖体寒多病,日后会子嗣艰难。”

    裴君寰说完之后,心中暗自叹息: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堂堂风渊王好不容易娶了一位能碰的女子,却是个不能留后的,真是命运多舛啊!。

    九渊眨了眨眼,终于明白了好友的意图。

    原来这家伙也以为他是真的娶了沐云袖。

    九渊懒得解释,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说:“既然连你都说无法清除,子嗣没有便没有吧!”

    眼看好友一副认命之色,裴君寰看着他,目中的怜悯之色更深了,安慰道:“实在不行,就抱养一个婴孩养在身边,也算是一个可行之法。”

    九渊长睫微垂,遮挡眼中的笑意,话是这么个理,只是,这家伙眼中的怜悯之色,真的是怎么看怎么碍眼。

    殷红的嘴角勾起带出一抹戏虐之色,他说:“抱养孩子的肯定不如亲生的好,若是爷想要子嗣,自会请遍天下名医前来医治残余毒素。”

    这是赤裸裸的被小看了啊!

    砰!

    裴君寰猛地站起身双手拍桌,身体前倾,盛满熊熊怒火的双眼,直直的瞪着好友说:“你是在小瞧我的医术么?你以为能和醉生梦死,同列天下十大奇毒的寒毒的残余毒素,是随便一个大夫就检查的出来!治得了的吗?你知道吗?四国之地,连我在内也就只有四个人,能查出来!可也只是查的出来,想要清除,那就是天方夜谭!”

    哟!

    这就炸毛了?

    这家伙不亏是医痴,一听到关于医术高低的问题就炸毛。

    九渊轻笑一声,摇了摇头,不发一言的笑看好友怒起来就说个没完的模样。

    裴君寰火气更盛,大声道:“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对了?既然你不把我的医术放在眼里,我今天就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你知道十大奇毒的解药需要哪些药材么?哈!不知道吧!本神医告诉你balabalabalabala……”

    呵!这货每次都是只说药名,其余的半点都不透露。他早就能背下来了!九渊闭上双眼,任由好友在耳边说个不停!

    。。。。。。。。。。

    沐云袖全然不知,她已经被自己名义上的夫君,划分在可碰触的范围内。

    她喝完药,就被红绸和青缎抬去沐浴。

    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就算她再怎么不习惯让被人伺候着洗澡,也默默忍了下来。

    只因,她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被男人触碰过,那恶心的触感就会在心头徘徊不去。

    不把全身都洗一下的话,她的身体会一直犯恶心,心理上会陷入惶惶不可终日的焦躁不安中。

    排斥感忍得太久的结果就是,沐浴时沐云袖不停地干呕。

    经过前事,红绸担心的看着呕吐不止的自家小姐,想说什么又不敢随意开口,心里困惑不已:就算是怀孕也不该这么早就有反应吧!

    青缎见过一次小姐这样呕吐的止的情况,这两次却都是在小姐卧病在床时,是以并没有多想。

    看到红绸眼中的犹疑不定,她知道对方又想多了!心太细,想法太多也不是一件好事。

    青缎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她下定决心,像她这样每日练好武功,只需听小姐吩咐办事的做法,一定要长久保持!

    青缎看着沐云袖,漫无边际的想些有的没的,口中说道:“小姐一直干呕,是不是口中残留的药味太重了?奴婢再给您拿些蜜饯,压一压?”

    前身没有这个毛病,实话是肯定不能说的,沐云袖无力地点点头。

    一番折腾,等到满头长发被绞干,外面的天已经微亮了。

    睡是肯定睡不着了,沐云袖喝下红绸喂下的粥食,半靠在在床头闭目养神,以期积攒体力。

    手足无力,做什么都要受人牵制的状态太可怕,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疯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