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 贵妃醉酒:你说你们两只宠物相煎何急?!

章节字数:2893  更新时间:16-07-05 00: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色渐渐暗下来,月光下鲛人游到岸旁,仰着脸慢慢的得意,果然鲛人容貌绮丽,身形优美,舞姿曼妙,玉隐拍起一片水花,看着他冰蓝色流溢着月芒的尾巴还在骄傲地晃动,安浅陌看看自己被溅湿的衣摆,掀唇笑道,“不错。”

    玉隐笑弯了眼,奕奕然地走上来,“幸好不是云姝,要是云姝肯定会说这个不错,煮东西吃多方便,真是没有情趣的人。”安浅陌笑笑,这个话他不好接茬的,却见一个白白的毛球以光速冲了过来。

    玉隐认出来是雪绒,刚想伸手,雪绒却早就两眼发光,垂涎三尺了,此时见玉隐自动送上门来,哪肯罢休,直接一口咬了上去。安浅陌忍俊不禁的扭过头,果然下一秒玉隐一掌将它劈出三丈远。

    好在玉隐急怒之下仍没妄动法力,还刻意敛了力道,所以雪绒竟没事。“雪绒!”随着这一声惨绝人寰的呼唤,安浅陌再次感觉一阵疾风刮过来,就见流珠一把把雪绒搂在了怀里,那眼神无限哀怨。

    流珠眼冒火花地瞅了瞅玉隐那条冰蓝亮丽的尾巴,愤慨的抱怨道,“你说你们两只宠物相煎何急?!”安浅陌只觉脚跟一软,玉隐的脸色一阵青白,最终拂袖道,“清风吟!”

    流珠没注意,直接被拍飞出去,刚要狼狈的挣扎起来,雪绒却返了水,从她身下挣脱开来,优雅地伸了伸腰,然后迈着步子踩过她的脸。全场震惊,雪绒老实不客气地将方才没来得踏上的左脚也踩了上去,而后以猫科动物独有的神秘风韵开始走秀。

    流珠很愤慨,拽住安浅陌腰间佩剑道,“这个给我使一下。”安浅陌狂山瀑布汗,他可不希望流珠前脚把雪绒宰了,后脚后悔了来抱怨他,于是提醒道,“流珠,你先考虑一下。”流珠叹了一口气,“那行,剑鞘给我使一下!”

    雪绒一直在前面的石头上带着蒙娜丽莎似的微笑回眸一笑百媚生,直到她家主人后知后觉地抄起追寻她时,雪豹才展现了猎豹一般的矫健,开挂似得逃命。

    看着囧囧有神的玉隐,安浅陌在唇角牵起一抹笑意,握住他的手摩挲道,“好了,别失落了,明天是元宵节,我带你溜出去。”玉隐眼底慢慢绽开笑意,像是海滩上的波涛一圈圈潋滟开来,最后使劲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安浅陌看到玉隐,阳光下他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纤毫毕现,着了一身松散的丝质白袍,青丝没有任何束缚地散落肩头,精致的眉眼不似男孩所有。

    一点樱红的唇昭显别样魅惑,美丽的雌雄莫辩,绽放着甜美的笑意,却是无心无意的魅惑。

    终于等到安浅陌,玉隐转转黑耀石般美丽的眼珠子满是期待,安浅陌长臂一舒,夹起悦颜来,足尖一点离地,猛然跃上高处,掠过那树梢。

    呀!玉隐还真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慌,呆萌如受了惊吓的小动物一般,下意识揪紧了安浅陌的衣襟。缓过神来,悦颜恨恨地瞪安浅陌一眼,那个气呼呼的小模样惹得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玉隐努力地哼了一声,不去看他。安浅陌刮刮鼻尖,无比尴尬,好在很快玉隐的心神就被别的事吸引去了,比如说仿佛触手可及的云朵,那么白那么软。又好像那些路过她俩身旁被惊呆得忘了拍翅膀的鸟儿,险些没掉下去后又开始窃窃私语。听着他们各种各样的叫声,玉隐都能猜出他们再说什么。

    咿呀,这俩长得好奇怪呀。

    嗯嗯,飞的方式也和咱们不一样。

    是呀是呀。

    安浅陌正自诧异,忽然感觉怀里那颗脑袋不安分地动了动,疑惑地望过去,却看到一张霞飞两靥的脸和一双晶亮的眸。“还没学轻功吗?”

    玉隐扁扁嘴,低下头去纠结的摆弄着自己的衣服带子,“请你想像一下,我是水里游的好吗,你非要让我在天上飞,是不是有点奇怪。”安浅陌默默垂眸,他这意思就是物种差异了。

    到了令城,看到卖甜酒的,玉隐眼眸一亮,就像是被水润泽过的那些雨花石,十分欢快地扑了上去,捧着碗小心翼翼地舔着。安浅陌摇摇头,顺便给自己也弄了一点,不经意看了一眼玉隐。

    逆光里少年的轮廓十分柔和,清澈的酒夜在他唇角勾出暧昧的痕迹,只这一眼他自带的琉璃酒樽就这样停在半抬的手中。他太痴迷,他几乎贪恋地看着她的容颜,连酒水溢出湿了手都注意不到。

    直到玉隐的胳膊肘碰到他的手,安浅陌才回过神来,就见玉隐软软地往地上倒去,安浅陌心中一惊,看了一眼玉隐原本美丽的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如今迷离的就像是拢了雾气的,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玉隐,”把他纤细的腰肢捧在手里晃了两晃,看着玉隐迷茫的望过来,他无奈道,“玉隐,你该不会是醉了吧?”玉隐几乎不能思考,嘟了粉嫩莹润的唇,无辜道,“不知道。”

    安浅陌郁闷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抱他到青翠的竹林里,刚把玉隐放在地上,他干脆躺在竹子稀疏的草地上,尚未完全枯败的野草在他身下垫了厚厚的一层,临近正午的阳光晒得它们很暖和,躺上去温暖而舒适。

    安浅陌脸上浮现出一抹宠溺的笑,然后收拢衣摆在他身旁坐下,脸上的神情柔和而静谧。安浅陌神情专注盯着他的侧脸,心道难怪玉隐和云姝那么合得来,这酒量一个两个的也是差的要命好不好。

    显然这滋味并不怎么美妙,玉隐轻轻地眨了眨眼,睫毛在阳光的照射下投在他脸上小小的一片阴影,抬起手似乎要抵挡什么,却被安浅陌攥住,玉隐蹙了眉呶呶嘴似乎要抱怨,却有清甜的汁水滴进嘴里。

    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眼前的一切被光晕渲染,都像是用了美图秀秀一样完美的出尘。玉隐在看到安浅陌手心被榨干了的果子时彻底清醒了,“哇塞,自带榨汁功能啊,好厉害。”

    安浅陌只觉黑线如雨落,无奈了一瞬间拎起玉隐去逛街,终于明白男生和女生的区别了,如果是月盈的话,遛他就跟牵条绳子遛狗似的。

    不过下一秒看着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正在吃银耳羹的玉隐,安浅陌默默地把刚才那句话咽掉了,通盆里泡着银耳、茉莉分别用冷水泡发,锅里热气腾腾地煮着一部分。

    青衣的女子纤纤素手,拿着小白瓷勺,依次舀起冰糖、枸杞子、茉莉花和浸泡过的花汁,就像是寥寥几笔勾勒仙气飘渺的画卷,拍了一下玉隐的肩,他倒是很热情,把勺子递到他唇边,“一口。”

    安浅陌别扭地扭开脑袋,奈何某人又给他掰过来了,再次强迫喂食,香甜软糯的银耳羹在嘴里化开,安浅陌迷迷糊糊的想起一个问题,这勺子似乎是玉隐刚才使的那个。

    “味道怎么样?”看着玉隐无比期待,亮晶晶的像条小狗的眼神,安浅陌心软的点点头,内心缺腹诽不已,尝起来更像是女生喜欢的甜品好不好。但是也不知道两人是否太过心有灵犀,玉隐的眼睛梭了一眼旁边的竹罐子,”这两份给流珠和云姝打包带回去。“

    莫名的对玉隐这样在乎别人有些介意,不过安浅陌还是友情提醒了一下,“那你最好也给凌云来一份。”玉隐面露惊恐,“流珠会杀了我的!他们两个那么不对付。”

    安浅陌轻笑出声,“玉隐果然还很单纯呢,没听说过打是亲,骂是爱。”玉隐默默的打了个寒颤,“没听说过,果然女生都是恐怖的生物。”安浅陌耸耸肩,玉隐会这么认为,是因为凌云总是让着流珠的关系吧。

    可是等安浅陌充当架子一个人拎着三份甜酒的时候,忽然恨不得穿越回去掐死自己算了。玉隐持续好奇中,最后捧着爆米花冲到了棉花糖前面,明明一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锅,放进指甲盖那么一点糖晶去,最后却爆出像云朵一样的棉花糖,还有许多种颜色。

    看着粉红浅绿淡紫的各色棉花糖,玉隐挑了一朵粉红色的递到某人嘴边,安浅陌怔怔地低下头,看见他晶亮璀璨满是期待的眼神,怔怔地不知所措,“尝一口嘛。”

    玉隐粉嫩柔软的唇似乎有种独特的魔力吸引他的视线不能移动,反映了半天才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慌忙地低头咬上柔软的云朵,脸颊像是升起了两朵火烧云,一丝清甜在唇齿间融化开来,安浅陌不好意思抬起头来。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