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 霸道est:把你喂肥了,你就是我的了

章节字数:3178  更新时间:17-01-04 04: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云姝,呃,”流珠也目瞪口呆了,花狐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云姝的小动作,一瞬间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然后一尾巴把她甩了下去。

        神族的祭司星云本来正站在阴影里默默地看着他们,一身湛黑衣服落尽星光,剑眉斜飞入鬓,负手立在灌木丛中,也不知心中是何滋味。

        云姝看着漫天星索撇撇嘴,冰蓝色的裙摆像是花朵一样绽放开来,袖口有波纹潋滟开来,多少有点郁闷,难怪花彦这么傲娇呢,原来狐尊也一样啊。

        星云看着慢慢临近的云姝眸底掠过一抹寒芒,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她身上有紫色妖冶的光芒散发出来,他的手在一瞬间收紧,为什么紫霄转世的人身上会有魔族的气息。

        飞身而上,云姝黛眉紧蹙,发现自己没直接坠在硬邦邦的地上心下松了一口气,偷偷地睁开一只眼睛观察了一下眼前情形,星云只看她小扇子一样浓密的羽睫轻轻颤动若蝶翼,微微扬起嘴角,心中陡然轻松,紫霄果然和上世一样调皮。

        云姝放下心来开始端详眼前人,伴着纷飞的花雨坠落,有萤火虫掠过,像是落在地面的银河流转,荧光流转美轮美奂,流珠看着眼前唯美景象,两人四目相对,脉脉温情流转,流珠歪歪头粉红色的珠子晃动,肤若凝脂的女生眼眸中尽是疑惑,嘀咕道,“这是看对眼了吗?”

        花狐本在上面眯着狭长的眸默默看着,心下心思万千变化,没防备被流珠这句话吓得险些掉下来,树枝乱晃恍若群魔乱舞,好容易稳住身形,默默地瞟了一眼流珠,扭过头去解自己的尾巴,如果缩小后就是一条白色的哈巴狗在追逐自己的尾巴。

        片刻过后,花狐停住动作,满是愤怒的看着自己的尾巴,居然解不开也是太挫败了。

        “谢谢啊,不过我好像还是不认识你。”星云低下头食指蹭蹭自己的鼻子尖,心下无奈,云姝真的是,这还要思考这么久,他也是醉了。

        “明天你还会见到我的。”云姝疑惑的眼神在他身上打转,星云浅浅一笑,足尖一点消失在漫天花雨中。

        流珠的眼神看起来满是崇拜,“哇,好酷。”云姝无语,身后传来一声咆哮,云姝流珠齐齐一颤望向身后,无限狼狈的狐尊还在跟自己的尾巴奋斗,眼神相当阴婺。

        流珠凑到云姝耳边道,“果然是神兽啊。”云姝心有戚戚焉,这威压果然是不同凡响。然而狐尊瞬间怒了,“你才神受!”

        云姝秒懂莞尔一笑,流珠满头黑线:!!!

        星云到的时候,新萃宫主正在耐心地给自己涂指甲油,她也算是颜色控吧,看七色彩虹染上指尖,心情蓦然明媚起来了呢。

        听到星云打算来新萃宫的消息,宫主上下打量着他,眼角掠过几丝审量,“神族祭司肯来自然是新萃宫蓬荜生辉,可是难道说是神女的转世在这一批里面?”

        星云眼色纹丝不动,这个传闻由来已久,而且也确实是真的,可他这般冷静倒是让宫主心下犹豫,可是如果不是为这个似乎也没别的理由了,再怎么说神族祭司也不至于潜入新萃宫打探消息。

        第二天傍晚流珠和云姝明白了星云的意思,等到黄昏的时候,金灿灿的阳光洒下来,草叶上都碎裂了斑驳的光影。当时令云正扭着腰在她前面跳舞,简单概括一下就是男不男女不女,神魔乱舞,再搭配上他挤眉弄眼十分谄媚的神情,流珠忍不住拿起披风把他罩住了。

        云姝同情地看着令云,令云一把将披风薅下来,就看到云姝小动物一般的神色,云姝拢着膝规规矩矩地坐着,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眸不闪不避地看着他,眼波流转有温馨的弧度。令云郁闷地翻了个白眼,脸色彻底黑沉下来了。

        星云就在这时走进了他们的视线,让他们辨识星座,并且把它们画下来,云姝苦了脸,为什么要让他们画影图形,她完全不能理解好吧。

        凌风看着她惆怅的表情就着坐在草地上的姿势慢慢向她蹭过去,时光荏苒已经是夏天,青草被晒得半熟,散发出青涩的味道,凌风腼腆道,“没事,又没什么大事情,再说他不是说也可以画别的凑数吗,像是树什么的都行。”

        云姝当下就呵呵了,关键是画树也很难啊。

        玉隐把头靠在安浅陌肩上,像只毛茸茸的乖巧动物,并肩坐在那株常青大树下,越过树冠的边缘去窥探星星的光泽。玉隐嫣红的嘴唇微微扬起,掀起轻快的笑意。

        安浅陌警惕地四下看看,看到星云和他们之间有一段距离,而且刚好是背对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身后拿出一个竹芯编制的盒子来,不及平时的金贵,却胜在精致好看,颜色浅浅淡淡的,是玉隐的最爱。

        玉隐的眸子亮起来,像是星光揉碎在湖泊里,十足动人心魄。安浅陌叮嘱道,“小心别被星云逮住。”玉隐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使劲点点头。

        盖子被掀开,玉隐迫不及待地伸出了魔爪,咬上一口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嗔怪的看向安浅陌,安浅陌无辜耸肩道,“这不能怪我,我还没有提醒你这是灌汤小笼包,要小心烫,你就已经开始狼吞虎咽了。”

        玉隐默默地垂下羽睫,这话说得有理,他竟无言以对。香醇的味道在唇齿之间弥漫,半晌玉隐腼腆笑道,“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安浅陌依旧云淡风清,没有理睬玉隐的小羞涩,夹了一只包子递到他嘴边,冷峻的眉眼照样帅翻无数人,“不用客气,毕竟把你养肥了,你就是我的了。”

        玉隐的唇已经蹭到柔软的包子皮,但是这一瞬间就好像晴天打了个霹雳,都把他劈成黑白的了,旁边还要画一个闪电的符号。

        听着这满是阴谋算计的话语,玉隐鼓鼓腮,眼波流转委屈无限,懊恼地拿筷子把包子戳烂,安浅陌扬扬眉,“拿包子撒什么气啊。”玉隐抿着嘴不再言语。

        看到玉隐的星座图,星云很是惊讶能画这么好,只是当他知道这玉面少年其实就是海族的王时瞬间淡然了。玉隐止不住笑,流珠忍不住酸他,“至于吗,挨回夸奖能骄傲成这样。”

        玉隐的唇角还是住扬起,一张上好的宣纸被他小心翼翼的拈在指尖,他怎么也没想到安浅陌这次居然画的是她!Q版的造型看起来,好吧,居然还挺神似的。

        星云当然对云姝最为特别,但是请恕他眼拙实在看不出这画的是什么,他hold住了温文如玉的气质,沉吟道,“云姝,你这是自画像?”

        星云结合他缜密的逻辑推理,在线条间缓慢观察,觉得有六成的机会是画的人,那他认为最有可能是云姝自己。

        云姝内牛了,于是狠心眨着无辜的眼睛道,“不是,我画的你。”看着星云石化成墓碑的样子,流珠拽拽云姝的胳膊附耳道,“你怎么能说出来呢。”

        云姝耸耸肩,“本来我是没想说,可他居然说我画的自己,我自己有那么难看吗。”看着星云落寞的背影,流珠深有同感,能把这么仙风道骨的人毁成这样的估计只有云姝了。

        夜幕降临,流珠拽着云姝的手回去了,令云看着恋恋不舍凝视云姝背影的凌风轻笑一声,“兄弟,算了,你比我还没指望呢。”

        凌风默默地看着他,别说棱角分明的脸庞还真有点严肃的意味呢,“好歹云姝还不至于对我手踢脚踹。”令云嘚瑟地仰仰脖子,“那怎么了,那才说明我比你更近一步呢,没听过打是亲。”

        令云还没说完,只觉一阵风凄凉的刮过,再抬头就见凌风潇洒的回了屋子,令云郁闷地吹吹自己的流海,抬起头看冷月无边,叹了一口气,“凉风有信,呃,后半句忘了。”

        第二天。

        新萃宫的许愿池并不是闻名遐迩的特莱威喷泉,但是绝对高仿。一样的喷泉主体部位的大理石海神雕像栩栩如生,细微处如海马们拉着的硕大的贝壳也处理得相当精美,就是有一点小。

        据说背转身向池中投上一枚硬币就可以许两个愿望(此系杜撰),池中有一个巨大的海神雕像,驾驮着马车,四周环绕着西方神话中的诸神,每一个雕像神态都不一样,栩栩如生,诸神雕像的基座是一片看似零乱的海礁。

        喷泉的主体在海神的前面,泉水由各雕像之间、海礁石之间涌出,流向四面八方,最后又汇集于一处。这个雄伟的喷线雕刻叙述的是海神的故事,背景建筑是一座海神宫,中间立着的是海神,两旁则是水神。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