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 义、结、金、兰,你妹,小爷我是男的!

章节字数:2775  更新时间:16-07-13 0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晴空万里无云,玉隐坐在海岸上,浪花溅湿衣摆,偶尔拾起贝壳检查一下是否存活,然后把它们扔进海里。

    章虞(虞美人)本来正在修炼,仰头看了一眼失了魂魄,很难想象世间竟有如此角色,唇不点而绛,逆光里的轮廓美轮美奂,默默地擦擦哈喇子,章虞心里有点小失落,同为女子,为嘛人家就美得倾国倾城,闭月羞花。

    不过好在她也不差,她应该把这个拽过去给那只蚌妖看看,正好凑三朵金花呢。一念及此,章虞信心满满的潜出水面,慢慢向着小美人去了。

    可是这小美人似乎对她有点生疏,面色惨白的向后仰倒,我去,那惊恐的神情明明白白的写着见了鬼了。章虞脸色有点发黑,她再怎么也不至于能够一回头吓死河边两头牛吧。

    终于靠近岸边,章虞才想起自己还是原形,没有变幻出人类的形态,当下一个粉雕玉酌的女生出现在原地,看起来娇小玲珑的体态却有点违和,毕竟那小爪子也够肉乎的。

    轻轻走上前去,章虞老实不客气地拿起一根草在玉隐鼻子上蹭了蹭,某人惊慌失措的醒来,看到她很是思索了一下才有些放松,甩着水蓝色的袖子说道,“你刚才看没看到一个怪物?”

    章虞诧异地摇摇头,耳中两颗嫩黄色的坠子映着阳光晃人眼睛,“没有啊。”章虞说完上下打量她一眼,不可能吧,一眨眼的功夫还做了个噩梦呢。

    玉隐垂下羽睫心中诧异,难道说他看错了,不可能啊,为了确认,他细致描述道,“刚才就在那边,一个黑色的会移动的山。”章虞看着他手指的方向,一张俏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

    章虞咬着嘴唇,原本带着蔷薇花色泽娇艳欲滴的唇被她咬得有几分惨白,看着玉隐的眼神也不善起来,至于这么形容吗,她不就是多吃了两顿宵夜,长了点肉嘛。

    “喂,”玉隐伸出手在章虞眼前挥挥,章虞愤怒道,“你说的那个是我。”玉隐有一瞬间的空白,再一想那黑山之下的八根柱子,原来是章鱼的脚啊。

    玉隐笑得尴尬,章虞拾了一枚海螺吹响,这次玉隐倒是让她很感动,一般她吹海螺的时候都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没想到玉隐听着还能含笑以对。(玉隐表示:这算什么啊,论魔音穿脑,你和花嫣那都不在一个段位)

    一个白衣女子踏着螺音慢慢浮出海面,浅蹙眉心那个表情极致郁闷,只是若说是纯白也不太对,阳光在她白色衣裙上流溢化作清冷的月光,上好的鲛纱捏了细细的褶子,看起来很是唯美动人。

    看到章虞,她做势掏了掏耳朵,“行了,看到我了,别吹了。”章虞腼腆的笑笑,玉隐已经看愣了眼,半晌才道,“你们还真外向。”

    默默地坐在一旁听着她们俩唠嗑,为她们俩慨叹棋逢对手啊,下一秒却被章虞一把拍在肩膀上,差点直接给他拍沙滩下面去,抬起头怒目而视,章虞却丝毫不介意,饶有兴致地问,“咱们三个义结金兰怎么样?”

    章虞眼中闪着光,满满的都是期待,玉隐怀疑她可能还涂了一点贝壳提亮液,不然怎么这么荣光焕发。

    可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深深地有种五雷轰顶之感,外焦里嫩松松脆脆,义、结、金、兰,你妹,小爷我是男的!

    光滑的鱼刺隐隐散发出玉色洁白,章虞轻轻地将自己和蚌妖的手指刺破,滴了几滴到酒液里,此时倒霉的玉隐还在魂游物外,只觉一阵锐利的刺痛自指尖传来,不由惨叫一声,却还眼睁睁地看着章虞在他手上狠狠地挤了几下。

    玉隐眼都绿了,然后半推半就地完成了歃血威猛的仪式,海国的女生太凶残了,以前他还觉得流珠比较刁蛮,再看见流珠只看一眼,却觉得她背后恍然有洁白羽翼升起,在阳光下闪着光,堪称美轮美奂。

    一把扑进云姝怀里,云姝面色不动,狠狠地扶了一把墙才稳住身形,担忧道,“怎么了嘛?”戳戳他的下巴,玉隐不自在地抬起头,一张委屈的面容映入她眼帘。

    玉隐速度极快地将这件事给云姝叙述了一遍,听得云姝哭笑不得,玉隐摇晃着她的胳膊不依,“你都没有感触吗?”云姝淡紫色的耳坠摇晃开来,更显她容颜清冷恍然似仙,可是出口的话就尴尬了。

    “没有,玉隐,我只是在想你似乎胖了点,都出双下巴了。”玉隐抬起头指控地看着她,一双美眸秋水潋滟,像是星光被揉碎在蔚蓝的湖水里,流光溢彩动人心脾。

    “你就只注意到这个?”云姝垂下头拿脚尖蹭蹭地,尴尬道,“你继续。”玉隐怒了,毅然决然的撒开她的胳膊,转而去抱浅陌的大腿。

    她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捧着书卷卧在榻上的安浅陌尴尬了,一抹霞色染上他的脸颊,就像是晶莹剔透的玉石上落了一层薄薄的胭脂,“玉隐,你先松开我。”

    玉隐:我不。

    安浅陌沉默了,月盈看了一眼就笑了,“陌哥,我看着玉隐抱你这个姿势就好像是在啃猪蹄。”安浅陌内心对月盈十分感激,面上却只能淡淡地挪开视线。

    玉隐低头看见白色的袜子就在眼前,脚趾在里面不安的晃动,面无表情的松开爪子,到假山旁的湖水里慢慢游了两圈。

    晚上,流珠睡得迷迷乎乎,就感觉旁边一双手轻轻地把自己的杯子抽走了,流珠睁开眼,一旁的云姝正默默地把她的褥子刨起来,看那架势是想要把她弄下去。

    流珠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地看着云姝,你真当自己是珍珠呢,还刨洞!流珠唇角轻轻地扬起一抹笑,一脚把云姝蹬了下去。云姝震惊地做起来,那表情赤裸裸的写着一句话,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邪笑着望着她的流珠,云姝默默地缩了缩脖子,倒不是流珠本身很可怕,而是下午的时候,她在一旁看着,流珠坐在梳妆台前小心翼翼的夹弯了眉毛,她的睫毛弯弯翘翘的,像是一把小小的羽毛扇子,眨呀眨,眨落精灵的光。

    她脸颊和眼睑上轻轻散落的荧光粉让她看起来更加冷艳,樱唇一画粉色润泽,像是娇嫩的花瓣,鲜嫩多汁。可是指甲的造型却完全颠覆人类的审美,锯齿状的指甲无比锋利。

    云姝的视线慢慢下移,看着流珠锋利的指甲闪烁着月的冷芒,沉默了。流珠索性问起了花狐的事情,眼神亮亮的,聚焦在云姝身上都让她感觉有些灼烫,“你说魔幻森林里真的有九尾狐?”云姝犹豫的点点头,流珠急切地拽住她的胳膊,“他真的有九条尾巴吗?”云姝顿了顿,“他没让数。”

    流珠转转眼眸,黑白分明的瞳七彩流溢,“咱们现在溜过去看看。”云姝惊悚了,“不好吧?”流珠拍拍胳膊道,“没事,出事我担。”眼角微微上挑,斜睨着云姝一副你再不去就是对不起我的样子。

    云姝无奈,看着散落的月光,流珠倒是很欢快,她却很郁闷,就算是看到了又怎么样,他很肯定花炫不能让数。

    树叶在脚下发出轻微的破碎声,月桂树上不断有轻薄细腻的花瓣飘落下来,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月光流泻一地,如真似幻的光芒笼罩着,让人如坠梦境之中。

    流珠瞪大了眼睛,弯弯翘翘的睫毛定格了姿态,惊讶到说不出话来,有白色的皮毛碰触她的脸颊,触感很奇特。流珠愣愣的抬起头来,看到一只很多条尾巴的狐狸,雪白的皮毛纤尘不染,庞然的身体估计也就是这棵好几百年的月桂树能支撑住。

    流珠眼神璀璨,看着他目不转睛,那心情别提多激动了,但是,她舔舔嘴唇吃掉了嫣红色的口脂,为什么她觉得这只笑得那么不怀好意,具体来说,就好像有点戏谑的意思。

    这个得了便宜卖乖的表情真是让她无言以对。云姝的表情一直很平淡,她默默地爬上树去,顺手把花狐的尾巴编在了一起,眯了眼感叹,这手感真好啊。

    花狐忽然间觉得后背一凉,警惕地竖竖耳朵,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