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3 内心辽阔的呼伦贝尔草原上数以万计的羊驼狂奔而过

章节字数:2948  更新时间:16-11-26 03: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流珠的手被云姝摔到桌子上,她险些尖叫起来,云姝踉踉跄跄地走出去,流珠都能看见她惨白的脸上轻轻跳跃的淡青色血管,吓得没敢做声。半晌才道,“没想到云姝这么在乎凌风。”

    凌云嗤笑一声,“现在还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当初一个欲语还休,一个吞吞吐吐,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云姝低垂的眼中已经雾气弥漫,走进雨里,没人能看见她落下的泪,廊外的雨越下越大,她是为了凌风难过,但也不全是,还有玉隐,更准确的是他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也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尤其是,她觉得如果没有相思斩的话,那么这一切说不定不会这么糟糕,却悔之晚矣。

    “陌哥,还好把玉隐的事情推到了凌风身上,还好爹爹信了。这下子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月盈捧着漂亮的茶杯,看着上面缭绕的雾气暗自庆幸。安浅陌笑意轻缓,“还是要多谢你了。”

    听到这句话在她意料之外,云姝站在门如遭雷击,凄风冷雨灌注进来,安浅陌望过来,清俊的容颜荡漾在摇晃的酒杯中,他的笑容有一刹那的僵硬。

    “都听见了?”云姝神情冷肃,“为什么这样做,明明。”“明明是我让你帮忙救玉隐的。”云姝默认他的意思,安浅陌一饮而尽杯中酒水,侧对她的半边脸庞带着一点邪肆的笑容,“谁跟你说过,敌人的敌人一定是你的朋友?”

    “藏经阁里的东西现在已经到了萤惑手里?”“是,玉隐逃掉以后,云罗殿主就没放弃过对我的怀疑,所以我就说是你们几个联合起来把他救出去了。”

    云姝的手不自觉地收紧,无比愤怒,还云罗殿主,就是你爹呗,你们俩有什么事情说不清,非要这样。月盈慌张道,“云姝,你别这样,陌哥也是有苦衷的。”

    云姝默默地看了一眼安浅陌,心里大概明白不能把自己和云墨的相处方式换算到他们身上,却只是冷冷地看他一眼,旋即转身,如果安浅陌所说属实的话,那么凌风的事情只是开始不是结束,现在不是跟安浅陌多做纠缠的时候,她要赶紧把这件事告诉令云和流珠。

    流珠眼看着方才还断断续续的雨现在已经练成雨幕,不顾令云的拦阻拿了伞冲出去,这种雨势让她格外担心云姝的小身板,总感觉就算是冻不死也让雨水砸死了。

    “云姝,”流珠总觉得现在的云姝就像只提线木偶,抱紧她眼角的泪悄然坠落,划过一条线,落地,不知是否发出了钝响。现在的云姝像是美丽脆弱的琉璃,流珠都害怕她会这么粉碎掉,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抚。

    爱到了极致变成恨,爱的反面才是冷漠。你的幸福是我的不幸,我的幸福也是你的不幸,也就是这样了。回去换过衣服,流珠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一朵乌云缠定了自己,so自己身上的雨还在。

    搂着哭个不停的云姝,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流珠叹了口气总结道,“我知道了,你打算用眼泪把我淹死对不对,云姝你这也太不地道了。”云姝呛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该笑。

    可是玉隐并不知道各中曲折,所以见到云姝很是愤怒的拂袖离去,弄得章虞和蚌妃都有些尴尬。蓝璧满怀歉意的对她点点头,云姝也没有追上去问问玉隐的想法,她现在心里打了个结,总感觉是因为玉隐凌风才会这么倒霉的。

    水中光影层叠,光影映着水底圆润的鹅暖石,只觉得心都满了起来。四周树木繁羿,常青的也是极多,深的绿,浅的绿,随着风摇晃着。玉隐仰望天空,湛蓝色的衣摆飘逸开来,羽睫扬起的姿态都定格了,蓝伊在心里叹了口气,莫名的感觉凄凉。

    蓝伊的瞳孔猛地一缩,玉隐的衣襟处一片璀璨的光芒闪现出来,金龙飞云在天清晰可见,冰蓝色三字流转在令牌之上,蓝璧眨眨眼,有点错愕,海皇令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躁动开来呢。

    只能说玉隐现在虽然没有当初活泼,但是忍耐确实越来越厉害了,比如现在海皇令焦躁地在他眼前跳动,玉隐都置之不理,看着海皇令急得想要冲进玉隐怀里,蓝璧将它捞了起来。

    在那一瞬间,有无数的碎片涌进他心底,蓝璧的脸色瞬间苍白,半晌才道,“龙尊出事了。”蓝璧默默地看着玉隐,他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似乎让人如沐春风当中,可是他的眼底却像结冰的深潭,“有劫难?坟头让人刨了。”

    蓝璧瞬间无奈,刚想再劝劝,抬起头却没看见玉隐的身影,瞬间缭乱在风里。玉隐失魂落魄回到海底,恼怒地将无比急切的海皇令扔进了玄铁箱里,狠狠地压死。

    恼怒的把自己扔进柔软的床里,瞬间陷了进去,却在那一瞬间被出现在自己一旁的怪物吓得毛骨悚然,这是一座黑色的小山嘛,居然还会动。

    章虞小碎步挪过去,看着玉隐受了惊吓一般缩到角落里,章虞呆住,听见身后蚌妖无奈的声音,“章虞,你为什么要现出原形,尤其是最近还胖了一点点。”

    一点点,玉隐错愕的看着她,章虞撇撇嘴,这种活见鬼的眼神是不是太伤人。

    此时的龙宫中。

    龙尊将帕子自唇边移开,几点嫣红赫然在目,锦鸾悄没声儿地走到洛岚身边,神色复又坚定,美眸顾盼生辉。一身紫裳一任月华洗礼,却分明叫人有种皎皎兮宛若皓月的感觉。

    女子翩然而来,赤足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更显得一双玉足白皙细腻。羽睫弯弯翘翘,似笑而非。

    “可好些了?”轻柔磁性的声音伴着晚风,如同人鱼唱晚,这诱惑,勾起人心底最深的魔性,叫人不顾一切的沉沦。眼前女子肤若凝脂,青丝乌云堆雪,眉若新月,一双秋水剪瞳顾盼生辉,艳冠群芳。

    她嗓音极好,恰如黄莺初啼,歌喉婉转动人。舞姿曼妙,就算是行动间一个普通的动作,手势变幻间像是旋转的万花筒。有文人身轻似燕恍若仙子凌波。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她还有大把韶光,他却已经快要到达终点,飘飘渺渺的香味中,女子香肩小露,肌肤胜雪。如云墨发披散在肩上,忽闪着眼睛看着他,星光璀璨全聚合在她眼中,妩媚夺人魂魄,却添了几分担忧,看起来反而真实了几分。

    “锦鸾,你要照顾好自己。”这话的意思不言而喻,锦鸾身子一颤,脸色惨白紧紧地咬着唇,像是饱受风雨璀璨的花朵一般,这模样倒是更加令人怜爱。

    她声音里带了几分泪意,“我才不信,听说回龙湾最是灵气充沛之地,说不定修炼几日大有裨益。”龙尊笑笑,带着无尽的疲惫之感,“好,我什么都依你。”

    殿中不见分毫往日的辉煌庄重,反而色彩沉郁,蓝伊一袭黑袍。风掠起他的长袍,庄严肃穆。

    玉隐白袍金冠,唇角微勾温和的言语却藏着无尽的冷意。“他们已经到回龙湾了?”“是。”话音才落,殿中却已经不见玉隐的身影,蓝璧瞠目结舌,“还说不关心,人呢。”

    蓝伊白他一眼,直到他神情严肃下来才说,“你现在应该跟在海皇身边。”“还有我。”“云姝。”云姝点点头,神情淡淡的,却有着不容错认的坚决,“我想陪在他身边。”在他所有悲伤的时候。她的眼睛浩瀚仿若星海,却幽深晦暗到能将所有光芒泯灭在一瞬间。

    日暮西斜,残阳若血,龙尊看着萤惑伫立的身影不发一词,荧惑挑眉笑笑,霸气凛然,却又无比阴森,“你的女人背叛了你,都没有一丝惊讶?”

    见此情况,女子浓密的羽睫若木芙蓉一般合拢了一半,他低头看见她近乎透明的指甲,唇边划过淡淡的笑意,“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可是这不怪她。”

    荧惑笑了笑,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两手虚托龙尊便悬浮在半空中。他的手将她推开,女子不可置信地回过头,秋水剪瞳蒙上一层泪雾。

    她原本只是愧对他,却从没想过他一早就知道。

    灵力自自己身上涌入荧惑手中,他渐渐变得透明而不可视。忽然间似乎有另一股力量和她碰撞,她的身体便失去了依托坠落在地。

    荧惑看过去,玉隐的肤色比她还要白皙,妙目流转间摄人心魄,抬起头来似笑非笑邪魅顿生,他的怒气显而易见。

    云姝缓缓落定,感觉玉隐的伸手快了很多,形如鬼魅,疾于风,迅如闪电就是这个样子吧。因为一身白衣,当他动起来的时候,就像是看见了圣洁美丽的极光,险些耀花了人眼。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