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8 魔妃侵入新萃宫,情深的人怜悯同样情深的人

章节字数:2789  更新时间:16-08-08 0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各种求收藏,推荐,橄榄枝,打赏

    各种求收藏,推荐,橄榄枝,打赏

    各种求收藏,推荐,橄榄枝,打赏

    午后的阳光在林荫的小路上洒下斑驳的光影,浅粉新绿的头饰不甚名贵,却把个安静得像是一潭死水的云姝硬生生妆点出了几分娇艳,像是花明柳绿那感觉。

    凌风坐在树上抱着酒壶自斟自饮,当他看到云姝窈窕的身姿袅娜地出现在凌风面前时,他自带的琉璃酒樽就这样停在半抬的手中。

    流珠朝着树上指指,云姝顺着望过去去,逆光里少年的轮廓柔和而俊朗,她想是流苏轻晃了她的视线,所以才分不清这一瞬间凌风脸上的表情到底是不是欣喜。

    流珠还没想到合适的开场白就又被云姝拽住了,令云有点心疼凌风,他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当作世间最美丽的风景,近乎贪婪地观赏,都让人瘆的慌。

    怒发冲冠的令云几步蹿到云姝跟前,恼怒地为凌风鸣不平,流珠拽拽令云的胳膊示意他别说了,令云看了一眼流珠,想起前两天的惊魂事件迁怒道,“果然是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万般皆尤可,最毒妇人心。”

    流珠瞬间恼怒到柳眉倒竖,明艳不可方物的女生此时凛冽的神情看起来就像是娇艳多刺的蔷薇,看着令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慢慢将自己的脚挪了上去。

    于是凌风很快看到一蹦一跳却又步履蹒跚的令云向着自己艰难的前进着,看着被凌风塞到手里的酒杯,令云脸都绿了,“可惜没能帮到你。”

    “没事,你就陪我一起喝吧。”“行,舍命陪知己嘛。”令云说话都快带哭声了,他感觉自己的腿都在颤悠,然而凌风直接略过他的无助,坚决让他一起受罪。令云看看眼前开始打颤的景物,他想这回可真是应了结拜时发过的誓了,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

    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然而即便如此,到底是岁月静好,花枝鲜媚,暂时这日子过得就像是夏日的午后,阴影哪里找,还有淡淡的青草气息被烫熟,丝丝缕缕地飘入鼻端,青涩而甜蜜。

    凌风漫无目的地徘徊在藏经阁旁,傍晚的湖畔真的很美,水中光影层叠,湖小水浅,光影映着水底圆润的鹅暖石,只觉得心都满了起来。何况四周树木繁羿,常青的也是极多,深的绿,浅的绿,随着风摇晃着,只可惜他其实无心观赏,令云在一旁默默叹气,凌风始终不开森,都影响到他的心情了有木有。

    微风掠过,藏经阁屋檐上一抹蓝色衣摆引起他的注意,看不到那人样貌,但是单看身材真的很像云姝,仅以琉璃作为装饰的女子嫩黄色的袄子衬得她笑靥如花,下着淡紫遍地金的襦裙。

    凌风淡淡垂眸,看来云姝这几天倒是过得不错,不由跟令云说了,令云却摇头晃脑道,“怎么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家云姝怕高,除了那次被逼无奈的御空飞翔,没看见坐下再起来都怕高嘛!”

    令云这形容也到了一定境界,凌风直接被自己的唾沫呛着了,虽然如此他还是唤了几声。本来正欣赏着风景的荧惑轻轻垂下眼睑,心情有些不好,云姝!要不是凌云莫名其妙放她一条生路,自己现在也不会只能以莲花为身。

    荧惑的目光向着凌风瞟过去,眼波流转间不经意间的神采勾魂摄魄,戏谑道,“你认人的方式倒是简单得很,漂亮的就是云姝?”被调侃的凌风微微红了脸,令云轻笑一声,“行了,咱们不要打扰人欣赏风景了。”

    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凌风回过头望了一眼,皱眉冷声道,“这个人不是新翠宫的,她在试图打开藏经阁的结界。”“你不要试图去阻止她,这种事有宫主呢。”

    凌风凉凉地看她一眼,挥开他的手一身黑衣,如大鹏展翅般张开双臂,逆风翱翔,直至落地。西风烈,夕阳斜,凌风笑意邪佞,恍若魔神临世。

    “小子,少管闲事!”荧惑神色冷冽,威压尽显,愣是给精致的容颜染上了一层阴婺。凌风心中有种莫名的诡异感,明明是张芙蓉美面,可是这种冷冽的气息,实在不像是这种娇滴滴的姑娘能够散发出来的。

    凌风双眸圆瞠,精芒乍现,施展修为,气势暴涨,虽然比之荧惑还是差了许多。两人各立一檐角,却因这藏经阁典雅精致,二人只觉对方衣袂神情不过在眼前,如此清晰。

    “对你这种梁上君子还讲什么客气。”荧惑眯眯眼睛寒芒乍现,当真不知死活。凌风迎风而立,衣袂翩迁,神情冷肃,“好极了,你既一心求死,我也不得不教你长些记性!”

    荧惑此时再没惺惺相惜的心,只冷道:“一众手下败将。”当下再不迟疑,袭向凌风,不过在她手下过了几十招,凌风便觉一阵气血翻腾,踉跄退后几步,以剑支地狼狈不堪。

    令云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几经思量最后一跺脚赶紧去找星云,不是他不讲义气,只是星云助凌风一臂之力说不定让他脱险,没有必要做无意义的牺牲。

    星云默默念诵咒语,手心旋转的水晶球绽放蓝芒,清新的蕴藉着力量,在安浅陌闭上眼,顿时如堕梦幻之中。

    星云站前一步,右手心拢在月盈身上,手心旋转的法阵慢慢演变成了星辰的排序,星云集中全部意念灌注手中星辰之上,颜色奇怪的光渐渐浓郁。似乎是白色,可又似乎泛着淡淡的青,也许还有一点银色吧,错综复杂的光线交织在荧惑身上。

    她眼中终于有了一抹谨慎,但现在不是和他缠斗的时候,最重要的是琐魂珠,只有它可以复活修。凌风看到主心骨,蹭到星云身边问了一句,“能赢她吗?”星云依旧保持着自己高深莫测的神秘感,形状完美的唇轻轻开启,优雅道,“我尽力输的慢点。”

    凌风脚下一软险些跌倒在地,以为是再艰险不过的局势,却没料到旦夕倾覆。荧惑愈战愈勇,将蓝星云凌风几乎逼下阁顶去,更是招招狠辣,却哪知转瞬间自己却深陷光壁之内,动弹不得。一时间形势逆转,星云唇边流露出一丝笑意,“这是新萃宫的创始人留下的结界,怕是没这么好破。”

    萤惑饶是上古魔妃,却兀自挣扎了半炷香的时间,才见光壁松顿,拼了修为撞出来,苍白着神色逃掉了。

    屋内温馨的光萦绕在凌云头上,漂亮的色泽完美。形状优美的唇流泻出音色完美,珍珠银铃般的笑声像是将石子投入了泉水一样叮咚之后漾起涟漪。

    荧惑回到魔族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想想凌云也是个痴情的人,可到最后却只留住一条狗。

    凌云刚刚洗过的头发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如云墨发垂下,轻柔美好,笑意温柔道,“不顺利嘛。”

    荧惑只觉得自己的心弦被轻轻的拨了一下,似乎转瞬回到千万年年,看到那凌梅傲雪的少年。天知道她现在多么恐慌,她拼尽全力想要留下他的每缕痕迹,可他的容颜却渐渐在她脑中淡去,看着画像都开始觉得陌生。

    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出来,抬起头看到凌云了然的眼神,“其实我以为魔妃更在意的事情应该是踏平七届啊。”“但在这之前,我一定要复活修。”

    凌云低下头去发出低沉的笑声蕴藏着无尽的苦意,“如果魔妃有需要我效力的地方,凌云万死不辞,只是,如果可能我希望魔妃最后才动神族。”荧惑沉默片刻,“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

    凌云一双寒星似的瞳不闪不避,轻声道,“我相信,情深的人怜悯同样情深的人。”在那一瞬间荧惑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无比酸涩,眨眨眼才能让想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倒流回心底,“就为了紫霄,值得吗?”

    凌云扯扯嘴角,勾出一抹哀伤的笑容,没说什么还有愿不愿意没有值不值得的鬼话,这两句话难道不是一个意思嘛。喜欢就是值得,不喜欢就是不值得。

    看着凌云落寞的背影,萤火淡淡地想,有些人不得见,见一次毁一生,或许凌云说的对,他们都是情深的人,可是却都恋上了无心的人。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