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9 小狐狸VS花美男

章节字数:2902  更新时间:16-07-07 01: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向后看,它轻小狐狸一听这句话愣了一瞬间,下一刻踹开千蝶舞,速度逃命起来,尾巴蜷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条狗呢。

    那人一袭月白长袍,外罩朱红纱袍,仅以黑色缎带将长发略略束了,那些散下来的发宛若上好的丝缎,浅樱色的唇瓣微微斜杨,有一分漫不经心的绝世惊艳。而他手中,不松不紧地持着一个法杖,翠玉为杆,顶上镶嵌旋转的那颗珠子更是深绿悠然,让人想到自然的清新野性。

    这样一个人,很美,可是却不会让人误认为是女的,他不是玉隐,早已过了雌雄莫辨的年纪。何况,他不只是个美人,还是个强者。

    花狐面前石桌上摆着一副冷暖玉棋子,他正在用自己的左手和右手对弈,心里有点叹息,虽然说是自己想叫哪个手赢哪个手赢吧,可是还是不如跟花彦下有意思,虽然那家伙老是耍赖,不按规矩来就算了还悔棋,悔棋就算了,还偷子,他也真是醉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心有灵犀,他才想还不如花彦在呢,后脚花彦就冲着他狂奔而来,浑身的毛都在随风飘摇,宛若风中衣衫烈烈。

    几个纵跳落在花狐怀里,花彦哀怨地眨眨自己的眼泫然欲泣,可怜巴巴地呜咽两声,就差挤出两滴狐狸泪来了,花狐看着他揪着自己衣襟的狐狸爪子一直在抖,忍不住心中一颤,扶住他俩前腿凝视着它,花狐扁扁嘴,“爹,有个女的要剥我的皮。”

    花狐瞬间着恼,所以千蝶舞云姝和凌风很快看到了一个屋子这么庞然的雪白狐狸出现在他们面前,当时云姝看到千蝶舞凌风眼中的惊惧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察觉到自己脖颈处有温热的呼吸时,云姝默然回头,看到这么一只狐狸,顿时惊悚了一把。

    好在云姝聪明了一把,看到悠然的坐在巨狐头上的小红狐狸时,一把薅住珍珠拎了起来,摆在巨狐面前,“等一下,这个才是罪魁祸首!”

    气氛就这么诡异地僵持下来,珍珠郁闷地弯下脑袋来看着云姝,眼神里满满的都是谴责,翻译一下就是,你敢不敢再没义气点?!云姝一样以眼神示意,对不住了,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花狐有一瞬间的郁闷,要是个人还好说了,那么一条狗他怎么计较,于是幻化成人形,花彦这回变成坐在他肩膀上了,眼睛瞟着千蝶舞不是很高兴,他不知道这事情发展怎么有一点超乎他想象了。

    凌风扯了扯云姝的袖子,“老天,刚才注意到没有,九条尾巴,居然是九尾天狐,这是天生的狐尊一族呀!”“又是新萃宫的?”这一句话说不上客气,好在问话的这人声音很好听,就像是泉水叮咚一样,直让人想到一句,陌上桑,君子颜如玉,仿佛是有很轻的脚步声响起,像是一朵花徐徐绽放耗费的时间,都太美。

    千蝶舞陡然将视线聚焦在一个点上再不流转,在那一瞬间体会到了无数烟花凌空绽放的璀璨,仙女棒在手中燃烧的耀眼,荧光棒摇曳的心旌晃动。

    老天,这世上竟有这样美的人。

    这样美的人竟然是男人,那么试问,她们女生存在的意义呢?!

    四周树木繁翳,篱上花枝鲜媚,这样美丽的环境,这样美丽的人,似乎每个举动都散发着光芒。嗯,不错,会发光的男人终于不止释迦牟尼一个了。

    凌风点点头,“嗯,是,您有看到过什么兵器吗?”千蝶舞嘴角一抽,你还真是简单直接啊,花狐显然也很无奈,闭上眼睛复又睁开,“没有。”顺便招呼了一句,“花彦,回去了。”

    然而狐没有回复,花狐于是望过去,正见花彦和珍珠在柔软的草地上滚成一团,嬉闹得无比亲密,于是石化。

    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花彦轻盈地跃上枝头,谈着脑袋引诱珍珠,“快上来,这里有很多好吃的果子!”珍珠朝天翻了一个白眼,愤怒地拿爪子挠地,顺便和他心电感应一下,“开什么玩笑,见过会爬树的狗吗,你咋不让猫游泳呢?!”

    花彦于是蔫蔫的下来了,虽然珍珠很冷漠,它还没忘了云姝将它出卖,架不住花彦很热情,就像只热情的狗狗想用口水给自家主人洗洗脸。

    花狐愣了一瞬间,嘴角抽了抽,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当做看不见自己走在前面。云姝千蝶舞凌风面面相觑,看着追逐着跟随花狐的珍珠和小狐狸,云姝诧异道,“咱们用不用跟过去?”

    凌风狠狠地点点头,“必须去,不然珍珠多可怜。”可怜?云姝看着珍珠欢快的身影,无限质疑。

    他们跟在小狐狸身后走着,果见这洞府之内别有洞天,居然草木葱茏,屋舍俨然,还有叮咚作响的小溪水呢,有处俆,犹见清冽甘撤,有处急,悬崖急湍,端的惊心动魄。居然是陶渊明笔下所在一样的好地方呢。

    望眼前层峦叠翠,他们简直是叹为观止,齐刷刷地举头致敬,当然更让他们兴奋的是眼前花溪俨然,多是红白黄三色花卉摇曳,娇嫩耀眼招蜂引蝶几人自此间游弋而过,感觉眼花缭乱却又井井有条,似乎有一条小路隐藏其间,循着这路便到了一个山洞前,隐约可见一条只容一人进入的小道。

    你望我,我望你,推来辞去最终还是挤上了那小径,黑暗的小径人的感觉格外敏锐,而走过那一段崎岖狭长的路,更出乎意料地迎来了光辉满室,

    从来金银财宝只需堆砌就能耀花人的眼睛,大俗大雅,谁能说得清楚。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呢,金砂泻地,未经雕琢的玉石乃至其他原石被随意堆砌。我去,这种随意堆砌的方式简直是暴殄天物呀。

    凌风就是这样想滴,于是他探起脚尖情不自禁地去触摸墙上不知什么雕琢的类似藤蔓的东西,碧绿幽深的色泽比猫眼还诱人呢,看动作是想抠下来。

    千蝶舞和云姝默默地偏过头不去看,直到凌风惨叫一声,原来是指甲劈了。珍珠却幸运地多,花彦为了讨它欢心,从上面抠了一颗紫色的珠子塞到它爪子里。

    这下花彦彻底郁闷了,因为珍珠显然把那珠子当成球在玩,彻底地把某狐晾到了一边。不知道是什么珠子,粉色莹润还持续地散发着光泽,一时间映照得此地如同海底龙宫,美轮美奂。

    花狐对他意味莫名地勾勾手指,他们看那红色皮毛的小狐狸蹦了两三下,偎在美如谪仙的男子怀里使劲撒欢,齐齐黑线了。

    看着一团泥似的珍珠,云姝和凌风商量好它到山涧的溪流处洗个澡,看着手里的盆子,云姝都有点于心不忍,那些繁复复的那些花纹镌刻在不知道刷了多少遍的漆上,好个奢侈的盆子呀。想来是很金贵的木料,不然怎么能从里面透出香味来呢。

    凌风拿着刷子那一通刷呀,珍珠惨叫得嗷嗷的。他才略松了松手,珍珠就迫不及待地跳下来,投奔云姝的怀抱而去。云姝就算再迟钝,也在一瞬间感受到他俩之间硝烟弥漫,视线交接处简直有火花闪现,云姝忍不住对着悦颜媲美黑锅底的脸嫣然一笑。

    等到云姝拿出一块软布来在珍珠身上蹭了几蹭,凌风懊恼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云姝莞尔一笑,看她眼里潋滟的光,本来是璀璨胜过星子,现在却是倒映在了湖面里又被搅碎了,波光淋漓的那么美。

    一旁拿出来想要插花的琉璃花樽有拟珠似玉之美,流光溢彩,变幻瑰丽通透之至,花觞安静地卧在一旁,几株红梅夹杂着莹白的白梅斜斜地伸展出来,意态风流。

    云姝认真的神态,就像是碧荷上滚动的清露抑或凌天玄女,忽然间有很感动的感觉由然而生了。金乌坠地与水天相接处,霞光万战,有温暖的红色的,黄色的光流溢过来,女孩的剪影镌刻在岁月里,再不容更改。

    凌风就这么看着云姝出了神,直到云姝掰了掰珍珠,发现它好像很僵硬的样子这才慌了神,想要让凌风帮着想办法,却看到他这个神态,不由伸出手来在他面前晃了两晃,“没事吧?”

    凌风目光闪躲,尴尬道,“没事。”云姝这才急切道,“那你看看珍珠怎么了?”凌风也注意到了珍珠的别扭之处,僵硬成木偶了。

    凌风眸光微敛,伸出手来在泉水中搅了两下,居然裹了一层寒霜。这情形让云姝愣了一下,下一秒才道,“我还以为这世界上只有温泉呢,没想到竟然还有寒潭水。”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