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 美人泪,英雄冢

章节字数:3024  更新时间:16-09-28 00:4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已经参加原创大赛,欢迎投PK票,收藏,推荐,礼物什么的都好。

    一只藏蓝色缠金绣线描蝶恋花的丝履倏然从窗口飞出来,令云看着它笑意盎然,却在它即将拍上自己的俊脸前一刹那将它握在手里,然后星眸大瞠表情夸张地哇哇大叫,“哇,流珠你好狠的心呀,居然谋杀亲。。。”

    这次一盆水兜头罩上令云,凌风透过瞬间被摔上的窗户看到了流珠,凝脂玉肤忽然染上霞色,比涂抹了最好的胭脂还要漂亮。看着呆若木鸡的令云,凌风忍不住笑的灿烂,“大雨将至,满地潮湿,从前的电光火石。”

    此时此刻晶晶亮透心凉的令云忍不住愤怒了,豁然转身道,“难听死了,还唱!”凌风看他一眼,足尖一点坐上树梢,轻晃脚嘲讽地看他一眼。

    令云气恼道,“不是,我说你比我强到哪里去?”凌风温和的笑笑,“我只要看她过得好就行。”令云语结,“不跟你废话了,我要去换衣服了。”令云地转身离去,白色丝质长袍袂飞扬,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之感。

    这次换流珠打趣云姝,“你们俩有意思吗,一个心里明明在意却不置一词,一个就这么默默地等,真是要熬到山无棱,天地合的节奏。”

    云姝跟她解释不清,她担忧玉隐没这个心情,但是她跟流珠解释不清,她总是眨这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问她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果断的围魏救赵,祸水东引,“今天不陪你家那个谁了?”

    云姝手下动作一顿,羽睫忽闪,美眸陡凝,散发出一种冷凝的气息,然而稍纵即逝,很快平复如常。云姝唇角扬起浅笑连连,抬头看着她轻声柔语地说:“我陪你。”云姝识趣的不再言语,毕竟流珠正生令云的气,她可不想倒霉。

    凌云吹响树叶,美妙的音乐流泻而出,他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不明白云姝的想法,到底是真如他她说的像担心弟弟一样担心玉隐还是像月盈说的有别的什么,也不敢去追问,怕反而把她越推越远,这复杂的心思像是暗夜里丛生的荆棘。想给她一些空间,却又恐惧。

    至于珍珠,现在正蜷在自己窝前生气,眨巴着大眼死活不肯看雪绒,到时偶尔会看一眼流珠。虽然流珠知道实心眼的珍珠是又被雪绒伤了心,可是雪绒才是自己的宠物,这个立场真的很为难,索性视而不见。

    其实都是老生常谈了,雪绒跳上窗台诱导珍珠跟上去,珍珠于是蹦了好几下,最终撞在了墙上,然后停顿了三分钟。珍珠扑上她的腿挂在上面不肯下来,显得十分委屈,云姝也不多说,揪着她的耳朵把她靠在了墙边罚立站。

    看着珍珠胖乎乎的身体无助的摇摆,啾啾惨叫,流珠不禁打了个寒颤,看着珍珠惊慌失措求救的望向四周,早前真没看出来云姝这么心狠手辣。

    聚缘散都唯美到凄凉,人鱼公主在甲板上歌唱直到下一个黎明化为泡沫,留下一段哀伤的传奇。青涩的时光,遍地的荆棘,盛放的花丛,吞噬的沼泽,其实,青春不散,戮乱衍殇,虽然没有金刚不坏之身,还是微笑或迷茫地观赏着岁月,它们留下的痕迹,花红柳绿。

    遥想当年,岁月静好得甜美像是清泉流淌石上,慢慢地滋润芳草和视野,看百花盛开轻轻地笑,有芬芳的气味弥漫在鼻端,眉眼弯弯。

    到底是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云罗殿。

    湖畔的水破碎的光摇摆的姿态,青青的柳条柔软地伸展着,低低地垂到颊边,柳叶已经很宽大了,一点都不柔软了。清流急湍转过是更美丽的风景,树木参天而起,缠绕着的绿色的爬山虎盈满了整个视野。

    花园中间是一个美丽的喷泉,整个花园里只有蔷薇一种花朵存在,蔷薇的花语是坚毅和华丽。成片的淡红色花卉蔓延成灾,阳光温柔地入侵落地的百叶窗,安浅陌神色恬静地看着窗外,轮廓清新而美好。

    鸣将终焉的金盏花将悲哀缠绕在根系,曾经千蝶舞是上天赐给他的珍宝,可惜他没有这个幸运。而玉隐,他的幸福是他的不幸,他的幸福也是他的不幸。

    失去了根系的爬山虎在窗棱上晒成了爬山虎干,誓言太美容易碎,越是完美的幸福越是虚幻的容易破灭。

    清晨的曙光勾勒山峦如画,站在天台辽远地望过去,都是虚无地掩藏在晨曦的无碍下。眉目深邃的男生一身黑衣,暗沉到绝地滋养出了光。

    云姝静默无声地打量阳光缭绕下的男生,觉得安浅陌的悲伤似曾相识。可是,海鸟低翔,翅膀沾染了水珠挥舞出了七色彩虹,却不能了解栖息在花丛叶间的蝴蝶,他们不是同类。

    “浅陌。”只这一句恍若隔世,云姝一时间竟想不起来自从玉隐出事以后他们有多久没这么面对面过了。她蓝色的裙子反着光,被风吹过潋滟开来,像是一片盛开的花儿。

    她弯弯的眉毛羽睫挺翘,黑白分明的瞳散发着琉璃的光泽,安浅陌忽然就从她眼眸中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忧伤落寞的那个人黑色的碎发些微轻佻地随风轻扬,他站立的姿态就快要凝成一座雕像。

    纱幔挽起,女孩容颜憔悴,云姝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凝眸望着。月盈昏睡太久,失却了珠圆玉润,唇色苍白,竟比自己还要瘦弱,她的手指几乎硌到她手心。

    月盈不是很漂亮,眼下淡青的阴影,云姝忽然就心酸,衣带渐宽谁不悔,愧向斜阳草木中。纤细的指,抚上她曾经厚重而今脆弱同蝶翼的眼皮,这双眼要是睁开,会不会流光溢彩,璀若碎金。

    岁月太匆忙,乱煞年光变,美人泪,英雄冢,箫声噎,琵琶凝。羽翼折断,笙歌都止歇,想要做什么,把紧锁希望的盒子打开,不要龟玉毁于椟中。如果能打开,会不会,能不能,可不可以将星辰都点亮,在血淌过的地方伤痕都绽放如花。

    云姝的低落心情安浅陌能感受到,倒是第一次心里有一些触动,他是没想到云姝会为月盈担忧的,这样心里多少有些感动。

    但是这些感动在一盏茶时间就化为了乌有,看着四处窥探的云姝被自己抓包的心虚样子,心中叹了一声云姝还是单纯,神情却很颜色,淡淡道,“找什么呢?”

    云姝尴尬地低下头,原本蔷薇色的唇在她的啃噬下变得鲜艳欲滴,安浅陌转身看向身旁垂柳,风拂动柔美嫩绿的枝条,阳光在他眼睑处落下一片阴翳,他的声音开始变得虚无缥缈,轻飘飘的让人理解不了他话语里的意味。

    “难道说你以为玉隐被我藏起来了,说句自负的话,我比你更在乎他。”小心思被吹破,就像是在阳光下那些五光十色无比漂亮的泡沫瞬间破碎,云姝尴尬地撩撩自己耳畔的发,倒是真的打消了对他的疑虑。

    云姝茫然地偏转视线看自己后面,晃晃脑袋刘海斜向一边,羽睫频闪,流转的视线光彩流溢。逆光里的少年只有虚化的轮廓,边缘至少有青色和粉红。

    云姝映着手中一簇白色野花烂漫成最美的风景,安静充当背景,安浅陌音色完美流泻,宛若金石相击打清脆悦耳,“我纵然是负尽天下人也绝不会将他辜负。”

    云姝感动的够呛,却没想到都说世间如有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句话美得令人心碎,可是谁又能真的做到,顶多是如来和卿两相负。

    他的身影渐行渐远,却有一幅画自他袖中掉了下来,云姝看到那张画上,一个穿着冰蓝色鲛纱的鲛人半身浸在水里,可是透过水面能看到他闪烁光芒的尾巴。他回眸一笑百媚生起,蓝色蓬松的发缱绻勾起妖娆,背后则是一片蔚蓝。

    而在一旁岸上含笑看着她的男生则是安浅陌,看着画上胭脂霞色晕染后的如玉少年看起来更是漂亮。云姝心中一酸,用白皙细腻的手指轻轻抚触他的轮廓,珠泪缱绻,化开了早已干涸已久的墨色。她慌忙去擦,将它珍重的收起来。

    夏夜的宁静,星索的璀璨,遒劲的枝干粗糙的触感参天而起,摇摆的树叶演奏夏日最华美的乐章。

    玉隐仰面把手臂垫在脑后,央求安浅陌用灵力形成漩涡吸引倒霉的萤火虫,聚拢在指尖看了一会儿,玉隐小心翼翼的把它们装进轻薄的纱袋里,挂在树梢上,安静仰望流光闪烁,笑得很静谧。

    “真漂亮,我会好好照顾它们,不过陌,他们到底吃什么呢?”看着玉隐晶亮的眼眸,安浅陌轻轻挪开了视线,玉隐不知道这些漂亮的萤火虫根本活不到下一个夜晚,不过无所谓,他只要换萤火虫就好了。

    忽然间就心酸起来,原因无他,总感觉这节奏跟月盈养鱼总是忘了一天换一次水,最后只好七天换一次鱼一样。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