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8 月上重火,软嫩Q弹

章节字数:2971  更新时间:16-09-25 0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知道陌哥哥对那个玉隐。。。”安泓枫仰了头靠上椅背,眼神开始放空,他本来不知道,但是月盈已经给他温习无数遍了。

    月盈她娘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一个喋喋不休火药味实在唾沫横飞一脸严肃的月盈,还有一个半死不活时不时抖两下的安泓枫。

    抿抿嘴轻轻笑笑,她虽然不算是什么国色天香的美人,但是那份雍容华贵的气质却不容忽视,何况怎么也是一枚清秀佳人呢。说实在的,看着安泓枫这个样子,她心里因为怜姨娘千蝶舞等人积攒的郁气就消散了很多。

    月盈越说越来气,却不料自己白皙莹润的耳垂且被人攥在了手里,月盈明眸怒焰高炽,愤恨的看过去,“谁啊,竟然敢。”后半句在看到那张似笑非笑的容颜的时候自动消音,瞬间畏缩如鼠,“娘,你怎么来了。”

    “找你有点事。”月盈黑润的眼珠子滴溜溜的打了个转,嗫喏道,“不行,我现在还有事情要问我爹呢。”她笑笑,也不多说话,直接拎着月盈的耳朵就出去了,空气中传来月盈的呼痛声,“轻点,轻点,耳朵快要掉了。”

    安泓枫用敬佩的眼神看着这一幕,松了一口气瘫倒在椅子里,摇头叹道,“真是太凶残了。”下一秒却又双手合十道,“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阳光照耀着大地。”

    看着神色憔悴脸色惨白的安浅陌,月盈都快把手里的帕子撕碎了,妙目莹莹逡巡着他,原就娇嫩若花瓣的唇更是被噬咬的颜色欲滴,自从她大致讲述完了事情经过,安浅陌就是这个样子了。

    月盈略带担忧地安慰道,“我知道取心头血是很危险,可是并不是每次需要的东西都是这样的,也可能只是鳞片或者头发。”想象了一下玉隐被剃鳞剥爪的样子,安浅陌一阵恶寒,“干脆把他炖汤喝了算了。”

    听着这玩笑话月盈险些没笑出来,可是安浅陌脸上却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倒是置气的成分居多。月盈丢开帕子,转而蹂躏自己的袖口,“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早在相思斩的事情上诱了云姝入局,云罗宫就没办法从魔族的计划中摆脱出来了。”

    想想魔妃都已经复活了,云姝却还好好的,安浅陌哂笑一声,“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算了,我跟云姝好像也没仇。”旋即若有所思道,“所以那次冷花嫣出事的时候,其实萤惑不是为了宝物,而是为了玉隐。”

    月盈垂下眼眸,浓密的羽睫颤动宛若蝶翼,知道安浅陌从关心则乱中醒悟过来,“其实意思都一样,荧惑要找的是新翠宫的锁魂珠和碧玉丹,所以玉隐对她来说很重要就等于是碧玉丹。只是现在魔族等于是荧惑在掌管,咱们是拗不了她的意的,至少你现在还可以照顾玉隐,不是吗。”

    月上重火,内室已经点了数盏红烛,烛光摇曳里,安浅陌轻轻舒展开玉隐的身体,看着他的唇血色尽失,像是一颗石子坠入他的心湖,荡起圈圈涟漪,眼中却是死水无波。

    看他这样子安泓枫也放心了许多,荧惑要的是新萃宫的锁魂珠和他们将要制造的碧玉丹,他粗略翻过古籍,即使是以他心的冷酷也不得不说声残忍。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仅仅是第一步,玉隐就去了半条命,险些熬不过去。

    所以说有安浅陌安抚玉隐,对计划来说还是好的。隐约听着有人恭谨地回安泓枫的话,单听声音就能想到他愁眉苦脸的神情,“殿下,这样真的好吗?金针封脑之术虽神奇,但若像您所说这般用法的话。。。”安泓枫挥手打断他后面的话,“按我说的做。”

    安浅陌默不做声地看着,金针深入脑后穴位,玉隐也只是蹙着眉心却没有醒来,可是神情却很难受。

    第二天清晨。玉隐下意识地在朦胧中伸手向着旁边的身影拍出一爪子。整整齐齐在他身边坐了一夜的安浅陌瞬间怔愣,玉隐醒来看到的就是这一面,俊秀的少年一脸茫然,湛黑的发丝乱糟糟的,半侧脸颊还有些绯红,像只茫然无辜的小动物。

    他靠近一步,就见玉隐两只柔若无骨莹若白玉的手搂着抱枕当作防御,十足警惕的模样,只好缩回了手。

    玉隐皱皱眉,眼前人一双眼睛像是破碎的星光坠落的湖面,笼罩了一层水雾,微微扁着嘴说不出的脆弱忧伤。他隐约觉得心中一恸,在那一瞬间恨不能伸出手抚平他紧锁的眉头。只看一眼就觉得两人之间有很深的羁绊,想要沦陷在那双深邃如星海的眸子里,可是下一秒却又无从寻思起。

    拒绝那人的搀扶,玉隐警惕地下了床,虽然脚步有些虚浮,却还是带着精灵一般的轻快。四下摸摸看看,玉隐看着华丽的装饰,漂亮的屏风,手指抚过锦被上精美的刺绣,心中不安染上唇角眉梢。

    他茫然地慢步穿过珠帘,安浅陌亦紧紧相随,他就有点儿恼怒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安浅陌再抬起的脚就轻轻的落回地面上,眼里含着一抹哀伤低下头。

    不知道为什么安浅陌只是轻轻地垂下眼睑,玉隐就觉得一丝伤痛划过心间。可是到底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烦躁,质问道,“这都怎么回事?”

    安浅陌不经意间学浅澈勾起笑意邪魅,伸出手,将他颊边垂下来的一缕发拢了回去,随手拿起一把檀木梳替他绾发,“我知道你会这么问,你是受了伤所遗忘了一些事情,没事的,时间长了就会想起来了。

    玉隐的表情顿时变得奇怪起来,原本有些苍白的嘴唇被噬咬出了几分艳色,目光灼灼地看着眼前桌子恨不能瞪出一个窟窿来,负气道,“这哪里是忘了一点事情,分明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安浅陌听着玉隐这酷似月盈发脾气的声音,安浅陌忽然绽放出一个炫丽的笑,堪比繁星璀璨,扶住他的肩膀将他转过来,忘进那双茫然无措的眼睛深情若堵道,“玉隐,你只要记住你是我弟弟就行了。”

    对安浅陌的话玉隐莫名的有种信任感,源于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到吃饭的时候安浅陌看了一眼翩然而来的月盈愣了一瞬间,月盈有些尴尬地看着自己顶着雪白绒球的淡紫色绣鞋,脚趾几乎把柔软的鞋底戳破了。

    “进来吧。”安浅陌温和的说了这句话,却没有多给她一个眼神,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其实不是很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月盈难得一派淑女风范地蹭到桌子那儿,就被这一桌子猪肝震撼得抽了抽嘴角,虽然说这是补血,但是玉隐受的伤也没那么重吧,何况确定玉隐不腻吗。

    但是作为比只有七秒钟记忆的鱼稍微好点的玉隐,显然没有看出这一桌子菜暗藏的玄机。安浅陌一身淡青长袍,清新的像是雨后的翠竹,噙着温柔的笑意加了一筷子爆炒猪肝到他嘴里,“尝尝。”玉隐眼眸一亮,“不错诶。”

    玉隐一直很听话,也很乖巧地接受喂食,直到看到白瓷勺里的猪肝汤的时候,玉隐警惕地向后一缩,连着椅子都滑出去了,不满道,“这都是一样的。”

    “不一样的,尝尝吗,不是一个东西。”玉隐脸都绿了,委屈地摇了摇头,“不要以为我认不出来。”安浅陌摸摸鼻尖但笑不语,月盈摇摇头,这么长时间你才看出来也是醉了。玉隐却挤到他跟前,一双眼睛亮晶晶的闪着,“姐姐,你已经做了小半个时辰的无实物表演了诶。”

    月盈这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一直在碗里划来划去的筷子,这才发现自己只顾了看玉隐都忘了吃。虽然尴尬却还是没有忽略玉隐对自己的称呼,纳闷的看了一眼安浅陌,安浅陌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玉隐尝了一口黑漆漆的药汁,苦到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安浅陌见状捻了一片酱猪肝到玉隐嘴边。玉隐好奇地将它拿在手里摁了两下,赞了一声软嫩Q弹。

    月盈看着安浅陌眼中满满的笑意都有些心疼,虽然看起来很是温和但实际上却很虚无,笼罩着哀伤的雾气。“那吃了这个压压口。”

    玉隐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直视安浅陌,连羽睫上扬的姿态都定格住了,气恼鼓腮道,“这还是猪肝,我说你就不敢来点别的吗?”安浅陌从喉咙里咕哝出笑声来,带着一点酒的甘醇清冽,“有的,蜜饯。”

    过去一炷香时间,月盈眼睁睁地看着各色蜜饯倒是下去了两盘,一碗药却没少多少,安浅陌的眉毛都耷拉了下去,无奈道,“你再不赶紧喝,可就凉得透透的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