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 Warning:情敌出现

章节字数:2915  更新时间:16-07-21 0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浅陌默默地盯着眼前地面,恨不能盯出一朵花来,一个亮晶晶的白色东西垂到他面前,玉隐试图把它塞到他手里。安浅陌的瞳孔一缩,像是被烫到。

    玉隐这条链子看起来是一个钥匙的样子,很是精致,而安浅陌的那个是一颗通透绿色心形的玉石,做成锁的样子,这是他买来一人一个的,现在却都回到了他手里。

    千蝶舞抬起眼来深深地看了安浅陌一眼,弯弯的睫毛翘翘的,流光溢彩的一双眼,映进她眼底他的背影开始虚化,看他紧捏成拳的手背上青筋爆出来。

    她知道他心里难过,可他何尝不是。喜欢是一种悲剧,不喜欢是一种悲剧,也许有更长的时间让他们去尝试,他们最终会彼此放弃,可是现如今她却像是踩到泥沼一样渐渐陷进去。

    翠色的窗幔垂下来,玉隐一身白衣胜雪,嘟着嘴把自己扔在床上,摆弄着垂在眼前的一缕发,眼中泪花渐渐凝聚。

    所以安浅陌一进来看到的就是一双雪白的玉足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轻轻地握住他的脚踝,微凉的触感十分细腻,玉隐警觉地回过头,看到他像是猫儿一样瞪圆了眼睛。

    “我可能跟你解释不清,但是我可以保证我和她什么都没有。”玉隐愤怒地踹了他好几脚,安浅陌有些尴尬,虽然说这攻击力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是现在他像只撒泼的猫一样逮哪踢哪也让安浅陌非常尴尬。

    “你放开我!”安浅陌摇摇头,在应付他的挣扎之余把原来属于玉隐的那条链子耐心的系到他脚上,亮晶晶的链子为雪白的脚腕添了几分光彩。

    帮玉隐整了整衣服,安浅陌到底还是将他松开了,然后玉隐就像一阵龙卷风一样冲了出去,手一扬白色的链子扔向湖面,顿时水花四溅。

    安浅陌慢慢地走出去,清冷的月光流泻一地,玉隐回过头看一眼他的神情,在那一瞬间惊得说不出话来,转身赌气似地冲回屋里,唰地落下青色绣竹纹的窗帘,将他隔绝。

    安浅陌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感觉到别人的气息,他回过头看到千蝶舞担忧的神情,“陌,”她的笑哀婉若落花,“你没必要这样。”

    安浅陌没有理睬,转过身屏了气息跳进狐狸,在月光下像是一条灵活的鱼。“安浅陌!”千蝶舞扑到湖边的礁石上,指甲快要折断在石缝里,歇斯底里过后委顿在地,两行清泪划过脸颊。

    他细心地搜索着每一个角落最后浮出水面,千蝶舞惊喜的看着他。亭亭玉立的荷花随风摇摆,散发着清幽的香味,虽然是盛夏夜,可是湿衣黏在身上,被风一吹冷的彻骨。

    千蝶舞看着他宛若木偶一般的神色很是担忧,可惜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安浅陌还是没有改变决定,像是石像一般慢慢沉入湖底,再度开始搜索。

    五彩斑斓的鱼儿在他身旁穿梭游弋,几次浮出水面几次潜入,色彩在他眼前慢慢简化成黑白两色,也能感觉到手脚开始沉重。

    千蝶舞的心提了起来,却见身旁又是一道敏捷的身影掠过,看到玉隐下去她终于放下心来。

    玉隐的心开始慌了,很快找到安浅陌,看到他似乎露出一个恍惚的微笑,像是欣喜他的到来却又不敢相信,揽住他的身体,不经意的碰触到他手里的链子,心痛的闭上眼。

    似乎是听到一句你来了,真好,眼前人的眼睑慢慢合上,玉隐焦急的摇晃他的身体,“你坚持一下啊。”但是这话没有用,玉隐还是能感觉到他的身体越发沉重。

    玉隐心下一急,递上自己的唇,将鲛珠传到他的体内。恍惚中的安浅陌似乎感受到了一个有点清凉的吻,一切都清明起来了。

    玉隐慌忙将他托出水面,看着波澜不兴水平如镜的湖面心里十分惋惜,但是看着渐渐好起来的安浅陌,安慰还是多过失望。

    玉隐抱膝坐在岸上,看着清澈的湖水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失去鲛珠,他现在也不算是鲛人了,再也下不得水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安浅陌以后就再也不怕水了,可是这欣慰怎么却不足以抵消心中的失落。

    千蝶舞缩手缩脚地走过去,想要触碰却又不敢,玉隐淡淡地看了一眼安浅陌,他现在还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你把他扶回去吧。”

    安浅陌张开眼,龙涎香在精致的香炉慢慢燃烧,千蝶舞紫罗兰色的裙摆在他面前晃过,红色玛瑙的簪子将她的容颜沉得更为美丽,脸上的惊慌和欢喜交错,“陌,没事了吧?这个是我新熬的姜糖水,喝下去就好了。”

    像是暗红玫瑰的汤汁在碧色的碗里晃着,安浅陌没有看上一眼。“出去。”安浅陌的嗓音听起来很是低沉,千蝶舞有一瞬间的错愕,委屈道,“陌。”“出去!”连睫毛上扬的姿态都凝滞了,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发怒的猎豹。

    千蝶舞黯然的把碗放到桌子上,以前她一直以为爱到极致成了恨,反面是冷漠,而她就是被冷漠的那一个。这滋味并不好受,她甚至觉得哪怕他对自己发怒都比冷漠好,可是真的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承受不起。

    他让她去邂逅云姝的,可是这么长时间以后她不过是在他面前露了个面就成了这个局面。

    千蝶舞到流珠和云姝房间的时候,流珠正看着雪绒乐不可支。流珠把雪绒放在一个小凳子边上,给它脖子上系了个套,然后将绳索绕小凳一周,再把绳索的那一头让它咬在嘴里。

    雪绒开始漫不经心,转了几个圈后也开始发急了,毛都快立起来了,流珠心软,重新将它拎了起来,雪绒噌噌地爬到流珠肩上去,最后搂着她的脖子不肯下去。

    流珠笑得眉眼弯弯,这种亲昵的态势才不辜负她对它这么好呀。流珠浅笑盈盈,光华流转,流珠难得的静美就像是青春里镌刻的最美的画卷。

    然而流珠刚拍了拍雪绒,雪绒就不耐烦的从她身上跳了下去,捎带手一爪子拍她脸上。流珠石化,云姝只觉无数黑线坠落,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雪绒站起来晃了几晃,到底没忍住,一头栽倒,走了几步不稳的猫步才稳住身形,人立而起,抬头挺胸,继续傲慢。

    在云姝和流珠没防备的时候,雪绒十分开心地把自己的珍藏拿了出来,嫩黄的地板上一次排开八只死老鼠。云姝看了一眼就呵呵了,这还凑了个吉利数啊。

    雪绒趴在前面看着它们,它的表情要多妩媚多妩媚,要多开心多开心,要多满足多满足。云姝郁闷极了,知道你开心,可是你这么赤裸裸地炫耀你干粮多好么,这还什么花色都有,想吃哪只吃哪只是吧?对于这只猫云姝真心不知道说什么合适,不管怎么说它总还是纯粹可爱的。

    云姝没留意到流珠仿佛被定住身形,明眸素颜,凛冽不可侵犯。最后实在忍耐不住,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拎起来,对着她的耳朵吼道,“雪绒,我警告你,你去把这些老鼠给我扔了!”云姝凉薄道,“悠着点,你们还剩一毫米的距离,你知道它哪碰过老鼠?”

    流珠脸一黑,直接把雪绒呈一条抛物线扔了出去,云姝吓得眼都直了,就算她是只猫,你就这么简单粗暴也不太好吧。

    千蝶舞就是在这鸡飞狗跳的时刻进来的,眼睁睁的看着雪绒在她眼前坠落,决定假装没看见,愣了一下才道,“云姝,你去看安浅陌一下吧。”无数问号从云姝脑袋上冒出来,流珠抢问,“到底怎么了?”

    流珠对同样身材姣好容颜昳丽的千蝶舞似乎抱有一种纯天然的敌意,总觉得她心太深了。千蝶舞叹了一口气,把云姝的心提起来了,“他和玉隐闹别扭了。”

    没再说下去,千蝶舞这话有技巧,或者安浅陌怎么样了云姝都无所谓,但是如果扯上玉隐云姝肯定着急,果然虽然流珠还在纠缠不休刨根问底,云姝却已经直奔安浅陌那儿了。

    推开门阳光洒落下来,细小的尘埃萦绕在她身旁,云姝站在门口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安浅陌那里光线比较暗的缘故,他看起来嘴唇苍白脸色发灰,云姝妙目盈盈环视全场,看到地上的湿衣服时了然道,反手关了门,“今天你陪去游泳了。”

    云姝心里有点小小的敬佩,却掠过了安浅陌尴尬的神色,“嘿,还有我呢。”流珠嘟了唇对云姝深表不满,差点没把门拍她脸上。真是的,她这张脸粉雕玉砌,国色天香的,整容不等于毁容啊。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