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 可惜再好看也就是条围脖

章节字数:2841  更新时间:16-07-06 0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玉隐不由嘀咕道,“这是好吃还是不好吃呢,”玉隐踮起脚尖来终于够着了,隔着粉红的棉花糖安浅陌猛然瞠大双眼,似乎有烟花在自己脑袋里炸开,耀眼到不能直视,退后几步险些跌倒。

    玉隐不明所以,还是率先抢救了自己的棉花糖,最后才关切的问了一句,“你没事吧?”不想让玉隐看到自己脸上尴尬神情,安浅陌迅速转身,只留一个云淡风轻的背影。

    夜色渐深,几乎每个摊位上都至少挂了一盏灯笼,所以虽是夜间,但远远望去,夜市上灯火通明尤胜白日。刚走几步,玉隐就停在了捏泥人的的摊位前。

    “可以照着我们俩捏一个吗?”“可以啊。”等着捏完了,玉隐把它捧到安浅陌脸前,献宝似的说道,“你看这个多像你,眉毛和你一样好看,连衣服的褶子都差不多。”

    安浅陌刚想附和两句,下一秒玉隐却蹙了眉头,“可是都没有我。”安浅陌刮了刮鼻尖,目光闪烁不回复,摊主郁闷道,“姑娘,旁边这个穿粉衣服的不就是你吗?”

    玉隐只觉晴天一个霹雳,雷得他外焦里嫩松脆脆的,这是在他的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创作?!白色的衣服变成了粉色,原本简单的发型也被刻成了好看的发髻。

    玉隐的脸已经青里透着黑了,安浅陌发出沉闷的笑声,玉隐恼怒地捏着拳头一通凿,怒道,“为什么就不会把你当成女生。”安浅陌无语,两个人打打闹闹地走远,摊主情不自禁地撇撇嘴,“本来就是个女生嘛,真以为穿上男装就没人认得出来了。”

    玉隐郁闷的抱怨着,“浅陌,我都认不出这个是我来。”“好了,拎上这只吧。”玉隐定睛看去,自己手里又多了几只草编的蜻蜓蝴蝶笔筒之类的,他试了一下,有一个正好可以装泥人,于是连着笔筒一起塞到了安浅陌手里。

    安浅陌挑眉道,“你不要?”玉隐摇摇头,沮丧显而易见,好在他的注意力很好转移,“这个风筝好看吗?”安浅陌细细打量他手里的紫色蝴蝶风筝,色彩绚丽,骨架子搭得也好,于是点了点头,“这个可以。”

    等拿到手里,玉隐小跑一通,可是风筝就差在地上蹭了,一点都飞不起来,于是拽着安浅陌的胳膊问,“怎么让它飞起来?”安浅陌深深的觉得自己已经去了半条命了,垂着眸回了一句,“怎么也得再过半个月,现在没风放不起来。”

    “就现在,你试试嘛。”某人很郁闷的拽着风筝跑了会儿子,成功地把风筝挂树上了,看着玉隐谴责的表情安浅陌还是一贯的温和,“我去把它摘下来。”

    只是可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安浅陌刚做了个起势,还没来得及掠过枝头呢,风筝就被戳了个口子,本来一身白衣缥缈仙风道骨的安浅陌瞬间凌乱,回望一眼,因为夜深人已经越来越少了,玉隐更加难过,眼中蕴着的泪,似乎下一秒就要决堤。

    安浅陌赶紧道,“等到时候我亲手给你编一个。”玉隐哽咽道,“真的吗?”安浅陌扳过他的肩膀来安抚,“真的,好了,不难过了,先逛灯。”

    看着欢快得像是刚出笼的小鸟,安浅陌也是无言以对了。安浅陌牵着玉隐登上城楼。纵然暮色四合,衣衫猎猎,这里却俨然是座不夜城了。远观两座灯阵,龙须都清晰可见,威风凛凛,有凤来仪,雍容华贵,此键风韵,怎可亵玩,给予人的震撼难以形容。

    两人已是目不暇接,安浅陌猜想这次灯会的主题应该就是龙凤呈祥。微型的龙形灯笼再摆成巨龙腾空的样子,微型的凤形灯笼再摆成百鸟朝凤的样子。

    看出玉隐的艳羡,安浅陌拽住他一跃而下,雄鹰展翅般矫健。及至近观,每只小龙小凤都做工精巧,纤毫毕现,惟妙惟肖。没有巨龙华凤的凛然不可侵犯,反而憨态可掬,令人心痒难耐,恨不得有这么个活物,抱在怀里好好疼惜。

    安浅陌随手拎了一只灯笼,就拽着玉隐退出去,有灯饰围绕的亭台楼阁做映衬,玉隐小心翼翼地捧着小巧玲珑的灯龙笑靥如花地盯着他,亮晶晶的眼忽闪忽闪的。

    眼角瞥着玉隐欣喜若狂地摆弄着手里的兔子灯,灯笼洒出朦胧的红光映在他荧白的肤色上,更显得容颜如玉。恰在这时,烟花绽放。烟花腾空的声音早已盖过树叶的摩挲声,流光溢彩。

    安浅陌抬起头,心思牵系在那朵不规则且五光十色的烟花上,玉隐却惊讶了,安浅陌把头附过去,听到玉隐不满的抱怨,“这不是龙的也不是凤的啊,居然还掺杂了猴子的。”

    “哦。”安浅陌细细地思考了片刻,“这是因为今年是猴年吧。”反正看着精致的猴子灯笼那调皮的四处张望的样子,是真的很像玉隐。

    庭前月下,少年舞剑的身影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月华流转在他白色的丝袍上,随他举手投足绽出万千华彩。少年温文如玉剑眉星目,又被剑的冷芒渲染上几分英气。

    玉隐只来得及迎合着他的步履,舞出风华万千。他持在手中的鲛纱飘飘荡荡,恰似玉隐此刻的心情,仿佛整个人都飘在了天上。耳鬓厮磨,发丝交叠,一瞬间旖旎陡生风情无限。

    且说凌风,慢慢地蹭到树荫下珍珠身边,结果刚伸出手去,某小兽呜叫一声,警惕地后退一步,两个圆滚滚的眸子死死地盯住凌风。

    凌风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云姝瞄他一眼,“你不真诚,你刚欺负了人家,找好也没用。”凌风瞬间尴尬,志得意满地靠近珍珠,珍珠在他靠近同时就竖起两只耳朵,身体后弓,同时挠下深深的爪印儿。

    啧啧,云姝心中暗笑,这地位,比我还不如捏。果然,珍珠一派迷茫的小眼神终于在凌风屡次试图靠近它且越靠越近后崩溃。只听珍珠嗷一声惨叫,拔腿狂奔绝尘而去,只留下凌乱了的凌风,哦,对,还给他留了一脸带有青草芬芳的新鲜泥土。

    凌风怒了,踹了一脚一旁树木怒道,“爷不就想给你洗个澡吗,至于这么过分吗。”尤其他本质上也不是想要讨好它,顶多是想要讨好它主子罢了,它这么骄傲干嘛呀。

    夜色渐深,繁星漫空唯美绮丽梦幻。凌风千蝶舞点着篝火坐在坠着夜露的草地上,凌风正在逮蚂蚱,千蝶舞叹息道,“老天,我可不想陪你吃这个。”凌风若无其事地嗯了一声,还在继续认真捕捉中,随意道,“你要是不愿意可以和云姝一样啊。”

    千蝶舞瞬间感觉一头黑线落下来,瞄一眼一旁的云姝,她正在怡然自得地啃着花朵,这要求真心不高,“管用吗?”云姝摇摇头,“不管用,但也算是个心理安慰,你还是啃蚂蚱吧,好歹也是肉。”

    好歹也是肉。。。这句话听得千蝶舞也真是心酸,却在这时听见珍珠一声吼,那声音听起来十分气愤。

    实际上珍珠比他们能感受到的还要气愤,好容易找到一个窝把自己塞了进去,结果却被一只红毛耗子挤了进来,珍珠原本星眸微阖,此时直接气得瞪圆了眼。

    有没有搞错,上一次地盘被抢它的身量还是云姝的两只手的长宽,那一只肥硕的可怕,现在倒好,这小东西也不看一眼,它这小身板才是自己的一半好嘛?!

    珍珠雄赳赳气昂昂地把红毛耗子刨了出去,然而对方锲而不舍地往里挤,顺便还在它身上抓了一把。珍珠十分懊恼,眼眸里闪过危险的光,一爪子拍了过去。

    云姝凌风千蝶舞赶到的时候珍珠的前爪还按在人家脑袋上没有抬起来,看着急得惨叫顺便强烈挣扎的小狐狸,凌风抬起手来擦了擦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好彪悍呀!

    云姝看着一贯玉雪可爱的珍珠现在怒发冲冠恍若雪狼的样子,还是愣了一下,然后过去把它抱起来,顺毛虽然不管用,但是珍珠很快开始舔她的手心,各种撒娇根本抵挡不住。

    千蝶舞则莲步轻挪,走过去将地上的小狐狸抱了起来,“长得倒是真好看,”小狐狸的一双眼眸满含泪花,像是破碎的水晶一般散发着迷离的光泽,听见这句话刚想把脑袋靠过去蹭蹭。

    千蝶舞却揉着他的脸又补了句,“可惜再好看也就是条围脖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