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9 菠萝菠萝蜜

章节字数:2828  更新时间:16-09-26 02: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玉隐嘟着唇委屈道,“已经很快了好不好。”月盈本来正托腮凝视,被他这句话惊得错了手,下巴险些磕在桌子上,旋即道,“玉隐,你给我一种感觉,总是吃蜜饯会比较腻,所以喝两口药解一下。”

    安浅陌忍得很辛苦,看着玉隐陡然尴尬的神情唇角,强行按捺扬起的嘴角,却颤抖成心酸的笑容。修长的手指握住他的手,玉隐不仅一怔,看他和煦的笑容在那一瞬间就像是沉沦到了无边宇宙。

    “我陪你一起喝。”看着安浅陌仰头一饮而尽的豪迈动作,月盈再睃一眼玉隐如遭雷击的悲惨表情,摇摇头晃着手中杯子唏嘘不已,“唉,都开启买一送一模式了。”

    岁月辗转而视,月盈静静地在一旁看着,月盈都觉得安浅陌的喜欢无望而悲惨,每日一次的针灸让玉隐每一天的记忆都是新鲜的,但是每一次安浅陌都深情款款地来到他的身边,月盈觉得如果是自己那真受不了。

    安浅陌对玉隐无微不至的照顾几乎已经到了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了,月盈使眼色使到眼都抽筋了,安浅陌终于还是给了她一个小小面子,暂时避开玉隐和她说两句。

    清风微拂,安浅陌此时神情冷凝,还是往日鬓若刀裁模样,银灰的高领外套更将他冷凝的气势衬托到了极致,瞄了月盈一眼,“说吧。”那云淡风轻的动作好想他下一秒就要羽化登仙,我去,月盈郁闷道,这个语气好像给了她什么恩赐一样,你是不是把什么东西弄反了。

    “你还是看看蝶舞去吧,娘罚她写经书呢。”长睫掩下暗芒涌动,内宅最擅长的就是软刀子,不过黑猫白猫逮到耗子就是好猫,法子管用就行,能招架得住辣椒水老虎凳的人未必能承受这样的水滴石穿,绳锯木断,温水煮青蛙贵在见效。

    “那也没事。”“怎么没事?”月盈压低声音咆哮,表情动作歇斯底里,“我从来没有写经书写到手都破了。”这不是重点吧,重点是你根本也没写过,她也舍不得,“我都很好奇,佛经你能背几句?”

    月盈明眸陡转,还真认真想了一下,搜肠刮肚绞尽脑汁道,“南无阿弥陀佛,菠萝菠萝蜜。”要不是这段时间真心郁闷,安浅陌看着她这得意地小模样都能笑喷了,弹了她一指甲盖,看她气恼的捂住自己额头,一双美眸晶莹璀璨满满的都是怒火,“般若波罗蜜多。”

    月盈翻了个小幅度的白眼,没好气道,“有什么区别,都是一种食物。”再细思量,浅陌居然还有心情跟自己谈笑风生,也是怒从心头起,义正言辞道,“也太过薄情了吧。”“不是还有你。”

    “还有我?”月盈无奈道,“我在自己学刺绣和她写心经之间选哪个那不是很明显吗?”浅陌一时无语,月盈越想越有气,“就算你对玉隐再好,可以为他飞蛾扑火,奋不顾身,赴汤蹈火,他只要知道你翻脸无情这一面,怕是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吧。“

    安浅陌没有回复她,月华流泻,拖曳身影袖长,他淡青色描竹纹的丝袍在月光下就像是沾水的碧,他能理解月盈的气愤,可是他的苦衷谁能懂,如果没有玉隐他还可以维护千蝶舞一点,可是现在。

    玉隐当然是要危险一点,何况明月窗朱砂痣,哪个更重要不是很明显的嘛。

    玉隐隐樱红嘴唇咬着筷子思来想去,怎么都感觉有点诡异,想了想蹑手蹑脚地溜出来,好在云罗宫对他的戒备不很深,或者还有心电感应的关系,反正玉隐很快找到了他,却莫名的没有言语,只是追随他的脚步踩在错落有致的石子路上。

    青纱窗烛影摇晃,书案旁的美人肤若凝脂,眉若新月,唇色浅淡近乎透明,便像是坠入雪地的精灵一般,只有耳中鲜红的玛瑙坠子随她动作摇晃才添了几分明艳,千蝶舞奋笔疾书来不及愁云惨淡万里凝,根本没发现浅陌的到来。

    玉隐趴在窗棂上,拍拍自己心道好险,刚才浅陌一回头,他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呢,不过还好没有。看她柔美脸颊旁荡漾的几缕发丝,浅陌心思复杂至极,伸手拿过她手中笔,看着她的视线慢慢往上移,看着自己却是一派茫然。

    月盈这次居然没有运用夸张的修辞手法,本来他还想难不成她是在砂纸上写字吗,可是当初的雪白柔荑,如今绽放了小小的红梅,却着实震撼人心。“我替你写吧。”

    千蝶舞混沌的思维为之清醒,揉着手腕侧过头去,软糯清零的声音却倔强道,“用不着你。”安浅陌觉得自己的眼睛和心都有点酸,这么艰难到底为了什么坚持,到底是怨他,还是恨安泓枫,还是想要对抗月盈的娘。

    可是这些说到底没有意义,一切如梦幻泡影,可是他不再劝慰,她孤注一掷,受的伤他却不能在安慰。

    已经,没有名正言顺站在她身边的资格。

    这才是最悲伤的。

    三绝句:一,意义本身都是没有意义的,二,所有绝对的事情都是绝对不对的,三,永恒不变的只有改变。这简直是悖论汇总好吗?

    喜欢总结,把规律总结起来就成了真理,可是真理本身就是废话啊,比如太阳是从东边出来的,河水向低处流,谁都知道好嘛。

    不理睬千蝶舞的别扭,不在乎她的冷淡,笔走龙蛇,这个速度,千蝶舞想了想,嘴就软了下来,“可是你写了没有用,笔体也没有用的。”“你忘了,只有你知道的我最得意的一项?”这意思是说连玉隐也不知道嘛,千蝶舞轻轻怯怯地咬了咬唇,眼神陡亮,“模仿笔迹。”

    安泓枫的,令云的,流珠的,凌风的,甚至月鸾颜苏这些小角色的,简直是一模一样。只是云姝的总有出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前二十天写的字估计她自己都不敢认,所以浅陌才会说总是表情平淡的云姝其实善变。

    他说一个人的外表可以假装,他的字却掩饰不了,像是令云,他的字棱角很足隐约杂乱,他的性格霸道而又急功近利。流珠则是把爱漂亮这一属性融入生命里,恨不得写出来的字都跳个舞连成花,漂亮是漂亮了,但是怎么都感觉玷污了文字。至于凌风,真正是力透纸背,虽然经常写的不对,或者难看,但是这个力道,真是个倔强的人啊。

    灯光下少年细小的绒毛都纤毫毕现,轮廓俊朗的少年神情认真,凤眸狭长,修长的手指很是漂亮。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边云卷云舒,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夜深了,千蝶舞起身掩了窗,起身时腰间流苏依次落下,迈着小碎步走向窗子,也算是迎风摆柳婀娜多姿了,玉隐在外面看的气直了眼,可以啊安浅陌,身材挺火辣的哈,红袖添香夜读书,你倒是真敢想!你最好不要做对不起我的事,不然小爷让你后悔来这世上!

    “披上这个。”刻在骨子里的亲昵不好掩饰,千蝶舞走到安浅陌身旁,“更深露重,披上这个。”安浅陌回头看她一眼,四目相对两情缱绻暧昧陡生,在玉隐的角度来看两个人已经重叠在一起,耳鬓厮磨。

    安浅陌瞬间心惊,赶紧回过头去继续写,玉隐终于忍不住一爪子挠在窗棂上,碎木屑刺入指甲缝中,殷红的血落下来,他却浑然不觉,像是豹子一样的眼神锐利的锁定两人,射出熊熊怒焰。

    “谁?!”千蝶舞厉喝一声,瞬移到窗前,玉隐一惊吓,滚落到草丛中,伏在夜露深重的草地上一动不敢动。安浅陌心思百转千回,把大致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因而不动声色道,“大概是淘气的猫吧。”千蝶舞点点头算是赞同,玉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安浅陌不多时誊写完毕,四下望去却没看到玉隐的身影,加快脚步向玉隐的房间走去,他怕他碰到什么机关。而此时的玉隐,茶壶杯子早已经粉身碎骨,现在他正用剪刀戳着浅陌给他的抱枕,“死安浅陌,坏安浅陌,真是太过分了!”至少也该安慰他一下吧,虽然好像也没什么意义,他是坚决不能接受沦为昨日黄花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焦急的旋转着,湛蓝色的衣摆都潋滟开来,像浪花像清风。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