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 忠犬:魔尊萝莉对对碰

章节字数:2642  更新时间:16-07-30 0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已过半时,云姝眼睁睁看着窗台处的花瓶掉落下来于是去查看,却见到一身玄色衣裳的男子,邪魅的气息让云姝皱起眉头,星目剑眉,这张脸莫名的熟悉啊。

    身后传来流珠睡意浓浓的话语,“云姝,怎么了?”云姝还没总结好,直接被人一个手刀劈倒打包带走了。直到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云姝才悲剧的想起这位是谁。

    凌云。

    对,是凌云,不是令云。

    魔族的王。

    后悔,好像太晚了。

    粉色纱帐中,流珠翻身踢了一脚被子,雪白柔荑网上琳琳杯子盖住小露的香肩,一点发丝调皮地在眼角徘徊,粉润的唇翕合着嘟哝两句再次睡去。

    一只飞虫扑过来,还没碰到她的脸颊就被一旁的捕蝇草一口吞掉,绿油油的捕蝇草在幽深的夜色里闪着淡淡的荧光,翕合着叶瓣,就像是在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

    魔界深处,绿树成荫在晚风中摇曳宛若群魔乱舞,草木茂密处一个小小的水潭显现出来。午夜时分,却从潭中氤氲起缭绕的雾气,凌云静默无声地抱肩看着,雾气渐渐合拢,最终聚拢成一个人形,看模样是个风韵尤佳的女子。

    缓步踏上岸边,姿态曼妙如云端仙女,妙目流转,最终聚焦在凌云身上,眼神温柔得像是眷恋着自己的情人。“你是魔界现在的王?”凌云扯扯唇角算是笑过,“算是吧。”

    萤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小尴尬,心里转开了念头,能勾结云罗宫找到合适的人选将她从魔幻森林带出来,再瞅准时机将她复活,乍一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是环环相扣半点不出错漏,这运筹帷幄的手段也算可以了。

    “可惜你现在还只是灵魄形态。”“这里就有一个上好的容器。”凌云不解,荧惑纤纤素手一扬,赫然指向一旁的云姝。凌云下意识地颔首,看她慢慢走过去,却在两人即将合二为一的时候看清了那张芙蓉面,顿时如遭雷击,厉喝一声,“住手!”

    荧惑诧异的看着他,凌云快步上前将云姝打横抱起,只留下一句话,“回头我再给你找一个,你不能在她身上夺舍重生。”“为什么?”“因为她很像一个人。”云姝朦朦胧胧听到这句话,醒来时还以为自己做了个梦,醒来却无比诧异。

    羽睫轻轻颤动宛若蝶翼,睁开眼睛那一瞬就像是星蕴重明时的光芒被释放,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眸散发出慑人的华彩,下一秒就愣了。总算是想起魔王凌云的云姝蹑手蹑脚地踩了蝶恋花的蓝色鞋子,认真的看了两眼鞋上顶的雪白绒球,脸色黑了黑,这感觉好像珍珠脖子上拴两个绒绒球啊,嘟嘟嘴放下这些不满,纤纤素手撩开珠帘,走了出去。

    在外间看书的凌云望过去,恰恰看到云姝披着帘子扭着脑袋站在那儿,这个姿势别扭的他简直无言以对,这举动只能用鬼鬼祟祟来形容,完全和上一世仙子凌波的紫霄完全不一样。

    云姝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凌云,一身白色丝质长袍披了灰色披风,看起来家常得很,黑白分明的瞳看起来清澈见底,云姝歪着脑袋想了想,愣是不能把眼前人和传说中那个残酷冷漠发动了一次神魔大战的魔王联系在一起。

    云姝浓密的羽睫都定格了姿态,一双波光潋滟的秋水剪瞳瞪圆了,一瞬不瞬地看着他,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凌云眼中闪过一抹受伤,漫不经心地靠在椅子上,薄唇微掀,扬了一抹笑,“你大可不必担心,我邀你来是因为你的相思斩是魔族的东西,安心小住几日,一定送你回去。”

    云姝眨眨眼,弯而挺翘的羽睫在空气中划出完美曲线,她掀开蔷薇色泽的唇嗫喏道,“哦,相思斩啊,要不我把紫玉魔箫也给你留下。”凌云的万年冰山脸猛地碎裂,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那就不用了,相思斩还要你带回去,我要的不过是你所谓的器灵罢了。”

    云姝把额头皱得能够夹死只苍蝇,思索了半天才想起来,“就是那次御剑飞行的时候和我对话的那个?”凌云点点头,笑得很温和,“依附在相思斩内的灵魄,她是魔界最伟大的魔后。”

    云姝眨眨眼,亮晶晶的眼眸看起来满是疑惑,凌云伸出一根手指,将《万物志》推到她身前,云姝拿起来看到掀开的一夜上写着:

    默元三千一百二十一年,众神与魔凤狂战于野,众神灭,独神女一息尚存。然魔元神得以保全,遂借土遁。神女以身化森林,借乾坤之力作鼎,炼化魔之元神。虽封印而不得灭,故森林中之万物位置魔化。封印破则出,天下乱。

    云姝默默地看着,心里有一丝不安的感觉,可这段话虽然写的很严重,但是她却不能感受到。在她印象当中最厉害的一场风波就是十几年前的神魔之战,当然了这印象也只是听说,毕竟那时候还没她呢。

    这一场神族和魔族倾尽全力,范围之广波及七届,最终结束在神女紫霄的陨落,但是魔族忽如其来的退兵让人无法理解,难道这种时候不该乘胜追击嘛。

    似乎,云姝细细回忆,当时魔族的王就是眼前的这一位了吧。“你说的器灵,我说的魔后,就是我刚从你的相思斩里刚刚解除封印的荧惑。”云姝有听没有懂,她看书,凌云看她,这才发觉不妥,云姝穿了一身白色半透明丝绢层叠着裁制的睡服,曲线玲珑,低垂的颈项像是白天鹅的脖子。

    都说是色授魂与颠倒荣华,凌云只觉自己的思绪越飘越远,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拽都拽不回来。云姝终于看完了,抬起头看他,凌云眼神一闪,慌慌张张地偏过头。想着云姝花树缤纷美丽的姿容,内心狂跳,忽然间绯红了脸庞。

    云姝心头诧异,然而打定决心只是看看不说话,刚想问问自己具体什么时候能被全须全尾地送回新萃宫,凌云却逃也似地冲出屋外,不多时一件衣服扔到自己头上,手忙脚乱地拿下来一看,再看看自己身上,顿时尴尬到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换好了衣服云姝趴在窗边看着漫空星索,退去方才麻木似的淡定,云姝抿紧颤抖的唇,原本挺直的身体却慢慢委顿在地,苍白如雪的容颜在白色窗帘的映衬下更加凄凉。

    软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来,双手环膝蜷成一团,嫩黄色的裙子抵挡不了夏夜微凉,不知过了多久似乎自己的心也跟着冻结了,唇色都浅淡到几乎没有了。忽然有个毛茸茸的东西轻轻地蹭了蹭她,云姝没反应,眼中一片茫然。

    珍珠郁闷地抬头看了看她,这好像石化了的样子真的让它心里很不舒服,垂下头锲而不舍地的在她手上磨蹭了半天,云姝才看了它一眼,明显惊吓的缩到后边,“这棕不溜秋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原本看着自家主人泪凝于睫,脸颊几乎苍白到透明的样子,珍珠真的很心疼,可是现在它只想一爪子拍她脸上有木有,这个没良心的,它不远千里寻过来狗腿都走瘸了,结果这货居然连它都认不出来了。

    悲愤欲绝的珍珠仰着头看着云姝,平日怕水的珍珠因为愤怒连云姝去舀水都没躲避,一双黑曜石般美丽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平日里看起来也是流光溢彩分外动人心魄,现在却和它的身体浑然一色,反正云姝是辨认不出来。

    晶莹的水花溅起,折射琉璃灯七彩光芒,珍珠猛地颤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自己,毛倒是白了可惜全湿露露地黏在了一起。云姝却一把扑了上去,力度紧得险些没勒死它,语气中的欣喜掩映不住,“珍珠,是你,太好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