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 少女的裙摆甜美地摇曳

章节字数:2929  更新时间:16-07-09 01: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闪烁的烛火光芒璀璨色彩流溢光怪陆离,安浅陌眼眸闪烁,细想着他白天的一颦一笑扣人心弦勾人魂魄,莲步生花,婉转多姿,笑若优昙初绽,声若花能解语。他的美貌光彩照人,如月出峦其晖皎皎。

    总觉得他这么细微的一瞥还是媚眼如丝,安浅陌叹了口气,轻轻地把他的脑袋摁在自己神前,柔软的触感就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

    一切都很完美,只是他想像不到玉隐睡觉能这般不老实,玉隐不间断上演全武行,好像想把他镶进床里去,安浅陌摸摸忍耐,深感自己已经僵成木偶人了。

    阳光穿透窗棂照进来,玉隐缓缓掀开羽睫,就像是星蕴重明时的光,磨蹭着安浅陌撒娇要求喂食,琉璃盏中的燕窝漂亮得晶莹剔透。

    安浅陌无奈苦笑,好吧,反正自己已经主权沦丧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竟是不忍心让他失望。“要快点,”安浅陌拿着身材娇小的白瓷勺,看着依旧不急不徐其实却加快了速度,“今天传授御剑飞行的要领。”

    一些汤水从洛炎冰嘴角淌下,忽然恶作剧心起,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细细舔过樱粉色水润润的唇瓣,邪肆地挑眉,逡巡的视线划过暧昧的痕迹。安浅陌心下一颤,不敢注视他如玉容颜。

    玉隐拥着黑白相间的熊猫抱枕,手感相当好,安浅陌有些郁闷,看起来自己在他心里也就是个玩偶的地位啊。玉隐嘟嘟唇翻了个白眼,耸肩道,“你听说过鱼在天上飞吗?”

    听了这句话,安浅陌险些被自己的唾沫呛着,“虽然如此,可是你不想陪着我去看看吗?”玉隐垂下羽睫思量了片刻,然后一抬手豪气干云地仰脖子把剩下的吃干抹净了。

    手上些微一重,看着空的碗安浅陌有那么一瞬间的凌乱,然后又恢复平淡的表情,站在廊下,凝视花树缤纷美丽的姿容,内心狂跳,忽然想起昨夜紫炎像只粉红色的蛹滚来滚去的样子,忽然间绯红了脸庞。

    场边鲜嫩嫩水灵灵的花摇曳生姿,亭亭玉立的模样,莫不若粉裳绿裙云蒸霞蔚的丽人。看到云姝的那一瞬间,安浅陌只觉她差点闪瞎了自己的纯金狗眼,落英缤纷洒满地,像是鲜花织锦模样,云姝一袭鹅黄纱罗裙旖旎逶地,长长的睫毛弯弯的,勾出魅惑人心的弧度。

    星眸璀璨,螺子黛画出的柳叶眉更添柔美,眼角淡粉的晶亮眼影更是显她曼妙宛若精灵。娇娇俏俏地站在花树之下,荏弱得像是雨中残烛。几片花瓣不经意地洒落肩头,含着薄雾轻愁,淡淡笑靥噙在唇边,因了微笑而不经意翕合的唇瓣粉粉的莹润。

    玉隐站在亭亭如盖的柳树下,当机片刻后语气飘忽的问了一句,“安浅陌,你看到云姝了吗?还是我眼花了。”安浅陌勉强能够保证平和,可是听起来就有些发涩了,“嗯,看起来她应该是找到一把趁手的。”

    玉隐扬起脑袋来诧异的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瞳看起来很是清澈,“为什么?”“因为我觉得她今天这么细心打扮,是为了搭配她找到的那个什么。”

    玉隐转到她的另一侧,很快看清楚了相思斩寒气凛冽的样子,安浅陌看着他瞬间苍白的脸诧异道,“怎么了?”玉隐摇摇头,“不知道,只是感觉这把剑似乎有点邪。”他似乎在那一瞬间捕捉到上面流转的妖冶紫芒。

    云姝正听着流珠絮叨,只觉一阵清风拂过身侧,转身看着玉隐抽出了她的配剑。玉隐神色如霜,几番舞动间花瓣被剥离枝头,香滑细嫩的汁水流下来,在空气中涌动着暗香。

    相思斩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云姝看着玉隐脚尖轻挪,清风拂乱耳边发丝,速度丝毫不慢,疾于闪电迅赛风。可是玉隐心中惊骇,总是感觉相思斩在他手中强烈挣扎着。

    伴着一声清啸,相思斩直奔云姝面门而去,玉隐在那一瞬间一片空白,这家伙是要弑主吗?!下一秒画风陡转,相思斩亲昵地蹭蹭云姝的手,把自己回归微态挤进紫玉魔箫里。

    玉隐还是没回过神来,凌风却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意气相投外搭姓氏的相似,令云现在速度和凌风熟稔起来,见状拍拍他的胳膊,“吓一跳?”

    凌风郁闷地仰倒在草坪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未免渗人。”令云意味不明的笑笑,凌风忽然加了一句,“不过我就不明白了,它对云姝很亲昵也就算了,居然对玉隐也很热络,它是不是喜欢好看的?”

    令云看了一眼风姿卓越难以描画的玉隐,再看一眼小帅即安的凌风,打趣道,“难得你竟然真相了。”凌风恼怒地剜他一眼。

    玉隐认真道,“云姝,我觉得它还是有点诡异。”彩带翩飞少女娇媚,被忘到一边的流珠扑到云姝身边,就像是甜美清纯的小公主,解释道,“没事,连宫主都啧啧称奇呢,说这是一把有灵的剑,很难得,它只是很黏云姝罢了。”

    玉隐蹙蹙眉,刚想再说什么,月盈已经牵着自己的专用背景布月鸾过来了,月鸾之于月盈就是云姝之于流珠,漂亮的柳眉一挑,笑意盈盈地捏了捏云姝的胳膊道,“你还真是幸运。”

    安浅陌踢了一脚旁边树干,一个用力翻上树冠,摘了一片鲜嫩的柳叶而后翩然坠地,这一系列的动作流畅若行云流水,翩若惊鸿矫若游龙。

    说完话月盈似有还无地看了一眼安浅陌,轻轻落在玉隐前面,安浅陌噙着叶子吹出动人的曲子,音符婉转流淌别有美丽。他漆黑如墨的眸子像是湛黑的夜空,就像是雨水清洗过的夜空格外湛黑得都格外好看,那些璀璨的星子美丽至极,玉隐只觉自己整个人深陷其间。

    玉隐羞涩地笑笑,转身往前走了两步,安浅陌轻轻一点脚尖又翩然落到她身前。他唇角轻轻地漾着一抹笑,像是月光下湖波光粼粼光芒流转,玉隐慌乱地撇开眼,只觉心里像是揣了只小兔子似的,诡异的感觉弥漫开来,甜蜜混合着酸涩,前所未有的感觉让他不知如何面对。

    玉隐倒是把原来的思绪忘记了,云姝却敛了眉感觉到有点不对,她总感觉千蝶舞那次的失态,月盈赶来救场都让相思斩变得更加不可信。

    “宫主来了!“有人喊了一声,宫主仙气缥缈登场,众人很是期待,最后却只是传授了几句口诀,再示范了一次了事,然后就坐到白色的藤椅上做静态唯美的jpg去了。在一片静默中,凌风看着自己的流海被风吹歪。

    似乎宫主没有使用任何法宝,只是挥了挥衣袖就轻轻跃上彩云之间,可是他们要怎么搭配装备尝试呢?!虽然都没有什么信心,可是到日暮西斜的时候还是很有几个成功了的,令云将刀掷到离地一尺高的地方,刀身微微泛着光,轻颤着和主人共鸣。

    迎着风,令云高兴地甩甩刘海,默默的念动咒语,可是它不但没有理睬,甚至连原本的关莽也收了起来,令云备受打击,不高兴地说,“不是吧,你好歹也给我亮着行吗。”龙刀也是怒了,委屈道,“这不莫名其妙嘛,天又不黑,很费内力的你知不知道。”

    令云愤恨地将它捉回手中,“你还会说话呢,那没理由不能凌空啊。”“那是,本刀这么帅,什么能难倒小爷。”令云一听这自信心爆棚的声音,不由目瞪口呆,“果然有我的风范儿。”

    上去晃了一圈下来的令云兴致勃勃地走到流珠身边,得意地炫耀没两句,就被流珠一个白眼翻了回去,“那不是城主府的家传宝刀也是有器灵的吗?”令云蔫了片刻一针见血道,“那为什么云姝现在还没和相思斩交涉好呢。”流珠:。。。

    安浅陌和玉隐完全没压力,默默地在一旁看着令云欣喜若狂的样子。蓝天清澈白云飘荡,绿树成荫,阳光洒下来,流光碎金,微笑甘甜纯美,少女的裙摆甜美地摇曳,百褶裙的清新。所有情愫蔓延成殇,而奈何桥的彼岸,曼珠沙华都荼蘼了,如火如荼。所以说这感觉应该是暗沉到最深处,忽而优昙绽放,星火明灭。

    可这些如今他们不会懂,云姝默默地低下头斜斜地靠在树干上,粗糙的触感透过背部的衣服传达给感受器。有蜿蜒的树根露出地面,云姝站上去,踮踮脚尖落落脚跟伏低伏。

    云姝偶尔低下头对着相思斩说上两句,“诶,给点面子嘛,明明就很聪明怎么现在一点反应都不给。我给你跪下了,真的,怎么这样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