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 美人恩,灵犀镯

章节字数:3135  更新时间:16-08-15 00: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凌风再看到云姝的时候,她正和玉隐在树下乘凉,玉隐穿着卡其色小熊睡衣嘟嘴卖萌,斜斜削过来的头帘难得没遮挡住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而卷曲闪亮的睫毛忽闪忽闪对云姝释放电眼。凌风简直想扑上去掐断他的脖子,你个无耻出卖色相的东西。

    雪白波斯猫从摇晃的树上一跃而下,雪白的猫毛四散飞扬超乎重心引力的遐想,趴在地上眯起眼睛摇了摇尾巴,玉隐刚塞到嘴里的章鱼小丸子就这么掉了下来,“也许他其实以为自己是只狗。”

    云姝一副不想看的样子轻轻扶住了自己的额,却弹出另一只手抹了抹玉隐嘴角的汤水,凌风只觉自己在这一瞬间气血翻腾的更厉害了,安浅陌,你到底死哪去了?!(安浅陌:嗯?你还是第一次这么想我呢)

    这样的夜晚朗月璀星,云姝忽然感觉好像漫天的星光比盛放的烟火还要美丽,又或者总有什么东西比花开一瞬的情事美好得多。察觉到凌风不稳定的气息,云姝和玉隐同时诧异地看过去,看到凌风恨不得把自己生吞了的神色,玉隐默默地撇撇嘴,我很无辜你感觉不出来啊。

    云姝却震惊于他毫无血色的容颜,慌忙起身道,“你受伤了吗?怎么脸色这么苍白。”看着瞬间贴近自己的容颜,凌风看着她弯曲的睫毛空白了一刹那。

    “金创药。”看着云姝手忙脚乱的动作,凌风心里其实是有些感动的,只不过,“云姝,别找了,没有用的。”“这么严重?!”玉隐眼睁睁地看着云姝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样围着凌风团团转。

    一番撕扯之后凌风如惊弓之鸟一般护住了自己的衣襟,看着这样的凌风云姝的脸色也尴尬起来,她现在的形象是不是就是一只色眼睛绿油油的色狼啊。

    “内伤,内伤,你总不是打算拿这外敷的药给我内服吧,会出人命的。”云姝的神色瞬间讪讪的,“那怎么办呢?”“有星云呢,你不用担心的。”流珠在旁捻了一颗果子,红色的果子衬着蔷薇色的唇格外娇艳,蝶翼般的羽睫忽闪而过,眼波明媚,若有所思道,“说起来,星云对你们俩还真是格外关心呢。”

    云姝有点诧异流珠的语气,“不能这么说吧,他对你也挺好的。”流珠放任视线在云姝身上逡巡而过,“如果不是,你急什么啊。”凌风看了一眼渐渐面色不虞的云姝,赶紧祸水东引,“照这么说起来,还是宫主对安浅陌最好。”流珠脸上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这个我不是知道缘由嘛。”

    云罗宫中。

    “进来。”看着裹在淡紫色罗裙里的千蝶舞,安浅陌不得不承认近来她消瘦了不少,开始的时候千蝶舞还会和玉隐对呛,活力满满火力全开,誓把对方拍死在沙滩上。

    可是自从桃花林那次之后,千蝶舞安静了不少,虽然不忍心,但是安浅陌还是乐见其成的,红色玛瑙坠子曳在耳边,千蝶舞扬起一抹笑容,“看了半天修真的方法,先喝点鱼汤吧,正新鲜好喝着呢。”

    安浅陌的手顿住,抬起头看一眼容光潋滟笑容璀璨的千蝶舞,她眼中有着不容错认的情意。安浅陌的神色顿时复杂起来,眼神越发幽深看得千蝶舞发慌,本来他以为千蝶舞已经放弃了,却没想到。

    “不用了。”他的神情有点冷淡,“自从认识玉隐之后我就没再吃过这类东西。”千蝶舞的指尖刺破了手心,在帕子上点染几丝鲜艳,她真没想到玉隐在他心里竟然这么重要。

    她的反应安浅陌尽收眼底,狭长的凤眸中一抹光芒掠过,安浅陌思量着开口,“以前是我不好,没有遇见玉隐的时候我确实是喜欢你的,可是最后我没有管住自己的心。只是你要怪就怪我好了,玉隐是无辜的。”

    千蝶舞看他的眼神冷凝的像是冬天凝聚成的无数冰针,刺透皮肤侵入身体的寒凉。就这么看了安浅陌一会儿,千蝶舞的身影冲出屋子,砰地一声摔门而去。安浅陌叹了口气,拿起毛笔开始静心描摹,他想这一次千蝶舞真的会放弃了吧。

    庭前月下,千蝶舞回忆安浅陌舞剑的身影翩若惊鸿,矫若游龙,月华流转在他白色的粗布衣衫上,纵有万千华彩只得泯灭。然而他剑眉星目,又被剑的冷芒渲染上几分英气更是凸显他英姿勃发。

    自己有时候会为他抚琴一曲,或者是伴着他的动作徐徐起舞,一刚一柔却合拍得很,可是如今只剩自己看这一院月光清冷,禁不住珠泪缱绻。

    金乌坠地,月上梢头,竹楼小筑,千蝶舞长舒广袖,罗裙款摆,万千风华随着边缘波浪随起随落。红绫腾空舞凤,曳地生花,引无数风流。千蝶舞退后一步,层叠的裙摆像千万朵莲花般竞相渐次绽放,淡紫莲花谢后,女子轻轻舒展双手,明明很轻缓的动作,却层影重叠,叫人看不清虚实,只依稀觉得是朵莲花罢了。

    “蝶舞。”蝶舞听这一声呼唤,扭身去看,原来是云罗殿主安泓枫。安泓枫的神色有一瞬间的迷醉,灯笼晕开的那层红晕,将她渲染得太过完美。像是蝴蝶花在风的吹拂下徐徐展开花瓣,那种云卷云舒的随意实难描画,花瓣平展开来,蕊芯还在细细颤动,欲语而还休。

    千蝶舞尴尬地福了福身,小鸟依人般楚楚可怜,气势的陡然转换转换令安泓枫心中一动,从平时的冷女神到现在的小白花,变化之巨简直叫安泓枫叹为观止。虽没梨花带雨,然而这种强忍着似的倔强更是我见犹怜。美丽的女子颤若风中弱柳,眼角一抹晶莹欲坠未坠,

    千蝶舞抬起袖子擦了擦眼角,当即打叠起千般笑意,虽然僵硬却是美而不媚,世间光华一时失色,仿若月下优昙徐徐绽放,光辉圣洁,并非芬芳馥郁,而是一缕缕香一点点送过来。

    隐秘的心思被人窥破,千蝶舞眼神闪躲不知道该看哪里了。安泓枫却觉得整个人似乎飘在云彩之上,软绵绵的走过去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抚上千蝶舞的脸颊,像是捧着世间最好的瓷器,“和安浅陌吵架了是吗。”

    千蝶舞透过氤氲着水雾的视线看着他,朦朦胧胧间眼前容颜和另一张极为相似的面孔重合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早,安浅陌就被安泓枫拽了去,持了玉色通透的杯子在手里转了无数个圈,总觉得今天他爹笑的像只不怀好意的狐狸。安泓枫只穿了月白中衣,散下来的发宛若上好的丝缎,斜倚着自己那边的扶手,看自家儿子那不识风月的正人君子的小样子,委屈地撇了撇浅樱色的唇在,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啊。

    浸在脂粉堆里,安浅陌好看的眉毛攒成了一小团,心惊胆战如履薄冰。风流倜傥的云枫不能理解翩翩少年的浅陌那九曲十八弯的心思,只眯着狭长的凤眸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名贵的波斯猫。

    悠然起舞的女生,丝绢的裙像是画家意气风发,挥毫泼墨而成,大片的明艳的粉色揉着不透明的白,动起来的时候,就像是桃花坞里微风徐徐,落英缤纷的模样。

    遍地的花瓣无人捡拾,无数的桃花瓣儿正待落下,轻盈兮宛若精灵,神采飞扬间美人顾盼神飞。此时本百花争艳的锦绣队形忽然变换,若说原本是未绽的花苞,此时外层花瓣舒展开来,渐次向外延伸,徐徐绽放,最终定格成一朵怒放的玫瑰花的姿态。

    嫩粉色的玫瑰花呀,美丽地妆点着盛夏,却不争奇斗艳。此时当先舞出一华衣舞者,正是此届歌舞伎中的翘楚,艳冠群芳,身段却已完全长就,容色潋滟,似花中皇后牡丹,雍容高贵,灼灼其华,典雅如斯。

    美人纤腰盈盈不足一握,黄金的头饰,淡紫的耳坠,戴了红宝的项链,蓝彩的抹胸,纯净的海洋蓝曳地百褶长裙。纯银的环扣一环环结了腰带,坠着长短不一的流苏,晃着铃儿声声清脆。

    女子媚眼如丝,丝滑的裙尾拖过干净漂亮的台阶,风华乍现,怎不惊艳。然而看看安浅陌冷冽如刀的眼神,她还是识趣的转而向着安泓枫去了。

    红酥手儿黄藤酒,美人盈盈下拜,安静跪伏在云枫脚下,轻抬下颌,两手高举酒樽过头顶,露出莹莹若初雪的一截皓腕来。媚眼如丝,盈着满满的情意。安泓枫一时开怀,接过酒樽一饮而尽,大笑道:“都说是花能解语,红袖添香,我今天可真算消受了这美人恩哪。”

    安浅陌冷眼看着美人羞涩地垂了头,露出天鹅般美好的一段项颈来。这视线宛若实质,安泓枫瞬间从沉迷中摆脱出来,露出三分正型来,为浅陌介绍,“这是你怜姨娘。”

    好个怜姨娘,后院还有个盛宠不衰,陪着你夜夜笙歌的丽姨娘,只可怜我母亲一人。安泓枫大致能理解他的想法,笑得讨好道,“陌儿,你中意的我都给你。”

    浅陌看着这两个眉来眼去,美人儿清澈的眼睛怯怯地扫过来,忽然按捺不住。什么风度,什么斯文,去见鬼吧!于是冷着脸撩起袍袖,大踏步地步下台阶。安泓枫讪讪的缩缩脖子,没有踌躇太久。

    

    作者闲话:

    欢迎收藏,推荐,打赏,橄榄枝。

    欢迎收藏,推荐,打赏,橄榄枝。

    欢迎收藏,推荐,打赏,橄榄枝。

    支援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