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 心头一点朱砂,我心中你最重

章节字数:3043  更新时间:16-10-18 02: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剑气激荡间鲜翠欲滴的竹叶纷纷坠落,一时间颇有天地辽阔惟其怆然之感。可幼绿的叶映衬少年挺拔的身姿,平心而论,还是生机勃勃的感觉更深刻吧。

    晚霞夕映碧波水,半边天都缤纷绚烂了,像是不经意打翻了各色颜料,却被自然之力鬼斧神工地调和了,变幻出无尽姿态,叫人流连忘返。只看了半天,却不知到底是鲤鱼跃龙门呢,还是九天玄女翩然起舞。原本竹林的青翠中渐渐渗入了秋日荒凉的山坡,被金乌西坠时不经意间洒下的金粉渲染出了低调的奢华。

    雪白飞瀑湍流而下,溅在磷峋怪石之上,如钟鼎之声,又或如一盏风铃于枫林唱晚,风起风歇,不知到底是叶片相击声瑟瑟,还是鸟儿以喙轻触湖面,荡起水波粼粼,泉声叮咚。安浅陌整个人腾空而起,驭剑于江渚之上。时而剑气激荡泉水,颇有金石之声。

    月盈在一旁看得目不转睛,眼神亮晶晶的全是崇拜,安浅陌现在因为玉隐的事受了安泓枫冷落,他却也毫不在意,专注于练剑,月盈以为他专心致志,但其实他心头萦绕的全是玉隐,他担心,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却没想到玉隐的状况突然糟糕起来,颜苏过来告诉他的时候,安浅陌淡淡地说了一句“知道了。”颜苏没怎么在意,却没料到下一秒安浅陌旋风般掠过他身边,颜苏仿佛被龙卷风击中了,在原地像是陀螺一般旋转起来。

    月盈伸手摁住他,眼神中带着一点同情,颜苏长出了一口气惊魂未定地抱怨,“至于这么着急吗。”月盈垂下羽睫默默地看着自己鞋上精致的绣花,都说是明月窗朱砂痣,玉隐在安浅陌心里绝对是二者兼备。

    浅澈倚着柱子声音如同他的样貌带了几分阴柔,“看他这脸色好像马上就要熟啊。”看着玉隐挣扎在丝滑的床单上,整个人像是熟透了的虾在开水里翻滚着,看得他心里难受。

    这时候听见罪魁祸首一句话,狂怒如飓风席卷他眼底,猛然站起身,这些日子操心太过,一刹那的眩晕仿佛一道耀眼的白光在眼前绽开,安浅陌瞄准浅澈所在,狠狠一拳打过去,浅澈碰到的桌椅在他身下化作湮粉,浅澈狼狈的咳了两声,压下喉间腥甜,鼻血却不容忽视的淌了下来。

    浅澈抬手拭去,看自己雪白袖口的精致云纹被染脏,不禁苦笑,自己这又是何苦来着,明明这么在乎他却又偏偏要伤害他,只能说他虽重要却不是自己心中最重。

    安浅陌握住他的手,细弱的腕硌的慌,豁然起身,肃然道,“我去一趟德昭寺。”浅澈眨眨眼诧异道,“现在才求神拜佛管用吗?”安浅陌淡淡看了他一眼,气质高华如九天神祇,似有片片莲华散落开来,“德昭寺有一颗高僧坐化留下的舍利子。”

    浅澈摇头道,“但是听说那舍利子现在已经有了灵性了,如果想要拿到它必须三步一拜,五步一叩以示虔诚,我想想,它有多少层台阶来着。”

    一种白色的花,高高地挂在枝头上,偶尔飘零轻薄如纸,贴在手心颊上倍感柔软,就像是忽闪着睫毛去触碰自己的手心都是一样的。

    盛开的样子,花瓣展向四方,使那个小小角落青白片片,白光耀眼,再加上清香阵阵,沁人心脾。而此时叶子却还没有生长,恰恰若雪涛云海,蔚为壮观。

    现在安浅陌都觉得自己心中感受不可思议,仿佛在异世界慢慢体会手中沙漏的改变,心死寂如圈地成河的水。阳光耀眼,景物慢慢在眼前模糊起来,氤氲成五彩的光斑,汗水自鬓边滑落,膝盖渐渐失去知觉,麻木的挪动着,青石板渐渐染上了暗红的颜色。

    思绪渐渐模糊,却还操控着机械的步伐,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玉隐还在等他。月盈一直随着他,只是走上来轻松地多,她咬咬唇,原本娇艳若蔷薇的唇更加艳色欲滴。她能感受到他出离的悲伤,那双狭长的凤眸里萦绕的悲伤,把湖水都变成蔚蓝的,更似乎连周遭流动的风的气息都改变了。

    阳光流转在质地上乘的水晶塔上固然美仑美幻,可是舍利子那种佛光璀璨的样子却更吸引着安浅陌,手探入结界将它攥在手中,一瞬间的释然带来身体的松弛,看着安浅陌踉跄几步几乎跌倒,月盈的担忧溢于言表。

    “你先把这个拿给玉隐。”月盈郑重地点头,飞奔向浅澈,本来安泓枫是不允许玉隐来德昭寺的,他实在是对安浅陌放不下心,但是浅澈自告奋勇,他也就允许了,毕竟玉隐的情况看起来真的有点糟糕。

    她的百蝶穿花衣曼舞出一片空灵,浅澈从她手中接过舍利子,几乎竭尽灵力为他疗伤,璀璨的光芒蕴藉着灵力蔓延开来,以至于月盈不能靠近,可是看着他脸上急切的神情月盈心中就有一丝诧异,只不过很快就被抛到了脑后。

    无巧不成书,听到云姝的诧异的呼唤声,月盈在那一瞬间觉得整个人都空了一下,木讷的转过身去。

    该来的始终会来,闭上眼再睁开眼中已是一片坚定。浅陌尴尬地自阴影中转出身来,那角落本就偏僻,加之阴暗,三人都未注意到。浅陌长身玉立,紫袍金冠,云姝看看他怀中憔悴的人,玉隐原就白皙的皮肤如今更是苍白得近乎透明,像是初冬的雪下一秒就会融化在指尖。

    云姝霍然抬头,眼中光芒陡然凌厉,似万只冰箭射向浅陌,他神色平淡一如往昔。“到底怎么回事?!”看着云姝瞬间凛冽下来的神色,安浅陌恍然了一瞬间,看着某人就像搅拌了芥末粉的辣椒段,又呛又辣。

    “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云姝的声音虽非愤恨,反而音色清丽一如滴水击石,但此间冷冽已大不同素日温文谦谨。看着云姝的手慢慢挪到背后的相思斩上,安浅陌唇边掀起轻缓的笑意,抬起头,看不清光芒中的阳光,金乌虚化出红黄绿的光晕,心有一点酸涩,想起初初相遇,他扑进自己怀里满满的依赖,抬起头来欢快的像是小狗一样的眼神,忽然心就空洞了。

    “你还要我说什么,其实我真的无话可说。”这话在云姝听来等于是默认了,云姝闭了闭眼却压不下满腔怒火,眼前绽开一片耀眼的白光,瞬间逼至安浅陌身前,衣袂翩迁不为化蝶,袍袖翻转不见风情,人似刀,衣似芒。

    气劲翻滚,浅陌淡然地看着云姝的衣袍青丝无风自动,恍若魔神降世。云姝很快镇定下来,一洗素日的平和中庸,虽无半分桀骜之态,却恰似一剪寒梅争霜斗雪,正暗自盛放,忽被剑尖一抹,孤零零地立在剑端,幽香暗送,杀气袭人。

    云姝却恨极了他云淡风轻的态度,好像多么无辜似的,若真有漫天神佛,那么不管是上天成神,堕地成魔,立地成佛,誓诛此獠!云姝去势稍减,不可思议的看着相思斩没入安浅陌的身体,血色光芒在相思斩剑身上,云姝不可思议的瞪圆了眼睛,就连羽睫扬起的姿态都定格了,激荡的剑气纷乱了发丝,光芒坠落,云姝扬起脸,微嘟的唇显露少女的娇憨,最美的韶光,像是篱上花枝正鲜媚。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你都不躲的吗?”安浅陌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膝盖一软委顿在地,云姝慌忙拔出了相思斩,脑中思绪纷乱,这个变化太意外,她来不及反应。

    云姝刚想询问,安浅陌却摆了摆手,小心翼翼地将玉隐挪到她手上,他眼中的深情,似乎在凝视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云姝咬咬唇,安浅陌轻声道,“他就交给你照顾了。”

    云姝看看他,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安,点点头最后看他一眼,足尖一点翩然离去。月盈正好看到这一幕,叹了一口气手中帕子被揉皱,“陌哥,虽然我把浅澈支开了,但是这次要怎么解释呢?”

    月盈看着他的背影,最终对他的无动于衷感到懊恼,现在她担忧的可是他啊,上前轻轻推了他一下,安浅陌的身体却猝然倒下,月盈的尖叫声惊飞林中鸟无数。

    “如果一次还可以说是失误,那么这两次怎么解释呢?”看着安泓枫阴得都能滴下水来,月盈愤怒地看着浅澈,“苦肉计是这么用的吗?他自己把自己伤成这样,那还不如对你下手呢?”

    月盈这话着实有意思,偏偏真的有几分道理在,如果不是这次被玉隐胜利逃脱的话,安泓枫觉得他其实可以笑出来的,看看浅澈不甘却又无力反驳的样子,挥了挥手道,“算了,”捏捏自己的眉心,终于也有了疲惫的神态。

    云姝游荡在蔚蓝的海面上,已经不只是淡定的神情,干脆是一片空茫,看着海鸟在海面掠过之后,围绕着她盘旋,云姝抬起头看看天上飘过的云险些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