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 力挺,全民助宫时代

章节字数:3024  更新时间:16-07-23 0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收藏了,推荐了。

    收藏了,推荐了。

    收藏了,推荐了。

    云姝耸耸肩,眼见的瞟见她手上的食盒挑挑眉毛,“流珠你开挂了。”流珠眼角微微上挑,撩动卷曲的睫毛斜睨她一眼,整个眼神妩媚中带着娇俏,云姝有点诧异,似乎她的眼神含了一点警告,但这是为什么呢。

    “当然是我弄的,”流珠手疾眼快的掏出汤盅,用白瓷勺舀到碗中,掰开安浅陌的手放进去,郑重道,“先把鸡汤喝了,我去劝劝玉隐,放心好了。”

    安浅陌的神情渐渐变得难以形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流珠尴尬地移开视线,也是啊,安浅陌又没跟他说过,他是怎么知道的,露馅了啦。

    “那个什么,我先去玉隐那儿。”安浅陌慢慢地动着汤勺,看她嫩黄色的身影慢慢消失,上面极小的粉色花蕾映入眼帘,带着绿色丝带,像是春天的花一样精致。

    云姝看着笑成狐狸样的安浅陌自己还在状况外,“你觉得真是流珠做的?”安浅陌被这句话呛了一下,笑容带了一点无奈,“你觉得呢,如果真是她做的,那我确定是要退回茹毛饮血的时代了,她真的会把它或者塞进来。”

    云姝眼神定定的脑补那个画面打了个寒颤,想起了蕙质兰心的千蝶舞,“这么看起来蝶舞对你很好的。”安浅陌气闷,他能明白云姝这个好是不带别的意思的,他不能对一无所知的云姝发飙,只是哼了一声了事。

    清澈的溪水自嶙峋怪异的假山上倾泻而下,林荫之下,美丽的花海中穿梭游弋着美丽娇俏的少女,鲜美得就像是初初绽放的芙蓉花。

    自顾自站着,一任月华洗礼,却分明叫人有种皎皎兮宛若皓月的感觉。玉隐阖目靠在树上,流珠看得出神,树枝摇曳,落下来的嫩白色花瓣落在他肩头,虽不会尽态极研,却有种别样的美感,流珠摸摸下巴思忖道,似乎是越纯结的偏偏越能蛊惑人心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流珠就是感觉他其实很难过呢,徐徐睁眼,羽睫震颤,就像是蝴蝶初初落在娇花上,花蕊几乎受不住似的娇怯模样。流珠蹭的冲了过去,对着玉隐结了霜的脸色展开灿烂的笑容。

    “我跟你说安浅陌真不是故意的,我已经严厉的,”流珠只觉自己左肩被猛然一撞,在原地陀螺似的转了两圈,等稳住自己却看到玉隐飞身而起,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拿过挂在树梢上的剑,舞的兴起。

    流珠气得够呛,手中帕子险些被撕个粉碎,“你这是什么态度?!”然而玉隐只当她是空气,流珠气得跺脚,环顾四周姹紫嫣红开遍,浅的粉、深的紫、新的绿已相映成趣。

    流珠发了狠揪下一把花来,整个人倚着栏杆靠坐着,怀抱花束倾斜,嘟着嘴生气。一身嫩黄裙装再配上她这个表情,将她装扮得漂亮而娇俏,她垂着头愤怒的揪着花瓣。

    少年锋芒毕露的感觉,整个人锐利得就像一把刚刚经过淬炼的绝世名剑。很快将流珠惊讶到了,他的身手真的好快,好可怕。形如鬼魅,疾于风,迅如闪电就是这个样子吧。

    明明是一身湛黑,可当他动起来的时候,流珠却觉得自己放佛看见了圣洁美丽的极光,险些耀花了他的眼。流珠吓得花瓣都掉了,玉隐现在的样子,完全没有平时纯白无害的兔子模样,反而像极了美丽妖冶一个花季直到荼蘼的那些曼荼罗。

    嗯,就是一只吃肉的植物。

    好可怕。

    缭绕的光影,黑亮亮的衣衫,这一切好像格外美好。流珠无奈,岔开话题,“我发现这儿的花还挺嫩,看起来真的漂亮。”

    玉隐回过头来笑道,“可就算如此,也没有你好看。”流珠羞涩的低下头,“哎呦,这怎么说得,不过。”再抬头玉隐已经不在了,流珠郁闷了,没想到湛蓝色的小美人鱼也会耍心眼了。

    流珠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子,偷偷瞄了一眼卧在踏上的安浅陌依旧苍白的像张纸一样的脸色,眸光流转都不知道看哪里合适了,心虚道,“我怎么知道现在玉隐都学会哄人了。”

    云姝撩撩眼皮子瞄她一眼,“因为你就喜欢听这种话嘛。”流珠气恼的斜睨她一眼,看云姝识相的不再言语,才挥着拳头对安浅陌保证,“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玩命帮你求情的,毕竟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事情。”

    云姝也有点诧异,按理说就连流珠都觉得可以原谅的事情,没有理由玉隐却一直介意,就算是再生气,在安浅陌跳下湖水差点把自己解决掉之后也应该过去了吧,可偏偏是这样形同陌路。

    摇摇头叹口气,纤白脖颈巧垂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云姝!”流珠这次是真的气得跳脚,看着流珠两颊轻轻晕染的胭脂红色,云姝撇嘴道,“看起来真等他们俩和好了,那就可以给你写一首歌了。”

    安浅陌也忍不住嘴角轻轻上扬,温声道,“叫什么?”“翻,翻,翻,”流珠冷笑一声,“你还结巴上了,”“翻白眼。”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谢谢你。”安浅陌赶紧扯开话题,流珠挥挥手眼神晶亮,“不会了,毕竟能看到你们这样的也是我的荣幸。

    饶是安浅陌这么一个长袖善舞的人心里都忍不住哽了一下,云姝不悦道,“说什么呢,人家是纯洁的朋友关系。”安浅陌刚想就势说,“对啊对啊。”

    流珠却在此时再现她的拿手好戏,翻了个白眼道,“这句话就等于那句说烂了的,纯洁的男女关系,那不都是欲盖弥彰嘛。”流珠阴阳怪气的腔调听得云姝发酸,低头嘀咕道,“腐眼看人基。”

    安浅陌狠狠地把自己扔到淡紫色刺绣精致的抱枕上,听着他们俩一言一语的,忽然想到一句至理名言--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古人诚不我欺。

    而更可怕的是,他正在忍耐着一千只鸭子,对自己很钦佩啊。

    “我发现安浅陌都偶遇玉隐十三次了,”面对流珠凝视他期待答复的秋水剪瞳,令云很淡定地给雪绒替着毛,他打算把雪绒身侧的毛踢掉,背部的毛理成波浪状,这样就有一只帅气的霸王龙了,想想都威风。

    雪绒痛不欲生的趴在令云腿上,在阳光下像是琥珀一样的眼睛流光溢彩,像是湖底鹅暖石的反光,满满的都是泪。说什么夏天了给它凉快凉快,哎呦喂,剪成这样它要怎么见人啊,哦,不,那还是小case,最重要的还是它要怎么见猫呢。

    什么!你也没反抗一下?谁说的?谁说的?!没看见它挣扎的整个猫都被压住了嘛。

    令云云淡风轻道,“那可不一定,这只是你看到的,你没看到的次数可能更多呢。”“哦,”流珠惆怅的望过去,花树之下,那样多的花瓣分离了枝头,极淡的粉掺杂了最纯粹的白凝聚成一场风暴,像是漫天大雪将安浅陌包围,这之间的男生容颜比雪还要白皙一些。

    大概是认识到这样绝对不会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了,安浅陌这次将玉隐困在了自己和树干之间,大体说来就是树咚的意思。

    身高差什么的谁说最萌了,反正玉隐在这样近距离的观察之下,深深的觉得头都抬酸了,犹豫道,“你能不能帮我搬个凳子垫一下。”安浅陌斩钉截铁的摇头,“不能。”

    玉隐眨眨眼,长而卷曲的睫毛在阳光下划过曼妙的弧度,伸出手来软软的推拒道,“那你站远一点,我现在只能看你一下巴。”安浅陌继续不为所动,“没事的,我也就只能看你一个头顶而已。”

    玉隐僵住,这是一回事吗,“玉隐,这次千蝶舞的事情我承认全是我的错误,可是我也算受到惩罚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玉隐默默地把眼睛瞥向旁边,在水下他触碰到安浅陌的身体时心里真的很疼,在那一瞬间所有的愤怒烟消云散,失去了鲛珠却救活了安浅陌,他不后悔。

    可是失去了鲛珠,他不再能在水中自由游弋,再也不是鲛人了,这一切他该要如何面对。

    安浅陌总算是错开一点距离,玉隐定定地望着那张脸,他的眼睛中悲伤弥漫,自己的身影映在其间,给玉隐一种错觉,似乎他就是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一个俯身,玉隐游鱼一般灵动的身形从安浅陌胳膊下钻过去,安浅陌反应很快,伸手去抱他,可是玉隐再次压低身体,成功逃离包围。

    流珠正在咀嚼千蝶舞亲手烘焙的饼干,看到这里噗的一声将碎屑喷了出来,看着安浅陌呆滞的身形她还真是觉得挺惨的,刚想把这事告诉令云,一回头吓了一跳。

    “你怎么一脸的。”一脸的渣滓。流珠惊奇地瞪大了眼睛像是看见鬼一样,令云默默地掏出手绢擦拭自己的脸,那神情淡定自若,仿佛这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