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 美丽妖冶一个花季直到荼蘼的那些曼荼罗

章节字数:2932  更新时间:16-09-24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已经参加原创大赛,欢迎投PK票,收藏,推荐,礼物什么的都好。

    徐徐睁眼,羽睫震颤,就像是蝴蝶初初落在娇花上,花蕊几乎受不住似的娇怯模样。玉隐睁开眼,纤纤玉指拂过脚腕间的玄铁锁链,玉隐的眼神冷下来,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简直太过分了!

    虽然很气愤,但是玉隐心中其实无比惊慌,他的心像是沉默到了深海底,可是他不应该怀疑安浅陌吧,他不会害他的不是吗,但是无论如何,他还是要先摆脱这种境地。

    沉凝片刻,眸光一厉,眼还定在那条锁链上,手却开始四下摸索。可是越是寻找,玉隐的心越是下沉,整个人都黯淡下去,倏而眼神一亮,摸到自己头上的簪子。

    湛黑的发丝散落肩头,更加映衬出唇瓣一点嫣红,肤若凝脂像是上好的陶瓷染了釉色,多少带了一点妩媚。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单是玉隐还是决定一试,如果他能用簪子撬开这其中的一环,也就等于将它解开了。

    玉隐眼神一厉狠下心来,手腕翻转,金簪划过美丽耀眼的痕迹,直奔玄铁链子而去。快,准,狠,结果。。。几簪子下去,大朵红梅在白皙如玉的肌肤上绽开,像极了美丽妖冶一个花季直到荼蘼的那些曼荼罗。果然是,危险的事情不要试呀。

    “真是的,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把自己弄伤了,人家可是会心疼的哦。”看着浅澈玉树临风的颀长身影,再听着他这娇嗲的声音,如果不是现在身处险境,玉隐能给他立一身鸡皮疙瘩。

    玉隐戒备地向里缩缩,抱着自己的膝不肯理睬,浅澈笑着走过去,宽袍缓步如踏云端,站在他身前伸出手来抚上他的脸,细腻光滑的触感比上好的丝缎还要好,“真是个瓷人儿。”

    浅澈的声音和动作一样的轻浮,玉隐心下不快,一巴掌狠狠地拍开了他的手,倔强的眼神就像是被欺负狠了的小兽。浅澈收了笑站到一旁,“性子倒是厉害。”

    玉隐黑漆漆的眼眸定也不定地看着浅澈,眼中怒焰被冰覆了,看起来倒是沉静。“不要打什么鬼主意!想都不要想。”浅澈愣了一下,方才领悟到是自己方才动作让他误会了,不由晃着合拢了的折扇,慢条斯理地摇着头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跟安浅陌似的。”

    “你?!”想要愤然反驳,可是只说了一个字可又再说不下去了,垂下眼眸,他和安浅陌之间虽然彼此心里有数,可是却未曾将这心思昭彰于人前,就像是风吹荆棘暗夜里丛生的欢喜。

    只是心里到底好受了些,被在乎的人背叛的伤心没了,虽然难过却也能够自持,“那你这是做什么?”浅澈扬起唇角,笑意邪肆,一句话又把玉隐拍回深谷底,“你以为只是我一个人的意思?”

    玉隐陡然明眸圆瞠,连羽睫扬起的姿态都定格了,樱唇血色尽失不断颤抖,被浅澈这句话瞬间冲懵了,眼神都聚不上焦了。

    浅澈作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无奈的笑道,“我也是,还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好在你也不用难过太久,毕竟你现在知道的事情明天也就忘记了。”

    来不及体会这话中的意思,却见浅澈指尖银光一现,寸许来长的银针向他逼近。。。

    看着玉隐在床上蜷成一团,脸色苍白嘴角却了一抹血色。浅澈晃晃手中白玉瓷瓶,神色复杂眼中闪过一抹恸色,旋即若无其事地推开房门出去。

    却险些没和安浅陌来了个脸贴脸,浅澈顿住脚步,安浅陌目光如炬,只一眼便看到玉隐此时狼狈情形,拦住浅澈止了他的步伐,眼神下移,看到浅澈手中白玉瓷瓶,厉声道,“这是什么!”

    浅澈勾起一抹笑容,邪气而放肆,白玉瓷瓶在他修长的指尖晃晃,若无其事道,“没什么,只不过一点心头血罢了。”安浅陌闻言大怒,袍袖翻卷便将浅澈一掌拍出几丈之远,玄色长袍无风自动,如云墨发在风中飘荡开来,气势凛冽若上古杀神。

    浅澈挣扎了几下没能起来,委顿在地看着安浅陌,唇角不禁溢出一抹苦笑来。以往的安浅陌,俊美的面容,高洁的气质好似九天之上的神祗。那种感觉,像是孤高清绝的雪山之顶,忽然飘来了无数粉色莲瓣,纷纷扰扰,到底还是只余寂寥。

    可是现在,他踏着死神的步伐向自己走来,神情阴婺像是月下冰冷的浮雕,宛若魔神临世,如果说这样都不能说明安浅陌是有多在乎玉隐,还有什么能。

    他落寞地垂下眼,安浅陌以为自己愿意这样做,可他能怎么样,他在安浅陌和玉隐之间算什么呢,连个旁观这都不算,他是伤害了玉隐的人。

    可是他也不是玉石,怎会无心无情,他愿意充当这个可恶的角色,不过是怕旁的人做这些事,会把玉隐伤的更深罢了,所以他宁愿是自己下手。

    看着安浅陌换换拔出腰间配剑,浅澈缓缓地闭上了眼,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吧,但是安浅陌,希望你能比我做得好,能够将他守护好。

    “住手!是我要浅澈做的,你也要杀了我吗?!”一声暴喝在身后响起,安浅陌看着自己手中剑被一阵气浪拍出去。这才转过身来,安泓枫看了一眼安浅陌,到底了一口气,只看安浅陌双目赤红身边魔气缭绕,竟是走火入魔的趋势。

    虽说这几天对浅澈看重了些,但是小猫小狗在身边伴得久了,还有几分怜惜,更何况眼前这人还与自己血脉相连,不由皱了皱眉头,对已经饱受惊吓呆若木鸡的颜苏吩咐道,“赶紧去叫月盈过来。”

    他心里清楚,安浅陌亲娘死得早,现在心中最在乎的自然是玉隐,可是月盈对他的意义绝对要比别人来的重。

    “陌哥哥,你怎么这样了?”看着一身粉嫩的月盈急匆匆地赶来,月华流转更显她俏脸煞白,安泓枫叹了一口气,额上渗出细密的汗来。大概是因为自己阻止了他的缘由,安浅陌更加暴躁的想要用灵力将浅澈击杀。

    而浅澈虽然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却还是虚弱非常,而他除非能狠下心来伤了安浅陌,否则以灵力为网也困不住安浅陌多久了,好在月盈这场及时雨来的快。

    但是月盈的呼唤也没起什么作用,安泓枫灵力稍弱,安浅陌便艰难地向着浅澈逼近一步。看着如陷魔瘴当中的安浅陌,月盈哭得梨花带雨,冲到他身边揽住他的腰哽咽道,“陌哥哥,是我,你也不记得了吗?”

    安泓枫瞬间如遭雷击,月盈是他最珍视的,要知道月盈这么奋不顾身,他绝对不会让她来。安浅陌被月盈双臂环住却犹作困兽之斗,挣扎着想要摆脱。

    月盈咬着唇抱紧他的腰,清澈的泪渗入他的衣衫,清凉的像是盛夏时节的雨,“陌哥哥,你答应过我等有了机会,会给我寻一把比云姝的相思斩还厉害的神兵利器,这些话说过吗?”

    好像一场雨清凉了整个空气,安浅陌的眸色渐渐浅淡,直到最后回复到琉璃般润泽,诧异地望向抱着他泣不成声的月盈,轻声问道,“怎么了?”声音依旧温柔,像是指间流泻的沙。

    可惜他也只有这一句话的机会,安泓枫抓紧时机点了他身遭几个要穴,暂且封了他的灵力。看着安浅陌软倒在安泓枫怀里,一身空灵的白贴着他紧窄的腰身,几乎有弱不胜衣之态。

    月盈一反方才梨花带雨的白莲花样,烦躁的跺跺脚,娇嗔道,“爹,你这是什么意思?”安泓枫叹了口气,“你也替浅澈想想。”月盈眼波流转看向正在轻轻拭去自己鲜红的浅澈,心下一恸,到底也没了往日对他的不悦。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怎么会这样呢?”对上月盈澄澈无邪的眼神,安泓枫尴尬地扭过头去,掩饰地说道,“我先照顾浅陌。”

    看一眼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月盈,再看一眼凄惨狼狈的浅澈,虽然受伤是有点重,好歹死不了,毅然决然决定死道友不死贫道,还是自己先撤吧。“具体怎么回事,你可以和浅澈促膝长谈一下。”

    浅澈正在整理身上衣衫的手一顿,眉头蹙起来,唇角漾起一抹苦笑,看起来他也不用整理了,估计再过一会儿他只有更狼狈的份儿。

    第二天早上看着杀进自己书房的月盈,安泓枫无奈扶额,以眼神示意颜苏赶紧去搬救兵。月盈一身火红色骑装,勾勒纤细的腰肢像是春天里刚刚抽芽的柳条明艳的紧,只是一跺脚安泓枫顿时有种晃了三晃的感觉。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