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 火山上的雪

章节字数:4878  更新时间:16-10-30 23: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莫名的就有点感伤,思绪忽然飘到千蝶舞身上,她或许不是最美丽的女子,也没有那么特别,可却浓墨重彩,一颦一笑像是闪烁在蔚蓝海面上的那些荧光经久不散。他曾经站在世界的尽头伸出手,以为牵住了她的手握紧了幸福,最后却握住了虚空。

    他愧对她,可是千蝶舞看起来很随和,内心却有着固执的骄傲,情最浓时她曾在花溪间回眸一笑,清凌凌地说,“爱我,不爱我,不必敷衍。”在那一瞬间她有种空灵的美,像是在空谷幽兰旁被蝴蝶萦绕的月下仙子他几乎觉得她伸出指尖就有星辰轮转。

    荒野的风寥阔的像是蛮荒的岁月,卷起的书页汇聚成了风暴,他在风暴中央衣袂蹁跹。不想像变色龙或是枯叶蝶一样涂抹各种色彩,可到最后却似乎还是伪装着蛰伏。

    岁月荏苒逝,银河的两端星索画出弧线。安浅陌是在想心事,玉隐不打算打扰他,伸出调皮的小爪子开始摆弄他的衣服,黑色丝质的衣服严格修身,撇开的领子很有型,扣子折射着太阳的光芒。而且为了耍帅,在他下摆处有五个口子排着下来,看起来很好看。

    安浅陌一人自斟自酌,杯中酒水荡漾,摇晃了他的视线,越发迷离。若有人看见,谁敢相信这就是素来温文尔雅,风流倜傥,冠绝天下的云浮殿小公子呢?

    玉隐有些郁闷的咬咬嘴唇,小心翼翼的问,“浅陌,你现在心情不好哦?”“没有。”安浅陌现在就像一块诱人的糕点在他面前一样,好像一口吃掉哦,但是他也知道某人心情不佳了,所以只好按下自己的小心思。

    忽然想起一件事,玉隐撒娇的搂住安浅陌死不撒手,刚刚洗过的头发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如云墨发垂下,轻柔美好。棉质小卡其色熊睡衣堪称卖萌利器,斜斜削过来的头帘难得没遮挡住他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而卷曲闪亮的睫毛忽闪忽闪对安浅陌释放电眼。

    要说安浅陌的心跳没有漏一拍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他狐疑的看着玉隐,看玉隐这拼命讨好的小模样,他就知道他绝对没打什么好主意。

    仰起头看安浅陌的玉隐一脸崇拜依赖笑得很幸福,眉眼弯弯,更显那双漂亮的眼睛澄澈无辜。看着玉隐柳眉浅画宛若含黛,琼鼻饱满娇俏,肤若凝脂却又淡有粉意,微抿的樱唇粉粉润润的样子,虽然知道玉隐心里怕是没打什么好主意,安浅陌还是问了一句,“什么事?”

    安浅陌坐得太过端正,长而蜷曲的睫毛在流转的光里闪烁光芒,眼神却沉静,仿若万物已寂灭。修长的食指无意识地扣着并拢的膝盖,心念频闪。

    玉隐流转的目光晶莹璀璨,清浅地笑,眉眼弯弯,黑润的发飞扬在风里映着灯光好看得紧。“带我去逛街吧,不是说明天有灯会吗?”

    安浅陌有一瞬间的茫然,仿佛回到了他们当初偷溜去灯会的时候,但是据他所知,“明天只是个小节日,你的期待落空了。”

    玉隐的蔷薇花枝拿在了手里,贴在自己唇边愤恨地咬上两口,鲜嫩的花瓣和娇嫩的唇瓣一样,下看起来水艳艳的邪魅之感陡生。头发在行动间闪耀着美丽的色泽,安浅陌忍不住伸出手去拍了拍,就想安慰一只被蹂躏的小动物。

    可是他却落了个空,玉隐很愤怒的躲开了,看着玉隐嘟起的唇,安浅陌扔了个很精致的沙漏到玉隐手里。那圆润的瓶体是透明的,可是里面的填充物是粉红的,颠来倒去的时候看起来特别漂亮。

    玉隐把它拿在手里,黑曜石般美丽的眼珠子滴流转着,明明很好奇却还没忘了生气,安浅陌安抚道,“回头我给你带个万花筒回来,那个更有意思。”

    玉隐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嘴嘟的可以挂油瓶了,安浅陌暗暗的叹了口气,因为月盈的事他确实心情不好,于是也幼稚了一次,拿了个精巧的小夹子抵到他唇边,玉隐愤怒的回视,这愤怒的小眼神安浅陌想最合适的形容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了。

    “对了,今天那个人。”安浅陌知道他说的是海国祭司蓝伊,这样纯粹得像是一张白纸的玉隐瞬间击破安浅陌的心房,“那个人是和云罗殿有隙,所以才想到劫持你。”

    玉隐好看的眉毛皱起来,纠结道,“可是他的眼神,看到我的那一瞬间就像是看到了失而复得的珍宝,我能感觉到他很难过。”星染脸上终于现出一抹动容,眼里晶莹闪烁,反握住星染的手说:“有爹爹这句话星韵就知足了。”托腮看玉隐咬着羹勺吃东西,安浅陌眼里柔情尽显,却又有更深的纠结。

    “陌。”玉隐的声音有点难受,安浅陌紧紧地将他圈在怀里,桎梏到紧的可以将他勒成两段。玉隐奇怪地看了安浅陌一眼,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陌今天情绪十分不好似的。嗯,怎么说呢,火山覆盖上冰雪再加万尺来厚的泥土,其上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他温热的呼吸触到玉隐的脊背,玉隐浑身一僵,有种被他的泪湿润到的错觉,“陌。”某小兽艰难呼唤,“你快把我勒死了。”安浅陌一时间像是冲破了魔障一般,慌忙撒开手,退后一尺外,看玉隐艰难地平复呼吸。

    害怕失去他的心情被玉隐打了岔,安浅陌只觉得原本的悲伤为之一滞,倒是依言将松开一些,虽然还圈着他。感受到安浅陌的发丝在自己的脖子处蹭来蹭去,玉隐疑惑地扭头去看,安浅陌难得脆弱道,“别动,一会儿就好。”

    聚缘散都唯美到凄凉,人鱼公主在甲板上歌唱直到下一个黎明化为泡沫,留下一段哀伤的传奇。青涩的时光,遍地的荆棘,盛放的花丛,吞噬的沼泽,其实,青春不散,戮乱衍殇,虽然没有金刚不坏之身,还是微笑或迷茫地观赏着岁月,它们留下的痕迹,花红柳绿。

    遥想当年,岁月静好得甜美像是清泉流淌石上,慢慢地滋润芳草和视野,看百花盛开轻轻地笑,有芬芳的气味弥漫在鼻端,眉眼弯弯。

    到底是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云罗殿。

    湖畔的水破碎的光摇摆的姿态,青青的柳条柔软地伸展着,低低地垂到颊边,柳叶已经很宽大了,一点都不柔软了。清流急湍转过是更美丽的风景,树木参天而起,缠绕着的绿色的爬山虎盈满了整个视野。

    花园中间是一个美丽的喷泉,整个花园里只有蔷薇一种花朵存在,蔷薇的花语是坚毅和华丽。成片的淡红色花卉蔓延成灾,阳光温柔地入侵落地的百叶窗,安浅陌神色恬静地看着窗外,轮廓清新而美好。

    鸣将终焉的金盏花将悲哀缠绕在根系,曾经千蝶舞是上天赐给他的珍宝,可惜他没有这个幸运。而玉隐,他的幸福是他的不幸,他的幸福也是他的不幸。

    失去了根系的爬山虎在窗棱上晒成了爬山虎干,誓言太美容易碎,越是完美的幸福越是虚幻的容易破灭。

    清晨的曙光勾勒山峦如画,站在天台辽远地望过去,都是虚无地掩藏在晨曦的无碍下。眉目深邃的男生一身黑衣,暗沉到绝地滋养出了光。

    云姝静默无声地打量阳光缭绕下的男生,觉得安浅陌的悲伤似曾相识。可是,海鸟低翔,翅膀沾染了水珠挥舞出了七色彩虹,却不能了解栖息在花丛叶间的蝴蝶,他们不是同类。

    “浅陌。”只这一句恍若隔世,云姝一时间竟想不起来自从玉隐出事以后他们有多久没这么面对面过了。她蓝色的裙子反着光,被风吹过潋滟开来,像是一片盛开的花儿。

    她弯弯的眉毛羽睫挺翘,黑白分明的瞳散发着琉璃的光泽,安浅陌忽然就从她眼眸中看到自己的狼狈模样,忧伤落寞的那个人黑色的碎发些微轻佻地随风轻扬,他站立的姿态就快要凝成一座雕像。

    岁月太匆忙,乱煞年光变,美人泪,英雄冢,箫声噎,琵琶凝。羽翼折断,笙歌都止歇,想要做什么,把紧锁希望的盒子打开,不要龟玉毁于椟中。如果能打开,会不会,能不能,可不可以将星辰都点亮,在血淌过的地方伤痕都绽放如花。

    云姝的低落心情安浅陌能感受到,倒是第一次心里有一些触动,他是没想到云姝会为月盈担忧的,这样心里多少有些感动。

    但是这些感动在一盏茶时间就化为了乌有,看着四处窥探的云姝被自己抓包的心虚样子,心中叹了一声云姝还是单纯,神情却很颜色,淡淡道,“找什么呢?”

    云姝尴尬地低下头,原本蔷薇色的唇在她的啃噬下变得鲜艳欲滴,安浅陌转身看向身旁垂柳,风拂动柔美嫩绿的枝条,阳光在他眼睑处落下一片阴翳,他的声音开始变得虚无缥缈,轻飘飘的让人理解不了他话语里的意味。

    “难道说你以为玉隐被我藏起来了,说句自负的话,我比你更在乎他。”小心思被吹破,就像是在阳光下那些五光十色无比漂亮的泡沫瞬间破碎,云姝尴尬地撩撩自己耳畔的发,倒是真的打消了对他的疑虑。

    云姝茫然地偏转视线看自己后面,晃晃脑袋刘海斜向一边,羽睫频闪,流转的视线光彩流溢。逆光里的少年只有虚化的轮廓,边缘至少有青色和粉红。

    云姝映着手中一簇白色野花烂漫成最美的风景,安静充当背景,安浅陌音色完美流泻,宛若金石相击打清脆悦耳,“我纵然是负尽天下人也绝不会将他辜负。”

    云姝感动的够呛,却没想到都说世间如有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句话美得令人心碎,可是谁又能真的做到,顶多是如来和卿两相负。

    他的身影渐行渐远,却有一幅画自他袖中掉了下来,云姝看到那张画上,一个穿着冰蓝色鲛纱的鲛人半身浸在水里,可是透过水面能看到他闪烁光芒的尾巴。他回眸一笑百媚生起,蓝色蓬松的发缱绻勾起妖娆,背后则是一片蔚蓝。

    而在一旁岸上含笑看着她的男生则是安浅陌,看着画上胭脂霞色晕染后的如玉少年看起来更是漂亮。云姝心中一酸,用白皙细腻的手指轻轻抚触他的轮廓,珠泪缱绻,化开了早已干涸已久的墨色。她慌忙去擦,将它珍重的收起来。

    夏夜的宁静,星索的璀璨,遒劲的枝干粗糙的触感参天而起,摇摆的树叶演奏夏日最华美的乐章。

    玉隐仰面把手臂垫在脑后,央求安浅陌用灵力形成漩涡吸引倒霉的萤火虫,聚拢在指尖看了一会儿,玉隐小心翼翼的把它们装进轻薄的纱袋里,挂在树梢上,安静仰望流光闪烁,笑得很静谧。

    “真漂亮,我会好好照顾它们,不过陌,他们到底吃什么呢?”看着玉隐晶亮的眼眸,安浅陌轻轻挪开了视线,玉隐不知道这些漂亮的萤火虫根本活不到下一个夜晚,不过无所谓,他只要换萤火虫就好了。

    忽然间就心酸起来,原因无他,总感觉这节奏跟月盈养鱼总是忘了一天换一次水,最后只好七天换一次鱼一样。

    在云罗殿看到星云,一向淡定的安浅陌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一身湛黑泯尽星光,取出水晶球来,淡蓝的光芒让人不由为之一震。

    “内伤有点重。”说完这句话星云也不啰嗦,默念口诀轻轻抬起右手,手心星辰阵运转,流光溢彩将月盈笼罩,直到她的羽睫颤动宛若蝶翼,安浅陌紧紧握住她的手,看到她眼中一丝迷茫。

    屋内温馨的光萦绕在安浅陌头上,漂亮的发色泽完美。他形状优美的唇流泻出音色完美,“真好。”月盈持续茫然中,倒是享受了和玉隐一样的待遇,被勒了个够呛。

    月盈从惊吓中恢复得很快,羽睫扬起,不怀好意地笑着顺手狠狠地在浅澈脚上来了几下,“见死不救啊你。”旋即拍拍手笑得明媚一改往日阴霾,安浅陌默默的在风中伫立成雕塑,真心觉得浅澈也有点冤,只是苦了浅澈抱着脚在一旁单腿跳,顺便倒吸凉气。

    月盈蜷曲睫毛,那些细小的尘埃在上面舞动若精灵,她轻缓地笑,清丽无端,像是画卷里走出的仙女一般。星子逡巡在银河的边缘,湛蓝的夜幕美得让人沉醉其中。月盈看着一根根仙女棒燃至最底端,露出顽皮的笑意,安浅陌却看她看得移不开眼。

    星空下的喷水池边,玉隐脱了鞋子踩在鹅暖石上,安紫炎驻足,看他衣袂翻飞,笑意璀璨迎着风奔跑的样子。水花四溅的喷泉旁,星光散落在他身上,恍然若羽翼顿生,美得出离。

    月盈看着两个人四目相对尽是缱绻之意,不由扁了嘴质问,“你不至于的吧,跟我在一起这么一会儿还要带上他?”瞄了一眼委屈的月盈,安浅陌低下头慢条斯理的整着袖子,温声道,“月盈你有个认知上的错误,其实是我陪玉隐顺便看看你。”

    月盈思忖片刻,才缓缓地望向他,像无数星光破碎在她眼眸之中,有点深情若堵的感觉,眼眸里流光溢彩,璀璨胜过繁星,却又像是快要破碎的水晶,叫人自责。明明是黑乎乎亮晶晶的瞳仁,却蔚蓝忧伤得就像是海洋呢。

    他湛黑衬衫几乎与天地融为一体,像是一个暗夜里的精灵,举手投足尽是优雅。月盈银铃般的笑声像是将石子投入了泉水一样叮咚之后漾起涟漪,他温柔的笑意隐藏了太多担忧,如果可以宁愿时光停留在这一刻再不流淌,可是又怎么可能。

    似乎哪里不敌,安浅陌回过头便看到玉隐那如漾碧波水的一双清澈眸子,云蒸霞蔚这美景,丽色无双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倾世之姿。眼波流转间风华倾世,漾在自己身上,恰恰好不多不少填了一词眼儿媚。

    都说是陌上君子颜如玉,可这家伙皮肤莹白如玉,要说都是那些五官,偏生组合在一起就美到雌雄莫辩。这种深思的神情是多久没有出现在玉隐身上了,“怎么了?”

    玉隐迷惑的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有一些碎片闪过来,可是零零碎碎的想细思索,却又想不明白。”安浅陌一怔,他现在的心情矛盾而复杂,并不是说他不在乎玉隐了,只是他不知道玉隐如果想起一切,他到底是要怎么面对他。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