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 上千人一起坟头蹦迪

章节字数:2951  更新时间:16-11-27 02:1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流珠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道,“是啊,估计我爹自己都找不到。”云姝呛了一下,往深处走去,听到低沉的嘶吼,流珠拽着云姝的胳膊再不肯深入,“刚才咱们遇见的低阶魔物,这里不只有一只。”

    流珠受不了云姝的老神在在,拽着她的胳膊逃窜上去才松了一口气,美眸频闪惊慌失措,“但是他们不应该在魔族吗?”“我不知道。”这声音缥缈的不像是自己发出来的,手心渗出冷汗,片断画面在自己脑中闪回,相思斩,琐魄珠,凌风。

    如果这一切都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安泓枫,新萃宫主,荧惑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呢。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张蜘蛛网,而我们就好像魔物的祭品一样,这真让人不寒而栗。”流珠拍拍自己的小心肝,妙目流转睨了云姝一眼,蘸着凤仙花汁擦拭自己的指甲,“你现在不要再惊吓我,不过话说回来,总比下面是一个千年古墓强,要是那样一做跳跃运动就等于上千人一起坟头蹦迪,也太刺激了吧。”

    第二天,只听屋外沸反盈天,云姝流珠对视一眼忙奔出门外。

    比之往日宫主召集众人开会场面更盛。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云姝下了狠心,挤!奈何世间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云姝还是在人们的不悦,乃至云浮殿人的愤怒中走到了最中央。却却在看见那人的一瞬间俏脸雪白,唇色尽失。

    这不是荧惑么?云姝忧心忡忡,流珠恶狠狠地甩开月影盈的胳膊到她身边,本来他们之间就没里子可言,因为凌风的事干脆连面子都没了。

    荧惑含笑而立,气质卓然,身后浩浩汤汤跟着一群魔物,还有。。。凌云。没有凛冽的气质,反而温和若空谷幽兰,云姝看着他略带笑意地对自己点点头,顿时无比慌乱,四下看去似乎没人注意到,这才微微放心。

    凌云眼神一黯,转过身不再看她,素色长袍更加映衬他芝兰玉树的气质,却没想到他和她两生两世都是势不两立的局面。

    荧惑一个令下,率领的众多魔物冲进人群肆意戏弄,亭子倒下,令云手疾眼快地拉起流珠飞身而起,在那一瞬间流珠目眩神迷的凝视他的侧脸,在飞溅的碎屑中捕捉到一瞬光彩,在这一瞬间她的心已经融化成糖稀了。

    可是当他们抽身而去,快要融入浩瀚的星海中时,流珠却转过身失了血色,几乎是撕心裂肺的惨叫道,“云姝!”一向宠溺她的令云这次却没有放她回去寻找云姝。

    流珠心焦,艳红色的指甲狠狠地向他手上挠去,一爪子下去五道血痕闪现,流珠瞳孔微缩,长而蜷曲的睫毛若木芙蓉的花瓣般合拢,嗫喏道,“云姝还在里面。”

    凭虚御风,令云头也不回地冷肃道,“我知道,但是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你,你要想恨我就恨吧。”流珠呐呐地说不出话来,在明媚的阳光下泪痕清澈若凛冽的月光。

    没想到自己下一秒就要被掩埋在废墟中,云姝的神情瞬间空白,在那一瞬间凌云只觉得自己的心险些从嗓子眼跳出来,却来不及救下她。浮光掠影间只见星云的身影如惊鸿般掠过,捞起云姝的同时还有空别自己一眼。

    负手而立,凌云微微眯了眼轻声叹息若佛陀悲悯,也罢,和自己这魔界中人搅在一起,对她总是不好的。

    星云的妹妹星月凝神静气观看场中形势,浓密的睫毛如蝶翼震颤,只不过用了一朵花开的时间,整个人的气韵都不一样了。

    合了眸,她向虚空中伸出手,琉璃琴感受到主人的召唤,欣喜异常。待她缓缓睁开眸,似乎古井无波,却偏偏让人觉得那一双似幽潭万丈,敛尽无穷变化。悠扬的琴声响起,起初不过是滴水击石之声,单调而欢快,极具节奏性,众人只觉耳目一新。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箫声似乍寒还暖般动人心弦,不但能听见鸟语花香,也能听见小草冲破地表的一声欢叫。快了,越来越快,连风声都要被撕碎。雷霆乍惊,暴雨突泻,越来越急的鼓点,是谁沙场秋点兵。

    歌声响起,不同那日黄莺初啼,而是子规啼血,一点嫣红没有坠地即是,而是落在白色丝锦之上,点染了几朵开得正好的梅花。映着星月身姿如松,恰若雪中寒梅一株,并没因被瞬移到这晚秋而茫然不知所措,反而显出十二分傲然来。

    乐能通神,功参造化,风和日落,却无端端落下雨来。淅沥沥的小雨里,荧惑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场雨似乎能够压制他们魔族灵力。

    疑惑地看着星月清丽的容颜,荧惑若有所思的瞟了一眼凌云,袍袖翻转道,“今天就先算了。”

    星云正在占卜,大殿暗沉的色调说是严肃阴婺都可以。云姝兜兜转转,最后在他身后停住脚,深粉红色丝绢的衣服,半点不通透,这颜色不可说不俗,却更衬得她十分美貌,虽然脸色还有点苍白,却还是光彩照人,如月出峦其晖皎皎。

    星月大概是在祈福,看惯了雨的缠绵,花的轻盈,你能想象漫天纷飞的竹叶散发出幽幽的清香是什么样的么。可是说到底,这些也就罢了,穿梭在水波飘渺和竹叶悠悠之间的这道窈窕身影更是令人心折。星月像是精怪一样在山林间舞蹈,辗转万变的手势如莲,可是快,她的每个动作都快得像是一道闪电。

    没有声音的舞蹈,却像是踏在一个个鼓点上,像是江南时节细雨霏霏。云姝回忆前事心中忐忑,一双柔荑扭着腰带下垂的边缘,圆润的脚趾就快把鞋底抠烂了。星云欣喜若狂,伸出手握住她的肩膀,却在云姝茫然的视线中一颗心如浸冰水之中。

    挪开一些距离,星云和缓道,“我先跟你介绍一下你。”云姝嘴角一抽,连忙打断他的话,“不用了,我知道。”星云松了一口气,她方才茫然的神色真的把他吓坏了,大概也是杯弓蛇影,风声鹤唳了。

    云姝仰卧在一望无垠的草地上,阳光温暖和煦,风拂过,芦苇轻晃,燕子斜掠过水面,带起粼粼微波。陌上君子颜如玉,何况他还有种玉石似的气质,温润而疏离。抚摸手中晶莹剔透的紫箫,云姝还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星云,好在他总算是比凌云简单。

    鲜嫩嫩水灵灵的花摇曳生姿,亭亭玉立的模样,莫不若粉裳绿裙云蒸霞蔚的丽人。云姝抬头看着星月,晶莹璀璨的目光好似琉璃,怯怯道,“流珠还好吧?”“嗯。”“那令云呢?”“还好。”

    “那凌风。”说到一半,云姝自己也想了起来,实在是关心则乱,星月的目光带着一点探寻,“别的人就不关心了吗?”云姝双手环膝轻叹一声,“不管是谁出事我都会伤心的,但如果流珠他们。。。我怎么面对。”

    飞扬的衣影凌乱,云姝恍然如堕梦境,仿佛在云端嬉闹过,最终却坠入花丛中躺在软软的草地上鼻端芬芳馥郁,不尽美好,蔚蓝的天空澄澈得像是潺潺的流水不尽。

    半个月后。

    寒风凛冽,城下巍巍列阵的是魔族的士兵。云姝从星云背后探出头,掠过当先的荧惑,迎上凌云的视线,他的眼睛浩瀚仿若星海,却幽深晦暗到能将所有光芒泯灭在一瞬间,这一瞬间无数前尘往事掠过心头,不知不觉落了泪。

    她“看见”月湖畔相依偎的自己和凌云。看见暗夜里逼近的神族长老,看见最后一刹那间,自己挡在星云面前接住凌云致命的的一击。她看见星云陡然收缩的瞳孔,甚至能感觉到心口碎裂的痛。

    “云姝,云姝。”好像听到谁焦急的呼唤,云姝掀开沉重的眼帘,看到星云关切的脸,心头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梦吗?”“不是,”星云摩挲着她的面庞神色黯然,“不是,你晕过去了,魔族来了,但是紫霄,这一次我一定会护你周全。”

    想着今天云姝看到凌云的样子心里就不安起来,即使是失去前尘往事的记忆,可是凌云却像一个烙印一样深深地刻在云姝的灵魂里,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顺手将她揽进怀里,像是在温柔的抚摸一只小动物,云姝皱皱眉头不悦地挣扎开来,却因为星云一句话停止了动作,“但是云姝,无论如何都不要再接近凌云,我只希望你好好的。”

    云姝眨眨眼,晚霞的瑰丽,映衬她绝色容颜,两行清泪滑下,润泽她眼角那颗泪痣,更是妩媚非常。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悲伤,可就是忍不住的想要流泪,似乎只有这样,心里才会好过一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