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5 耀眼est,美救英雄

章节字数:3029  更新时间:16-09-24 05: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流珠一贯明亮的大眼睛都眯了起来,实在是被玉隐震惊到了,看着他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羽睫挺翘,眼神亮的如同海底的黑珍珠,翻着身在薄薄的一层雪上欢快地滚着,简直有珍珠的既视感。

    有一次雨稀里哗啦地下着,珍珠欢快地扬着蹄子冲进雨幕之中,直到一身泥水回来,它那个开心的笑容她永生难忘,实在是太魔性了。

    云姝看到它的毛都打了缕,忍不住撇了撇嘴,珍珠大约觉得有点凉,抖了抖全身的毛,转而亲密地偎在她的脚边,一个劲地蹭。云姝的脸瞬间黑了,一脚差点没把它踹到天边去。

    珍珠艰难地爬起来,委屈地呜咽起来,不时凝视云姝,那种深情若堵的感觉,眼眸里流光溢彩,璀璨胜过繁星,却又像是快要破碎的水晶,叫人自责。云姝忽然就搞不明白了,明明是黑乎乎亮晶晶的瞳仁,为什么会让她觉得蔚蓝忧伤得就像是海洋呢。

    可是珍珠现在都乖乖地缩在云姝怀里了,事实上如果有可能它都想缩到那皮筒子里去,可是做不到。所以现在珍珠也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玉隐,满满的都是震惊。

    “我真的好佩服安浅陌啊,你看他的神色好淡定。”淡定?安浅陌默默地看了一眼流珠,波澜半点不兴,他怎么能不淡定,事实上他现在简直觉得自己到了幻境之中,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看着玉隐惬意地仰躺在雪地上,安浅陌走过去,玉隐抬起头看着他淡然的神情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在雪地里耀眼est。“陌,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雪。”

    安浅陌抑制住嘴角抽动的冲动,“看出来了。”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用厚实实的披风过了个严严实实,玉隐的神情有一瞬间的茫然,而后软糯糯地说,“可是浅陌,我是不怕冷的。”

    说着玉隐就想要从披风里挣扎出来,要不要把他裹得这么像个球啊。安浅陌看着那一双黑漆漆的眸子心下柔软,看着他像只小动物似的艰难挣扎,伸出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头,然后整个扛走了。

    安置好玉隐,安浅陌刚想回到自己房间,却在看到眼前人时眯起了狭长的凤眸,眼中翻滚的怒气宛若黑云压城城欲摧。

    “你不要这么看人家,人家好怕怕啊。”看着某人夸张的举动,安浅陌嘴角抽抽,这得多有勇气才能想象这是个男的,然而实际上他就是,随即恢复淡然若仙的模样。“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过来看看你啊。”安浅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当真?”“当真,比珍珠还真呢。”安浅陌微微勾起唇角,真不知道他要是知道这世上还有一条叫珍珠的狗呢,不知道还能不能直视珍珠两个字。

    看着安浅陌的背影慢慢走远,来人的脸上露出一丝邪肆的笑容,“当然是真心的,毕竟只有看到你过得不好我才能放心啊。”说完足尖轻点地面,转瞬跃上树梢。

    半轮月挂上枝头,玉隐看着安浅陌的树枝竟把自己的剑挑了出去,郁闷道,“明明都是一样的动作,怎么来的区别?”看着他手里那不起眼的树枝,玉隐很是懊恼。

    安浅陌轻轻一笑,“玉隐,这一招是这样的,不是像你那样用的。”看着安浅陌细心纠正自己的姿势,玉隐嘟起花瓣般娇嫩的唇委屈道,“有什么区别吗?”

    安浅陌听出他的不悦来,“完全反了。”玉隐恼怒的将安浅陌的树枝也扔了出去。安浅陌勉强把笑意压了下去,却有低沉的声音在喉间回荡。

    玉隐恼怒地看了他一眼,安浅陌默默地转移视线看向一旁,却在此时看到几丝冷芒闪现,下意识地伸手去捕捉,却还是被其中几支射中,倒吸了一口冷气,向后倒去。

    玉隐一手扶住他的身体,眼中怒焰瞬间被点燃,看着暗夜里闪烁的几丝银芒,玉隐袍袖翻转,厉叱一声,“清风吟!”

    浅澈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挥出很远。浅澈原地打了个转,半晌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甩甩头发狼狈道,“刚才发生了什么?龙卷风?”

    玉隐把安浅陌扶到屋里,看着他靠在床架上,唇已失去了血色,玉隐焦急道,“浅陌,你到底怎么了,我都找不到伤口。”看着玉隐快要急哭的样子,安浅陌看着他轻缓地摇摇头,“是一种暗器,发射的都是细如牛芒的针。”

    “银针吗?”玉隐好看的眉毛都拧成了一团,也许他该去找千蝶舞,等自己把它们挑出来估计浅陌都成了肉泥了。

    玉隐泫然欲泣的小模样像是一只饱受蹂躏的小动物。安浅陌真是不忍心看他这样子,强笑道,“铁的而已,你去找块磁铁就行了。”然而即使如此,等到弄完了也过了一炷香时间。

    安浅陌默默地望着屏风,再看看一旁玉隐心虚的小模样,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玉隐再怎么长得精致,到底还是个男生,真的不是一般的粗心。

    浅澈也够倒霉的,站起身来茫然四顾,最后打了个手势,“撤!”却被人狠狠地揪住耳朵,“谁啊?!”浅澈瞬间恼怒,回头一看却看到了一双满是怒火的秋水明眸,瞬间身体一软气势弱了下去,“月盈,你怎么在这儿?”

    月盈扬扬蜷曲的羽睫眼神一厉,抬起羊皮小靴在浅澈脚上狠狠地踩了几下,浅澈倒是没有喊痛,但是那个表情却扭曲的可以,众人面面相觑,浅澈倒吸了两口凉气,却还忙说道“没你们的事。”

    月盈手下用力,浅澈泪眼朦胧的看过去,“月盈,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月盈哼了一声,好歹松开了他,“你倒是给我说说,你怎么在这儿埋伏陌哥哥?”

    浅澈闪躲开她的眼神,嘀咕道,“那怎么可能。”“你敢说暗器不是你放的?”浅澈的眼眸滴溜溜地转转,“所以只是个玩笑嘛,真要如你所说,怎么可能只用暗器呢?”

    浅澈松了一口气,月盈心思单纯,他终于是把她糊弄过去了。月盈冷冷一笑,眸光凛冽狠狠地盯着浅澈,“那是因为你是想用暗器撂倒玉隐,然后再对陌哥哥下手。”

    “怎么可能?”月盈一眼斜过去,浅澈只好点了点头,月盈慢慢逼近,浅澈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不是知道的吗?”听着浅澈在她耳边轻轻说出的名字,月盈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崩裂。

    看着一身水红长裙更显冰肌玉骨却神色颓然的月盈,安浅陌眼中掠过一抹了然,“你尝尝这个。”看着月盈小可怜似地坐在他身边,安浅陌看了递到自己唇边的白玉瓷勺,自己接了过来。

    看着安浅陌不徐不疾地吃着,月盈垂下头,眼睛四处乱瞟,显然很有心事。玉隐嗅着空气中淡淡的药味,知道这是药膳,转转黑曜石般美丽的眸子奇怪道,“你怎么知道他受伤了。”

    月盈快把自己的袖子抠烂了,抬起头来看眼安浅陌,“当时我正要去找流珠的,今天令云给了他一盒香粉,我没见过那样的,偏她小气,死活不肯让看,所以我决定现在再去缠缠她试试。”

    玉隐牵强的笑笑,永远不明白女生为什么喜欢这种东西,虽然他也算是云姝的半个闺蜜,但是,哦,等等,云姝也不喜欢涂脂抹粉。

    安浅陌拍拍他的手,“玉隐,你先去休息吧。”玉隐看了月盈一眼,觉得他们大概事有话要说了,乖巧的点了点头回了自己房间。

    “陌哥哥,你不要再和母亲为难了好不好。”看着月盈恳切的神情,安浅陌垂下眼睑落寞道,“我知道她容不下千蝶舞,可是我没想过如果我再不放弃千蝶舞,她就要放弃我。”

    月盈低下头,要哭不哭的神情,火花电石间灵光一闪,紧紧地握着安浅陌的手摇上两下,狡黠灵动宛若白狐,“我可以帮你看顾她,再怎么样我娘不会不相信我的。”

    安浅陌点点头,这确实是眼下最好的法子了,“可是我真的不明白,就为了千蝶舞,娘就能这么恨你?”安浅陌摇摇头,“她对我不满由来已久,这些年渐渐觉得我不受操控,却没想到我还敢跟她对着干。”

    看着安浅陌自嘲的笑容,月盈的神情瞬间茫然,“这也没什么吧,”安浅陌唇角漾上一抹浅浅的笑,月盈始终不明白,她和自己终究是不同的。月盈说着狠狠地拧了两下手帕,柔粉色的帕子都被她揉皱了,“都是那个浅澈,肯定是他说了你的坏话。”

    安浅陌捧着杯子,青翠的茶叶在里面漂着,他轻轻地啜饮了一口,月盈这么说并不全面,说到底还是云罗殿的主母动了心思,想要换了他罢了。

    到了休沐日,月盈活蹦乱跳地牵着安浅陌蹿进正殿,就看到安泓枫和浅澈相处的温馨场面。看着浅澈笑意温柔地向她挥挥手,月盈脸都绿了,挑着眉梢看他,“你怎么在这儿?”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