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 调皮的美人鱼

章节字数:2831  更新时间:16-07-10 00: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二天流珠睁开眼的时候正看到云姝把相思斩摆到供桌上,点上几根香认真地拜了几拜,瞬间无语,过了一会儿珍珠出门遛云姝去了。

    凌风转过弯,正好看见云姝被绳子拽着小步疾跑的样子,于是打了个招呼。云姝最喜欢的野花是一种蓝白色的小花,单朵来说还不如她的小指甲盖大,叶子也不大,可是每一株都有很多朵花,而且总是很多株生长在一起,看起来像是蓝色的星星闪耀在白色的夜幕上,看起来可漂亮了,而且这种娴静的感觉很合她的审美。

    珍珠真正绽放了海洋黑珍珠般的活力,动动耳朵各种卖萌,云姝总结了一下凌风说的话,“所以说你现在是可以瞬间移动是吧,可是相思斩不配合我。”

    云姝想起昨天下午的时候凌风的速度,只留一条残影在原地,泛着淡淡的黑气。云姝诧异道,“这是魔气?”流珠摆弄着手指,上面鲜艳的颜色和各种小饰品让她心情特别好,“是啊。”

    云姝无比诧异,“怎么你说起来好像很是理所当然的样子,可是凌风不是凤临族的皇子吗?”流珠掀起弯弯翘翘的羽睫来饶有兴味地看她一眼,“是啊,可是他也是魔尊的皇子啊,这两者又不矛盾啊。”

    云姝觉得好像有一团被猫捣乱了的毛线摆在她面前,眨眨眼水波潋滟,“那上次和宫主对峙的凌云呢?”“那是凌风同父异母的哥哥呗,真正跟他们没有关系的是令云,只是名字听起来很像。”

    虽然新萃宫一直号称兼容并包,但这之中绝对没有魔族,所以云姝猜想之所以他能进入新萃宫是因为有一半凤临的血脉吧。她想凌风自己也是尴尬的吧,所以才不会对她说起这些,却没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身世,他怎么知道的云姝不知道。

    话说当下,凌风关切道,“你都试过哪些方法?”云姝耸耸肩失落道,“我现在都早晚三注清香了,可是它都不肯理睬我。”凌风只觉冷汗滑下来,忽而眼眸一转,想到一个好的主意赶紧将脑袋附到云姝耳边。(相思斩:我怎么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月上中天,云姝进入有炼剑炉的山洞里,相思斩只觉得云姝奔跑跳跃的姿态居然是如此轻盈,她好像看见寂寥月宫里头戴花环浅衣飘渺的嫦娥仙子,攀着系在桂花树上的仙藤慢慢地向下飘荡,可是为什么莫名的觉得有点不安呢。

    相思斩只觉身旁吹过一阵有色彩的风,运输的心情何等欢快也就不用细致描述了,云姝把那些蜡烛小心摆放在盆子里的水面上,虔诚小心温婉的动作就像是保护一个易碎的梦。

    心形的木质盒子在一旁散发着香气,蜡烛有艳红色圆形的,有瑰丽紫色梅花样式的,有卡通绿色缩印松树形的,款款精致好看,云姝把它们全部点亮,蜡烛的光芒照到她脸上,看着还挺好看的。

    相思斩似乎有印象,在电被制造出来之前,蜡烛也是很金贵的东西,所以云姝这算是很郑重了?!

    被置于熔炉中上,相思斩的冷静没有保持多久,想要再次弹起到云姝身边,才发现她设置了特殊的禁止,不得已开口道,“何必如此?”

    云姝默默地叹了口气,自从令云那把刀跟他交谈后,她就知道相思斩还没完全跟她交心,此时冷清道,“我打算把你熔了重炼。”相思斩郁闷道,“那再锻造出来还是我啊。”

    云姝差点脱口而出为什么,后来一想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人家已经修炼出器灵来了呢,云姝随手撕碎数片花瓣,看着手上的汁水道,“那就融到别的东西里面去,把你化了,你是钢的吧?”

    相思斩很郁闷,如果它是只动物,那么云姝现在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她等于是在问它你觉得我是把你红烧了吃好还是炖了好。没有得到答复,云姝自动降一级,“那就当是铁的好了。”

    相思斩郁闷了,嘀咕道,“我是陨石里提炼出来的。”“反正呢,化了水我就每个东西里面融入一点,估计你是不会再聚合了。”在云姝的威逼没有利诱之下,相思斩也总算是能够破空飞翔了。

    岁月像是和煦的阳光照耀着的那些植物,慢慢散发出芬芳馥郁的香气来。凌云还在围着流珠打转,别了一个纸的蝴蝶结在雪绒耳朵上,说是要下雨就是粉红色的,不然就是蓝的。然而没等到夏天它就烂掉了。

    柳树垂下青嫩的枝条,云姝靠在树干上,一双深邃的眸子盯在她身上,再也挪不开眼。阳光透过树冠的缝隙洒落下来,光影明暗中少女娴熟的动作显得温馨美好。藤条编的篮子已经很好的被完成,云姝正在向上面添加花蔓枝叶的装饰。

    珍珠幽怨地看了一眼凌风,蹒跚地走向草地,低下头慢慢咀嚼,感觉别有风味。不要以为她不知道凌风在打什么算盘,他就是对云姝居心叵测,这也就算了,他还拿自己当幌子,感觉好无辜的说。

    凌风测过身去,漫不经心地走在林荫道上,偶尔会从草丛里跳跃出来奇怪的生灵,比如说松鼠。身上条纹斑驳,身形灵动,似乎总是竖着耳朵一派警惕神色。知不道这算不算外来物种入侵,珍珠上前吠了几下,被人一巴掌拍回来了,默默注视自己脚前草坪沉默了。

    到了休沐日,玉隐随着祭司蓝伊回了海国,在激起的浪花间,玉隐看着蓝伊如云墨发散落开来,湛蓝色上衣袍袖翻转,下身的湛蓝色尾巴经过长期游动,连摇摆的辐度都小了下来。

    回身看看玉隐眉眼间难以掩饰的开心,蓝伊有点郁闷,合着他是送上来充当了一个座骑的角色啊。

    海底宫殿里。

    玉隐甩甩尾巴,冲进玻璃罩外游弋的人鱼,美丽的鱼儿穿梭在珊瑚礁中,贝壳翕合着盖子闪耀光芒。调皮的海星爬到正在游弋的人鱼耳垂上,自愿当耳坠,蓝伊停顿下来看着身形灵动的玉隐,心底有一丝不安划过。

    即使是以鲛人来看,玉隐也实在是过分好看,就像是鲜花般娇嫩的女生,都说男生女相不好,而他即使是依照他的星索也推测不出来的命运,更令他莫名担心。

    玉隐拐过弯来甩甩尾巴,猛地一个加速,下一秒跌坐在地上,嘟起嘴用手指揉着自己的额头。

    冰蓝的发软软得垂在地上,两颊的鳃翕动着,肤若凝脂,唇若花瓣,看着玉隐这副模样,玉鞘只觉心下一软,俯下身去想把他扶起来,结果玉隐一句话让他僵在原地,“你怎么在这儿?”

    蓝伊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玉鞘瞬间铁青的脸,伸手将玉隐拽了起来,“我来看看你不行吗?”“行啊,但你不应该在龙族陪你那些莺莺燕燕。”

    “玉隐,不得无礼!”伴着一声轻叱,一个丽人自屏风后转了过来,眉眼间含了几分薄怒。亮粉色撒金粉的绫裙将她装扮得焕然一新,青丝浓密宛若乌云堆雪,眉若新月,一双秋水剪瞳顾盼生辉。耳中曳着红玛瑙的耳坠,更显得她肤若凝脂。

    光芒闪动将她渲染得太过完美。像是蝴蝶花在风的吹拂下徐徐展开花瓣,那种云卷云舒的随意实难描画,花瓣平展开来,蕊芯还在细细颤动,欲语而还休。美而不媚,世间光华一时失色,仿若月下优昙徐徐绽放,光辉圣洁,并非芬芳馥郁,而是一缕缕香一点点送过来。

    玉隐瞬间星星眼,笑得见眉不见眼,手舞足蹈地冲过去,抱住她的腰亲昵地蹭蹭,像是一只波斯猫眯着眼。女子在他头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看一眼身边人尴尬的神色没多说什么。

    玉隐这话其来有自,海国依附于神龙一族,那个传说中可以腾云驾雾降雨的种族,所以历任的海皇都来自龙鲛一族,比如玉隐,玉隐最终是要掌管海国的,玉鞘却始终要守护龙族。

    粉妍做了玉隐最喜欢吃的章鱼小丸子,某人很给面子,看着玉隐吃的欢快,蓝伊的儿子蓝璧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章鱼小丸子”

    玉隐没有回答,于是蓝璧自己回答道,“我知道了,因为你们都一样粉嫩嫩的对不对。”玉隐顿住了筷子,听了他这句话莫名的瘆的慌,好像他在吃自己似的。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