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3 涩授魂与颠倒荣华,魔族的两个皇子

章节字数:2268  更新时间:16-07-31 04: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甘香醇美的酒液自嶙峋怪异的假山上倾泻而下,泛舟江渚之上的花船上奏响天籁之音。林荫之下,美丽的花海中穿梭游弋着美丽娇俏的少女,鲜美得就像是初初绽放的芙蓉花。也有雌雄莫辨的少年,再多的就不赘述,一句话概括,真正就是酒池肉林呀。

    凌云依稀是很久之前那个魔族王子温润如玉的模样,缭绕的光影,素白的衣衫,这一切好像格外美好。

    云姝坐在一旁,光打在她脸上浓缩成美好的剪影,面若皎月,柳眉浅画,身姿袅娜。琉璃盏中的燕窝漂亮得晶莹剔透,凌云拿着身材娇小的白瓷勺喂她。

    云姝绝对是食不知味,美目频闪秋水荡漾。凌云总觉得云姝那副发髻都像兔子耳朵竖起来的样子,好像在观察风吹草动,不时还瞄自己两眼,好像自己一旦有所举动她就会跳开似的。

    一些汤水从云姝嘴角淌下,润泽过的唇瓣更加粉嫩莹润,凌云默默地垂下眼,有点不知道该看哪了。嗅着鼻端若有似无的馨香,忽然有种风情旖旎的错觉。如果当时紫霄不那么倔强的话,如今会不会也是这样唯美隽永得像一幅传世佳画。

    春花秋月,莫不静美。

    云姝抬起头看他俊美的面容,高洁的气质好似九天之上的神祗。那种感觉,像是孤高清绝的雪山之顶,忽然飘来了无数粉色莲瓣,纷纷扰扰,到底还是只余寂寥。她似乎有不好的预感,凌云是真的把她当成紫霄了吧。

    夜色阑珊,如云似雾的云纱轻薄得厉害,遮在窗棂上带给人一种如踏云端的虚无缥缈之感,恍若仙境。而这正是他想要的,一场无边幻梦呵。

    内室已经点了数盏红烛,烛光摇曳里凌云看那窈窕的身姿蜷卧在床上,眉峰蹙起,原本浅樱色的唇瓣在她的嗜咬下鲜艳欲滴,凌云担忧道,“紫霄,你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送我回去?”他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惆怅,就像是亘古而来的呢喃,竹林风铃的吟唱,那么哀伤,哀伤到唯美,恍若千古绝唱。凌云觉得自己的心弦被拨动,些微地痛。

    “你从来没有这个打算,对不对?!”看一眼云姝满是怒焰的明眸还氤氲着淡淡的水气,凌云低下头来避开她的视线,“紫霄。”“我再说一遍,我不是紫霄!”

    云姝近乎歇斯底里的声音刺痛了凌云的心,声儿咽,一滴泪坠落下来,恰点染了眼角那颗胭脂痣。凌云怔愣片刻,突然作色勃然大怒,暴喝一声,“别再说了!”袍袖的翻转,衣袂的飞扬,宛若狂风过境,看着眼前四溅的木屑,云姝有一瞬间的怔愣。

    爱到痛彻心扉。怎么可以那么复杂,就像是光与影并存于一人之身,袭卷过空旷的风呀,还眷恋什么温暖。可是那么久他才看到她,她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对,我是这么想的,有什么问题吗?”“你有没有想过我,我明明不是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一切,凭什么?!”“我不想听了。”

    “你不想听了?”云姝冷笑一声,霍地站了起来,“你不是一直以为我就是什么神女,那好,我就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三生三世,永生永世,上穷碧落下黄泉你再也寻不到她半分踪迹!”

    凌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多少前尘往事自心头滑落,到最后却只能无言以对。眸中情绪万千,缤纷色彩亦一一闪过,最终却只剩繁华落尽,寂寞如雪。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云姝低下头,眼前景物慢慢蒙了一层水雾。啪嗒,一滴泪落下来,最终泛滥成灾,珍珠呜咽两声蹭过去,轻轻拿头蹭着她的膝盖,黑润润的眼眸湿漉漉的看着她,好似安慰。

    新萃宫中,令云瘫倒在椅子里,叹出一口气来,“现在既然星云打探到云姝被掳去魔族了,那么,”他冲着凌风扬扬头,“新萃宫的小皇子,该你了。”

    凌风抬起头来看他一眼,狭长的眸波澜不兴。流珠已经用长长的指甲给他狠狠地来了一道子,令云压抑地惨叫一声,恨恨地望过去,“流珠,你什么意思啊?”

    流珠挑起睫毛狠狠地瞪他一眼,“作为凌云同父异母的兄弟,你是想要凌风送上门去被生吞活剥啊。”然而话还没说完,凌风就消失了,流珠连睫毛挑起的姿态都定格住了,令云感叹一声,“还真是伤心啊。”

    凌风没有浪费一秒钟时间,腾空而起,巨大的黑色羽翼在背后伸展开来,遮天蔽日。漫天星子闪烁,再看凌风漂亮的紫晶耳钉被月华洗过,闪着冰冷的色泽。就像沉浸在深海底看海面星光闪耀。

    此时的云姝正在叠星星,塑料的折叠式星星瓶很漂亮,左手指尖探出似乎萦绕着一点点梦幻的光泽,黑发狂舞甩过的瞬间,她的头绳底部曳的那颗透明珠子刚好荡过来,被她咬了个正着。

    纯白的花高高地挂在枝头上,偶尔飘零轻薄如纸,贴在手心颊上倍感柔软,就像是忽闪着睫毛去触碰自己的手心都是一样的,可惜她不知道名字。

    盛开的样子,花瓣展向四方,使那个小小角落青白片片,白光耀眼,再加上清香阵阵,沁人心脾。而此时叶子却还没有生长,恰恰若雪涛云海,蔚为壮观。

    异世界慢慢体会手中沙漏的改变,心死寂如圈地成河的水。云姝咬咬嘴唇,一抹鲜红欲滴,倒不惊悚反而十足美丽,微风吹过,荡下白皙幼嫩香滑花瓣的玉兰树下,云姝肩头覆满这种号称凝脂一般的花瓣,默默地把缓步而来的凌风当做空气。

    “其实我知道你不是她,只是有的时候会有错觉,似乎回到了从前,但是我想如果她当时还有机会对我再说一句话,估计和你说的是一样的。”云姝回想了一下,就是诅咒他那句。

    “你是我最后的念想,”他的声音慢慢低下去,“可是其实你不知道,你们其实一点不一样,一颦一笑都不一样,所以你的存在每时每刻提醒我她已不在。”

    今生今世,他只爱上了一个人,却囿于刀剑光影。她哭喊,他呼唤,终究错过了惊世的依恋。从此锦书难寄,鸿雁难托。他很奇怪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假装那个人还在,而他看到每一片叶每一朵花多能联想到她已不在。

    看着一向桀婺冷傲的凌云哭成仿佛沉沦苦海无力挣扎的模样,云姝慢慢走过去,双手环住他的肩,想给他一个坚实的拥抱,可是云姝再一想也是悲从中来无比酸涩,成串的眼泪掉下来。

    刚刚恢复了了一点的凌云顿时无比郁闷,这倒好,他们成了闺蜜落难组了,居然抱团哭。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