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片断摘要

章节字数:4835  更新时间:16-09-18 0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已经参加原创大赛,欢迎投PK票,收藏,推荐,礼物什么的都好。

    菠萝菠萝蜜

    灯光下少年细小的绒毛都纤毫毕现,轮廓俊朗的少年神情认真,凤眸狭长,修长的手指很是漂亮。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边云卷云舒,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夜深了,千蝶舞起身掩了窗,起身时腰间流苏依次落下,迈着小碎步走向窗子,也算是迎风摆柳婀娜多姿了,玉隐在外面看的气直了眼,可以啊安浅陌,身材挺火辣的哈,红袖添香夜读书,你倒是真敢想!你最好不要做对不起我的事,不然小爷让你后悔来这世上!

    “披上这个。”刻在骨子里的亲昵不好掩饰,千蝶舞走到安浅陌身旁,“更深露重,披上这个。”安浅陌回头看她一眼,四目相对两情缱绻暧昧陡生,在玉隐的角度来看两个人已经重叠在一起,耳鬓厮磨。

    安浅陌瞬间心惊,赶紧回过头去继续写,玉隐终于忍不住一爪子挠在窗棂上,碎木屑刺入指甲缝中,殷红的血落下来,他却浑然不觉,像是豹子一样的眼神锐利的锁定两人,射出熊熊怒焰。

    #@#######

    #@########

    只对你霸道

    安浅陌刚进去,就被人擒住了手腕,幸好猜到了玉隐会很生气,不然刚才应该直接就本能的反击了。安浅陌还在暗自庆幸,人在空中一阵翻腾,再落下后背一阵剧痛,又反弹到了柔软的床上,玉隐点亮了蜡烛,安浅陌的视线暂时还不能聚焦,这触感,是旁边的小几。

    不记得玉隐有这么大力气,后背肯定淤青了,看着玉隐绝世姿容的冷漠,安浅陌就知道他这回是真的怒了。白皙得让女生都嫉妒的面容,一点樱唇不点而朱,不复以往乖巧至极。这画面居然还很和谐呢,只不过下一秒安浅陌狼狈地坐在床边,气恼非常,这模样带着一点邪气,冷艳非常,令人心悸。

    唇角漾起一抹苦笑,单手支撑着身体,这一瞬间安浅陌眼前一黑,真是低估了玉隐的杀伤力呢,只能说吃醋的力量,“你听我解释。”还是温文如玉的声音,玉隐却置之不理,凶猛地扑过去,有种老鹰逮兔子的即视感。

    管他三七二十一呢,按住了再说。玉隐的决绝让人佩服,在那一瞬间的惊恐,安浅陌举起手来在他身后形成手刀,却看到他微红的眼眶,叹口气放松了绷紧的身体,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萦绕开来。

    下一秒却再次被玉隐的动作惊住,安浅陌羞愤欲绝的护住自己腰间玉带,恼怒喝道,“玉隐,你在做什么?!”玉隐不肯理睬他,手下动作却不肯停滞,直到安浅陌都觉得自己的手指头快被他掰断了,玉隐才放弃。

    原本清澈透明的琉璃眼,如今浅陌一望心惊,玉隐眼中掩着深深的阴霾,神情阴婺像是暴风雨前黑陈的乌云,“玉玉。”话还没出口,就被以吻封缄,准确说玉隐在啃咬他的唇,再加上他手上狂暴的力量,几乎要把他撕扯成碎片。

    浅陌皱眉,只能苦笑,嘲讽的想,果然是他喜欢上的人呢,与众不同,好简单直率粗暴不做作。

    唇齿之间弥漫开血的腥味,原来抵抗的力道似乎也消失了,玉隐慢慢直起身来,看着尸体一样的安浅陌,他红肿的嘴唇,空洞的眼神好像昭示自己方才的暴虐。玉隐咬咬唇,松开对他的束缚退到一边神色仓皇如受了惊吓的小动物。

    安浅陌利落地直起身来不发一词,玉隐坐在床上,一双玉白的脚局促的拧在一起,安浅陌倒是坐在床边没有离开,但是散发出来的生人勿近的气息却完全不像是以往那个自带360度无死角暖风的暖男,现在的他冷俊若上古神邸。

    “哥,”他的眼泪稀里哗啦的掉下来,像是盛夏猝不及防的雨,“哥,我是真的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么?你生我的气了是吗?刚才是我的不对。”知道身后的人又开始扭手指,安浅陌却没有回头去看,他没有生气,他只是非暴力不抵抗,玉隐觉得没意思才能结束这闹剧。

    玉隐把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了他身上,漂亮的碎发散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玉隐紧紧地搂住安浅陌的腰,他真觉得自己快要被勒死了。玉隐眼睛红红的,像只可怜的小兔子,哽咽道,“所以你不要理千蝶舞好不好,你有我就够了。”

    此话一出,安浅陌秒懂,顿时有种五雷轰顶,徒步穿越印度洋海啸的美好感受。或者说他本来也猜到,却没想到影响这么大,玉隐一惯乖巧乐观,这一下却变得这么狠戾,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背后的衣服被泅湿,安浅陌瞬间啼笑皆非,照这样下去,他很快就成了淋了一场雨了,回过头下巴轻触他的发心,柔软的像是人畜无害的小动物。“我没有生气,保证下次不再犯就是了。”玉隐揪着他的衣襟轻声嘀咕道,“早就该这样。”安浅陌轻笑一声,“是啊,不然倒霉的还是我。”玉隐尴尬至极,惨叫一声缩进他怀里再也不肯抬头。

    #@#########

    #@#########

    要浪漫,也要低调的奢华

    “玉隐,”轻声的呼唤像远古而来的呢喃,唤醒了沉醉在精心打造的这场梦幻中的玉隐。流珠缓缓地转身,还没能将星星眼改过来,像是一直懵懂的小动物,云姝就这么看着他坠入猎人的陷阱了。

    烟花在令云身后徐徐绽放,却又在燃尽一昔美丽后,急急坠落宛若暗夜流星。万千华彩,一一渐染,天地为幕,这场绚烂,奢华得好不低调,却比纸醉金迷更动人心。此时不知是什么意头的组合,瑰丽的红、娇嫩的粉、浅棕、新绿被肆意涂抹,这让云姝想到,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挺美的。

    凌风默默地看着安浅陌翩翩而来,笑似春风乍暖,头发飞扬的角度,唇角拉扯的弧度,一切刚刚好。

    而流珠和云姝也是刚到,清新甜美的粉芙蕖和美丽多刺的红蔷薇怎么都是夺人眼球的,安玉隐愤恨地瞪了一眼千蝶舞,流珠走上前来,行动间婀娜多姿,裙摆漾开耳环摇曳闪烁着灯光,姿态完美。虽然一直知道云姝很漂亮,可却还是被惊艳了一下,一直像是仕女图中走下来的云姝,像是画魂受了滋养若娇花照月般明艳动人。

    衣袂翩然如蝶戏花叶间,发尾拂过面颊也似欲语还休。只是流珠奇怪,你们两个就打算一直凝眸睇惜到天荒地老吗?“云姝,”听到凌风这一声呼唤,流珠笑容浅浅刚想搭话,直接被云姝恶狠狠地拽走了。

    天阶夜色凉如水,令云和流珠坐在台阶上,一根接一根的点着仙女棒。星子逡巡在银河的边缘,湛蓝的夜幕美得让人沉醉其中。流珠看着一根根仙女棒燃至最底端,终于露出一个真切的笑意,轻快地转着圈圈,裙摆在空中漾开浪花。

    令云在他们身后默默的注视,湛黑衣衫几乎与天地融为一体,像是一个暗夜里的精灵,举手投足尽是优雅。

    人群散去,玉隐软软地伏在安浅陌肩头,青丝如瀑流泻,安浅陌都能感到他的发丝拂过自己面颊的清凉感。轻轻搂住他的肩膀,安浅陌能看到他脸上满足的笑容,像一只餍足的小兽。

    望望郁闷的凌风,安浅陌决定不再伤害他脆弱的心灵,拍拍玉隐的脑袋上演摸头杀,“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四处飞的流萤闪着银光,像镶在布上的银线。玉隐本来无可无不可任由安浅陌牵引,只是当他踏进玻璃花房的那一瞬间顿时惊呆了。

    如火如荼的红色玫瑰开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光与影的交织变换,却不是烟花那么简单。晓央奔跑起来,前方有藤蔓蜿蜒开来,小小的嫩叶羞怯地探出头来,晓央微笑着想去触碰,结果它像含羞草一样,刚刚被触碰,就缩回去了。玉隐闪神,却看前方出现了更美的场景,那么多蝴蝶,逼真的蝴蝶,可是要逼真的蝴蝶精致多了。

    它们飞舞着将他团团包围,她旋转,有一只绿色的蝴蝶落在他指尖,很乖巧的样子。很快蝴蝶不见了,有一只棕色的小茶杯蹲在草丛里楚楚可怜地看着他,玉隐蹲下身去想要抚摸它的脑袋安慰它,却有瞬间消失。

    “我想为你用光和声效打造一个不一样的玫瑰花房,现在看起来是不是还不错。”玉隐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岂止是不错啊,简直是好极了。

    看着玉隐心满意足的样子,安浅陌宠溺的笑笑,却被玉隐一口咬在嘴上,看着转瞬间和自己分开的玉隐,他不敢皱眉,实施航他大概是明白玉隐想要做什么的。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现在品味着自己嘴里渐渐弥漫开来的血腥味还是有点小难过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玉隐才发现自己和安浅陌组成了个什么造型,他们都是仰躺着的,他的左手和自己的右手相牵举过头顶,他的右手和自己的左手握在一起,交叠在大腿上,看起来就像是一颗心的样子。可是手好酸哦。

    安浅陌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玉隐这认真研究他的样子,长而弯曲的羽睫缓缓颤动着,凝脂一般的脸颊像是涂了淡淡的胭脂一般有点微微的红,一双眼睛像是黑曜石漾在清澈的水晶里,就那么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

    ##########

    瑞脑销金兽,飘飘渺渺的香味中,女子侧着头为自家男人整理衣领,穿着湘色襦裙,缠枝莲纹布满深粉色的小褂,香肩小露,肌肤胜雪。如云墨发披散在肩上,忽闪着眼睛看着自家男人,星光璀璨全聚合在她眼中,妩媚夺人魂魄。

    男子的黑眼圈很厉害,活脱脱一只大熊猫,却还只自顾自摸着女子柔滑细腻的小手道:“何柔荑乃尔?”只此一句,女子便绯红着脸捧着茶偎了过来,男子顺势一揽,乐得温香软玉在怀,倒是快活的紧。

    “陛下,人家要去泡美美的花瓣浴,你在这里等人家。”女子轻轻柔柔的声音绕了几个弯,甜的腻人。男子眼中露出色迷迷的光,想要一起去,可惜起身到一半却又跌落回去,他眼中才出现一丝清明,和惊慌交织在一起。

    见此情况,女子浓密的羽睫若木芙蓉一般合拢了一半,劝慰道,“陛下先暂且休息片刻,无妨的。”她艳红色的指尖在他手心画着圈,弄的他心猿意马的,笑着点点头,放她离去。

    女子翩然起身,赤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更显得一双玉足白皙细腻。想着方才的情景,女子扬起弯弯翘翘的羽睫笑得像只得意的狐狸。

    ¥###

    #########

    曼珠沙华的诱惑

    美丽妖冶一个花季直到荼蘼的那些曼荼罗

    玉隐沮丧的回过头,比了比安浅陌和自己之间的差距,嘟唇道,“可是为什么你比我高这么多。”看着玉隐鲜花般娇嫩的唇在灯光下闪耀光泽,安浅陌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有什么突破理智的闸门冲了出来,垂下头,两个人的影子在墙上重叠在一起,温馨而暧昧。

    玉隐的脸慢慢染上一层薄红,就像是涂了上好的胭脂,像是诱人的食物热腾腾的还散发着香气。安浅陌刚要触碰到这甜美,就被月盈拍了一下后背,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金丝长裙曳过石板,月盈弹了弹淡紫色美丽指甲,珠钗摇曳,金丝错叠的凤簪难精致,将她打扮成一个小淑女,但是这促狭的神色却把这一切毁灭了。

    深紫华衣绣着丝丝蕊蕊绮丽的曼珠沙华,墨发如瀑被斜斜插入的碧玉簪绾了,斜倚一旁描龙画凤的柱子,整个人看起来邪魅风流。

    徐徐睁眼,羽睫震颤,就像是蝴蝶初初落在娇花上,花蕊几乎受不住似的娇怯模样。玉隐睁开眼,纤纤玉指拂过脚腕间的玄铁锁链,玉隐的眼神冷下来,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简直太过分了!

    虽然很气愤,但是玉隐心中其实无比惊慌,他的心像是沉默到了深海底,可是他不应该怀疑安浅陌吧,他不会害他的不是吗,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要先摆脱这种境地。

    沉凝片刻,眸光一厉,眼还定在那条锁链上,手却开始四下摸索。可是越是寻找,玉隐的心越是下沉,整个人都黯淡下去,倏而眼神一亮,摸到自己头上的簪子。

    湛黑的发丝散落肩头,更加映衬出唇瓣一点嫣红,肤若凝脂像是上好的陶瓷染了釉色,多少带了一点妩媚。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单是玉隐还是决定一试,如果他能用簪子撬开这其中的一环,也就等于将它解开了。

    玉隐眼神一厉狠下心来,手腕翻转,金簪划过美丽耀眼的痕迹,直奔玄铁链子而去。快,准,狠,结果。。。几簪子下去,大朵红梅在白皙如玉的肌肤上绽开,像极了美丽妖冶一个花季直到荼蘼的那些曼荼罗。果然是,危险的事情不要试呀。

    玉隐戒备地向里缩缩,抱着自己的膝不肯理睬,浅澈笑着走过去,宽袍缓步如踏云端,站在他身前伸出手来抚上他的脸,细腻光滑的触感比上好的丝缎还要好,“真是个瓷人儿。”

    浅澈的声音和动作一样的轻浮,玉隐心下不快,一巴掌狠狠地拍开了他的手,倔强的眼神就像是被欺负狠了的小兽。浅澈收了笑站到一旁,“性子倒是厉害。”

    #@##########

    #&###########

    月上重火,软嫩Q弹

    他靠近一步,就见玉隐两只柔若无骨莹若白玉的手搂着抱枕当作防御,十足警惕的模样,只好缩回了手。

    玉隐皱皱眉,眼前人一双眼睛像是破碎的星光坠落的湖面,笼罩了一层水雾,微微扁着嘴说不出的脆弱忧伤。他隐约觉得心中一恸,在那一瞬间恨不能伸出手抚平他紧锁的眉头。只看一眼就觉得两人之间有很深的羁绊,想要沦陷在那双深邃如星海的眸子里,可是下一秒却又无从寻思起。

    已经参加原创大赛,欢迎投PK票,收藏,推荐,礼物什么的都好。

    从第二章开始按时间顺序描写。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