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6 我拿起剪刀就无法拥抱你,放下就无法保护你

章节字数:3022  更新时间:16-10-18 01: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已经参加原创大赛,欢迎投PK票,收藏,推荐,礼物什么的都好。

    安浅陌再看到玉隐是在第二天上午了,虽然安泓枫对安浅陌和月盈下了禁令,奈何月盈就是活的通行证啊,两手叉腰俏生生的一站,安浅陌就顺利地见到了玉隐。

    看着锦被下的人已经憔悴的不成人形,安浅陌修长的手指抚过他干裂的嘴唇,抱起他向着清溪而去。花明柳绿的好风景,月盈安静的跟在后面,看着玉隐垂下来的一片衣袂在风中蹁跹如蝶,他苍白的容颜就像是一朵雪白的雪莲花,高领之花一被攀折,等待他的是无尽的凋谢。

    大部分鳞片也保留下来了,只是原本湛蓝湿润的鳞片因为干燥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龟裂开来,安浅陌也不顾自己雪白长袍被他染上血污,抱着他一起没入清溪,他的下巴触着他的发心,双臂却将他禁锢。

    果然玉隐一碰到水就醒转过来,激烈挣扎的程度比被放入油锅里炸的活鱼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放开我!”安浅陌看着他不再聚焦的眸子心中一痛,却不会在这时候放手,他的伤口即使碰到这样的淡水也是痛彻心扉,但是鲛人是离不开水的,所以他也只好狠心。

    “玉隐,”安浅陌尴尬道,“我想问你恨我吗?”玉隐想起这一切不恨他是不可能的吧,玉隐伏在他肩头唇角浮现一丝冷笑,气若游丝轻的就像是初冬飘落的雪,“我恨不能食其肉寝其皮。”

    安浅陌的手指颤了颤,有那么一瞬间想要收拢手指将他揉碎,可是最终却无奈的垂落,现在只能安慰自己,爱之深恨之切,都说是爱的反面是冷漠,爱到极致才是恨,这样至少还是在乎过吧。

    也好,如果只能以这种形式留在他的记忆里,其实也不错。

    虽然玉隐的态度很冷淡,但是安浅陌还是悉心照顾了他一夜,他渐渐沉入睡梦之中,却喃喃着不安稳,他额头渐渐渗出细密的汗来,安浅陌捻着帕子替他拭去,想要安慰他,可是玉隐听到他的声音却挣扎的更厉害。

    到第二天早上,看着玉隐终于放松下来,轻的就像是一片樱花飘落,安浅陌看着他舒展开来的眉眼微微一笑,轻轻地合了门扉出去。

    月上柳梢头,安浅陌把玉隐放到膝盖上,他不理睬不挣扎,非暴力不合作,安浅陌垂下眼睑,白皙修长的手指抚过琴弦,就像是剪刀手爱德华的那句台词,我拿起剪刀就无法拥抱你,可我放下剪刀就无法保护你,所以我只能凝视着你幸福。

    完美的音乐流淌开来,玉隐看着认真的安浅陌浅唱低吟的样子,忽然就有些迷惘。看着星火明灭在玉隐指尖,安浅陌看着那个小巧的烟卷就觉得碍眼,伸手去抢,似乎吸烟也没什么不好,可是却不适合他晶莹剔透的玉隐。

    烟雾刚刚缭绕成一场梦境,安浅陌的举动让他恼怒,抢夺间直接把烟摁熄。有熟肉的香气弥漫开来,玉隐这才恍然回神,看了看安浅陌掌心上的一个黑印,抬头迅速的看了一眼安浅陌,惊鸿一瞥情绪万千,安浅陌愣了一下,轻轻拍拍他的背,“没关系,正好再撒点孜然我就可以尝尝自己的味道了。”

    安浅陌低下头在他发心落下细碎的吻,微笑的眸子荧光璀璨像是流着泪,深深地掩藏着无尽的伤悲。漂亮的紫晶耳钉被月华洗过,闪着冰冷的色泽。就像沉浸在深海底看海面星光闪耀,恰如其分地嘲笑了他们的喜欢。因为年少,所以只说喜欢,不说爱。

    夜色渐深,屋檐下的灯笼给玉隐打上了一层暖芒,四目相望琉璃似清透的一双眼蕴藉着无数情绪,最后却只是轻轻的关上了门,将他隔绝在了他的世界之外。

    寒夜深处,长街尽头,一人负手而立,和夜色同款的长袍泯尽了月光流溢,风扬起他的发落寞如雪,一如往昔俊美的容颜像是得到了神的青睐,只是往昔温文如玉全换了此时冷若冰霜,月的光芒洒在他身上,像是繁华落尽。

    看着风灌满他的黑色长袍,月盈的心也不好受,直到玉隐把蜡烛吹灭,月盈才心下一喜,她觉得安浅陌这下子也该回屋休息了。却没料到安浅陌深深地看了一眼玉隐的房间,而后一撩袍脚坐下了,把脑袋埋在了膝盖里。

    想到方才看到的情景安浅陌就想笑,玉隐抱着被子睡得酣然,他的侧脸在月光的渲染下静谧美好,虽然说被子一般应该在人上面,而玉隐把关系弄反了。

    面对不了现在的局面,却更加不能忍受画地为牢,安静站在菩提树下彼此观想。还是要像盛开在奈何桥旁的彼岸花,生生世世花不见叶,叶不见花。

    怎么可能。

    颜苏到的时候,安浅陌正在摆弄篝火,颜苏怔怔地看着安浅陌行云流水的动作,无论何时都带着一份轻松写意完美尊贵。大概也明白阡陌到底是多宠月盈,才会出现在这里。

    清晨的曦光中,微勾唇角的少年美好得像是一场梦境。只能说再倾国倾城的美人也未必对所有人的胃口,如果说安浅陌是杨贵妃,那么很不幸,玉隐却并不是唐玄宗。

    月盈托腮凝视,安浅陌昨夜的脆弱和隐忍半分不见,反而一如雕像般俊美冰冷。什么都好,只是陌哥不能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玉隐身上,他为他着了魔,他却弃之若敝履。

    颜苏四下打量一番,“不如咱们烤肉吧。”他倒是很殷切的看着安浅陌,可是安浅陌却没有理睬他的意思,虽然颜苏总是跟在他身后打转,但却不是人们所以为的他的亲信,老实说颜苏这小子贼眉鼠眼的一看就是当叛徒的好料子啊。

    月盈怒道,“你想都不要想,我现在和烤串就差一撮孜然的距离了,你居然要我吃我的同类,你怎么这么残忍?!”颜苏惊奇到眼都瞪圆了,活脱脱一只土拨鼠。

    安浅陌感觉自己终于达到心静如水的标准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夏天总是说谁死了,现在看起来果然是热死了,希望剩下的盛夏能够清凉一点吧。

    此处的荷花大概是开得晚,现在正好迎风盛开。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肤若凝脂的月盈却人比花娇,挑挑拣拣半天,摘一个扔一个,到最后找得脸都苦了,才终于挑到一只枝乎心意的。

    “颜苏,接着!”说实在的,流珠扔东西的准头几乎为零,瞬间颜苏的脸色就绿了。安浅陌无奈,龙腾虎跃,就差脚踏七星了,终于还是在荷花坠入河中前接住了它。

    安浅陌看着颜苏如释重负的表情,忽然想起那句“隔水笑抛一枝莲”,倒是和月盈此时形态有几分相似,美人如花却未曾隔了云端,安浅陌的视线在颜苏和月盈之间穿梭,隐约觉得哪里不对。

    软炸荷花。

    听月盈说完软炸荷花的步骤,安浅陌和凌云弄好了篝火挽了挽袖子,架上锅热着油,倒入花生油,月盈配合着将荷花瓣用清水洗净,蛋清加入面粉搅匀成蛋泡糊。

    安浅陌不紧不慢地将手上的荷花瓣推进面碗里,让它们都沾上糊糊,再搁进锅里炸至呈浅黄或黄白色时捞出,然后沥油,动作好看,手型优美。

    裹在荷叶里,蘸上白糖一吃,月盈就眉眼弯弯像一只惬意的小猫咪,安浅陌伸出手摸摸她的头顶,温柔宠溺。

    看着月盈踩在湖案的边缘,兜兜转转粉红色袖子绽放如花,安浅陌不由皱眉道,“月盈,你小心点。”月盈嘟嘟唇,阳光下得意的小眼神瞟过来,亮晶晶的像狡诈的小狐狸,甜甜软软的声音传过来,“有什么关系,刚才不也没事。”

    颜苏始终密切注意他们俩的互动,安浅陌此时微微苦笑,把注意力从她身上转移回来。可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听到月盈一声惨叫,豁然站起只见淡紫色的纱飘荡在海面,月盈的脸在挣扎间若隐若现。

    安浅陌只觉自己心跳都漏了一拍,阳光在眼前斑斓成五光十色的一片,极力保持镇定,眩晕过后镇定下来,就见颜苏一个猛子扎进去,徘徊在她身边直到她渐渐没了力气才拖着她快速的向岸上游来。

    安浅陌眨眨眼,带着一点茫然的无辜,似乎在这不长的时间里已经有什么改变了,月盈已经换人保护了。她雪白细腻的脚踝被墨绿的水草缠绕住,安浅陌变了脸色,手下用力月盈悠然醒转,直接被他赏了一个暴栗。

    月盈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安浅陌不甘示弱的回瞪,眼见两个人的视线碰撞出激烈的火花,颜苏急得团团转,“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要小心,知道吗。”

    月盈被他这说教的语气险些气个仰倒,颜苏连忙解围道,“ 没事,有我呢。”两声“闭嘴!”齐刷刷的打断了他的豪情万丈,颜苏:。。。

    你们这时候倒是有默契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