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1 他的眼神像是温柔的海洋,几乎可以将她溺毙其中

章节字数:2951  更新时间:16-11-25 03: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凌风站在天台上,晚风灌满他神似星云的长袍,眼神深邃却还是澄澈,毕竟没有星云岁月沉淀的韵味。雨水清洗过的夜空格外湛黑得都格外好看,那些璀璨的星子美丽至极。

    本来已经打算回去洗洗睡了,却瞄见了安浅陌向着藏经阁去了,因为云姝今天的话,凌风还是决定跟上去看看。尾随安浅陌一直到了藏经阁,看安浅陌到了上次荧惑去的那个地方,凌风的瞳孔猛然一缩。

    虽然恶意的想安浅陌肯定早就投靠魔族了,但心底也知道自己存在着诋毁的意思,可这一次不一样,安浅陌他是真的要拿走藏经阁的宝物。

    凌风自阴影中转出身来,正色对那正在翻找的身影道,“你不能这么做。”浅陌长身玉立,紫袍金冠,回身看来温文如玉,“岂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不多时看着安浅陌将一个小盒子收了起来,转身离去,凌风闭了闭眼,因为安浅陌云罗殿少主的身份,他是真的不愿意和他起冲突,可现在却不能置之不理。

    凌风举手无情,只练到第四层的术法被他发挥到极致,甚至超越了极限。人似刀,衣似芒,浅陌被他逼得步步倒退,凌风心中却觉得不祥,安浅陌没有用全力,而是处处躲闪,这是为什么呢,理论上他现在应该比自己更着急才对啊。

    将光华流溢的焰火球袭向安浅陌,忽然间灯火通明,凌风一时诧异,望了过去,被安浅陌一掌排在心口,无数光芒涌进他的身体,世界一瞬间暗了下来。恰恰落在令云脚边。令云赶紧扶住他,凌风吃力地抬起脸,因吃痛而扭曲的脸上冷汗淋漓,然而目光灼灼,这是什么神反转,分明是一句话全剧终的节奏啊。

    云姝和流珠对视一眼心思烦乱,顾不得新萃宫主也来了,纷纷亮出兵器,这一下倒是很清楚地能看出谁是云罗殿的人了,因为他们都向着安浅陌聚集而去。相思斩纵然招招凌厉,流珠一手鞭法也差不多是出神入化,然这鞭子亦耍得虎虎生威,一时间竟将两人护得滴水不漏。

    云姝一洗素日的平和中庸,虽无半分桀骜之态,却恰似一剪寒梅争霜斗雪,正暗自盛放,忽被剑尖一抹,孤零零地立在剑端,幽香暗送,杀气袭人。

    流珠神气的仰着头,光芒坠落,微嘟的唇显露少女的娇憨,最美的韶光,像是篱上花枝正鲜媚。看着浅陌一如往昔温和俊雅的笑脸,忽然轻笑开来,眼波流转间,俨然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新萃宫主默默看着这局面,真不错,没一个把她放在眼里的。她确实法力深厚,即使是光阴荏苒她也没被风霜侵袭,容颜依旧,丰姿旖旎,却多一分从容潇洒。

    却在这时,安浅陌忽然对她抱拳道,“浅陌幸不辱命。”流珠愣住,轻声嘀咕道,“怎么回事?”颜苏动动耳朵,得意非常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宫主接到线报说有人要抢夺新萃宫的宝物献给魔族,特地让浅陌在这里等候的。”

    新萃宫主眼角挑起,对着竹轩使了个眼色,竹轩点点头向着凌风走过去,说时迟那时快,流珠闪身到凌风和竹轩之间,两只手紧紧地拽住他的衣摆,尾音拉得很长,柳眉挑起,明眸善睐就像是少女最普通的娇嗔。“大师兄,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竹轩为难的看着她,一时说不出话来,宫主摇摇头,自己这个徒弟果然还是心太软。手虚抬,隔空取物一般带走了凌风。流珠握着云姝的手,只觉一片冰凉,看她眼神空茫似乎无所思无所感,不由担心,黛眉紧蹙,用力握紧她的手道,“云姝。”

    云姝身形微晃,恍若凄风苦雨中饱受摧残的树木,脸色惨白却轻声道,“我没事。”她确实没事,只是听不到也看不到。

    回到家云姝焚上一炉清心香,烹上一壶香茗,散开发,抓了一卷书斜倚榻上,浅樱色的裙角舒展开来,落在地上。可是心里空落落的,也不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

    “云姝!”这极具穿透性的声音无比魔性,云姝一哆嗦,才发现这声河东狮吼是来自谁的。香味丝丝飘散估摸着是太诱惑了,珍珠就围着锅子一直转圈圈,云姝冷眼看着她那个尾巴蜷成一团一脸的急切淌着哈喇子的样子表示很鄙视,结果冷云阡来了句,“云姝你看着她,千万别烫了。”

    珍珠怔了一下,大约知道自己挨批评了,低下头蹭了一下她的脚踝,毛茸茸的触感让云姝心下一软。旋即抬起头来摆着尾巴对安紫炎示好,眼睛像是多面玻璃球反射阳光七彩流溢。

    可是云姝还是没有多的心思理睬她,她很担忧凌风,只觉心都被揉成一团,唯一可以安慰她的是凌风的油嘴滑舌帮他逃脱了好几次,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吧,虽然这次的事一听就很严重的样子,但也一听就很假啊。

    珍珠被冷落还是回到了锅子旁边,继续凝视,不高兴地撅起了嘴。云姝只能沉着脸屡次把它的爪子从锅边扒拉下来,直到最后云姝怒了,拎起它的爪子贴在了锅上。

    “嗷!”珍珠这一声惨叫直接划破云霄,好像眼泪都要滑下来似的。云姝倒是泰然处之,反正一劳永逸了,这货这辈子也不扒锅边了。

    夜阑风静,蜷缩在幽暗角落的凌风脊背却挺得很直,眼中怒焰高炽,安浅陌,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kitty是吧,这次出去老子一定要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半身浸在水中的凌风突然打了个寒颤,一阵阴冷逼近,凌风缩了缩脖子回头望过去,吓得猝然站起,只见月光下一道身影玉树临风般站在自己一旁,虽然俊美但是却带着令人心寒的阴冷气息。

    眼神深邃,鼻梁高挺,唇形优美,黑色斗篷下一身劲装,就连紧实的腰线都显示的很好,只是过于苍白的脸色和猩红的嘴唇实在让人不舒服。

    何况,凌风止不住自己身体的颤抖,这家伙是怎么进来的,难不成是那种东西。“我不是鬼。”他似乎猜透了凌风的想法,慢条斯理的走过来,“是宫主让我来的。”仿佛所有心思在他视线下都无所遁行,凌风躲闪开视线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狩猎的动物。

    凌风的态度瞬间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激动地握住他的手直接忽略某人不自然的神情,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你听我解释,我来给你还原一下当时的情景。”

    长睫落下洒下阴翳,暗芒自他眼底划过,轻而易举束缚住凌风的手将他逼到墙角,凌风眨眨眼,看着月光下两人之间暧昧的距离,心中辽阔的草原上数以万计的羊驼狂奔而过,哎呦,我去,他是直的啊,别这么腻歪人行不行。

    “芬芳的味道。”闻言凌风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要说云姝和流珠总是香喷喷的还差不多,可是他。。。这哥们到底是口味重了点,还是嗅觉异于常人。

    但是凌风还是决定忍了,不管怎么讲先把安浅陌的事情解释清,刚想张嘴却被一只手指按在了唇上,凌风瞪圆了眼,只听那人温和的声音,“有一件事情更加重要。”

    凌风怒了,你这种变态还有什么重要事情,刚想反抗却发现自己浑身力气被抽空,只觉脖颈一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刺进去了。

    第二天凌霄来带走了他,云姝举目四望没有看到宫主,准确说新萃宫总共也就来了她流珠令云还有几个好奇心重的,不又觉得心下凄凉。

    凌霄的愤怒自然可以想象,奈何凌风昏睡过去,不过一夜时间看样子却憔悴了很多,流珠在一旁嘟囔道,“大概那里实在太阴冷了。”凌霄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略点了点头,瞬间消失在原地。

    流珠惊叫一声,捂住自己的嘴,“好厉害的瞬移。”云姝淡然道,“不是瞬移,瞬移只是将你的速度提到极致,修为不够深不能乱用。而他使用的则近似于神技,如果这才是魔族的力量,那么。”

    她想到令云和荧惑,还有他们想要复活的魔王修,黛眉清蹙叹了口气,流珠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抱着她的胳膊软软的偎上来,甜甜糯糯的说,“凌风不再回来了,我也知道你心里难受,没事还有我呢。”

    云姝望着窗外淅沥沥的小雨,那神情跟天打雷劈一样。流珠瞬间慌了,不知所措的看向令云,令云无奈扶额,“原本她不知道,你怎么不等过一段时间在告诉她。”流珠瞠目结舌,委屈地嘀咕道,“我怎么知道她不知道”。令云默默地靠在桌子上,也是醉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