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5 头顶上一片绿油油的,给你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

章节字数:3202  更新时间:16-08-02 0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空气都让人窒息,玉隐的唇微微颤抖,脱口而出的语句都破碎了,“为什么?”安浅陌垂下眼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双眸子,似乎有无数星光搅碎在里面。

    “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安浅陌唯一的一颗解毒丹被你吃了!”看到千蝶舞怒火中烧更加明亮的眼神,玉隐似乎猛然被刺了一下,千蝶舞无力地闭上眼,放任泪水流淌,一片冰寒从她的指尖传到了她的心底,将整个人冰封起来。

    不能相守不能泪流,月的光芒剑的影子,划下的伤痕,谁不会千疮百孔呢。没有什么悲伤是持之以恒能够像恒星一般的,顶多是在夜空中闪烁过光芒,所以。”

    如果有以后,这次她大概真的能够放弃安浅陌了。

    已经没有意义了。

    玉隐呼出一口气来,整个人看起来顿时轻快了许多,千蝶舞和安浅陌两个人看着她,表情无比迷茫,怎么突然就自嗨起来了。

    嘴角噙上一抹淡淡的笑意,美眸陡转晶光璀璨,挤挤眼睛调皮道,“浅陌,我告诉你一个你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人鱼血可解百毒。”

    灵力汇聚,一个光滑若白玉的鱼刺出现在他手中,玉隐狠了狠心,刺破自己的手心递到安浅陌嘴边。腥味带着微微的涩,安浅陌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酸,他明明想让她快乐,可是每一次,他都是不但让他难过,还要让他受伤害。

    凌风现在站在湖中的台子上看着水波浩淼十分郁闷,来时的台阶和下去的台阶都泯然不见,他现在开始深深的怀疑凌云是知道他们要来的,可是他心底还是有一些感动的,也许正因为知道是他们,所以凌云设置的这些关卡对人也是没有多大伤害的。

    一身湛黑衣袍落尽星光,随着凌云的到来空气都变得冷冽肃杀起来,“你是为了云姝来的,我还真没预料到你们会认识。”凌风眨眨眼开始推测凌云和云姝的关系,“大概咱们的喜好是一样的吧。”

    凌云冷冷一笑,“怎么可能?”凌风定定地看着他,“哥,话不能这样说,毕竟咱们是兄弟。”凌云翻了个白眼,囫囵地摸了一把脸,“你似乎忘了一个问题,就是因为你娘他才在凤临族流连不舍,搞得现在大家还以为我是魔族的王!”

    凌风默默地坐下来,两手环膝嘀咕道,“不都差不多嘛。”“算了,这些不要说了。”凌风看着凌云挥挥手做出阻止的动作于是静静地等着凌云说话,可没想到他却等到凌云的身影消失在他视野中。

    心机斐然武功盖世的少年凝视着怀中玉人儿,眸色出奇寡淡。都说,非宁静无以致远,而此时凌云正宁静地思索着前世今生,终究是----看一场波澜云诡,念一世波光潋滟。

    凌风猝不及防的接过他手中人,诧异到只能说出一个字,“哥。”凌云看着他笑笑,一副释然的模样,却又掩饰不住沧桑,“就这样吧,照顾好她。”

    不再担心云姝,凌风觉得心里有点堵,怎么蓦然之间感觉自己脑袋上一片绿油油的呢。

    徐徐睁眼,羽睫震颤,就像是蝴蝶初初落在娇花上,花蕊几乎受不住似的娇怯模样。云姝睁开眼,看到趴在她身上的流珠,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柔软的发手感细腻,但是流珠显然没感觉到。

    千蝶舞正在愤怒地念叨,“凌风,你还说凌云没恶意,骗鬼呢。”凌风品了口茶凉凉地道,“对啊,是骗你呢。”一旁的玉隐被吐沫呛到了,千蝶舞讪讪地闭上嘴,就见云姝掀开帘子过来了。

    令云看她一眼,吓得杯子都掉了,不可置信道,“流珠还在里面呢?”云姝点点头,就被凌风拽走了。金色的阳光穿透树冠的缝隙坠落在她身旁,云姝靠着树干踩着树根高低起伏,清亮的眸子看着凌风,内心很忐忑。

    凌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表情阴婺,“你跟凌云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云姝诧异道,“因为相思斩里面有魔族一个先人的魂魄,说是什么最伟大的魔后之类的,他想要复活她。”

    “那复活了吗?”云姝柳眉浅蹙,觉得他的语气很奇怪,虽然凌风素来是厉害惯了,新萃宫没几个不怕他的,可是对自己素来还是温柔的,这次却那么阴阳怪气。

    “复活了吧,他又没告诉我。”“是吗。”云姝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你不信我?”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眼中打转,泪盈于睫的模样看起来分外璀璨,如雨后娇花,本来是没想抱怨,现在所有的委屈却一同涌上心头,“我倒是宁可什么也没发生过,可是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到底在哪?”

    看着云姝歇斯底里的模样凌风愣住,在此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天色蓦然暗下去,乌云厚重地堆积在一起,云姝转身跑开,背影憔悴,凌风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云姝!?伸出去的手却没有握住她哪怕一片衣摆,只好呐呐地缩回了手。

    凌风失落地回了屋,流珠此时正在享受令云的胜利果实,一小碟子瓜子仁都是令云剥的,流珠吃得很欢快,令云眼巴巴地说,“我也尝一个呗。”伸出的手却被狠狠的拍了回来。

    玉隐抿抿嘴,蔷薇粉色润泽的唇看起来更加诱人,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眸转转,小狗一般看着安浅陌,默默地推过一包瓜子去,“给我剥。”

    安浅陌点点头,一派浓的化不开的谦谦君子之风,但是他似乎理解的有些错误。看着玉隐手上的瓜子皮,这呆萌模样把千蝶舞逗了个够呛。

    瓢泼大雨转瞬而至,流珠诧异道,“凌风,云姝呢?”“云姝,”凌风站在窗前看着窗外雨势早已魂不守舍,流珠刚换上不久的翡翠窗纱都快被他抠坏了,看他这模样,流珠眨眨眼,惊奇道,“不会你们吵架了吧?”

    凌风艰难地点点头,“你早说啊!”流珠急得跳了起来,拿了两把伞拽着令云就出去了,倒不是她真想带上令云碍手碍脚,只是他们现在还被灵犀镯连在一起。

    终于在假山旁看到了失魂落魄的云姝,流珠都能看见她惨白的脸上轻轻跳跃的淡青色血管。流珠眼波流转看到自己粉色油纸伞上上几枝青翠欲滴的竹子,脑中灵光一闪扯过令云的伞撑在了云姝头上。

    令云郁闷道,“我怎么办啊?”流珠干脆利落一句话将令云的话全堵了回去,“淋着!”看到被流珠搂在怀里的云姝,凌风心里很不是滋味,流珠则当即奉送一个超级白眼,只有她现在才知道云姝现在就跟一个冰块差不多。

    “她怎么样?”流珠摁下心头怒火,笑意璀璨伸出小手指头冲他勾勾,“你过来。”这一笑风情无限,令云看了她一眼心里都有些不开心了,为什么要对着凌风笑得这么好看。

    凌风一眼走过去,流珠一把将他推出门去,顺带拴上门栓,差点没把门拍到凌风鼻子上,凌风只好苦笑,靠着门的身体慢慢坠落在地,看着云姝这恍若失了魂魄一样的神情他其实心痛,可是却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把云姝包在暖和的被子里,令云和流珠开始发愁了,流珠发狠地拽了一下手上的链子,“这到底要怎么办吗?”令云耸耸肩,“没事啊,也不错。”流珠狠狠地别了他一眼,灿若春花的人儿瞪起人来也不是盖的,“休想!我告诉你,要是一直拿不下来,我就把你胳膊剁下来!”

    令云打了个冷颤,流珠的眼神看起来是认真的,“别介啊,到时候你拖着一条胳膊看起来岂不是更渗人。”流珠打了个stop的手势,“没有更改的余地。”

    令云默默地咽了口唾沫,随着流珠到了桌旁,两个人看着蜡烛相顾无言,直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到底还是睡着了。

    流珠费劲全力拽了令云去见流犴,当时风和日丽,流犴正在侍弄自己的牡丹,远远望去云蒸霞蔚一般,莫不若亭亭玉立的美人儿,流珠总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但实际上姚黄魏紫,珍贵的品种多了。

    令云强挤出笑来,却比哭还难看,流犴抽抽嘴角,令云刚想打个招呼却先打了个喷嚏,流犴手疾眼快地掏出手绢抵挡攻击,“姜汤是吧,一会儿就好。”

    流珠叹了一口气,特别郁闷的把事情叙述了一遍,流犴眼神幽幽地看了一眼令云,看得令云不寒而栗,拔剑出鞘,冷冽的剑身倒映流珠的脸庞,令云倒吸一口气。

    流珠弯曲卷翘的睫毛都定格住了,尘埃在她身旁细舞成尘埃,不会吧,她爹跟她想到一起了,可是她只是这么一说,会不会太残忍了。

    令云看着不断向自己逼近的剑尖大脑一片空白,“好了。”好了?没感觉到痛啊。流珠看着在地上碎裂成n快,扶住桌脚呼出一口气来,令云看了一眼自己还全乎,猛然向后躺倒在地,眼神空洞。

    流犴淡淡抬眸,看着这两个死里逃生的模样,眼中疑惑满满。“姜汤来了,多喝点。”令云默默地看了一眼流犴,逆光里他的轮廓柔和了许多,但是令云看到桌子上的汤盅上还是吓的弹了起来。

    然而想想刚才的惊吓令云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嗯,好的。”看着流犴衣带蹁跹的离开,令云直接一口干了,流珠都惊呆了。令云欲哭无泪ing,他咋不直接拎一桶来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