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 眼儿媚,魔音穿脑

章节字数:2995  更新时间:16-09-23 0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时的龙宫中。

    瑞脑销金兽,飘飘渺渺的香味中,女子侧着头为自家男人整理衣领,穿着湘色襦裙,缠枝莲纹布满深粉色的小褂,香肩小露,肌肤胜雪。如云墨发披散在肩上,忽闪着眼睛看着自家男人,星光璀璨全聚合在她眼中,妩媚夺人魂魄。

    男子的黑眼圈很厉害,活脱脱一只大熊猫,却还只自顾自摸着女子柔滑细腻的小手道:“何柔荑乃尔?”只此一句,女子便绯红着脸捧着茶偎了过来,男子顺势一揽,乐得温香软玉在怀,倒是快活的紧。

    “陛下,人家要去泡美美的花瓣浴,你在这里等人家。”女子轻轻柔柔的声音绕了几个弯,甜的腻人。男子眼中露出色迷迷的光,想要一起去,可惜起身到一半却又跌落回去,他眼中才出现一丝清明,和惊慌交织在一起。

    见此情况,女子浓密的羽睫若木芙蓉一般合拢了一半,劝慰道,“陛下先暂且休息片刻,无妨的。”她艳红色的指尖在他手心画着圈,弄的他心猿意马的,笑着点点头,放她离去。

    女子翩然起身,赤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更显得一双玉足白皙细腻。想着方才的情景,女子扬起弯弯翘翘的羽睫笑得像只得意的狐狸。

    此时的玉隐被侍卫阻拦在龙宫之外,他的脸色并不好看,要知道自己还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事情。“父皇可是在处理政务?”侍卫眼中闪过讽刺的光,虽然说的话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陛下已经多日不曾早朝。”

    “多日?”听到这话,玉隐心里的感觉很奇怪,他猜测父皇这些日子应该也是出了事情,为此他心中一松,原本他还以为是父皇故意不肯救母妃,现在倒是放下这一份心,却开始担忧两个人。

    “外面出了什么事?”“回禀锦妃,是海皇来拜见龙尊。”“海皇?”锦鸾抬起头来似笑非笑邪魅顿生,“就是那个半龙半鱼的杂种?我倒是该见见她。”

    “殿下,随我来吧。”一路七拐八拐,玉隐没见到父皇,却看到一个华衣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的头饰是以金丝混着玛瑙编制而成的,曳了一颗珍珠的耳坠,戴了绿宝的项链。

    穿着嫩黄底儿百蝶穿花衣,下着粉红色百折长裙。纯银的环扣一环环结了腰带,晃着几个香囊荷包什物。盛装打扮花团锦簇的美人身段妖娆,却看得玉隐皱起眉来。

    屋里的味道很香,却不是龙涎香的清爽味道,反而有种一样的奢靡感。梳妆镜前的女子回过头来,柔弱无骨一般,玉隐只看一眼,就绯红了脸颊。

    “你就是海皇,何事来找龙尊?”看着锦鸾一扭三晃的走过来,玉隐好看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父皇呢?”“哦,这个啊,他在忙。”

    玉隐有一时片刻的难过,旋即跟锦鸾说了冷花嫣的事,锦鸾勾勾唇角坐会自己的凳子上,打开胭脂盒子捻出一片粉红色的胭脂来,香味飘散开来芬芳馥郁。

    “我要说不救呢。”锦鸾若无其事的活了这句话,尾音微微上扬,显得妖娇非常,眼波流转间风华倾世,漾在悦颜身上,恰恰好不多不少填了一词眼儿媚。“你!”玉隐一直都是个没脾气的人,此时却气的上前一步。。

    锦鸾娇媚一笑,玉手轻扬,碧绿的镯子在他眼前碰撞出美妙的乐章,最吸引他视线的却是她手上的紫玉盒子,“这里面是玉髓丹,服下去不管是多重的伤都能立刻好起来。”

    “谢谢。”锦鸾躲开他的手,“但是我有说要给你吗。”“你什么意思?”“我的意思还不简单,就是不救。”红唇微掀,锦鸾一直妩媚的眼神陡然被寒芒覆盖,将紫玉盒子扔进了池子里。

    几条锦鲤欢快的追逐着,紫玉盒子飞速下沉,玉隐心头一恸,恨不能跳下去把它捞上来。“你!”玉隐怒急,几枚闪亮的鱼刺出现在他指间,锦鸾冷笑一声,“还想对我动手?!”

    蓝璧一听这话吓得慌忙从玉隐手臂上跳下来,他的突然出现倒是把锦鸾吓了一跳,蓝璧拽起玉隐的胳膊来转瞬消失在原地,把个锦鸾气得直跺脚。

    坐在玉色通透的台阶上,蓝璧的忧愁显而易见,“你为什么拦着我?!”玉隐转圈的身形根本停不下来,“如果不是你拦着我。”“你就变成鱼粥了。”

    “怎么可能?”蓝璧看着玉隐不可置信的神情冷哼一声,“怎么不可能,现在龙尊是彻底变心了,你是想把它捞起来吗?那个女人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们两个起了冲突她让侍卫把你熬成鱼片粥倒是很有可能。”

    “我赞成蓝璧的话。”安浅陌镇定的看着他,玉隐犹豫了片刻再看到蓝伊也点了点头,半晌才开口道,“我不信,集齐咱们海国所有人的灵力还救不了她!”

    玉隐说这话已经是在怄气了,蓝璧却叹了口气道,“玉隐,不但你说的这些我们都试过了,就连六芒星阵和北斗七星阵也都试过了,甚至龙宫那里我们早去过好几次了,你在那个女人手上讨不到便宜的。”

    玉隐的脸色在这一瞬间苍白如雪,蓝璧几乎不忍看,他颤抖的身形宛若风雨中的花卉,“那现在怎么办?”这下子叽叽喳喳惯了的蓝璧彻底噤声,求救似地看向蓝伊。

    “你多陪陪她吧,大约也就是今天的事了。”然而实际上玉隐也只是握着她的手直到最后,却没有一言半语留给他。

    夜色渐深,安浅陌慢慢走到玉隐身旁,大概因为坐在玉阶上太久的缘故,所以身体也是凉透了。黑乎乎的小眼珠转动,无辜而惊慌,就像是被猎人伤到的小小麋鹿,润泽如黑珍珠的眼眸渐渐失去了光泽,彷徨而无助,一片茫然。

    “玉隐。”“你也要说节哀顺便吗?”安浅陌不说话,换换将他的头靠在自己肩头。

    玉隐眨眨眼,莹白的珍珠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看着玉隐满是水光却不吃那个闭上的眼眸安浅陌心里有些酸,“你知道吗,以前她常常陪着我在海底看海面上游来游去的荧光鱿,就像是星星落到了海面上。”

    “有的时候她也会抱着我在礁石上唱歌。”安浅陌眨眨眼,想起玉隐曾说的魔音穿脑,“我总是听不到一半,就默默地游到色彩斑斓的珊瑚丛中和章鱼嬉戏。”

    “早知如今,便是再难听我也是能忍下来的。”安浅陌紧了紧胳膊,这样的桎梏几乎让他窒息,却也有种古怪的安全感,嗅着他怀中馨香玉隐渐渐平静。

    “我能明白你,因为当初的我也是这样,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月盈。”“然后呢?”“再没有什么然后了,之前她是我最重要的,现在你才是我唯一的珍宝。”

    玉隐有些话想问,比如说那蝶舞呢,可他到底还是没有问出口,盛大的悲伤像是皑皑白雪,铺天盖地而来,将他淹没。

    凝脂玉肤吹弹得破,欺霜赛雪。弯弯的柳叶眉,高挺的琼鼻,粉色莹润的嘴唇微微勾起。变化成人形的章虞完全没有原型的可怕。尤其她的发色也是引人遐思的浅粉色,看起来漂亮极了。

    一身粉红罗裙,从腰下与发髻一样的浅粉色渐渐过渡到粉红色,及脚踝,已经是鲜艳的朱红色,虽然神情上还有几分悲伤,可是奈何是个活泼好动的性子,蹦蹦跳跳地跟在玉隐身后。

    玉隐和安浅陌皆是无奈地看着她,“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不是,我要跟你们一起。”玉隐听到这话崩溃了那么一瞬间,即使冰敷了还有些微肿的眼睛转了转,计上心来。

    “那好吧,”玉隐作势叹气,“捕猎什么的也是很难,正好带着你,带着调料,这下子就有香喷喷的章鱼小丸子吃了。”听着这残忍的话语,章虞战战兢兢地揪住了自己的领子,小碎步微不可见。

    后来的日子里,安浅陌还是常常见到千蝶舞,她的妆容越来越浓艳,人越来越妩媚,却也越发消瘦,疲倦的姿态越发显现出来,他心里知道只怕跟月盈他娘脱了关系,只好暗地里维护着,也能感觉到月盈他娘对自己越发冷淡了些。

    他是不愿意得罪她的,可是千蝶舞的话他心里也知道是真的,虽然他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如果不是自己,她怕是不会落入这境地当中。

    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终究是他害了千蝶舞。

    夏去秋又来,直到初冬的第一场雪降临,玉隐渐渐地不再悲伤,只是安浅陌没想到玉隐看到雪的反应竟是这样的。

    流珠和云姝挽着胳膊站在青翠的松树前,流珠还好些,只是穿了夹袄,粉红色的缎面和着反复精致的花纹在雪地里闪着光,云姝倒是一贯素净,可是却把手所在了暖手的筒子里。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