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 疏离,十指交叠却不能相握

章节字数:2891  更新时间:16-09-30 02: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暗芒在狭长的凤眸眼底划过,一瞬间心思千回百转,手心渗出了细密的汗,一直以来负责玉隐的洛岚现在在荧惑魔妃那儿,安浅陌瞬间烦躁起来,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想的。

    安浅陌袍袖翻卷夹起玉隐来,足尖一点离地,猛然跃上高处,掠过树梢。玉隐还真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惊慌,呆萌如受了惊吓的小动物一般,下意识揪紧了他的衣襟,转转黑耀石般美丽的眼珠子迷惑不解道,“怎么了?”

    安浅陌也不看他,云淡风轻道,“你不是想去逛街吗,明天我就带你去,所以你先养精蓄锐吧。”玉隐瞬间开心,松开手想要去抱他的腰,却险些掉下来,安浅陌脸色骤然一变,伸手把他拎上来。

    看着安浅陌凛冽如刀的眼神玉隐眼神一缩,默默地垂下头做乖巧状。

    秋日的阳光温暖和煦地散落,安浅陌回头看看自己手里牵的溪颜着了一身松散的丝质白袍,青丝没有任何束缚地散落肩头,精致的眉眼不似男孩所有。一点樱红的唇昭显别样魅惑,垂着头似乎所有的心思都在手里的九连环上。

    莫名的他忽然就放下了心,微微笑着去逗弄,却换回来愤怒的回视。“好吧,不逗你了。”玉隐四下望望,顺手指了一下,“那个糖葫芦。”安浅陌皱皱眉,那边比较狭小,如果自己过去就要放开玉隐的手,这次他又坚持自己陪玉隐出来,心里未免有些忐忑。

    他眼中有疑虑,毕竟也不知道玉隐到底想起来了多少,可是自己打量过去,玉隐却已经一本正经地扳着手指头道,“要挑好一点的,看起来红润一点的。”

    犹豫片刻,安浅陌还是点了点头去了,站在摊位前他还回头看了一眼,阳光下玉隐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纤毫必现,柔和的轮廓印在他心里,看着玉隐期待的眼神,安浅陌不由会心一笑,低下头去挑挑拣拣,心中竟也有丝甜蜜。

    只是再回过头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那一抹纤弱的身影,安浅陌的神色在正午的阳光下苍白的近乎透明,其实却不怎么震惊,沿着石子路慢慢地踱着步,慢慢地闭上双眼,这结局原本就在他意料之中,还在期待什么呢,伸出手附上眼睑,眼前的光芒有羽化的迹象,就连如释重负的感觉都掺杂着丝丝酸楚,现在就希望蓝伊的动作够快,不要再让他受苦了。

    听着安浅陌清凌的音色完美流泻,安泓枫完全没有往日的欣赏,只觉暴怒快要将他整个人席卷,黑沉着脸一字一顿道,“你是故意的吗?”

    看着快要无辜受戮的安浅陌,月盈黛眉陡蹙,赶紧拽住安泓枫腰间玉带,奈何用力过猛,安泓枫几乎被她拽了个踉跄,回过头错愕地看着她。

    月盈欲哭无泪,连连摆手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看着月盈惊慌失措的样子,安泓枫无奈地再次将视线对准安浅陌,浅澈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爹,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万一玉隐到了海国的势力范围,可就无力回天了。”

    半个时辰后。

    月盈看着浸泡在阴冷的水中的安浅陌,神色泰然就像是如坐莲台之上,看着某人闭目打坐,长长的睫毛落下小片阴影,月盈郁闷的叹了口气,一副愁云惨淡万里凝的样子,“陌哥,你希望他们追的上玉隐吗?”

    月盈能感觉到安浅陌波澜不兴下的震撼,“这并不是我可以控制的。”月盈难得穿了一套冰蓝色广袖流仙裙,梳了流星飞云髻,淡紫描金的绣鞋,当真淑女得很,面无表情地盯着安浅陌,叹息道。“可是陌哥哥,你还是期望玉隐重新回来吧,不然惨的就是你了。”

    月上中天,安泓枫等人风尘仆仆地归来,看着憔悴得倒在浅澈怀里的玉隐,月盈不认得移开视线,转而拽着安泓枫的袖子撒娇,“既然现在没事了,那陌哥哥。”

    安泓枫也是无奈,伴着的脸色到底在她不依不饶的纠缠下松缓了下来,“好,但是他和玉隐不要再见了。”月盈点点头,两只竖起成兔子耳朵,弯了弯笑靥如花,“好的,我保证。”

    昏暗的夜色中,月盈提着灯笼焦急的等待,安浅陌到她身前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月盈疾步上前扶了一下,在她的噬咬下蔷薇般的唇色更加娇艳欲滴,月盈妙目盈盈担忧地目光将他萦绕,他身上的衣服湿得透透的,因为灵力被封印,他的神色很憔悴唇色近乎透明。

    安泓枫淡然地看着玉隐,不在乎他眼底深藏的倔强,反正有洛岚在,便如饮了忘川水,前尘往事尽归尘埃。此时颜苏却苦着脸过来,唯唯诺诺回上几句,安泓枫瞬间脸色大变,目光如炬聚拢在玉隐身上,没了洛岚玉隐就不好控制了。

    一阵烦躁,安泓枫挥挥手让他们下去了,第二天却是一阵鸡飞狗跳,玉隐还是不放弃,第二次虽然没能成功逃离魔爪,但是此刻却站在最高的树上冷冷地凝视他们。

    此时的柳树已经繁复异常了,找到玉隐是在在一棵柳树上,那里弥漫着半生不熟的柳叶和半死不活的青草气息,浅澈负手而立,看起来就好像跟平常没什么区别。

    日暮西斜时候,流光碎金的那些阳光通通破碎,荡漾在芦苇和水草上。

    悠悠地望着蓝天上漂浮的白云,伴着纷飞的花雨,男生伫立着森林之中忧伤弥漫快要成为一棵树木。

    浅澈的手紧握成拳头,他既生气玉隐不受控制又恨他不顾自己的安慰,最后还是浅澈亲自拎了他下来。

    月华如水流泻一地,映在玉隐苍白的脸庞上有种脆弱的美感,浅澈负手而立,湛黑长袍几乎暗沉到宇宙尽头,背后似有黑色羽翼展开,干脆利落的黑发直直地垂下来,锋利的眼神和左耳上的黑曜石耳钉相映成趣。他抱胸而立,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湛黑的颜色敛尽了光芒,伫立成了一座神像。

    鲛人有个弱点,玉隐此刻就因为晒了一个时辰的月光浴,一时片刻尾巴收不回去,基本上玉隐现在的样子和耶稣有一拼,只不过没有竖杆,所以他湛蓝靓丽的尾巴焦躁地挣扎着,像是跳上岸的鱼无力地挣扎着。

    浅澈缓步跺向他,“玉隐,你乖乖的,等这件事情结束你自然无恙,我是想保护你的,你相信吗?”玉隐见他眼中深情款款只道作假,心中冷嘲一声。沉凝片刻,变神色媚眼如丝,纤腰如柳,一颦一笑勾人魂魄。

    浅澈眨眨眼心思浮乱,往常都是见玉隐在安浅陌身边笑靥如花,何时对自己有过这副神情,只是这沉迷只一瞬间就被打破,只听玉隐道,“你骗鬼吧。”

    浅澈冷下神色下令行刑,他没有办法,这是玉隐逼他的,这个骄傲的小美人鱼是一定要受些苦楚才会驯服,他也才能保住他的性命,荧惑得到她想要的,玉隐自然无碍,从此相忘于江湖。

    在玉隐隐忍的惨嚎声中转动手中扳指,他目光坚定,就像是两颗星星碰撞出华丽的光彩后陨灭掉,就像是两条直线只有一次相交的机会,只要玉隐终究能够幸福就算是他看不到也心安了,至于玉隐到底是恨他呢还是恨他呢,那根本不重要了。

    湛蓝的鳞片被剥离,伴着鲜红的血液飞溅开来,原本清幽的院落瞬间变成修罗场,浅澈不为所动,真正动手的人手却在颤,心也是慌的,玉隐挣扎的厉害,鲛人的体温偏低,以至于现在他的感受就是冷冷的血雨在脸上胡乱地拍,偶尔错眼瞄见水里自己脸上的血迹,自己都觉得可怕。

    恨不得玉隐马上服软,毕竟就算他长了条尾巴,虽然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玉隐毕竟是他们朝夕相处了那么久的人,再怎么他料理他也不能像是片条鱼一样心不慌手不颤啊。

    浅澈的手渐渐渗出细密的汗来,神色开始僵硬,他没想过玉隐可以这样倔强,此时也只好认输,“算了,放他下来吧。”把玉隐放下来,剃鳞的人只觉自己都虚脱了一般,玉隐却是已经晕了过去。

    看着他淡蓝的发被汗水打湿,浅澈眸中掠过一抹心痛,最终淡然道,“把他送回房里。”在这一瞬间他似乎忽然间明白了玉隐为什么待安浅陌要亲昵一些,不在于他们相遇的早一点,如果是安浅陌的话怎么会忍心伤他至此。

    伸出手想要触碰她恍若蝶翼的羽睫,却无力地垂下。他的指尖透明苍白,和他的手交叠在一起,却不能相握。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